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不同歸:左派「祖師爺」在沖繩吹起反攻的號角,日本共產黨如何走出自己的路?

殊途不同歸:左派「祖師爺」在沖繩吹起反攻的號角,日本共產黨如何走出自己的路?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日共、中共真正的分歧點,現任日本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認為,蘇聯和中國都在資本主義落後階段、生產力不足、個體發展尚未成熟的時候,爆發了社會革命,未來還必須貫徹自由主義和建立民主制度,才能修正專制和社會矛盾。

日共大聲批鬥中共只為搶票?

2021年迎來中共100周年,建黨大會上各界代表7萬多人與會;觀禮台上,七位政治局常委齊聚,退休高官、紅二代沒少,各國駐中使節,國際組織駐中代表應邀出席,作為「永遠的鄰國」,日本朝野主要政黨,紛紛發出賀電問候,不過曾經同為「共產國際」一份子的日本共產黨(日共)卻扮起黑臉,隔空批判中共「不具共產黨資格」,日共這樣的舉動,能替10月的眾院搶到多少選票?

中共、蘇共、日共的百年鬥爭理路

日本選民普遍對中國存有戒心,這樣的情緒在眾院選舉特別容易發酵。不過70多年前日共、中共曾是社會革命道路上的盟友,在7月1日的中共黨慶,翻開書本,對照歷史,日共、中共、蘇共那筆帳,今後預計還會繼續算下去。

20世紀前半,馬列主義思想從蘇聯邁向「全球化」,照射到世界各個角落,打破主權國家壁壘,在歐洲、美國、日本、中南美洲等國家社會內部都留下印記。1921年日本共產黨正式成立,堅持激進革命路線,隨即遭政府認定為非法組織,雖在1924年解散,仍赴蘇聯參與第三國際指導訓練。

1945二戰結束後日共重組,共產國際日本代表野坂參三遠赴中共革命基地延安參訓,回國後決定改採和平革命路線,主張朝向布爾喬亞意識形態修正,竟獲得重大突破,1949年大選一舉帶領共產黨在眾院選舉中奪下35席,卻引來蘇聯和中國的聯手圍剿。

1950年蘇共領導高層「共產黨和工人黨情報局」開始大肆抨擊日共的和平革命派,指控其美化帝國主義,背棄馬列主義思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人民日報也同步指控和平革命派誤解革命理論,兩股「境外勢力」迫使日共一分為二,完全接受蘇共和中共指導的「國際派」略居上風;不料,1952年眾院選舉日共席次慘遭「全滅」,兩派才另尋和平共存路線。

1953年史達林(Joseph Stalin)去世後,國際因素加上領土衝突,促使中蘇交惡,再度引發日共路線之爭。

1966年野坂參三赴中交涉,商討是否應成立國際統一戰線支持北越共產政權,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則要求,日共應回歸武裝革命路線,對抗美國在東亞的軍事行為,再度成為日共、中共決裂導火線,促使日共修走上自主獨立路線,斷絕和其他共產勢力連結,直到1997年鄧小平逝世,日共、中共的才著手修補關係。

殊途不同歸,日共的自我剖析與中共的下個百年

針對日共、中共真正的分歧點,現任日本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認為,蘇聯和中國都在資本主義落後階段、生產力不足、個體發展尚未成熟的時候,爆發了社會革命,未來還必須貫徹自由主義和建立民主制度,才能修正專制和社會矛盾。日共把資本主義所獲得的價值及成果,繼續健全社會,消除資本主義所造成的弊端,而成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先導國家,「這是人類首次挑戰」。

中共對於自己的百年「派對」,怎麼刻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共產黨的意識形態祖宗是「十月革命一聲砲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在馬克斯列寧主義,同中國工人運動的緊密結合中,中國共生產黨應運而生。」

值得注意的是,馬克思主義倡導的革命,最初並未鎖定保守的農民階級,而是強調工人階級的神聖性,因此馬克思主義深信,共產黨要能崛起,一定會發生在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的西歐國家,此一預言在中國並未成真;中共起家、壯大,與都市無產階級的翻轉並牽連,而與鄉村、農民、農地的武裝鬥爭成功脫不了關係。

習近平開宗明義宣告,建黨第一個百年,已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但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2020年,前20%富人平均可支配收入超過8萬元人民幣,在最貧窮20%人口,平均收入只有7869元人民幣,兩者相差10.2倍,差不多就是墨西哥的表現。

一個是世界最大規模,坐擁9000多萬黨員的中共,今年已正式向世界宣告,要邁向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而這條道路,還有沒有農人、工人、農民工汗水、淚水、血水的溫度?另一端的日本共產黨,採行的是市民主義路線,能否帶領日本深化資本主義,提升社會正義?還是換個方式搞品牌,打著多黨政治、多元價值的旗幟,做做面子工程而已?

AP_724688076429
日本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科技民主?科技霸權?日共與中共的未完答卷

日本戰後在美軍GHQ的指導下,開啟民主化工程,而中國則在中國共產黨一黨領政的治國原則下,進行了共產專制實驗,中日不同的歷史脈絡和社會背景,必然造就中共、日共政黨組織發展的歧異。

無法迴避的是,無論統治工具多現代化、敵人是美國還是資產家、學說理論是本土還是進口,支持度漸漸穩定的日共,以及邁向建國百年的中共,兩者至死無法迴避的課題,不外乎是就著照鏡子,自我思想鬥爭一番:「社會中的不公平與不公義」,在其所宣揚的社會主義理想中,究竟解決了多少?

日本左派祖師爺,最難纏的「小黨」?

日本前首相菅義偉在眾議院本會議接受質詢,針對台海衝突之際表示:「完全沒有軍事介入的考慮」,這樣的詢答之所以會出現在日本國會殿堂,是因為美日峰會公報雖列入台海,但日本共產黨眾議員赤嶺政賢在一片日本必然跟隨美軍協防台海的渲染中,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觀點。

日本共產黨在戰前1922年即創立,是日本歷史最悠久的政黨,最初就是日本左翼思想的代表團體,一開始接受共產國際的領導,公然反對天皇制、反戰撤軍、力主全國普選、積極爭取勞工、農民運動,強烈衝撞當時的社會價值,日共最早被視為非法政黨,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後重組,才成為合法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