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藍,國民黨主席選舉真正的勝利者(上):從反共抗俄到親中反美

深藍,國民黨主席選舉真正的勝利者(上):從反共抗俄到親中反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自認在台灣是少數派,且慢慢被邊緣化的「深藍」族群而言,他們深信自己過往在黨國時代的權益,能夠在兩岸推行「黨對黨」談判,也就是所謂「第三次國共合作」的前提下得到恢復。

去年韓國瑜敗選後,筆者曾在《關鍵評論網》上發文,探討深藍支持者如何導致中國國民黨失去東山再起的機會。如今中國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大局底定,由主張親美和陸的穩健派朱立倫取代青壯派江啟臣成為最大在野黨領袖,值得注意的是背後得到深藍族群支持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長期以來都是國民黨乃至於整個藍軍的邊緣人物,如今卻獲得了第二高票的支持率。

這次的黨主席選舉,雖然號稱黨員投票踴躍,但根據筆者一位來自南港的青年黨員朋友觀察,投票者清一色是60歲到70歲的中老年人,甚至於坐著輪椅扛著拐杖的榮民先進。他認為國民黨缺乏對年輕人的培養,如今與社會現實斷層至少30年,並形容參加這次黨主席選舉的黨員們:

60歲是年輕人,50歲是年幼的,40歲剛出生。

中國國民黨雖然號稱黨員37萬711人,此次出來投票者18萬7999人而已,投票率僅50.71%。其中朱立倫得票8萬5164張,得票率僅45.78%,沒有過半。雖然與美國關係良好,而且在當選後立即得到習近平的賀電,但是在沒有獲得絕大多數黨員支持的情況下,他接下來的任期挑戰重重,即便得票3萬5090的江啟臣與5133的卓伯源已表明將團結在新任主席的領導之下。

值得注意的是,張亞中在本次選舉中得到6萬632票,拿下32.59%的投票率。如果只計算出來投票的黨員人頭,他在國民黨內已經累積到三分之一的支持度,已足以形成一方之霸。考量到張亞中是學者出身,既沒得到過蔣經國的重點栽培,也稱不上是地方派系,卻能夠在黨內選舉中獲得三分之一的支持度,可見「深藍」支持者發揮了極為強大的凝聚力。

更重要的一點,是過去國民黨內的兩大「深藍」領袖洪秀柱與韓國瑜,在這次選舉中不是對張亞中提出質疑,就是間接表態支持朱立倫,可沒想到這些往日的「柱粉」與「韓粉」採取的態度,卻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凡是不支持「張校長」的通通都往死裡打。顯見驅使「深藍」投票的動力,並不是對個別政治偶像的崇拜,甚至有一天他們也可能不再是張亞中的支持者。

國民黨主席選舉 黨員投票(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該如何定義「深藍」?

台灣的「深藍」族群,從中國國民黨的黨旗為藍色再加上「深」這個字來看的話,意即中國國民黨意識形態的擁護者。可是國民黨的意識形態是什麼?這個問題,卻不是短短一句「孫文思想」或者《三民主義》就可以回答,畢竟對《三民主義》的解釋會隨著中國國民黨領袖的更替而被賦予不同的解釋,就連孫中山先生本人的思想,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也會有不同的轉變。

撇開年齡普遍在90歲以上,於1949年追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台灣的老兵與其他第一代外省人不提,今日台灣「深藍」的組成主要有二。一是在眷村長大的第二代外省人,在家中長輩的影響下自然是中國國民黨最天然的支持者。二則是加入中國國民黨,或者進入中華民國政府體制內服務,並且在思想上接受了大中華認同的本省人以及他們的子弟。

「深藍」的共同點,首先是忠黨愛國,黨是指中國國民黨,國是指中華民國。他們的意識形態是在留學蘇聯的蔣經國主導下,經由對孫中山與蔣中正等國民黨領袖的個人崇拜教育出來的,自然是十分容易將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兩個概念畫上等號。此外他們成長的60到70年代,正是台灣經濟高速發展,社會秩序相對穩定的時代,更讓「深藍」打從心底裡不認為戒嚴有任何的不妥之處。

如果不是1949年的共產革命,外省「深藍」的父祖之輩不會被迫遠離大陸鄉土來到台灣。本省「深藍」多數也是出身自地主或者資產階級,從日據時代開始對共產主義運動也是發自內心的排斥。而共產黨能夠奪下中國大陸,背後又少不了蘇聯的支持,所以除了忠黨愛國之外,反共抗俄也是早年「深藍」族群所信奉的核心價值。

蔣家父子是唯一能防止中國共產黨赤化復興基地的領袖,所以蔣中正與蔣經國在他們心目中代表的,不只是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還是傳承自三皇五帝以來所有的中華道統。在蔣中正父子等同於整個中國,且蔣中正父子又仰賴自由世界老大哥美國的援助來抵抗中共赤化的情況下,冷戰時代的「深藍」還有另外一大特色,那就是親美。

RTX1KVU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從親美到「疑美」

抗戰時代中美合作的經驗,再加上政府遷台後對美援的依賴,都讓美國在戒嚴時代的台灣維持著絕對正面的形象。美國提供給自由中國的,不只是經濟以及軍事上的援助,還讓對大陸失去實際控制權的中華民國保留聯合國席外長達22年之久。中華民國保留的不只是一般會員國的席位,還外加安全理事會五大常任理事國的席位,而且代表的是整個中國。

來自美國的援助與外交承認,讓蔣中正父子在避免中共進攻台灣的同時,擁有向台澎金馬居民以及海外僑胞宣稱自己代表中國的正當性。然而在1978年12月15日,「深藍」族群遭遇到了他們在歷史上的第一次背叛,那就是美國卡特(Jimmy Carter)總統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將對「中國」的外交承認由中華民國轉移到中華人民共和國。

雖然美國國會隨即通過《台灣關係法》,宣布了美國支持兩岸問題以和平方式解決,反對任何以非和平手段解決兩岸問題的期望,還將持續協助台灣獲得足夠的自我防衛能力。此點已滿足了包括蔣經國總統在內,絕大多數台澎金馬居民防止復興基地落入中共手中的需求,卻挫敗了「深藍」族群心目中由中華民國繼續代表整個中國的信仰。

史迪威事件、雅爾達密約、馬歇爾調停、對華武器禁運以及對華關係白皮書等中美雙方過去不愉快的舊帳,都在1979年後成為「深藍」學者們重點研究的顯學。還有不少黨內大老與御用學者,建議既然美國可以不顧中華民國這個老朋友的顏面去承認中共,那麼中華民國同樣可以為了對付中共去聯手美國的敵人蘇聯。

不過在蔣經國的拍板定案下,最終中華民國政府還是延續了蔣中正時代以來的親美政策,即便此刻華府與台北已斷絕正式的外交關係。然而美國在1975年拋棄南越,1979年拋棄伊朗巴勒維王朝的形象,卻已經深植於「深藍」族群的腦海之內,他們不只不再相信美國是協防中華民國的可靠夥伴,還質疑美國出售武器給台灣不過是要騙台灣的錢,逐漸成為「疑美論」的主要鼓吹者。

AP_78122805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時期台灣民眾蛋洗美國代表團

被中國國民黨「邊緣化」

美國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並沒有讓蔣經國自暴自棄,選擇倒向蘇聯或者接受中共的「和平攻勢」。相反的,在中國大陸宣布「改革開放」,走出文化大革命的陰霾之後,兩岸實施的都是「經濟開放,政治封閉」的所謂「開明專制」政策。在歐美國家需要中共協助對抗蘇聯,又仰賴大陸經濟市場的情況下,台灣若期望持續得到西方的道義支持,推行政治改革是難以迴避的挑戰。

然而政治改革,代表的不只是解除戒嚴、黨禁、報禁以及動員戡亂而已,還意味著中華民國政府與中國國民黨必須要「本土化」、「在地化」。這對堅持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代表整個中國的「深藍」而言,無疑又是一次思想上的巨大衝擊與碰撞。給「深藍」帶來最大打擊的,是蔣經國重點栽培的青年不是本省人就是從美國留學回國,支持民主化與自由化改革的外省二代「革新保台派」。

保持大中國思想,主張保留大陸時期選出的立法委員,國大代表,認為中國國民黨等同於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等於蔣家父子的「深藍」族群,逐漸被排除出中國國民黨的權力核心之外。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組織「中華民國反共愛國聯盟」與「中華民國反共愛國陣線」等右翼組織,創辦《疾風雜誌》等右翼政宣刊物,組織群眾到街上與黨外人士暴力鬥毆。

只是他們拱衛黨國的努力,並沒有為經國先生所領情,最終蔣經國選擇了本省籍黨員李登輝做為自己死後,繼續帶領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完成改革的繼承人。此舉更是讓自認經國先生信徒的「深藍」感到錯愕,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為黨為國奮鬥多年,卻淪落到黨跟國都被本省人李登輝給拿了去。而且偏偏李登輝上台以後,又與民進黨合作對抗他們這些寡不敵眾的「非主流派」。

不願意接受邊緣化命運的「深藍」,退出中國國民黨成為新黨黨員,首度宣布與他們效忠了一輩子的黨分道揚鑣。還有不少人加入新同盟會、中華愛國同心會以及海峽兩岸和平統一促進會等團體,同主張「本土化」和「去中國化」的李登輝對抗。他們將這一切的責任怪罪到「搞台獨」的李登輝一個人身上,拒絕承認引領中國國民黨走上「本土化」的不是別人,正是他們所推崇的經國先生。

RTS2XRBE

連中華民國也「失去」了

「深藍」族群在90年代大批大批的退出中國國民黨,可一輩子以忠黨愛國自居的他們,仍堅持自己反對的只是「竊占黨國」的李登輝,不是中國國民黨乃至於整個中華民國。他們認為新黨是正統的中國國民黨,並打算在中華民國的體制內與李登輝對抗。換言之,此刻的「深藍」仍以中華民國的捍衛者自居,反對台獨也反對中共以武力改變台海現狀。

不過到了2000年,隨著民進黨首度成為中華民國的執政黨,「深藍」族群第一次體驗到中華民國不再等同於中國國民黨的事實。黨與國徹底分開了,國民革命軍也完成了軍隊國家化的最後一里路,成為中華民國的國軍,令習慣「黨國不分家」的「深藍」完全無法接受。他們終於不得不承認,中華民國已經不再是自己的了,而是屬於全體中華民國國民的。

這裡所指得國民,當然只限於台澎金馬「有效統治區」的,與「深藍」傳統信奉的大中國主義完全背道而馳。民進黨雖然已發表《台灣前途決議文》,不再以推動法理台獨為主要目標,但民進黨卻也從來沒有廢除《台獨黨綱》。一個主張台獨的政黨成為中華民國的執政黨,徹底顛覆了「深藍族群」對中華民國的三觀。

中華民國等同於整個中國的信念終於崩塌,「深藍」雖然沒有辦法馬上拋棄對中華民國的情感,卻也逐漸認知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他們發現中國共產黨不只在文化、血緣還有歷史上是自己的同胞,而且還與自己一樣有維持中國領土主權完整的民族信仰。尤其是在抵制民進黨走上台獨這方面,中共是「深藍」最強而有力的夥伴。

於是「深藍」在進入陳水扁時代以後,逐漸由原本的只認同中華民國轉向為認同整個中華民族。尤其是隨著大陸經濟與軍事實力的日益強盛,「深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未來發展更是深具信心。他們在泛藍陣營舉辦的政治集會中雖然仍高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對五星紅旗卻也不再嫌棄,因為「深藍」知道自己內心所渴望的民族尊嚴,是中華民國所給不了,至少單獨給不了的。

RTXA2E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推動「第三次國共合作」

忠黨愛國、反共抗俄與親美等三大特徵,其實早在馬英九2008年上台前在「深藍」族群裡就已經蕩然無存了。「深藍」族群在進入21世紀以後,唯一的任務就是推動海峽兩岸統一。在他們看來,中國國民黨乃至於整個泛藍陣營在台灣的任務,除了阻止民進黨搞台獨外,就只是配合中國共產黨在島內推動有利於統一的宣傳而已。

換言之,中國國民黨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看在「深藍」眼中是能夠越少越好。與大陸爭取部份的抗戰話語權或許還可以接受,但是類似六四天安門事件這樣的議題,最好是能迴避就迴避比較好,否則泛藍陣營將陷入同時遭受中共與民進黨夾擊的窘境。而在李登輝下台後,「深藍」族群從連戰的上台,尤其是2005年連戰對大陸的訪問中,看到「第三次國共合作」的機會。

為什麼如此看好國共兩黨能合作談統一?一來中共以孫中山的傳人自居,重視中國國民黨傳承下來的歷史道統,並百般希望能以「招降」中國國民黨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傳承了這個道統。這是為什麼在今天中共一黨執政下的中國大陸,還保留了一個名叫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的民主黨派的重要原因。「深藍」族群深知中國國民黨招牌的重要性,相信維持這個招牌就能讓中共重視自己。

二來則是中共為了維護自身「一黨專制」的優越性,自改革開放以來就主張國共兩黨以「黨對黨」談判的方式來促成統一,而不是中華民國方面主張的「政權對政權」談判。因為在「政權對政權」的談判下,中共首先就必須要面對中華民國還存在的事實,其次則是推行「人民民主專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一與連總統都可以直選的中華民國擺在一起,哪怕是對年輕世代的大陸人都不具吸引力。

然而對於自認在台灣是少數派,且慢慢被邊緣化的「深藍」族群而言,這一切都沒有那麼重要。他們深信自己過往在黨國時代的權益,能夠在兩岸推行「黨對黨」談判,也就是所謂「第三次國共合作」的前提下得到恢復。畢竟當年葉劍英和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以及「50年不變」,都是針對中國國民黨能在台灣地區長久執政的條件下預設的。

馬英九:兩岸事務若有需要 一定會幫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痛恨「全民總統」馬英九

之所以「深藍」人士如此積極推動統一,從反共轉變為親共的原因來自於老一輩外省族群的快速凋零,讓他們認知到自己與「大陸」的關係正在快速消解。外省第二代看著自己的兒孫以台灣人自居,憂慮自己的未來會更加邊緣化。本省「深藍」則恐懼過往自己與國民黨站得過為接近,如果有一天台獨上台執政,自己將難以避免被當成「台奸」清算。

所以馬英九在2008年的執政,確實一度給「深藍」帶來期望,讓他們相信「第三次國共合作」有推動的可能。假若真的國共展開談判,不一定是中國國民黨黨員,卻一定是統派份子的自己將會獲得中共政權優待,統一後的日子勢必能比一般台灣人好過。重新淪為在野黨的民進黨,為了贏取政治利益所發起的一系列暴衝活動,也增加了「深藍」族群被深綠清算的恐懼。

然而馬英九總統以「全民總統」自居,拒絕在沒有獲得多數選民支持的情況下與中共進行涉及兩岸統一的政治談判,尤其是以黨對黨為基礎的政治談判。馬英九總統的政策,是以「不統、不獨、不武」搭配「親美、友日、和陸」,終極目的是維持現狀,雖然與蔣家父子的「反攻大陸」或者「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有所差異,卻仍是維持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狀。

不積極推動與大陸的政治談判,在意識形態與歷史議題上向民進黨妥協,甚至於年年對六四事件發表看法等,都成為了「深藍」指責馬英九推動「獨台」的罪狀。他們更不能理解的,是身為本省人的連戰都可以訪問北京,與胡錦濤談「聯共反台獨」,何以身為外省人的馬英九卻作風如此保守謹慎。甚至是在2015年的馬習會上,馬英九都拒絕與習近平一起發表共同反台獨的聲明。

總之馬英九在統獨議題上的謹慎態度,讓「深藍」認知到並不是外省人的領袖,就願意積極促成兩岸統一的事實。尤其是蔣經國細心栽培的「革新保台派」精英,本來就是為了推動台灣的政治改革而被送到美國留學,是不可能配合「深藍」走回頭路,重建黨國體制的。對精英們大失所望的「深藍」,只能把希望投射到出身基層,又胸懷大中華意識的國民黨領袖身上了。

  • 深藍,國民黨主席選舉真正的勝利者(下):從忠黨愛國到砲打中央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