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納粹集中營秘書,德國96歲婦人不願接受審判、逃亡仍被警方捕回

曾任納粹集中營秘書,德國96歲婦人不願接受審判、逃亡仍被警方捕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檢察官目前還正在處理10起類似佛希納的案件,包含參與納粹集中營管理與看守的相關人員,儘管目前已屆高齡,仍然都因為被控協助暴行而面臨審判。

德國96歲婦人佛希納(Irmgard Furchner)因為過去曾在納粹集中營中擔任秘書,被指控犯下與種族屠殺相關的罪行。她選擇逃亡,並未出現於原訂昨(28)日舉行的法院審判上,不過數小時後仍被警方捕回。

有一名100歲的老年男子,因為在柏林附近的薩克森豪森集中營(Sachsenhausen camp)擔任警衛,在下週也將接受德國法院的審判。《衛報》指出,德國目前持續處理納粹時代的相關案件,雖然十分具有象徵意義,但因為許多需要接受審判的人員都已屆高齡,最終入獄的可能性其實不高。

佛希納曾任集中營指揮官秘書,稱不知悉猶太人受害事件

佛希納是數十年來,首批因為參與納粹相關罪行而受審的女性之一。她自從18歲時開始為納粹在波蘭的施圖特霍夫(Stutthof)集中營工作,被起訴的罪名是協助與教唆謀殺1萬1412起案件,以及18件謀殺未遂案。

她的案件原訂於28日進行審判,但是一早她就搭乘計程車前往地鐵站,因此並未在法庭上現身。《華爾街日報》報導,原先有許多媒體記者與數十名原告都已經在法庭內,等待訴訟程序進行。

法院發言人Frederike Milhoffer表示,已對佛希納發出逮捕令,她也在下午就被警方捕回,並由醫生評估是否能夠被拘留。

在法庭上,檢察官必須證明作為營地指揮官Paul Werner Hoppe第一秘書的佛希納,如何確實協助到希特勒的屠殺行為。檢察官指出,她在1943年6月至1945年4月期間身為集中營指揮官秘書,並協助集中營系統性地殺害猶太人、波蘭游擊隊及蘇聯的戰俘。

當時該營地的指揮官Hoppe除了負責列出驅逐名單,也執行毒氣室相關的指令。佛希納方面預計將提出部分抗辯,例如她只是代表指揮官閱讀整理信件與電報,並未參與屠殺事件,因此不需要對相關行為負責。檢察官則可能將提出由她撰寫的奧斯威辛集中營驅逐令報告,因為上面有著她的簽名。

在指揮官Hoppe過去遭受審判的1954年到1982年間,佛希納曾被傳喚3次。當時她表示,並不知道集中營中發生謀殺事件,也並未與囚犯接觸。

佛希納的辯護律師Wolf Molkentin表示,他希望確保法院的審判為受害者保留尊嚴,而他並不確定佛希納是否知道關於受難者所發生的事件,但缺乏具體的證據支持她曾幫助謀殺行為。佛希納下一次的聽證會預計在10月19日舉行。

儘管受審者已屆高齡,德國至少還有10起案件審理中

在試圖逃亡之前,佛希納曾寫信給法官,說自己年事已高、患有各種疾病而不願意出席,因此希望僅由律師代表出席,避免尷尬或是覺得被嘲笑。

「如果她還可以跑步,那代表她的健康狀況當然可以入獄。」西蒙 · 維森塔爾中心(Simon Wiesenthal Center)主任Efraim Zuroff表示。《美聯社》報導,該機構是紀念二戰猶太人的人權組織,Efraim Zuroff表示,儘管在高齡接受審判,本身可能就已經是一種懲罰,但仍然希望佛希納能至少受到某種形式的制裁。

德國檢察官目前還正在處理10起類似佛希納的案件,包含參與納粹集中營管理與看守的相關人員,儘管目前已屆高齡,仍然都因為被控協助暴行而面臨審判。

曾任索比堡(Sobibor)集中營警衛的德米揚魯克(John Demjanjuk),在2011年被法院判定有罪後,也開啟這類的法律先例,德國官方自當時起陸續進行相關調查。當時法官表示,無論一個人的行為作用有多微不足道,但只要被證明是納粹暴行中的一個小齒輪,就必須為罪行負責。

2016年,94歲的Oskar Gröning因為曾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擔任簿記員,參與集中營的屠殺行為,而被判處4年徒刑。當年,也有一位集中營警衛因為協助相關行為,而被判5年徒刑,不過他們都在等待上訴的過程中,尚未服刑就已死亡。

2020年,另一位集中營警衛戴伊(Bruno Dey)被判處2年緩刑,但他並未提起上訴,而承認自己的罪行並表達悔意,至今仍在世。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許靜之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