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葡萄酒瓶進口商都要繳「空瓶費」,但這些廢酒瓶後來都去了哪裡?

台灣葡萄酒瓶進口商都要繳「空瓶費」,但這些廢酒瓶後來都去了哪裡?
Photo Credit: 達和廢棄物清除股份有限公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家用的空酒瓶,就是直接交給環保署來回收,但商用——同時也是最大宗的——則來自餐飲、飯店業、夜店等,這就會交給專業環保公司來做回收處理。而且雖然酒瓶都是玻璃做的,但回收起來所費的工可不相同......

2019年8月,我與台灣幾位葡萄酒專家一起針對葡萄酒產業的永續經營做了一個小型的研討會,在討論中提到台灣葡萄酒進口商要繳交空瓶費,但卻沒有人清楚這些費用交了後,廢酒瓶到底去了哪裡。

我一直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今年趁在台灣的期間,認識了達和廢棄物清除股份有限公司的朱文賢總經理,也終於把台灣空酒瓶回收後的流程給搞清楚了。

達和環保是朱總經理的父親所創立的,為台泥的相關企業。民國80年,台灣正準備要興建焚化爐。當時朱總的父親在台泥三廠工作,因為擁有機械背景,所以被派去法國參加焚化爐操作訓練,回到台灣之後就創立了達和環保,在台灣操作九座焚化爐。

焚化爐本身的目的在於焚燒垃圾,但垃圾要進入到焚化廠的過程,就得靠清運公司。因為有這樣的遠景,民國88年,達和廢棄物清除股份有限公司因此成立。笑稱自己 是「不務正業」的朱文賢總經理,其實是國貿背景,在民國92年因緣際會進入了父親所創立的達和廢棄物清除公司,一待就是19年。也因此對整個回收流程的了解非常透徹。

1
Photo Credit: 達和廢棄物清除股份有限公司
達和廢棄物清除股份有限公司朱文賢總經理

空酒瓶展開回收之旅

一般來說,家用的空酒瓶,就是直接交給環保署來回收,但商用——同時也是最大宗的——則來自餐飲、飯店業、夜店等,這就會交給像是達和這樣的民間專業環保公司來做回收處理。

雖然空酒瓶都是玻璃做的,但回收起來所費的工可不相同,主因在於酒瓶顏色:

  • 透明無色:例如高粱酒瓶、白酒、粉紅酒瓶,這類玻璃純度最高
  • 綠色:啤酒瓶,台啤為最大用戶
  • 類茶色:葡萄酒瓶(介於綠色與茶色之間)、保利達B

顏色區分這個動作,是當酒瓶被運到回收處理廠內才開始,經過分色,才能交由容器公司做之後的各項處理,而分色這個動作過去是以人工處理,後來才有機械的發明讓速度加快。

雖然玻璃跟鋁罐一樣可以100%還原,但玻璃處理過程相當繁瑣,而政府補貼的金額卻相對低,所以其實回收玻璃是個非常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連拾荒業者有時都不想碰,因為不但佔空間,運送過程中還可能被割傷。此外,進入處理廠後,經分色完成,還有一大串的流程要進行!

  • 投料:在玻璃處理廠進行
  • 磁選:以大磁鐵將金屬類的材質(像是啤酒蓋、金屬璇蓋)吸起分開
  • 破碎:把玻璃壓碎
  • 洗滌:水洗去掉標籤,標籤上浮、酒瓶下降,紙類直接進焚化廠
  • 震動篩選:玻璃依粒徑大小粗細做分類

整個流程走完後,才能終於將玻璃變成玻璃砂,之後再還原成二氧化矽,再經高溫融化,才能製成玻璃容器。整體來說,這是個高耗能,但利潤微薄的事業。

玻璃回收去處有限,回收場覺得「吃力不討好」

目前政府補助容器業者的空瓶費是單色每公斤2.1元,雜色每公斤1.55元,容器業者再付給回收廠的費用,是透明酒瓶每公斤1.5元、茶色每公斤0.8元、綠色每公斤0.5元。

綠色酒瓶通常都直接回到台啤手中,所以處理起來不是太麻煩,但茶色酒瓶因為純度最低,處理過程最為繁瑣,價格因此也低。全台最大的玻璃回收商春池玻璃,近幾年來是靠著產線自動化並轉型將回收玻璃做成環保建材,才得以生存,否則光靠政府回收補助實在是不足以維生。

2
Photo Credit: 達和廢棄物清除股份有限公司
回收廠的酒瓶分類

台灣每年玻璃回收量約15萬公噸,相當於3億支容量600CC的酒瓶,之後要不是賣給台玻等大廠,就是添加於磁磚、加入瀝青,做成生態擋土牆、亮彩琉璃等相關環保建材。即便利潤微薄,但在台灣由於民眾回收意識強,所以酒瓶回收效率倒是不錯,但最大問題,仍在於如何鼓勵廢玻璃更多元化的後續利用,才能讓回收廠願意注入更多心力,做這件吃力不討好的事。

酒瓶之外,酒標與軟木塞如何處理?

一個葡萄酒瓶,玻璃成分當然佔了絕大部分,但是其他像酒標、軟木塞等都到哪去了呢?

基本上,軟木塞和酒標都直接進到焚化爐;封口用的鋁箔由於不是純鋁,當中含有塑膠成分,所以不具回收價值,也是直接進焚化爐。你說軟木塞為何不能回收?雖然我們看見很多人收集軟木塞做成各樣藝術品,但目前政府並沒有針對軟木塞做回收補貼,話說回來,每個台灣人家中要回收的細項已經夠煩瑣,目前要執行起來可能也有困難度。

長遠來看,又要談永續環保,又要飲酒飲得開懷,其實玻璃酒瓶可能不是最優異的包裝選擇。

當然,對於值得陳年的葡萄酒,酒瓶或許還是有其優勢。不過,市面貨架上的葡萄酒通常多半是要趁新鮮喝掉,像是這一類的酒,真的可以考慮用不同的包裝,像是鋁罐、可回收的保特瓶,甚至紙類其實都已有人在使用,但最大的問題可能還是我們消費者的「心理障礙」與觀感問題。

這一點,就只能慢慢去克服了。

(完整採訪內容,可在Apple Podcast葡萄酒斜槓人Leona: 葡萄酒聊天室上收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