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藍,國民黨主席選舉真正的勝利者(下):從忠黨愛國到砲打中央

深藍,國民黨主席選舉真正的勝利者(下):從忠黨愛國到砲打中央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深藍」並不在乎中國國民黨的死活,尤其是在中國國民黨沒有辦法,或者不願意推動國共統一談判的情況下。

「女中豪傑」洪秀柱

這個「深藍」所寄予重望的人物,就是2015年7月19日被提名,代表中國國民黨與蔡英文競選總統的洪秀柱。洪秀柱祖籍浙江省餘姚,畢業自台北市立中山女子高級中學與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系,早年曾擔任過訓導主任,當選立法委員後大力反對李登輝「本土化」與「去中國化」政策,並積極推動兩岸交流,各方面都符合「深藍」族群的政治正確。

「深藍」的政治正確,涵蓋外省籍、公教家庭出身、擁有良好學歷、具有大中國思想以及主張與大陸往來等等。保守的「深藍」族群,唯一比較不能接受的可能是她的女性背景,但是在民進黨派出的大敵蔡英文是女性,且她又是黨內主流政治人物中唯一的「民族大義派」,「深藍」還是以前所未有的熱情支持洪秀柱參選總統。

洪秀柱不只是李登輝擔任總統以來,第一個竄起來代表國民黨參選中華民國總統的「民族大義派」,而且她還首度提出了比過往「一中各表」更為前進的「一中同表」來定義兩岸關係。換言之,對於「一個中國」的定義是什麼,她不像過往的馬英九一樣模糊看待,而是希望能以在台北與北京「兩個中國政權」之上創造一個「整個中國」的概念來推動兩岸的政治統合。

換言之在「一中同表」的共識下,台北與北京將以共同建立一個主權與治權橫跨海峽兩岸,但是既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新中國」為終極目標。但是在實現此一終極目標以前,「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可以「政府對政府」模式,彼此承認對方的治權。比起馬英九時代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確實是讓雙方的關係更前進一步。

而提出「一中同表」者,不是別人,正是在今年黨主席選舉中表現亮麗的張亞中。由張亞中為洪秀柱準備的「一中同表」,讓那些在現實上已經接受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繁榮強大,內心卻還割捨不下對中華民國情感的「深藍」族群內心的矛盾得到解套。原來還有這種在現實上能搭大陸「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順風車,又能維護自身感情主體性的方式存在,「深藍」又怎能不支持洪秀柱呢?

洪秀柱赴陸交流 盼為台灣人權益想辦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黨中央不滿的大爆發

洪秀柱的主張確實過於理想天真,因為光是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願意做到與台灣「互不否認」治權已經是極限,怎麼可能「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呢?即便只是「政府對政府」,而不是「國家對國家」的「承認」,對主張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堅持一黨專制的中國共產黨而言,「一中同表」都是不可能被接受的。

國民黨的主流派深知此一道理,更何況在中共GDP超越日本,成為亞洲第一與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之後,兩岸實力上的巨大差距已經導致任何統一談判都會淪為台灣被大陸統一的結果。更何況「太陽花」學運的爆發,已證明台灣年輕世代對兩岸過於緊密的經貿交流都無法接受了,更何況是政治上的統一談判。洪秀柱如果執意緊抱「一中同表」參選,勢必成為票房大毒藥。

於是就有了2015年10月17日的「換柱」風暴上演,洪秀柱被黨中央撤銷了總統參選人的提名,改由時任黨主席的朱立倫頂替。此舉引發「深藍」族群的激烈抗議,一來洪秀柱是當時唯一經由黨內制度合法選出的總統參選人,卻被國民黨中央以不合法又不合理的手段「搓」掉。此種密室政治的作風,不要提「深藍」了,就連一般的國民黨支持者都看不過去。

再來則是洪秀柱之所以是「唯一」經由黨內制度合法選出的總統參選人,不是因為她獲得黨內高層的支持,而是因為朱立倫主席根據當時的民調評估,自己一旦參選必然輸給蔡英文,並可能因此永遠與總統大位失之交臂,所以遲遲沒有參加初選。這是為什麼膽敢站出來參選的洪秀柱,如此受到「深藍」族群歡迎,並且被視為「女中豪傑」的原因。

所以當朱立倫一如大家所料輸掉2016年的總統大選,並且主動請辭黨主席之後,包括「深藍」在內的基層黨員立即選出洪秀柱為代理黨主席。只是滿懷理想主義的洪秀柱,最終還是不敵台灣的政治大現實,又在2017年的黨主席選舉中敗給吳敦義。經過這樣一連串的折騰下來之後,「深藍」族群也逐漸有了一個新的共識,那就是他們真正的敵人不在民進黨,而在黨中央。

朱立倫受訪談美豬議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矛盾從省籍轉向階級

洪秀柱被取消總統參選人資格,然後又在黨主席選舉中敗給吳敦義,讓「深藍」族群徹底認識到,隨著第一代外省人的凋零殆盡,台灣政治的省籍矛盾逐漸為階級矛盾所取代。在國民黨內,主張兩岸統一的聲音始終無法進入黨中央,主張統一的政治人物永遠沒有辦法代表黨參選總統,甚至還隨時可能被拔掉,讓他們不免對自己過去效忠的黨感到失望。

「深藍」族群在與大陸的交流之中,其實就已經對他們童年時代接受的黨國教育產生質疑,而民進黨推動的「轉型正義」更是壓垮了他們對國民黨史觀的最後一丁點信仰。「轉型正義」並沒有讓「深藍」轉而支持民進黨,反倒讓他們認知到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多數不是獨派,而是與他們一樣主張兩岸統一的統派。

而且遭到蔣家父子槍斃的外省人,在比例上還絲毫不下於信仰共產主義的本省人,這個事實讓「深藍」的信仰徹底崩塌。因為洪秀柱的父親洪子瑜,本身就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他雖然沒有命喪戒嚴時代,卻仍被送到綠島管訓了3年。洪秀柱家族的歷史,讓許多老一輩「深藍」族群突然發現,其實自己或者自己家裡的父祖輩,也與白色恐怖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