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媒體、三方論述、喜劇價值三個面向,看龍龍、老K與博恩誰有問題?

從媒體、三方論述、喜劇價值三個面向,看龍龍、老K與博恩誰有問題?
STR Network《回應老K龍龍爭議》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基於一個觀眾的角度,認為其事件的攻防點,在回應上老K理應負擔道歉的義務,否則其所有偏激性的言論都不應該被允許或接受。也希望任何想了解此爭議的人,請試圖了解每個人親自的論述,而非只從單方面接受特定資訊,而受誤導,受各方挑撥離間。

文:陳伯彥

最近,席捲而來的是知名單口喜劇演員龍龍、博恩與老K三方關係的新聞版面。主要爭議點在於,老K於炎上節目脫稿說出對於龍龍個人隱私相關之笑話,而博恩作為主辦單位及其所屬公司,對此事件代表發出相關聲明。而筆者立基於所有可接收到的三方說明,試著以一個觀眾的角色,從媒體、三方論述、喜劇價值三個面向,辨明及整理所有討論。

「性格扭曲、終於道歉」

先從媒體面向來看,上述這兩個關鍵字,是筆者從Google上搜尋「龍龍、老K、博恩」最頻繁也是最主要的新聞標題。然而我們必須去思考,為什麼媒體選用這些詞彙,而這些詞彙又出自於何處?

首先,最為聳動的字詞「性格扭曲」,其說詞來自於另一名喜劇演員東區德的直播,會談論到此話題源自於東區德的直播詢問老K的題目—脫口秀演員性幻想對象TOP3的問題,而老K提到賀瓏為其中之一。

老K說:「賀瓏一定很特別,是一個體驗的心情,是想要知道會不會因為這樣,我們一直誤會那個人,其實被X過我也會變這樣。到底在講什麼」

東區德說:「被賀瓏X過,所以整個人個性扭曲了。」

最後媒體的結論是,「老K酸龍龍被X過所以性格扭曲」。

另一個關鍵字「終於道歉」,主要出現在博恩代表公司薩泰爾發布「回應老K龍龍爭議」影片後的新聞標題。不過,博恩於該影片開頭,說明於5月即向龍龍討論如何解決此爭議事件。

博恩說:「其實在五月表演結束後,我一直有跟龍龍在私底下討論,我們要如何盡可能地和平解決這個事情。」「我跟龍龍於私底下有不下十次的道歉。」

最後媒體的結論是,「博恩終於道歉」。

其實上述的兩個例子,是記者擅長使用的移花接木及去脈絡標題手法,為了是吸引流量。但,可怕的是惹起爭端與非議,更可怕的是成為一種權力灌輸的虛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而這樣的速食新聞,導致人們省去釐清原本三方的真實說詞,而輕易聽信主流媒體篩選後的內容,除了讓人們喪失媒體識讀的能力,也讓真實變成虛假而無意義。

  • 你到底為什麼不道歉
  • 哪一個女生被公開這樣罵會覺得很OK
  • 我絕對不會跟這個人道歉

再者,來看三方的論述觀點,先從以上三人的親自訪談及說明來整理。

第一個,從博恩的聲明影片的說明架構可以看到,從「一開始跟龍龍的共識是座談會,但被經紀公司阻止」可見博恩的立場是希望能找一個和平的手段去協調此次的爭議,認為邀請有關當事人直接對談,若有虛假的言論,可以當場的反駁,不會讓各方自己找媒體而完全沒有交流,但因龍龍公司介入,而希望尋求別的方式。

博恩認為:「雙方都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所以電話的結論是薩泰爾這邊要發一個道歉聲明。」

「為什麼需要雙方用印,原因是因為這段脫稿內容一開始,是我跟龍龍都同意要刪除,同意不要公諸於世,因為這會對龍龍造成二次傷害的內容。所以我如果今天單方面就公開這件事情,看起來是我們主動把原本只有4000人知道的事情,變成幾十萬人都知道,這看起來很像薩泰爾在擴大傷害以大欺小。所以蓋章是為了你知道我們要做這些事情,你覺得我們這樣處理的方式是OK的。」

不過對方選擇不見面,而薩泰爾公司選擇其他方式,如請雙方律師到場討論此聲明、寄送存證信函,最終也因害怕而也不選擇將道歉聲明初稿的電子檔寄給龍龍所屬公司,而爆發此事件。

而博恩也對老K說到:「你到底為什麼不道歉啊?」

對此事件,龍龍則在新聞訪談提到「後來我有跟博恩反應,然後也有跟他們公司老闆反應,他們有跟我道歉。他們有說你放心,那個我們一定剪掉之類的,後來確實是剪掉了,然後他私底下有跟我道歉。」

記者往下問,後來公司是怎麼處理的。龍龍說:「恩⋯⋯我覺得就一直在打太極吧,一開始跟我說會道歉,然後又跟我說直播沒有那麼嚴重。你們不是當事人,你們當然覺得不嚴重啊,哪一個女生被公開這樣罵會覺得很OK。」

老K的聲明影片說到:「為什麼我要講一個對方堅持不想聽到的一個笑話。這個脈絡是,當初我們在完成每個表演者的初稿的時候,我們其實跟他們溝通前我們擔心過一件事情,就是有一些笑話可能會比較過分。那我們其實也不是討論這個人,我們是討論比如說乃哥、熊熊會不會因為一些太過激的笑話在常人眼裡,他們不願意接受被講或者是自己講。那個時候得到上頭的討論,他們給我的答案是,他們認為我們身為內容組,必須跟這些來賓溝通,萬一這些來賓真的不接受笑話,就藝術性來說,他們會寧願不要這個來賓。」

「我覺得沒有什麼是不能夠開玩笑的,當然你覺得這點不ok,我也能理解。可是今天炎上吐槽大會,都是在互相攻擊對方的痛點,然後我會覺得說,他們前面做這樣的合約溝通,我來現場你不能夠講我些什麼,我覺得非常在打假球的演出。炎上的廣告或slogan,這是一場不被審查的吐槽大會,也就是我們,這跟薩泰爾一直以來排我的方針是一樣,我希望我們可以做華人最強的喜劇公司,不像中國會做審查。」

「我覺得其他人,被講了更多更過分的笑話,然後我也其實在別的直播講就是,這個笑話是在中國的吐槽大會都可以播的笑話。然後因為你個人的這些原因不能講這個笑話,坦白說我不能接受。」

「我可能在當天直播有一些過激的言論,我願意跟感到不舒服的女性道歉,當天我可能有太多情緒性的東西。因為我講真就是,我非常恨這個人,這個人對我來說就是讓一個喜劇圈無法好好發展的一顆毒瘤。」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