疫情助長「非典型雇用」蔓延,相對的,紓困則須扮演好逆市場的角色

疫情助長「非典型雇用」蔓延,相對的,紓困則須扮演好逆市場的角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經濟前景不明、勞動供需劇烈變動下,彈性雇用或是直接改以委任承攬的方式,可以讓廠商較易度過需求衰退期,還能在需求急速上升階段獲取大量產能。不過這個資方的最適選擇不見得利於社會整體,因此「紓困」就成為了穩定勞動市場的措施的最重要思維,

文:盧其宏(共力研究社經濟研究員)

疫情對整體就業的衝擊較為社會所知,但不同業別、特性之勞工,所受到影響可能迥然不同。直覺想來,疫情對於「無法遠端工作」,且「缺乏制度保障」的就業者可能有較大的影響,但實際如何,需要進一步檢視。

因展演空間關閉,「藝創工作者」明顯受疫情衝擊;相對的,「外送員」則似因疫情受惠。該兩類業別都屬於「無法遠端工作」且「缺乏制度保障」,可藉以觀察疫情下受害受惠的不同發展方向。此外,「移工」同樣也具備上述兩種特性,作為疫情下潛在受害且易被忽略的對象,我們也可來觀察一下他們所面臨的真實狀況。

令人意外的是,縱使疫情產生的需求變化有極大差異,「藝創工作者」所屬的「藝術娛樂休閒服務業」與「外送員」所處的「運輸及倉儲業」,兩者的自營作業者的佔比都明顯跳升。換言之,疫情可能使部分服務業的非典型就業的比例擴大。相反的,「移工」則因製造業需求回升、供給人數有限的狀況下,反使得較具保障的產業移工的佔比提升。

疫情下的就業狀況

一般在衡量就業狀況時,都是透過失業率或是就業人數來觀察。然而,就業人數包括「受雇」與「自營作業者」,前者包含了典型的聘僱關係,後者則與雇主僅有承攬、委任的關係,無就業與勞動條件保障。所以如果要比較細緻地觀察疫情對就業的影響,需觀察受雇與自營作業者之變化。

此外,在疫情帶動的劇烈就業變化下,薪資較不適合做為觀察指標。原因是薪資統計只包括仍維持受雇狀態者的薪資,沒有包括失業者(失業的人自然沒有薪資)與自營作業者的勞動條件,可能會高估疫情對於勞動條件的影響。

  • 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業

由於主計總處對於「藝創工作者」沒有獨立的統計,故以「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業」來觀察。

去年疫情期間,雇用人數衰退約1成,自營作業者人數變動幅度不大,使得整體從業人員人數(雇用+自營)也是衰退約1成。但今年疫情導致6月就業人數衰退超過三成,自營作業者人數激增,使得從業人員衰退僅將近兩成。

a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共力研究整理

也就是說,藝創工作者所屬產業,正以快速提升承攬比例來因應疫情所帶來的需求萎縮。今年6月,自營作業者佔從業人員比例大幅提升到將近35%,與過往在15%-25%中間擺盪明顯不同。

a
自營作業者佔比 = 自營作業者 /(雇用人數+自營作業者)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共力研究整理

進一步觀察,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在今年疫情發生前,自營作業者的走勢與受雇人員的走勢就已呈現負相關(見下圖)。如夏天旺季時,雇用人數會呈現上升,但自營作業者人數下滑;淡季時則相反。

a
資料期間為2018/01-2021/04,個別數值為相較於2019/01的比例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共力研究整理

這可能代表,當市場需求較低時,雇主會降低僱用,失去雇傭狀態的受雇者轉為自營作業者;而當市場需求回復時,雇主增加雇用,自營作業者則轉變為受雇者。自營作業者實際上成為市場需求衰退時的就業緩衝,在需求衰退時的暴增,也應視為雇用狀態的惡化。

因此,相較於用就業人數衡量,受雇人數衰退3成較可表現出該產業所受到的需求衝擊。而在就業人數中,自營作業者佔比的激增,反映的是從業人員面對更沒有保障的勞動環境。

此外,受雇人口與總就業人數的大幅下滑,也反映出紓困方案對於維持該產業穩定就業的效果有限。若疫情衝擊持續、需求無法快速恢復,該產業的就業恢復可能更為困難。

  • 運輸及倉儲業

由於主計總處並未單一針對「外送員」進行調查,故代以「運輸及倉儲業」整體觀察。

與藝創工作者不同的是,疫情推升了市場對於外送的需求。同時,疫情所導致的失業人口或是從正職轉為部分工時者,也成為外送員的勞動供給來源之一。在勞動供需雙方都有所增長的狀況下,外送員的就業人數有所上升。

由於服務於外送平台的外送員,與平台無明確的聘僱關係,多屬承攬關係,故在統計上應屬運輸倉儲業之自營作業者。自去年疫情開始後,運輸倉儲業的雇用人數下滑,但自營作業者大幅增加,這與疫情前的同步增加迥異。反映疫情後對原先典型的運輸倉儲聘僱的需求下滑,但對於類似於外送員承攬型態的供需提升。

a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共力研究整理

雇用下滑、自營上升,兩者相抵下,整體的運輸倉儲從業人員在疫情後仍舊提升,但自營作業者佔比跳升2%左右。如果直接以就業人數衡量,將對於運輸倉儲業的發展過於樂觀,因就業的型態更朝向缺少保障的承攬邁進。

a
自營作業者佔比 = 自營作業者 /(雇用人數+自營作業者)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共力研究整理

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去年下半年後疫情趨緩,自營作業者人數仍居高不下。由於疫情趨緩時應使外送需求稍降,這可能反映的是自營作業者的勞動供給上升。

全國外送員工會蘇柏豪於會中提及,疫情下勞動條件有明顯提升,但疫情後勞動條件回跌,其費率甚至比疫情前還低。這可能就是因為勞動供給維持高檔,在Uber Eats和foodpanda寡占外送平台下,平台降低外送費率,藉以極大化利潤。

  • 移工

去年年初的第一波疫情後,產業移工與社福移工的雇用人數雙雙下滑,與過往逐年上升的趨勢迥異。

雇用量下滑可能同時反映供需變化:國境管制導致移工供給緊縮;家庭雇主為降低感染風險而降低雇用需求;全球景氣急凍使產業移工需求降低等。

但去年下半年,產業移工人數開始迅速回升,至今年第二波疫情前,雇用人數甚至較過往為高,反映景氣復甦製造業轉強,同時也可能反映疫情緩解,國境管制放鬆,移工供給增加。

然而,社福移工雇用卻仍持續下降。由於國境管制應同時影響兩類移工,故社福移工雇用的持續下滑可能反應需求持續萎縮。

不過,去年下半年後,產業移工的增長抵銷了社福移工的持續衰退,促使總移工人數回到過往水平。考量移工的跨境移動仍應較過往緊縮,移工總人數回到過去水平,代表市場對移工的整體需求增加。且因為需求增長的在產業部門,可能吸引社福移工轉換部門,同時也帶起社福移工的勞動條件(如休息時間)。

a
資料來源:勞動部統計處,共力研究整理

然而,若需求增加趨緩、國境更加鬆綁,那即便雇用人數持續上升,勞動條件也可能下滑。這就如同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於會中所提,在疫情緩解後,移工的勞動條件上升如同曇花一現。在缺乏制度保護下,移工勞動條件隨供需擺盪。

此外,雖然去年疫情使得移工勞動條件上升,但對於家庭仍有看護需求且無法支付更高勞動條件者而言,則產生負面衝擊。連帶對於該類家庭的勞動市場參與可能也有負面影響。

非典型就業帶來的挑戰

非典型雇用的最大特徵就是彈性、較少保障。在經濟前景不明、勞動供需劇烈變動下,彈性雇用或是直接改以委任承攬的方式,不僅可以讓廠商較易度過需求衰退期,甚至可以在需求急速上升階段,獲取大量產能。

勞動部宣布打工族生活補貼資格放寬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勞動需求方的最適選擇,不見得利於社會整體。更加非典型化,除勞動者勞動權益較難維持外,原先期待透過維持勞雇關係的紓困措施,諸如薪資補貼、無薪假補貼更難以發揮成效,因非典型雇用本就沒有固定的勞雇關係,就業穩定的期待也就緣木求魚。

紓困或是各種穩定勞動市場的措施的最重要思維,就是避免勞動供需不受到與經濟效率無關的外生因素影響,如此方能確保經濟效率,在疫情後能更快恢復。因此,要更有效地維持就業穩定,或許需要更加確保雇傭。在僱傭維持下,給予足以讓雇主維持雇用之補貼誘因。這樣概念,同樣可以延伸到補貼具移工看護需求之家庭雇主。

總而言之,疫情創造了強大的市場趨力,非典型雇用或因而更加蔓延。相對的,紓困則須扮演好逆市場的角色,防堵勞動市場對於疫情的過度反應,確保雇傭與勞動條件,這或許是復甦的關鍵因素。

  • 本文為共力研究社經濟研究員盧其宏,於9月3日受邀到科技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所舉辦的《「STAY HOME?」:瘟疫下的「游移」勞動者》論壇,針對與會講者,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全國外送員工會籌備會、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的報告擔任評論人時,當時的評論內容與會後回應整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