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心跳法案上路:墮胎是醫療處置還是殺害生命?重新看待子宮與法律的戰爭

德州心跳法案上路:墮胎是醫療處置還是殺害生命?重新看待子宮與法律的戰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綜觀台美兩方的做法,此刻闖關的德州心跳法案更提供了一項明確的論證:期望女人以胎兒作為優先考量,以此成為一位符合社會期望的母親。

文:鄭育婷

這幾週打開美國的媒體,除了疫情之外,佔據新聞版面的恐怕就是德州心跳法案,此法案出乎意料的闖過層層關卡,再度成功對女性身體自主權設下重重限制。

事實上,墮胎權一直都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不斷交鋒的激烈戰場,不論是美國阿拉巴馬州2019年的嚴苛修法,或是去年台灣的六天思考期公投,皆反映當代女性生育及身體自主權的建立仍不斷受挑戰。

引起爭議的「心跳法案」,到底限制什麼?

心跳法案是德州議會與州政府聯手提出的反墮胎法,全名是「六週心跳法案」,提案的團體主張母體受孕後在孕期的第六週時,胚胎(embryo)的心臟發育至產生「心跳」的階段,因此被視為胎兒(fetus),成為獨立的生命體,墮胎就等於殺死這個生命。

雖然孕期到第六週時,胎兒已經發展出初步的身體形態(如:頭、耳朵、脊椎骨與心臟),但胎兒仍處於不穩定的階段,通常要等到九到十二週(也就是三個月後) 胎兒與母體才會逐漸穩定並確認懷孕。

在心跳法案的主張下,孕婦可能在尚未確認懷孕的狀況下就直接被剝奪選擇墮胎的權利,因此,德州心跳法案常被自由派認定是「石器時代的思維模式」。

除了將第六週胎兒視為獨立、被法律保障的人類生命,此法案也開放任何人對婦科診所及任何相關人員提起訴訟,若勝訴,協助或意圖為懷孕六週孕婦實施墮胎手術的診所至少需要賠償一萬美元。

此外,受到性侵害、亂倫等而懷孕的女性也受到此法案限制,無法根據受害情形申請墮胎手術,只有因「緊急醫療因素」而需墮胎,且提出詳盡檢驗報告的產婦,才能免於此法干涉。

心跳法案不只大大降低了提起訴訟的門檻,更排除了孕婦的直接意見,婦科診所在這樣的訴訟條件下幾乎毫無勝算,因此,心跳法案被稱作是近年最嚴苛的反墮胎法。

回顧墮胎論爭:是醫療處置還是殺害生命?

「胚胎」與「胎兒」的認定,直接影響到手術到底是「醫療處置」還是「殺害生命」的定義,同時也影響到法律「何時」應該展開對於個人的保護。基於美國憲法明文只保障出生後的嬰兒,未出生的胎兒到底是不是屬於憲法中稱的「人」(person),成為這系列爭辯的主要爭點。

保守派認為墮胎應該被視為「殺害生命」的行為,而自由派則主張母體不是只為胎兒服務的生產工具與載體,母體本身具有意識和選擇權,即使是孕期超過六週,孕婦都應該具備能夠以自己的身體為優先的選擇權。

在美國歷史上,這已經不是反墮胎法第一次引起雙方的短兵相接。1973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掀開了美國對於墮胎權的系列爭辯,時至今日反墮胎團體仍訴諸行動,希望能夠推翻當日的判決,並在各州掀起一連串的法律行動與社會運動。

此案緣於德州一位意外懷孕的女服務生Roe(化名),當時Roe和律師向德州司法官提起訴訟,認為反墮胎法嚴重侵害她的隱私權,雖然地方法院判決勝訴,卻未更進一步改革或禁止反墮胎法。

最後聯邦法院認為德州以刑法限制墮胎權,違反正當法律程序違憲,而不是因為公權力對於墮胎選擇的介入造成個人自由的危害。

時至今日,此案仍然存在許多爭議,但同時也具備劃時代的意義,最著名的就是將運程分成「三階段標準」,成為後續墮胎權論戰的主要框架:

  1. 孕期1-12週:孕婦可與醫師討論後自行決定要不要進行墮胎手術。
  2. 孕期12週-24週:政府得以限制墮胎,僅以保護孕婦健康為限。
  3. 孕期24週後:胎兒具備母體外存活性,政府具備保護潛在生命利益的責任,除非母親遭遇致命危險,否則政府禁止墮胎。

重新看見女人:覺察欲墮胎女性的交織性困境

回顧台灣的墮胎法律現況,國內的墮胎目前為刑事犯罪,人工流產則由《優生保健法》規範,雖近期《優生保健法》修正草案已在一讀階段,但現行法令中的配偶同意權等條件仍相當程度限縮女性權益。

綜觀台美兩方的做法,此刻闖關的德州心跳法案更提供了一項明確的論證:期望女人以胎兒作為優先考量,以此成為一位符合社會期望的母親。但在這樣的前提下,忽視了女性並非全然只有這一種面貌與社會期待,更非一個全然以腹中胎兒作為主體的群體。

近年許多女性主義流派便提出這樣的反思,指出除了隱私權以外女性遭遇的其他困境,如第三波女性主義即探討欲墮胎女性所遭遇的交織性困境,如貧窮、家庭暴力、宗教文化等因素。

後現代女性主義更主張與女性身體有關的議題——包含墮胎權的討論——都應該加入女性觀點;第三世界女性主義則從掌權的利益群體、殖民者或主要文化輸入地的文化背景開始談起,包含地區或國族的歷史脈絡、人口及家庭政策(如生育控制政策)等都會列入討論中。

結語:女人和母親的樣貌到底是什麼?

綜合前述討論,在思考政策要件及相關討論時,我們應該思考以下這些問題:

「人們定義中的好女人/母親」是什麼樣的?女人的天職是什麼?沒墮胎的女人才是合格適任的母親嗎?墮胎的壞女人,則會被嬰靈纏身?

「符合規範的女人/母親」又是誰?已婚女性墮胎需要經過配偶同意,是否才符合規範的展現?

「擁有完整決策權的女人/母親」在哪裡?女人又被預期有什麼樣的情緒?女性無法深思熟慮,因此會後悔?只有遭受性侵害的女人才需要決定墮胎嗎?

這些問題的答案直指回答者的內心如何看待女性的身體與生育自主,使我們必須直面自己對於母職的期待、使我們不得不挑戰來自父權社會的道德底線,更使我們能反思墮胎權、代孕等生殖權力爭辯時究竟採用了什麼標準。

在這個倡議依舊風起雲湧的時代裡,我們期許這樣的反思能接續前有的討論,進而挑戰甚至擴張「家庭」的定義,並重新審視我們所身處的國族、父權文化、規訓、女性主義運動等在女性的身體與性上創造或壓縮空間,成為德州心跳法案帶給我們的新課程。

註釋與參考資料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