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保育的十字路口:野放或圈養,「編號711」獲救後該何去何從?

黑熊保育的十字路口:野放或圈養,「編號711」獲救後該何去何從?
南安小熊Buni與熊麻雞 | Photo Credit: 台灣黑熊保育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待中途的熊,會盡量減少跟牠接觸,避免牠習慣人,或是將人與食物產生連結;但對於圈養的黑熊,則須讓牠們能正向解讀照養員,和好事、帶來豐盛食物和優良的生活品質做連結。眼見711中途已8個月,但他的下一步在哪裡卻仍屬未知數。

「我們尚未計算出一隻動物從進入接受醫治到復原需要多少成本,但我們做的事,不僅只考慮延續這隻個體的生命。」詹芳澤表示,救傷過程傳遞一個重要的概念:大自然深富潛力,若人們減少傷害大自然的行為,潛力就會無窮發揮。雖然有些野生動物野放後也許成為其他動物的食物,但若因此讓上層物種延續生命,無疑也為食物鏈捕破網。

詹芳澤說,雖然IUCN野放標準重視個體是否年紀大、能不能繁殖。不過,急救站的理念是評估能生活在野外就野放;若必須收容,就盡量讓牠活得好。

「圈養是情非得已,在緊迫的生活條件下,衍生許多樣態,對動物大多都不好。」他說,動物或人都一樣,若長期處於焦慮狀態,免疫力就會降低,很多問題就出現。特生中心也將每一隻圈養黑熊故事,發展成解說教育教材,透過認識黑熊受傷的故事,看見自己的責任。

台灣目前有20餘隻圈養黑熊,分散於台北動物園、壽山動物園、六福村野生動物園、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以及特生中心低海拔試驗站,前三者黑熊還兼展演的任務,後兩者純粹是收容照養,5個單位2012年成立黑熊圈養照顧專業交流的平台,關注台灣黑熊種原的保育。目前低海拔試驗站收容的4頭亞洲黑熊,經確認都是台灣亞種,也就是台灣野外原生的台灣黑熊。

陳元龍說,現況已不容許到野外捕捉黑熊提供實驗、展演,也不可能從國外進口亞洲黑熊,因此只能從圈養的族群找出解決之道;將原生黑熊集中圈養,是期待能繁殖出個體,野放補充野外遺傳基因。目前確定是台灣亞種的原生黑熊皆集中於低海拔試驗站,可惜的是,十年來沒有生產小熊。

無法在野外獨立生存才圈養,動物福利不能少

每隻動物都能適應圈養生活嗎?詹芳澤表示,動物會發展不同的適應能力,照養的重點是關注牠的生活品質好不好。若走入籠舍圈養,就須想辦法改善牠圈養的生活品質。除了籠舍空間夠大,其次就是多樣化生活環境,例如食物取得不要很快就一掃而空,而是讓牠能花點時間尋找。

回顧數十年來的圈養發展,從過去照豬養,到近年來重視動物福利,強調環境豐富化,讓日復一日圈養的生活起了變化;幾年前,特生中心引入「動物醫療照護行為訓練」,降低台灣黑熊與人接觸時的緊張情緒。「若能不緊迫,在圈養環境也會增加免疫力、減少疾病。」

照養員日復一日費盡心思「討好」圈養的黑熊,例如食物躲貓貓、製作玩具和道具,讓黑熊動腦筋想著如何操作。詹芳澤說,動物訓練超花時間,一個動作就要訓練一兩個禮拜,要哄著黑熊維持興趣,訓練員若非真心認同動物福利和生命價值,願意了解每隻熊,恐怕很難持續下去。他眼看著年輕一輩的照養員,帶著新觀念、不斷更新資訊,為圈養黑熊生活增添色彩,十分感動。

50485163218_81aec37bb6_b
711於去年中秋節首次「落網」,當時重達83.7公斤,需五人合力才能抬至醫療台上檢查治療 | 東勢林區管理處提供

無論中途收容、野放或圈養,都有一群專業人員努力地照亮台灣黑熊的前景。

野放?圈養? 711熊生的十字路口

眼見711中途已8個月,711的下一步卻仍屬未知數。IUCN亞洲黑熊專家群組共同主席黃美秀一個多月前前往試驗站探視711,無論傷口復原狀況、行動能力、飲食狀況都顯示良好,對人相當敏感及警戒;據此建議循正常管道、及早召開專家會議研商。

他認為,無論野放或圈養,都該向社會大眾公開資訊、交代清楚,除了重視民眾權益也須兼顧瀕危物種保育,以謀取大眾和711個體最大福祉為目標。「這是一個十分具挑戰性的決策。也是展現人熊衝突專業管理的契機。對全國民眾都是寶貴的一堂課。」

前林試所研究員趙榮台也提醒,如果不儘快送回野外,牠們對人類的供應日漸依賴,其實也就是圈養了。

而記者就「推估711下一步有哪些選項、已經中途超過半年野放機會如何」,徵詢農委會林務局,先是得到「目前對於這個議題還沒辦法回應」,其後提供最新回應:「目前正由特生中心觀察並記錄, 將根據行為評估結果召開專家會議討論711後續處置」。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