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沙丘》:保羅的修行與悉達多相似,他們的出生在周遭構成了不可解釋的現象

【影評】《沙丘》:保羅的修行與悉達多相似,他們的出生在周遭構成了不可解釋的現象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體而言,保羅與潔西嘉之所以能從哈肯能的手中逃離,並且找到弗瑞曼的住所,遇見他反覆夢見的加妮,是因為受到「信仰」之引領:如同先前與保羅的夢境預言相連結的,對於悉達多即將降生於世的預示,以及希伯來聖經中,人們期待著一位大衛家族(Davidic line)的國王。

在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的《沙丘》中,當亞崔迪家族的公爵、亦是保羅的父親雷托被尤因醫生麻痺、帶到哈肯能男爵的當前時,雷托執行了尤因醫生對自己所下的最後指令——咬破裝有毒氣的牙齒,並以此殺死男爵及其家族等人。

雷托瀕死的那一刻,咬牙切齒地對著男爵說道:「我在這裡,並於此長存。」(Here I am, here I remain. /Hier bin ich, hier bleibe ich.)

除了雷托所說的這句話,其妻潔西嘉、保羅在面臨苦難、恐懼與焦慮亦不斷默念著類似的語句:「恐懼會扼殺我的心智(mind)。…… 我會面對我的恐懼,並允許其通過我身。當恐懼消失時,一切都將不復存在。只有我會留存。」

02【沙丘】_(1)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宗教之始

從此段似咒語、卻又以人類社群共通的語言所表述的思想,我們不禁能將亞崔迪一家人的信念連結至大乘佛教中一耳熟能詳的經典〈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

〈心經〉中的這句話,與亞崔迪一家人所共同持有的信念是極度類似的:若我們/修行者在苦行的途中,絲毫不抱持著任何「求得智慧」之外的可能性與思想,那我們將無所牽掛與障礙地順利前行。

同樣地,當保羅在墓園對著父親表示自己對於「無法成為唯一的人選」的擔憂時,雷托也是以相似的想法去回應他的:「一個偉大的人並不一心尋求成為領導者。他是被召喚的,並同時間回應了召喚。」顯然地,雷托這段話同樣驗證了「若你心無罣礙,無所牽顧,你自能感受到智慧/力量對你的召喚」。

01【沙丘】保羅亞崔迪_提摩西夏勒梅_飾演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然而,保羅在成為「被召喚之人」之前,他所經過的修行與苦難亦可以與喬達摩.悉達多(Siddhārtha Gautama)相對應:在頓悟、並且被世人尊稱為「佛陀」和「釋迦牟尼」前,悉達多出生於王族家庭——這樣的出身與保羅無疑具有相當程度的相似性,而他的出生已經在周遭構成了某些不可解釋的現象。

如相傳佛教經典《八十誦律》中記載了悉達多之母摩訶摩耶夫人在懷胎悉達多時所做的四種奇夢,包含夢見了六頭白象進入了自己的體內、自己騰空飛翔、上高山,以及周邊圍繞著送禮的人們。

雖然我們並無在《沙丘》中明確地得知潔西嘉在懷胎保羅時,看見了任何的異象、幻想或是怪夢,但是,對於保羅而言,這些畫面卻是他確實所見。

保羅起初僅是在夢中看見厄拉克斯星球、屬於弗萊曼一族的神秘女孩加妮,可隨著男爵率兵攻打了亞崔迪家族所在的卡拉丹星球,保羅所夢見的畫面與事件越發清晰,甚至已經脫離了我們普遍——至少是對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而言——對於夢是一種思想碎片化的表現/視覺化形式的認知。

保羅最初所夢的廣闊沙漠與加妮,這些畫面都是碎片式的:他們似乎不具有任何時間或空間上的邏輯,也尚不具有任何明確的意義。

02【沙丘】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夢境之源

但是,隨著保羅經歷了尤因醫生對亞崔迪家族的背叛、卡拉丹星球淪陷、父親之死,與母親被困在無垠的殘酷沙漠中,保羅突然在瞬間看見了所有的碎片再次浮現,並且確立了彼此之間的次序——直至此刻,我們才能終於確認,《沙丘》開頭的那句低喃:「夢境是來自深處的訊息。」(Dreams are messages from the deep. /Träume sind Botschaften aus der Tiefe.)

當中所指涉的「夢境」,並不是來自「意識深處」的訊息,亦非如佛洛伊德所言,某些被意識壓抑到潛意識/無意識之中的、禁忌且不可告人的思想,透過某些名為置換與凝縮作用的程序,進而視覺化、轉換成夢境,並且使主體沈睡時感知到這些思想的存在。

保羅的「夢境」,並非來自人類本身的慾望壓抑,而是來自某種更為接近榮格(Carl G. Jung)「集體無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kollektives Unterbewusste)的概念:集體無意識中存放了所謂的「原型」(Archetypen),以及自古即存在的,同樣會在故事/童話、神話、幻覺及儀式中出現的形象(Bilder)。

依電影所述,當皇帝下詔、厄拉克斯星球改由亞崔迪家族所管理時,我們便能推測厄拉克斯過去的命運為何:他們是被壓迫者,且透過歷代不同的統治者,香料被其他星球的殖民者予取予求。

但是,未曾來到厄拉克斯、甚至未曾經歷過這段暴力歷史的保羅,卻做了相關的夢。他看見加妮在夢中向自己述說有關厄拉克斯的一切,以及過去的戰爭;很顯然地,這些絕對不會是保羅的生命經驗所產生,因此,這些畫面出現在保羅的夢境中,更印證了榮格集體無意識的存在。

若不將保羅的夢境來源理解為集體無意識,我們同樣可以將這些夢境理解為來自某種未知的、甚至是不可知的神秘力量所傳遞的訊息與呼喊。如同雷托向保羅解釋偉人之所以是為偉人,並非因為他期許自身成為偉人,而是因為受到「召喚」。

同樣地,摩訶摩耶夫人所做的夢,牧羊人於耶穌誕生前所看見的「天象」,這些無法以理性理解和解釋的現象,卻是某種再清楚不過的「跡象」,來自不可知的力量的召喚與邀請:如希臘神話中的概念,即便希臘人民深知眾神以及奧林帕斯的存在,然而,在他們及眾神之上,仍存在著一個更為高階的存在:可能是命運,也可能死亡或其他事物,而不論是何者,我們的人類肉身及神祇的力量,都無法戰勝之。

我們只得接受「它」授與我們的責任與宿命。如凱因斯博士死前所言,「我侍奉的主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沙蟲(Shai-Hulud)!」,我們不曾成為自身命運的主人。

1_(4)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信仰之重

於是,當保羅首次來到厄拉克斯,見到沙漠中的人們以「救世主」、「彌賽亞」(messiah)呼喚他,夢境碎片之間逐漸產生了自身的邏輯,在幻覺中看見一場以他為名的聖戰發生後,他繼承了父親的爵位。

只是事情至此,成為亞崔迪的繼任公爵,仍非保羅最終的命運。直到他在太陽升起之際與傑米斯決鬥,並且在弗瑞曼人的傳統下殺死了傑米斯,他才真正接受了此無名之物的召喚——保羅屬於沙漠,而他的命運也在沙漠裡開展,如孕育兩河文明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Mesopotamia),是為一片廣漠的沙漠中的肥沃土地,其存在如在惡劣氣候中生存的弗瑞曼一般,是神性的、恩典的。

因為弗瑞曼得以從沙漠的氣候中存活下來,並發展成涵蓋城上百萬人的社群,甚至得以與沙蟲共騎——吞噬一切、攪亂香料收成的沙蟲,在弗瑞曼的語彙裡,無疑也是「命運」的一種形式——是極為困難之事,而人類起源自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似乎也是如此。

05【沙丘】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總體而言,保羅與潔西嘉之所以能從哈肯能的手中逃離,並且找到弗瑞曼的住所,遇見他反覆夢見的加妮,是因為受到「信仰」之引領:如同先前與保羅的夢境預言相連結的,對於悉達多即將降生於世的預示,以及希伯來聖經中,人們期待著一位大衛家族(Davidic line)的國王,能將以色列從異族手中解放、並恢復以往黃金時代的榮耀,這些「救世主」的神話,同樣在《沙丘》裡重現。

不論是哪種宗教——如我們上述所提及的基督教、猶太教、佛教,以及片中弗瑞曼人在沙漠白色建築中禱告的畫面影射了伊斯蘭教,信仰且跟隨此宗教的人,無非受到信仰的引領,企盼著某種神蹟的降臨,並將他們從痛苦中解救出來。而很顯然地,保羅即是這位弗瑞曼人所相信的、潔西嘉所屬的貝尼傑瑟雷特姐妹會的女巫們所預知的彌賽亞。

06【沙丘】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不過,對於保羅本身而言,或許成為彌賽亞、成為任何一個宗教所期盼的救世主,就如同雷托在世時曾說的「偉人並不尋求成為領導者,而是被召喚的」,雷托並不想要成為厄拉克斯的統治者、為了他們的香料、財富,而是為了他們的力量,生於沙漠之中、驅使人類文明前進的信仰。而這同時是人類存在的理由與根基。

引用及參考書目

中文

  • Carl G. Jung著,龔卓軍譯。《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Man and His Symbols)。新北市:立緒文化,2013年。
  • Sigmund Freud著,彭舜譯。《精神分析引論》(Introductory Lectures on Psycho-Analysis)。新北市:左岸文化,2018年。
  • Sigmund Freud著,孫名之譯。《夢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台北縣:左岸文化,2010年。
  •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2021年10月01日取得,來源:https://www.ginifab.com.tw/promo/xinjing.html

外文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