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KUS不為人知的戰略意義:對意圖介入印太的各方勢力實施「雙重威嚇」

AUKUS不為人知的戰略意義:對意圖介入印太的各方勢力實施「雙重威嚇」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英國與澳洲本來就是盟友,同屬盎格魯撒克遜國家,又都是五眼聯盟的成員,AUKUS此一夥伴關係的建立是否有點畫蛇添足?究竟有什麼不一樣的戰略意義?

在從阿富汗恥辱撤軍的1個月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以及澳洲首相莫里森(Scott Morrison),於9月15日簽署了簡稱為AUKUS,即Australia、United Kingdom以及United States的安全伙伴協議。

美國、英國與澳洲本來就是盟友,同屬盎格魯撒克遜國家,又都是五眼聯盟的成員,此一夥伴關係的建立是否有點畫蛇添足?究竟有什麼不一樣的戰略意義?

AUKUS的成立,很明顯是以防制中共的擴張為主要目標,其中最具意義的就是美國將向澳洲皇家海軍提供核子動力潛艦的動力技術。目前擁有核子潛艦技術的國家,除了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以及中共等聯合國五大會員國外,僅有印度而已,通通都是擁核國家。除了澳洲之外,另外一個試圖研發核子動力潛艦的國家則是南美洲的巴西。

向澳洲輸出核子動力技術,遭受了來到中共、俄羅斯以及歐盟的批判。由於AUKUS最合理的假想敵就是中共,所以中共的抗議屬常理之中,不需要在此多加討論。俄羅斯批評美國此舉等於搬石頭砸自己腳,因為美國自90年代以來就積極在全球推動核不擴散機制,不只拆除了大量蘇聯遺留給烏克蘭還有俄羅斯的核子武器,還嚴格禁止俄羅斯向北韓、伊朗等國家輸出核子技術。

如今拜登總統帶頭破壞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以來,歷任美國總統防止核子武器擴散的努力。未來美國不只沒有阻止俄羅斯或者中共向外國輸出核子技術的正當性,獲得相關技術的恐怕還不只是北韓和伊朗等恐怖國家。蓋達組織與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也可能經由與巴基斯坦手中取得核子武器,哪怕是只有一顆也好,都能對美國產生致命威脅。

歐盟反對AUKUS,則又與美國為了向澳洲推銷核子動力技術,導致法國原本向澳洲出售12艘柴油動力潛艦的訂單被取消。此舉造成美法關係一度陷入緊張,法國還一度召回了駐美和駐澳大使,原定的英法國防部長會議也被取消。雖然在拜登與馬克宏(Emmanuel Macron)9月22日通話之後,雙方關係有了一些緩和,不過西方國家的裂痕已然出現。

AP_2126047926444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從反恐戰爭回歸大國爭霸

不可否認的,20年前的九一一事件徹底改變了美國的國防戰略,將原本遏阻中共以及俄羅斯發展的建軍計劃徹底打亂。美國的頭號假想敵,由俄軍和共軍轉變為蓋達、塔利班、共和衛隊或者伊斯蘭國等小型流氓國家甚至於非國家行為者。整整20年下來,美國被這些恐怖主義搞得焦頭爛額,中共和俄羅斯卻不斷壯大。

本來在2011年賓拉登被擊斃後,美國就已經要轉向對付中共,從伊拉克撤軍。沒想到伊斯蘭國卻因此崛起,再一次打亂歐巴馬(Barrack Obama)的「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計劃。俄羅斯則趁勢崛起,不只出兵烏克蘭奪下克里米亞,還派軍進入敘利亞協助暴君阿塞德(Bashar al-Assad)鎮壓異己,逐漸成為了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俄羅斯的強大,不只改寫中東的地緣政治,還令東歐各國深感恐懼。中共則運用連俄羅斯都沒有的經濟力量,推出「一帶一路」戰略,試圖運用龐大資金改寫歐亞大陸的地緣戰略格局。利用美國出兵中亞、中東壓制恐怖主義的機會,共軍大幅提升海空軍事力量,強化遠程投射能力,逐漸成為了一支美國所不可掉以輕心的威脅。

10年前的美國,是全世界唯一同時擁有F-22和F-35兩款隱形戰鬥機的國家。如今不只中共推出殲-20和殲-31,就連俄羅斯也同時擁有Su-57及Su-75,顯見20年來美國都把資源投注在反叛亂(Counter-Insurgency)戰爭上,是導致俄羅斯和中共戰機發展能夠後來居上的原因。美國從阿富汗撤退,似乎也是認知到了俄羅斯與中共的威脅,重新回歸過往大國爭霸的建軍思維。

不過美國在經過20年與恐怖主義的對抗之後,國力早已沒有冷戰時代那麼強大,沒有可能繼續單憑美軍來捍衛印太和歐洲盟邦的安全。所以AUKUS與過往美英澳盟邦的一個最大不同,就是美國不會再像二戰或者冷戰那樣,直接出兵幫助澳洲對抗日本軍國主義或者蘇聯共產主義的威脅。澳洲必須更依賴自己的力量自我防衛,於是才有美國對澳洲的技術轉移。

RTX7TFB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維持對印太地區的政治領導力

依靠盟邦自己保護自己,是美國自1969年尼克森(Richard M. Nixon)發表《關島宣言》(Guam Declaration)後既定的國防政策。包括日本、南韓、台灣以及澳洲等傳統盟友,都在美國提供的核子保護傘下發展了傲人的經濟成績,從而使尼克森以降的歷屆美國總統,都相信亞太地區的盟友應該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保衛自己。

事實上不只是亞洲,就連對待傳統北約盟邦的態度同樣也是如此。這是為什麼近年來,美國不斷要求盟邦將防衛預算提高到國民生產毛額3%的原因。川普(Donald Trump)領導的美國之所以令盟邦厭煩,就是在於他不惜以從日韓還有歐洲撤軍為手段,迫使盟邦提高自我防禦能力。拜登雖然主張回歸川普上台前的多邊主義,但是美國已經不可能如過去般一手包辦全球的防衛責任了。

美國不只向澳洲提供核子潛艦的動力技術,還向澳洲、新加坡、日本與南韓等盟友都提供F-35A戰鬥機,讓他們具有在空中遏制中共擴張的能力。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美國願意將自己的政治主導權讓出,所以將持續以「轟炸機特遣隊」(Bomber Task Force)的模式,持續以B-52、B-1以及B-2等戰略轟炸機對亞太國家執行機動部署。

無論是澳洲、新加坡、日本還是南韓都不具備空中遠程打擊能力,尤其是空中核子遠程打擊能力,這意味著在必要的時候,美國仍能扮演印太地區各盟國所公認的盟主地位。另外美國在將防務責任下放給印太盟國的同時,也必須要防止其他歐洲強權趁虛而入,取代美國在印太地區盟主地位的野心。英國與法國都曾經殖民過亞洲,近年來的種種行動也給美國帶來了警惕。

所以AUKUS固然有聯合印太盟友圍堵中共的層面,同時也向試圖重返亞太的英法兩國宣誓主權,屬於既針對中共也針對英法的「雙重威嚇」(Dual Deterrence)戰略。此次美國遊說澳洲放棄高達660億美元的法國潛艦訂單,毫無疑問是給法國一記下馬威,讓法國知道美國還是印太地區的盟主,不會因為減少兵力的派駐就把此一地位拱手讓人。

RTX2BMN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澳洲之前跟法國訂購的12艘短鰭梭魚級(Shortfin Barracuda class)柴電潛艦

「雙重威嚇」下的AUKUS

打從美國1898年介入亞太事務開始,「雙重威嚇」便成為了美國維持亞太戰略平衡的手段,而且早期針對的對象不是衰敗的中國,倒是那些搶先美國一步進入亞太的歐洲列強。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以前,美國以支持英日同盟為手段讓俄羅斯帝國、德意志帝國與大日本帝國互相牽制。等俄國與德國退出舞台後,再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機會讓日本帝國和大英帝國相互消解。

進入冷戰以後,美國圍堵的對象並不只是以蘇聯和中共為代表的共產主義集團,同時還以避免亞太各國被赤化為由持續駐軍日本。AUKUS的戰略邏輯不會脫離美國的「雙重威嚇」傳統,在防止中共「大國崛起」的同時,還必須要防止英法老牌「殖民主義」的捲土重來。首先這個聯盟針對的,就是最近派航空母艦來印太與美國舉行聯合軍演的英國。

筆者不厭其煩的再次強調,雖然美國樂見英國派航空母艦來南海參加美國領導下的多邊軍事演習,卻不代表美國樂見英國派航空母艦來常駐印太地區。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James Austin III),已經公然打槍英國皇家海軍派遣兩艘航空母艦常駐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計劃。畢竟在這全世界最龐大的水域裡,有太多國家是大英國協的會員國了。

撇開印度本身不說,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與新加坡都是英國領導下的五國協防(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成員。英國若真有心恢復往日帝國的影響力,不只可以在印度洋、南海與大洋洲海域建立一個排除美國的全新聯盟體系,甚至還能與中共聯手瓦解美利堅的印太秩序,讓美國不得不加以提防,決定以把英國納入自己領導下的AUKUS體系來加以管控。

近年來,法國同樣展現出重返印太的企圖心,不只派遣軍艦重返南海,還在2018年8月26日首度以3架飆風B型戰鬥機、1架A400運輸機、1架C-135FR加油運輸機以及1架A310行政專機組成空軍編隊造訪昔日殖民地越南。法國表面上看似協助美國執行自由航行任務,實則是向美國展示自己對亞洲還有不可輕忽的影響力。

RTX7FBQ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真的不惜與歐洲翻臉?

雖然美國加緊與越南等南海周邊國家合作,反制中共在南海的軍事擴張,然而美國與今天統治越南的共產黨政權,終究還是打了20年以上的仗。在彼此之間還存在巨大疙瘩的情況下,倒是法國靠著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歷史情結搶先一步與越南官方建立緊密關係。或許是為了防治法國趁虛而入,把美國的影響力從南海排擠出去,拜登政府才出此下策阻擋法國潛艦進入澳洲。

法國與美國的嫌隙,其實與英國比起來更是歷史悠久,早從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開始,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就因為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不願意承認其領導的自由法國運動,差點投向蘇聯懷抱。進入冷戰以後,法國還一度因為厭惡英美對北約的把持,退出了這個以圍堵蘇聯為目標的西歐集體安全組織,在北約和華約之間採取獨立自主的中立政策。

進入90年代以後,雖然法國逐漸與美國和解,雙方在軍售市場的競爭依然激烈。比如法國的幻象2000戰鬥機,在國際戰機市場中就被美國的F-16戰鬥機死死壓著打,甚至美國向台灣出售F-16的一大原因,就是法國同意了向台灣出售幻象2000。此次美國故技重施,搶走法國的潛艦生意,會導致法國如此激烈反應自屬意料之中。

接下來法國能否與美國和解,還值得我們進一步觀察,不過美國此舉確實激怒了許多非盎格魯撒克遜的歐洲國家,讓他們認定即便是北約會員國,在美國的心中仍不如同文同種的英國、澳洲、加拿大還有紐西蘭來得重要。如此長期發展下去,傳統西歐北約國家極有可能試圖擺脫美國的影響,甚至於尋求俄羅斯和中共的合作,值得美國警惕。

近年來,極右翼主義在歐洲十分猖獗,甚至還大規模滲透到德國等北約國家的軍隊當中,背後都有俄羅斯的力量在主導。也難怪最近有Adam Mount與Van Jackson兩名美國和加拿大專家投書《紐約時報》,建議美國不如採用對付英國的同樣手段,讓法國也加入AUKUS這個聯盟體系,才是一個治標又治本,兼顧美國領導力又維護西方國家團結的好方法。

RTS1IRJ7
Photo Credit: US Navy / Handout

東南亞國家立場分歧

除了法國因素之外,AUKUS面臨的另外一大問題就是美國的核不擴散原則究竟有沒有被違背?畢竟本來同屬五眼聯盟,應該加入此一體系的紐西蘭,就因為堅持核不擴散原則沒有跟進。不過美國輸出的,只是潛艦的核子動力技術,並非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且核子潛艦技術本來就已經不是聯合國五強所獨有,相信這類技術性問題的克服並不困難。

最大的問題,還是AUKUS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上來看,顯然對南海的影響是高過台海的。而東南亞國家對AUKUS的態度仍相當分歧,馬來西亞與印尼雖然都和中共存有南海主權糾紛,卻擔憂AUKUS可能會引起軍備競賽,態度傾向於反對。李顯龍領導的新加坡和杜特蒂(Rodrigo Duterte)領導的菲律賓,則都對AUKUS表達了歡迎的態度。

尤其是過去給人留下反美印象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公然表達了對澳洲發展核子潛艦的支持,認為這將確保印太地區維持勢力均衡。顯然從東南亞小國的立場出發,美國雖然是一個不受歡迎的霸權國家,但是中共的崛起與壯大帶來的威脅更大。

美國至少在表面上還尊重各國平等的主權國家地位,中共則可能迫使東南亞國家回歸到鴉片戰爭以前的朝貢體系,更讓東南亞小國難以接受。

李光耀父子也好,馬可仕和杜特蒂也罷,追求的都是以一個大國制衡另外一個大國的戰略。從不讓中共在印太地區成為單一霸權的角度來看,或許AUKUS會取得相當不錯的成績。

不過如果美國的目標是要讓東南亞各國,甚至是紐澳還有日韓團結起來對付中共,那麼AUKUS所能發揮的力量可能就十分有限。畢竟各國都有自己的利益要兼顧,沒有國家會願意為了美國永遠失去大陸市場。

就如Adam Mount與Van Jackson所言,即便是在美國、印度、日本還有澳洲打造的「四國峰會」(QUAD)上,各國都還是沒有辦法達成「反中」的共識。所以AUKUS的存在,未必能被簡單的解讀成一個「反中」的聯盟體系,筆者認為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長期戰略還是沒有變化,僅只是防範印太地區出現一個能夠改變現狀的單一強權,並非純粹是針對中共而來。

RTXBFO0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台灣有哪些啟示?

無論最後法國能否參與AUKUS,也不論澳洲最後是要採用法國柴油潛艦還是美國核子潛艦,或者美法一起為澳洲研發核子潛艦,澳洲皇家海軍的新潛艦都還要花上至少7年、8年甚至於10年以上的時間才能服役。至於在澳洲本土部署美國戰略轟炸機,本來就可以靠「轟炸機特遣隊」的體系來實現,讓AUKUS看起來確實有畫蛇添足的感覺。

或許AUKUS短時間內的軍事意義不高,但是政治意義還是存在的,那就是向包括澳洲在內的所有美國印太盟邦傳遞一個訊息,那就是各國要更加仰賴自己的力量保衛自己。

經歷了20年後,美國確實要花更多的時間修身養息,沒有辦法繼續衝到第一線捍衛各國的安全。美國同時透過「轟炸機特遣隊」和AUKUS體系的存在,安撫盟邦的情緒,讓盟邦知道有需要時美國隨時還是可以回來的。

整體而言,AUKUS的出爐,就是拜登政府在考量到中共不具備在短期改變現狀的能力所推出的權宜之計,讓美國能從反恐戰爭的創傷中恢復,又不失去對印太盟國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同時防制英法兩國取而代之。事實上以目前英國還有法國,即便再加上德國的海軍,也沒有辦法在南海同中共競爭,美國的地位在可見的未來依舊無法撼動。

至於AUKUS對台灣有什麼啟示?就Adam Mount與Van Jackson的立場而言,他們認為澳洲距離台灣過於遙遠,即便是部署戰略轟炸機也難以即時對台灣提供援助。所以AUKUS對台灣的防衛作戰,直接影響是十分有限的。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從中,瞭解到美國的國防戰略是希望盟邦盡量仰賴自己的防衛力量保護自己。

展現自我防衛的意志,或許是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台灣爭取美國支持的關鍵所在。這次國防部的2400億《海空戰力特別預算》,就是在這套思維邏輯下誕生,筆者認為大方向上正確無誤。

不過是否要用全民舉債的方式來進行如此大規模的國產軍事裝備投資,還有國防部在人員與後勤上是否能消化如此大規模的軍事裝備投資,還有待我們的檢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