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彥方《哲食之道》:為何吃肉?

劉彥方《哲食之道》:為何吃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有人會追問:你怎知道植物沒有意識呢?有些植物受到傷害時,會分泌荷爾蒙和防禦劑。或許我們吃香蕉時,那條香蕉其實痛不欲生?如果真的有人這樣說,我們也可以反問:足球被踢時會否感到痛楚?

文:劉彥方

很多人無肉不歡,每餐都要吃肉。已故食評家Anthony Bourdain甚至認為,如果不能吃肉,倒不如死掉好過。[1]但到底肉食有什麼理據支持?我們宰殺和吃掉動物,是否合乎道德?[2]

大家對這個問題可能持有強烈的意見。不過,如果我們要改進思考,便要避免任由情緒主導結論。這並不代表理性思考不用考慮情緒,但我們應該盡量保持開放和客觀的態度,耐心理解和分析不同立場背後的理據。

有人認為,這個世界戰亂和災禍頻仍,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幫助人類,而非維護動物權益,否則便是輕重不分。這些人是否真的關心人間疾苦,身體力行,我們不得而知。不過,就算保障人權是當務之急,亦不代表我們可以漠視動物本身的利益。關心人類福祉,與關心動物並無衝突。當然,如何分配有限的資源是個問題,但就算只是關心人類而不關心動物,也同樣要面對這個問題。況且現代社會很多人高舉人權和平等,但未必深究箇中的道理。討論動物權益正好幫助我們反省權利的基礎和生命的價值。

味道與道德

我問過很多人為什麼認為吃肉合乎道德,最常見的答案是:因為肉太美味了!不過,我們要把以下兩個問題分開:

  1. 為什麼我們喜歡吃肉?
  2. 有什麼理由證明吃肉在道德上是正確的行為?

我們不要混淆這兩個問題,因為用來解釋某行為的動機,不一定能夠證明該行為是對的。打劫的目的是求財,這個解釋令我們明白劫匪的動機,但卻不代表搶劫沒有錯。同樣,肉的味道可以解釋為何人們愛吃肉,卻不能證明吃肉是對的。在2001年,德國人Armin Meiwes把網友殺死吃掉。他說人肉十分可口,像比較濃味的豬肉。雖然人肉可能真的很美味,但吃人不會因此變成正確的行為。況且,有很多喜歡吃肉的人,也反對吃貓、狗、海豚、猴子等動物,儘管牠們的肉可能更美味。事實上,很多平價食肆煮出來的肉味如嚼蠟,難道吃這些肉便是錯的?可想而知,肉是否好吃,與吃肉是否正確根本沒有關係。

AP_2021542190483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不過,吃肉在原則上不一定錯,這點應該沒有太大爭議。如果有一隻野豬遭森林大火燒死,我們把死豬吃掉,何錯之有?另外,有不少公司現正研究在實驗室培植動物細胞,製造培養肉。雖然這項技術尚未成熟,成本過於昂貴,但我們藉此便可以吃肉而不殺生。只要製造過程不會破壞環境和令動物受苦,吃這些培養肉理應合乎道德。

肉的代價

可惜的是,培養肉尚未流行。人類每年吃掉逾六百億隻雞,數十億隻豬牛羊,至於海洋生物更是不計其數。[3]動物並非沒有意識的物體,牠們受到傷害時會感到痛楚和恐懼。現代都市人對畜牧業的實況不甚了了,只求價廉物美。問題是,為了降低成本和滿足龐大而且不斷增加的需求,現代畜牧業採用了工業化的養殖模式,令動物在成長和屠宰的過程中飽受痛苦。互聯網有很多這方面的資料,我們稍加留意便能認清真相。[4]茲舉數例:

  • 乳牛的生活環境骯髒而潮濕。牠們長時間站立擠奶,四腿容易發炎和潰爛。英格蘭和威爾斯的農場有大概三成的乳牛有跛足。[5]
  • 很多品種的牛都會長角。農場為了安全,通常會去除牛角,例如是趁牛尚是年幼,用高熱金屬棒把角從根部鏟起。農場為求方便和減低成本,未必會為牛隻進行麻醉,但牛角連接着許多血管和神經細胞,所以這是極其痛苦的。另外,多數農場也會閹割公牛和給牛烙印,而且往往沒有使用麻醉藥。近年多了農場改用液態氮來烙印,比用燒紅的烙鐵較為人道,但也不是沒有痛楚。
  • 食用雞和生蛋的雞屬於不同品種。繁殖後者時總會生出很多不會下蛋的雄性小雞。牠們沒有商業價值,出生後便會被窒息致死,又或活生生的放進高速絞碎機變為肉醬。全球每年殺死的小公雞可能高達七十億隻。有科學家希望以新技術分辨雞蛋內的胚胎性別,從而避免屠殺小雞。
  • 大型雞場多數非常擠迫和骯髒,雞隻容易變得暴躁而互相襲擊。為免雞隻受傷影響售價,雞場會以熱刀片切除部分雞喙,但雞喙裏有很多神經細胞,修喙的過程也不會使用麻醉藥。還有,農場偏好飼養快速長肉的品種,但這些雞的骨骼根本不能支撐其龐大的身軀,所以會造成很多疾病。以丹麥為例,雞場環境雖然不斷改善,但雞場內依然有超過七成雞隻行動困難。[6]
  • 鴨的遭遇與雞不相伯仲,但野生鴨子通常長時間在水池漂浮,牠們的骨骼本來並不需要長期承受身體的重量。不幸的是,大型鴨場經常把鴨子關在室內。鴨子長期站立在骯髒的硬地上,很容易生病,也會造成骨骼畸形和骨折等問題。只是,大型動物農場為了節省成本,未必會特別照顧患病的動物。
鵝肝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 豬是很聰明的動物,活潑而好奇,認知能力甚至可能比狗優勝。[7]不過,豬場經常不用麻醉劑便閹割公豬,以及用鉗子剪斷幼豬的牙齒和尾巴。懷孕的母豬受不住擠迫的環境而打架,容易受傷或流產,因此很多豬場會使用「母豬夾欄」(gestation crate)來囚禁牠們。這些金屬圍欄非常狹窄,母豬關在裏面動彈不得,非常苦悶和不舒服,甚至會發瘋而狂咬圍欄。英國、加拿大和瑞典是少數已經立法取締夾欄的國家。
  • 動物在運送到屠房的旅程中,經常被擠在密不透風的環境,以及缺水缺糧,令動物受驚受苦,而屠宰過程更是慘不忍睹。很多屠場會用電擊令動物昏迷或即時死亡,但電擊失效的情況很普遍,不少動物被宰割或放進沸水時依然是清醒的。另外,農場和屠房的員工良莠不齊,工作壓力大,是以虐打動物的情況也屢見不鮮。
  • 猶太教和回教有特定的屠宰方法,屠夫必須一刀割斷喉管。猶太教要求動物被宰殺時是清醒的,回教則容許動物事先被昏迷,但並非必要。可悲的是,動物在清醒狀況下被割喉未必會立刻死去。牛割喉後可能要20秒以至數分鐘才昏迷和死亡。[8]這種奄奄一息的苦況,實在難以想像。很多國家因此立例禁止這類屠宰方法,但卻引來打壓宗教自由的非議。

誠然,並非所有農場和屠房都出現上述的慘況,畜牧業也不乏對動物有愛心的人。只是,畜牧業必須工業化才能滿足全球對廉價肉類的需求。隨之而來的結果,便是大量動物被殺害和受虐待。任何人只要稍有惻隱之心都難免為此感到難過。我們又有什麼好的理由去維持現有制度,為了滿足口腹之慾而繼續製造痛苦?

有一個常見的回應是,如果為了避免殺生和製造痛苦而不吃肉,我們就沒有東西可以吃了。茹素不是也要殺死植物嗎?沒錯,有些不吃肉的人確實相信殺死植物也是錯的。有所謂「果食者」(fruitarian)認為,我們只應吃水果和果仁,因為採摘這些食物時不用殺死整棵植物。不過,吃素的人不見得一定要做果食者。素食者可以認為,我們不應殺害動物,並非因為動物有生命,而是牠們擁有意識,能感到痛苦和驚恐。動物的生理結構和行為與人類有很多共通之處,牠們受傷時會逃避、反抗、哀鳴。這是牠們能夠感到痛苦的有力證據。所以,只吃植物而不吃肉,
並非自相矛盾。

也許有人會追問:你怎知道植物沒有意識呢?有些植物受到傷害時,會分泌荷爾蒙和防禦劑。或許我們吃香蕉時,那條香蕉其實痛不欲生?如果真的有人這樣說,我們也可以反問:足球被踢時會否感到痛楚?我們也許無法百分百肯定香蕉和足球沒有意識,但我們的日常判斷,依靠的是或然率,而非無可置疑的絕對真理。我們會乘搭飛機出遊,是因為相信空難的機率很低;但人生無常,又有誰可以擔保不會機毁人亡?科學家的共識不一定正確,但往往比其他假設可靠。根據現有的科學分析,一種生物必須擁有複雜的神經系統或大腦才能具有意識和感覺。植物雖然結構複雜,以及會對環境作出反應,但卻沒有類似的神經系統。要質疑植物沒有意識這個結論,我們必須拿出有力的證據,而非純粹訴諸於邏輯上的可能性。[9]當然,哪些生物擁有意識,哪些沒有,中間未必界線分明,例如海膽和蜘蛛便可能比較難以判斷。不過,家禽牲畜擁有意識而植物沒有,我們暫時也沒有理由置疑。

iStock-1210620582
Photo Credit: iStock

宗教與飲食

很多人基於宗教理由贊同吃肉,例如他們相信動物是上帝賞賜給人類享用的。不過,社會上有不同宗教,也有很多人不是教徒,所以宗教並非法律和政府政策的恰當基礎。另外,宗教規條所言是一回事,這些規條是否合理又是另一回事。香港曾有教會鼓吹飲用雙氧水,認為能醫百病,結果卻令教徒健康受損。

宗教教義並非千古不變,更不應盲目接受。教義的詮釋可以隨着社會進步而修改。很多基督徒都不再相信宇宙是在六天內創造出來的。天主教教宗方濟各也宣稱進化論與天主教教義並無抵觸。新約聖經《提摩太前書》說女人不許管轄男人,「只要沉靜」(2:11–12)。《哥林多前書》也說:「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他們說話。他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14:34)現在開明的基督徒都不會因為這些經文而提倡男尊女卑。

就吃肉而言,根據舊約聖經,豬是不潔的動物,不應該吃(《申命記》14:8)。另外沒有鱗的水產也不能吃(《利未記》11:10),所以這應該包括鮑魚、螃蟹、龍蝦、鰻魚、扇貝等海鮮。不過,很多教徒認為這些法規有時間和地區上的侷限性,不會嚴格跟從。所以,宗教規條是活的,並非一成不變。

有趣的是,舊約聖經記載人類最初在伊甸園還沒有犯罪的時候,和當時所有的動物一樣都是素食的:

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做食物。至於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並各樣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將青草賜給牠們做食物。」(《創世記》 1:29–30)

如果所有人都是罪人,而伊甸園是最美好的無罪境況,那麼素食豈非更能接近上帝?很多信徒把聖經的《以賽亞書》解讀為預言。《以賽亞書》描述未來的美好新世界時,說人和動物將會和平共處,豺狼不會吃綿羊,獅子也吃草,「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11:9)所以要天國降臨地上,似乎也應該吃素。無論如何,聖經教導人要善待動物,例如《箴言》有謂:「義人關心家畜的性命,惡人的慈悲也是殘忍。」(12:10)聖方濟各(St. Francis of Assisi)是天主教的著名修士,非常關心窮人和動物。他曾說:「如果有人把上帝的創造物(包括動物)摒除在關愛及憐憫的庇護之外,那麼祂也會以同樣方式來對待他的同儕。」[10]別忘記,大多數宗教都提倡愛、慈悲和公義,素食可說是彰顯了這些基本價值。所以就算你信奉的宗教容許吃肉,這也不代表你非吃不可。

RTXE0EWT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有些人認為,無論禽畜是否上天賞賜的禮物,牠們是因為人類才存在,是我們的財產,所以我們有權吃掉牠們。這個論據有很多問題。第一,野生動物並非因為人類才存在,但我們照樣把牠們吃掉。第二,來自我們的生命不一定就是屬於我們的財產。你並非你父母的財產,更不是他們的食物。第三,就算動物是我們的財產,也不表示我們有權食用。很多國家都明文禁止宰食自己的貓狗。第四,動物有不同種類,到底哪些可以吃,哪些不應該吃?很多人認為吃穿山甲和果子狸等野味是野蠻的行為。日本有些沿海小鎮每年都會大舉狩獵海豚,引起眾怒。不過,如果吃烤乳豬沒有問題,為何不能吃紅燒穿山甲和海豚壽司?

我曾經聽過一個回應:如果不吃動物,不再繁殖牠們,牠們便會絕種。這恐怕是杞人憂天。人類的祖先離開非洲後往外遷徙,所到之處皆有大量動物被獵殺而滅絕。相反,據我所知,從來沒有動物因為不再成為人類的晚餐而變得瀕危。如果人類轉為吃素,牲畜家禽的數目當然會減少,但牠們仍可以在動物園、保護區和野外繁殖。

無論如何,縱使吃動物沒有錯,這也並不代表任何飼養和屠宰的方法都可以接受。贊成死刑,不等於同意五馬分屍,凌遲處死。吃肉的人,大多反對虐待動物。傳聞中有一個吃猴腦的料理方法,是在桌子中間開一個小洞,把活猴鎖在桌下只露出頭顱,然後劈開牠的頭蓋骨,拿起湯匙挖腦髓配佐料來吃。這道菜餚,相信就算合乎衛生和沒有違法,很多人都不願意吃。問題是,如果你同意不應該虐待動物,你又是否肯定現代畜牧業合乎人道標準?我們之前討論過,畜牧業為了提升產量和利潤,採用了密集飼養的營運模式,動物卻因此承受極大痛苦。就算吃肉本身沒有錯,我們現有的制度依然可以是違反道德的。

注釋:

  1. 原文:“To me, life without veal stock, pork fat, sausage, organ meat, demi-glace, or even stinky cheese is a life not worth living.” 摘自Bourdain, A. (2000). Kitchen Con- fidential: Adventures in the Culinary Underbelly (p. 78). Bloomsbury Publishing.
  2. 人類當然也是動物,「動物」在這裏是指非人類的動物。
  3. 檢自:https://ourworldindata.org/meat-production
  4. 例如2018年發行的紀錄片《統治》( Dominion ) ,便揭露了現代農場和屠宰場的實況,可以免費觀看:https://www.dominionmovement.com
  5. Griffiths, B. E., Dai White, G., & Oikonomou, G. (2018). A cross-sectional study into the prevalence of dairy cattle lameness and associated herd-level risk factors in England and Wales. Frontiers in Veterinary Science, 5, 65.
  6. Tahamtani, F. M., Hinrichsen, L. K., & Riber, A. B. (2018). Welfare assessment of conventional and organic broilers in Denmark, with emphasis on leg health. Veterinary Record, 183(6), 192.
  7. Marino, L., & Colvin, C. M. (2015). Thinking pigs: a comparative review of cognition, emotion, and personality in sus domesticu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 parative Psychology, 28(1).
  8. Gregory, N. G., Von Wenzlawowçcz, M., Von Holleben, K., Fçeldçng, H. R., Gçbson, T. J., Mçrabçto, L., & Kolesar, R. (2012). Complçcatçons durçng shechçta and halal slaughter wçthout stunnçng çn cattle. Animal Welfare, 21(S2), 81–86.
  9. 有關植物是否擁有意識的進一步討論,可以參考這篇文章:Mallatt, J., Blatt, M. R., Draguhn, A., Robinson, D. G., & Taiz, L. (2021). Debunking a myth: plant consciousness. Protoplasma, 258(3), 459–476.
  10. 很多人盛傳聖方濟各是一位素食者,但這好像與歷史記載不符。聖方 濟各生活清苦,一生幫助病人和窮人,也愛護動物,不會刻意要吃肉, 但別人給他吃,他也未必會拒絕。見 Grumett, D. (2007). Vegetarian or Franciscan? Flexible Dietary Choices Past and Present.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Religion, Nature & Culture, 1(4), 450–467.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哲食之道》,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

Screenshot_2021-10-06_at_2_54_48_PM
圖片來源:牛津大學出版社

書本簡介:

這本書主要討論食物哲學。食物相信不用多解釋,但哲學又是什麼呢?對很多人來說,哲學是指一些為人處世的原則,例如「世事無絕對」、「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也有人把哲學等同於一些獨特的個人見解。坊間有些書籍,比如是關於「愛情哲學」或「理財哲學」的書,大多屬於這一類。不過,本書所探討的食物哲學,並非介紹飲食心得,或傳授烹調秘技。我們討論的是有關日常飲食生活的哲學問題。

「哲學」在這裏作為一門學科,如同物理學和社會學一樣,有其獨特的方法和內容。主要是以批判思考去深入處理一些根本的問題,尤其是一些不能透過科學方法來解決的問題。至於批判思考,則是運用邏輯和語理分析,幫助我們清晰而理性地思考。

本書提倡「哲食」,意思是指經過哲學反省的飲食行為和生活態度。不過,日常飲食主要是為了生存和享受,怎會與抽象的哲學扯上關係?進食並非純粹是消化食物和吸收營養的一個生理過程。我們吃什麼,怎樣吃,和誰一起吃,花多少時間和金錢來吃,反映了我們的思維、人生態度和價值觀。哲食,可以幫助我們認識自己。

作者簡介:

劉彥方,畢業於牛津及麻省理工,現為香港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思方網》(http://philosophy.hku.hk/think)創辦人之一。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