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在美、中兩強競爭下的困境:該維持中立,還是強化印太戰略?

歐盟在美、中兩強競爭下的困境:該維持中立,還是強化印太戰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方面這些領導歐盟的大國,有極強大的經濟誘因,努力在美、中兩大強權中保持中立。但這樣做的風險,就是與美、英、澳等國的關係不斷變差,並隨著美、中兩大強權競爭的白熱化,讓歐盟被邊緣化。同時這種政策,也可能會引發歐盟內部的分裂。

文:王臻明

是說在美國、英國與澳洲組成AUKUS聯盟,宣布將展開更多安全合作下,美、英兩國也同時承諾,願意提供核動力潛艦技術給澳洲,導致澳洲決定取消之前跟法國訂購的12艘短鰭梭魚級(Shortfin Barracuda class)柴電潛艦。

由於這筆造艦合約總價高達650億美元,與無數個工作機會,而讓法國暴跳如雷,立刻召回駐美大使與駐澳大使,以表達強烈的抗議。也讓美、英、澳、法這幾個傳統盟國之間的關係,蒙上了一層陰影。

就近因來看,澳洲毀約的關鍵在於法國的設計進度緩慢,要求追加大幅預算,交艦日期還不斷延宕,並收回讓澳洲國內廠商參與造艦工程的承諾。澳、法兩國元首進行高峰會時,曾就這個問題進行冗長討論,卻無法取得共識與解決方案。

澳洲為了避免新型潛艦的延遲服役,會造成水下戰力的空檔,還考慮讓現有的柯林斯級柴電潛艦進行升級計畫,但這等於平白多出一大筆龐大支出,造成輿論嘩然。在這樣的情況下,澳洲最後會選擇毀約並不令人意外。

除此之外,中國與美國的競爭白熱化,美、澳、印、日四國聯合圍堵中國的態勢已經越來越明顯,也讓中國與澳洲的關係陷入緊張。面對中國快速發展的遠洋艦隊與核動力潛艦,澳洲購買12艘傳統柴電動力潛艦,可能無力因應,這也讓澳洲開始思考採購核動力潛艦的可能性。

由於英國目前正要展開下一代核動力潛艦的設計案,因此在美國的主導下,三國達成共識。英國更在澳洲確定取消與法國的訂單後,立刻宣布啟動新型核動力潛艦的研發計畫。

RTX2BMN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澳洲之前跟法國訂購的12艘短鰭梭魚級(Shortfin Barracuda class)柴電潛艦

雖然說法國的憤怒可以理解,不過這也反映出目前歐盟的分裂與危機。因為除了歐盟的傳統盟邦,如美國、英國、澳洲,認為歐盟大國們垂涎中國市場的利益,不願意團結對抗中國以外,幾個東歐國家,近來也動作頻頻,不顧中國的警告,積極與台灣發展外交關係。

如立陶宛決定與台灣互設辦事處,更罕見的讓台灣以「台灣代表處」掛牌。而之前還有捷克國會議長排除萬難訪問台灣,近期則有斯洛伐克與波蘭兩國捐贈疫苗給台灣。

這讓過去主導歐盟政策方向的大國,如法國、德國與義大利等國,處於尷尬之中。因為外在盟邦,如美國、英國與澳洲,都已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而歐盟內的小國,又改變態度,不再如此顧忌中國。

特別是這些歐盟小國,還佔據了道德制高點,直言批評歐盟對中國過於軟弱,未能堅持普世價值,無視中國侵害人權自由,並以不公平的方式進行商業競爭。讓法國、德國與義大利等國受到各方的壓力,甚至是國內輿論的批評。

法國、德國與義大利等國,會與中國關係如此緊密,原因顯而易見。因為中國在拉攏歐盟時,選擇從具備影響力的大國著手,給予非常多的商業利益,不止對這些國家開放中國廣大的市場,還在這些國家進行了大規模的投資。

德國總統梅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宏,會不顧一切反對與質疑的聲音,與中國簽署「中歐投資協定」,就是一個很明顯例子。但問題在於,歐盟中的小國,往往難以分享到這些商業利益,中國過去的策略與本身的大小眼,直接或間接地助長了這樣的問題。

其中身處於東歐地區,直接面對俄羅斯軍事壓力的歐盟小國,急需美國與英國的軍事奧援。目前前進部署到波羅的海與黑海地區的北約部隊中,美軍與英軍是最重要的主力,美國還額外提供了各種經濟援助。

在這種情況下,當美國的態度轉變,希望盟邦一起防範圍堵中國時,這些非歐盟核心國家的選擇,就非常清楚了。畢竟這些小國本來就沒有什麼能力爭奪遠方的中國市場,而中國對這些歐盟小國的投資或貿易額度也不高,遠不及美國與英國的重要性。

而這其實也是歐盟長期來以的問題之一,歐盟的外交政策並沒有辦法滿足每一個成員國,同時歐盟這個政治組織與北約這個軍事組織,互不隸屬,成員亦有所不同,進而導致歐盟與北約出現步調不同的情況。

與台往來  立陶宛外長:務實作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立陶宛外交部長藍斯柏吉斯(左上)美東時間17日表示,與台灣的往來是務實作法。面對中國施壓,他認為立陶宛的因應或許可以作為未來其他民主國家遭遇類似狀況的守則。(截自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研討會網 頁) 中央社記者江今葉華盛頓傳真 110年9月18日

英國會退出歐盟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認為外交政策失去自主性,往往受制於法、德等歐陸國家,但彼此的利益並不相同。在英國退出歐盟後,美、英兩國仍是北約成員國,卻在中國問題上與歐盟漸行漸遠,讓西方傳統盟邦出現裂痕。

特別是澳洲,這個大英國協國家雖然不是北約成員,但傳統上與北約的軍事合作非常緊密。由於澳洲位於大洋洲上,也是廣義的第一島鏈國家,直接面對中國的壓力,因此對中國的警戒心遠高於歐洲國家。

澳洲積極與美國與英國合作,以強化自己的防禦能力,抗拒中國的影響。可是對歐陸國家,如法國、德國與義大利來講,卻沒有辦法切身感受到這樣的威脅。最後雙方會在中國問題與軍售案上出現如此的歧見,並不令人特別意外。

歐盟未來將會陷入抉擇之中。一方面這些領導歐盟的大國,有極強大的經濟誘因,繼續維持與中國的關係,努力在美、中兩大強權中保持中立。但這樣做的風險,就是與美、英、澳等國的關係不斷變差,並隨著美、中兩大強權競爭的白熱化,讓歐盟被邊緣化。

同時這種政策,也可能會引發歐盟內部的分裂。只是強化歐盟的印太戰略,努力在這場競爭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又可能傷害歐盟大國們在中國的利益,同時歐盟與印太地區的距離,是難以跨越的地理鴻溝。歐洲的選民是否願意虛擲國力於千里之外的戰略競爭,也有待觀察。

這種被迫在美、中兩強之間選邊的情勢,未來可能會隨著情勢的發展,不斷出現在世界各地,如東北亞的南韓、東南亞國家與南美洲國家。當然,一定會有自認聰明的政治人物,主張與該要維持中立,不要選邊站,就像法國一樣,以獲取最大的利益。

但法國此次損失了如此龐大的潛艦訂單,可能只是個開端,未來在兩強相爭下,壓力只會更大,想要維持中立也是有風險的,但政客們不會告訴選民,維持中立可能要付出的代價。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