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琪宣布拜登政府對中貿易戰略,未來三年可能持續看到川普政府的「影子」

戴琪宣布拜登政府對中貿易戰略,未來三年可能持續看到川普政府的「影子」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政府上任以來,不僅美中關係持續緊張,對中貿易政策大多延續川普時期的做法(商品關稅、科技等)。特別是在徵收鉅額的商品關稅上,也並未做出改變。而其「川規拜隨」的對中貿易政策,則引發了國內極大的論戰。

戴琪宣布拜登政府對中戰略

根據政治媒體《Politico》於美國時間9月30日的報導,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接受訪問時表示,拜登(Joe Biden)政府的對中貿易戰略,將建立在現有的對中關稅和應對中國未履行《美中貿易第一階段協議》(U.S.-China Trade Phase One Deal)要求的義務。

訪問中,她表示:「目前貿易代表辦公室(Office of U.S. Trade Representative, USTR)已幾近完成了對中貿易政策的檢討。」實際上,自戴琪三月上任以來,受到拜登的指示,就針對過去和現在的對中貿易政策進行上到下的檢討。

而戴琪在美國時間10月4日,於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發表演說,正式公布拜登政府的對中貿易戰略,也可能視情況對中國進行301調查。

《路透社》報導指出,戴琪於10月4日的演講,也將是《美中貿易第一階段協議》的最後三個月。拜登政府官員在報導中指出,中國並未履行協議中的追加採購2000億美元產品(如:美國商品、農產品、能源產品等)的承諾,而美國打算讓中國履行其國際貿易的承諾。

戴琪一定程度認同川普對中貿易政策?

根據《Politico》的報導,戴琪在訪問中透露了她對於對中貿易政策的某些看法。

戴琪在訪問時表示:「川普(Donald Trump)對中國祭出的301條款,有讓許多人注意的效果(包含美國企業和其勞工以及商業夥伴),因此我認為301條款是一個建立有效政策的工具,我們可以在這基礎上保護美國經濟、工人和商業利益。」

此外,在關稅戰上,華府對此議題的態度一直都相當兩極。一派認為對中關稅會傷害到美國自身消費者。另一派認為,對中關稅能有效對中施壓,逼迫其遵守市場規範和有效保護美國國內農民和製造業者。

對此,戴琪在採訪中,針對「對中關稅會傷害到美國自身消費者」的看法表達反對,她認為真相比外界所看的還要複雜許多。她說:「我們經濟利益和利益相關者在經濟中的位置相當複雜,必須把這份複雜性考慮到中美貿易與經濟關係當中。」

《霧谷晶策》分析,從戴琪的一番發言來看,是一定程度的認同川普時期的貿易政策,而她的表態,有可能讓我們在未來三年多拜登政府的貿易政策上,持續看到川普政府的「影子」。

AP_2030678858826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拜登政府面臨國內壓力,仍延續川普對中關稅戰

拜登政府上任以來,不僅美中關係持續緊張,對中貿易政策大多延續川普時期的做法(商品關稅、科技等)。特別是在徵收鉅額的商品關稅上,也並未做出改變。而其「川規拜隨」的對中貿易政策,則引發了國內極大的論戰。

《華爾街日報》於8月初的獨家報導指出,有超過30個美國具有影響力的商業團體(包含: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The 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美國貿易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半導體工業協會〔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美國農民聯合會〔The 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共同致信給戴琪和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要求政府盡快重啟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並降低對中進口商品的關稅。

除此之外,由中國美國商會(AmChamber China)於9月初針對125家美國企業的民調指出,超過七成的公司表示,貿易戰的關稅影響了其營運,且有47%企業希望取消關稅。

不過,根據《Politico》的報導,拜登政府似乎將「扛下壓力」,一定程度延續川普時期的對中關稅政策。《霧谷晶策》分析,拜登政府之所以會延續對中關稅政策有以下兩個原因:

一、中國並未完全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內容,且在市場規範上仍有許多不符合美國要求的標準(如國企補貼、),對於拜登政府來說,在中國仍未達到美方「要求」前,實在沒理由輕易移除掉關稅這個貿易談判上的「籌碼」。況且,在雙方可能會「重啟談判」的前提下,更不能將這個籌碼輕易讓掉。

二、若拜登政府對關稅「下手」,在國內勢必會受到共和黨嚴厲的批評和施壓,批評拜登對中軟弱、浪費談判籌碼以及推翻前朝努力等。並且,翻轉如此重大的貿易政策,還有可能影響到明(2022)年的期中選舉。別忘了,當初《美中貿易第一階段協議》的最大受益者,大多數可是美國的農民、製造和能源業者,而這些人,都是很重要的選民。

戴琪:「聯手民主盟友抗衡中國」,迫使中國遵守市場遊戲規則

訪問中,戴琪也表示,最有效抗衡中國的方式是美國聯合其他民主盟友。《霧谷晶策》分析,拜登政府在上任的上半年,就極度致力於修補跨大西洋夥伴關係;在經貿上,一方面解決雙邊多項貿易爭議,另一方面更擴大雙邊在經貿、科技上的合作。

此外,雙邊在外交上的互動、合作大多數也相當正面(除了AUKUS引發的爭議外),在修補跨大西洋夥伴關係上,確實有所進展。

除此之外,在過去八個月以來,拜登政府除了拉攏歐洲的盟友在經貿、科技上加強合作外,美國在亞洲也協同日、韓、台在科技或經貿上擴大合作。而這些,就是為了要做到戴琪所說的:「聯合其他民主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