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銳戰士》:真正令人感到恐懼的是,這些被選中的「阿薩辛」快樂地擁抱死亡

《精銳戰士》:真正令人感到恐懼的是,這些被選中的「阿薩辛」快樂地擁抱死亡
阿薩辛派的創立者哈桑・沙巴。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於他們為人所知的豐功偉業,精銳戰士充滿了神秘感,作者雷諾夫・費恩斯爵士梳理了所有精銳戰士的起源,研究他們的武器和戰術,最重要的,還有他們背後的秘辛和對歷史進程的影響。他們的組成與訓練,他們的秘技與戰略,都在本書一一細述。看看他們彼此如何一個勝過一個,成為地表最強悍代表的奮戰過程。

文:雷諾夫.費恩斯(Ranulph Fiennes)

第八章 阿薩辛(一一九二年)

在泰爾的十字軍據點,衣著耀眼的蒙特費拉的康拉德(Conrad of Montferrat)從友人波威主教(Beauvais)的家門口走了出來,快樂地沿著陰暗寧靜的街道行走。他是第三次十字軍東征裡的重要人物,是協調阿克里投降的主要談判官,並且在那座城裡升起了國王的旗幟。這一晚,有值得慶祝的事情在等著他。就在前一個晚上,耶路撒冷王國的貴族們不顧理查國王和居伊國王的抗議,一致決定選他為王。在幾年的爭執與流血事件過後,康拉德終於要成為聖地最有權勢的人了。

呼吸著夜間的微風,走下一條窄巷,康拉德開心地想著他的未來。就在這時候,突然前方出現兩個與他有深交的僧侶。這兩個人都是不久前才皈依基督教的——一件令他感到驕傲的事情,他希望一旦開始了他的統治之後,當地的每一個人都會像他們一樣遠離伊斯蘭教。不過,當他朝這兩個他認為是友人的僧侶微笑時,康拉德並不知道他們是來自尼查里.伊斯瑪儀(Nizari Ismaili)的臥底——也稱為「阿薩辛」(Assassins)——而且他們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好幾年。

阿薩辛的故事始於西元六三二年,當時先知穆罕默德的過世,導致伊斯蘭教面臨分裂的危機。由於領導階層陷入真空,很快形成兩個教派:遜尼派和什葉派。隨著時間過去,什葉派在新征服的非阿拉伯人地區受到歡迎,特別是在波斯,在那裡皈依的教徒發展出自己的傳統、習俗,以及對古蘭經的詮釋。不過,到了第八和第九世紀,一支新的什葉教派誕生了:伊斯瑪儀派。

雖然伊斯瑪儀起初只是個什葉派當中被邊緣化的小分支,哈桑.沙巴(Hasan Sabbah)加入以後卻大為改變了他們的命運。哈桑.沙巴的自傳後來遭到摧毀,史學家阿塔木勒克.志費尼(Ata-Malik Juvayni)在十三世紀有讀過它,也提供了不少今天我們所知道的資訊。

哈桑是一○五二年出生於現今德黑蘭南方的瑞伊(Ray),在什葉派環境中成長,後來到十幾歲時皈依伊斯瑪儀。他對伊斯瑪儀派很著迷,不久就接受訓練成為傳教士,先是前往開羅,接著再回到波斯。在那裡,他把大多數的力氣用在沿著裏海南岸的阿勒布爾茲(Elburz)山脈當中。藉由個人魅力,哈桑慢慢且穩定地吸收了更多人皈依到伊斯瑪儀派。他的其中一個手段,就是利用所有潛在皈依者所共有的一個特色:他們都極端厭惡由馬立克沙蘇丹(Malikshah)和他的大臣尼札姆.穆勒克(Nizam al-Mulk)所領導、信奉遜尼派的塞爾柱帝國。

雖然看起來宗教是唯一使哈桑敵視穆勒克的原因,有些人說他倆從小讀書時就已經認識,而且哈桑甚至曾經為穆勒克工作,在宮廷中有個一官半職。據說穆勒克似乎是對哈桑的驚人進展有了警覺,遂向蘇丹貶抑哈桑,結果害哈桑以不光采的方式離開宮廷。由於年代久遠,此事真假已不可考,但是我們可以確知哈桑視穆勒克為敵,並且想要消滅他。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哈桑認為應該為追隨者建立根據地,尤其這時候的塞爾柱人對他們的敵意日漸加深。一○八○年代後期,他找到了合適的地點。在現代德黑蘭西北方,崎嶇的阿勒布爾茲山脈當中,阿拉木城堡(Alamut)挺立在高聳的山上,只有一條道路深入,周遭是深谷。在那裡守軍可以三百六十度環視,那幾乎是銅牆鐵壁的據點。哈桑深知可以從這裡開始建立他的教派跟軍隊。只有一個問題:遜尼派的塞爾柱人佔領著阿拉木。如果哈桑要得到它,他必須想個辦法從他們手中奪過來。

基於兵力有限,哈桑無法強取。雖然欠缺人力,卻可以靠個人魅力跟創意來填補。他派伊斯瑪儀細作到周遭的社區傳教,之後再滲透城堡。就在塞爾柱人眼前,伊斯瑪儀派像野火般迅速傳開。沒多久,大多數的城堡駐軍都已經皈依。就這樣,一○九○年九月四日,哈桑兵不血刃拿下阿拉木城堡。

以此優異地點為基地,哈桑開始宣傳伊斯瑪儀教義,並且獲得更堅定信念、更願意奉獻的追隨者,這些人無法抗拒他如磁鐵般的魅力。曾參與十二世紀十字軍,泰爾的威廉曾提到過伊斯瑪儀派信徒對領袖的極端忠誠:

這些人對他們的領袖順從聽命,忠誠度極高。不論是多麼艱苦或危險的任務,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都絕對願意去執行。

哈桑對自己的信念投入甚深,甚至當兩個兒子觸犯了規定之時,還將他們判處死刑。其中一個兒子是被控謀殺了一位教長——之後證明是不實指控——另一個兒子則是因為飲酒遭到處決。甚至有一說,他將一位違反規定私下吹奏笛子的信徒給趕出教門。

隨著伊斯瑪儀派的成長,它的不動產也跟著增加,哈桑奪得及建造了更多的城堡。志費尼提到這一點:「不管是在哪找到一塊適當的岩盤,他就會在上面蓋一座城堡。」不久,魯德巴(Rudbar)的高山谷區,就變得像一個袖珍國家——在塞爾柱人的地盤上,一座防禦堅強的伊斯瑪儀島嶼。

雖然在哈桑初拿下阿拉木時,塞爾柱人並沒有回應,他們卻無法一再漠視伊斯瑪儀派擴張的這件事。尼札姆.穆勒克稱其為「叛亂的膿」,並且發誓要一次根除伊斯瑪儀派。

哈桑很清楚,要是正面對決,伊斯瑪儀信徒絕對不可能打敗三十多萬的塞爾柱帝國軍隊。這令他有了另一個想法。他可以切斷蛇頭,讓剩餘的部分萎縮死亡。因此,他設定以尼札姆.穆勒克為刺殺的目標。

為了完成目標,他找出身邊最忠誠的追隨者——敢死隊(Fedayeen)。這些願意犧牲性命的阿薩辛成員,是年輕、強悍、足智多謀的山地居民,不管主子要派他們去哪裡,他們都願意追隨哈桑的領導。招募對象先是以體格、戰力以及決心作為評量,然後說服他們相信哈桑的強大力量,且受到真神的眷顧。為了這個目的,他會請他們共餐,席間聊天時,哈桑會表明他有能力使追隨者進入天國。為使人相信,他會在追隨者的食物跟飲酒當中下藥。當他們失去神智時,再把他們送到神密又壯觀的花園,還說那裡就是天國。

當我在阿曼服務期間,我見過類似的洗腦手法。在以列寧為名的學校,五百位朵法爾孩童被迫像鸚鵡般吟誦毛語錄中,忘記他們自己的伊斯蘭教義。千真萬確,只要提到伊斯蘭,就會受到嚴厲的處罰。年幼的孩童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灌輸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教條。任何個人的特質都被抹除,隨著時間過去,他們變成馬克思主義機器人,被訓練成對任何不符合這嚴格教條的東西都感到厭惡。一旦這些教育在孩童的腦海中深耕了以後,他們就會被送上戰場。年輕人為了別人的理念犧牲性命,但是除了戰鬥以外他們也別無選擇。目睹這一切,真令人心碎的。

無疑有許多阿薩辛也是如此,但靠著天國這個被信以為真的承諾,哈桑能夠說服他們接受任何的任務。這些人真的相信他們為真神工作,不僅願意為信仰拋棄生命,也期待因為做這些事,在來生得到回報。要是他們為哈桑效命而死,這對他們跟家人來說,都是一種賞賜。當一個阿薩辛成員在同袍死於執行任務後回家,他的母親會因為他的苟活而感到羞愧,她會剪去頭髮,並且把臉塗黑。

這些被選中的人快樂地擁抱死亡這一事實,才是真正使得他們令人感到恐懼的緣由。多年來,就是這種觀念,激勵了數不盡的恐怖主義團體,譬如哈馬斯伊斯蘭抵抗運動、真主黨、基地組織,以及伊斯蘭國。但是有一個重大的區別。阿薩辛拒絕殺害無辜者。他們有特定的攻擊目標,手法乾淨俐落,而且不作無差別攻擊。

哈桑知道他可以仰賴這些人去做他要的事情,然後挑出了當中的精銳小組,並且開始訓練。訓練一連進行了好幾個月,免得有任何意外發生的機會。首先,獲選的阿薩辛成員學習蒐集跟目標相關的情報,哈桑則是安插了一個伊斯瑪儀細作到塞爾柱人的總部,觀察穆勒克的一舉一動。

為了確保行動成功,哈桑下令暗殺行動必須在近距離執行——射箭或長矛有可能錯失目標,毒藥則總是會有解藥。但是這麼做其實還有另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他要利用這場謀殺震撼塞爾柱人,要讓敵人看到伊斯瑪儀派可以接近他們最偉大的朝臣。哈桑挑選了最適合這項特定任務的阿薩辛成員——布.塔希爾(Bu Tahir),並且對他進行極為嚴格的訓練。

一○九二年十月十四日,從教長處得到祝福之後,布.塔希爾出發前往巴格達,當時穆勒克正住在當地。情報顯示穆勒克不會拒絕一位蘇菲派行者的祝福。布.塔希爾進入穆勒克的營地,穿著教長的長袍掩護,衣服裡藏著一把匕首。他消失在黑夜的陰影中,對於穆勒克的日常作息,塔希爾就如對自己的手背一樣熟悉。首先,穆勒克會享用齋戒月晚宴,然後在護衛退下之後,他會被人用轎子抬到後宮,布.塔希爾會在這一刻發動攻擊。

接近穆勒克時,布.塔希爾低垂著頭,為對方祈福,並請他布施。穆勒克的護衛立即擋在主子面前,把他給團團包圍。但是塔希爾知道穆勒克無法抗拒他的祈福。正如所期待的,穆勒克揮手要護衛離開,叫喚這個看似無辜的行者前去。這是一項致命的錯誤。塔希爾把手伸入長袍,彷彿是要找出祈文,但是卻抽出一把刀來。就在護衛們還來不及行動之前,布.塔希爾把刀刺入了大臣的胸膛。任務完成,布.塔希爾接受他的命運,遭護衛殺害,毫無疑問他希望現在可以在天國得到獎賞。

穆勒克之死是一則影響天大的消息。對哈桑來說,這表示他真的有機會可以繼續維持伊斯瑪儀派系。他說道:「殺死這隻惡魔是恩賜的開始。」這場暗殺行動及其方式,也傳達了一則有力的訊息給所有其他裝備齊全的敵人——雖然他們只是一支微不足道的部隊,卻可以對付數量上高居優勢的敵人,並且獲得勝利。

在接下來的幾年間,哈桑的伊斯瑪儀派的名聲持續壯大。他們就像幽靈一般,會用匕首擊殺他們的目標,然後擁抱死亡。由於許多這種殺人的行為是公開進行的,而且經常是在成群驚恐的人們眼前執行的,確保他們冷血殺手的盛名得以遠播。

當暗殺行動達成的同時,伊斯瑪儀派很快就發現,在心理上所造成的效果要更為強大。許多的敵人及其追隨者變得過於害怕,以至於不敢過著日常的例行生活,擔心這些幽靈般的暗殺者隨時可能發動攻擊。不久,任何自認為名列伊斯瑪儀派攻擊名單上的人都僱用了護衛,並且在衣服內加穿鎖子甲。這意味著,暗殺者連殺害目標都不需要了。他們所激起的恐懼已經代為完成了他們想做的事。

我在朵法爾看過類似的戰術運用。阿杜(敵人)如果知道有比槍殺更為可怕、更為令人震驚的死亡方式,就絕不會選用槍殺的手段。他們會在同村鄰居眼前,把許多人給推下懸崖。這對百姓有深刻的心理影響,很快就使每個人都乖乖就範,如此也確保阿杜不再有屠殺全村的必要。

由於伊斯瑪儀的戰術非常成功,沒有任何軍閥或宗教領袖膽敢挑戰他們。不過,他們的敵人很快就學會用他們那種非傳統的方式進行反擊。

為了抹黑哈桑及其追隨者的意圖,他們散播荒誕的故事,嘲笑伊斯瑪儀派是發瘋、被洗腦、嗑藥的狂熱分子,這些人是被他們住在高山上的邪惡領袖所操縱。《馬可孛羅遊記》裡甚至重述了這些說法,這使得伊斯瑪儀派是嗑藥惡徒的名聲在之後的好幾個世紀都難以抹滅。然而,這些控訴導致伊斯瑪儀派被掛上至今仍難以洗刷的稱呼。很明顯,遜尼派就是稱哈桑和他的伊斯瑪儀團體為「哈希什」(Hashishi)。雖然這名稱是指他們著迷於吸食大麻,但這個綽號不久就跟「暗殺者」難分難解。

沒有證據顯示哈桑或他的追隨者有真的嗑藥。當今的史學家認為他們對信仰的極其虔誠,而且在殺人時極為精準,嗑藥的可能性很低。在《阿薩辛》(The Assassins)一書中,伯納.路易斯(Bernard Lewis)認為「哈希什」的說法是遜尼派捏造的,企圖詆毀哈桑跟他的追隨者們。如果要說有什麼效應的話,事實正好相反。隨著阿薩辛傳奇的散播,伊斯瑪儀派的信念吸引了更多的追隨者,他們為伊斯瑪儀派的領袖和其教眾所散發的神祕感而著迷。

哈桑.沙巴於一一二四年六月十二日過世,阿薩辛繼續奮鬥茁壯,擴展遠及敘利亞,後來由拉希德丁.錫南(Rashid al-Din as-Sinan)領導,他後來被稱為「高山中的老人」。錫南跟哈桑有許多相似之處:煽惑、博學、迷人,又非常聰明,許多人視他為神。據說他會藉由諸如心電感應或透視的「魔幻」把戲,助長人們對他的敬仰。

他的傳記作者卡馬爾丁(Kamal al-Din)描述錫南是「一個傑出的人,會一些神秘的手法,視野寬廣,也會耍些了不起的花招,有鼓動與誤導人心的能力,守得住秘密,還能夠以智取勝,利用心性不良和愚蠢的人來達成他邪惡的目的」。話不多,從不在公眾場合進食,這令信眾覺得他擁有超人的特質。

在有六萬名——而且還不斷增加——追隨者後,錫南把基地設在稱為邁斯亞夫(Masyaf)、易守難攻的城堡。從這裡,他越來越關心基督教十字軍入侵聖地的事情。固然因為這行動對伊斯瑪儀派的生活方式構成重大威脅,但令他深深感到警覺的,是遜尼派對十字軍的應對。

如我們之前所看到的,薩拉丁大帝是一個狂熱的遜尼派教徒,他把埃及的什葉派改宗成遜尼派,還差一點就統一了在開羅和阿勒坡之間的所有穆斯林。這會帶給他極大的力量,而錫南知道這足以嚴重威脅到伊斯瑪儀教派。一一七五年,錫南因此把薩拉丁列在刺殺名單上的首要目標。

他們的方法現在已經經過驗證與改良,伊斯瑪儀派立刻採取行動,情報永遠都是最關鍵的。錫南追隨哈桑的做法,派傳教士滲入薩拉丁的地盤,企圖招募更多的追隨者,並且儘量從他們身上取得有關薩拉丁行蹤的消息。但結果卻令人沮喪,似乎薩拉丁隨時都有一群貼身保護的人員。如果要解決薩拉丁,他們必須要先解決這群人。但錫南依然下令執行暗殺。

就在幾週過後,錫南的部下打算趁薩拉丁在營帳休息時下手。隨著當地一個酋長發出警訊,這些人的身份也跟著曝光。雖然這些人試圖殺入薩拉丁的營帳,但很快就被護衛擊潰。薩拉丁不但逃過暗殺,現在還知道伊斯瑪儀派拿他為目標。這使得行動變得更加艱困,因為薩拉丁現在全天二十四小時都身穿盔甲。

這迫使錫南重新評量他的方法。雖然曉得薩拉丁對刺客有所提防,實際上錫南並不急著要殺掉薩拉丁。他可以等候時機,等薩拉丁的護衛離開。為了這個目的,他在更接近薩拉丁的周圍,安插了一個臥底。

當錫南決定再度行動時,已經差不多兩年過去了。因為他有一個細作擔任薩拉丁的護衛,他遂發出展開刺殺的暗號。不過,這行動又是注定失敗,薩拉丁靠他的盔甲逃過一劫。在逃過兩次之後,薩拉丁決定不再冒險等待第三次上門。他率領大軍攻打錫南在邁斯亞夫的城堡,並且表示在錫南本人和他的追隨者死於飢餓或疾病之前拒絕離開。

錫南似乎無處可逃。他已經無計可施,知道就算他把薩拉丁殺掉,也不足以消除遜尼派的威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設法說服薩拉丁撤退。

卡馬爾丁認為錫南或他的手下之一,曾經設法滲透進薩拉丁的營地,並且在他的帳篷裡留下一張紙條,以及阿薩辛的信物——一把匕首。很可能這便條上寫的是「阿薩辛不畏懼死亡。我會從你的軍隊裡面來打敗你。」這使得薩拉丁清楚明白,就算他把錫南及其追隨者殺掉,這些人不但慷慨就義,而且後繼有人,會繼續努力要把他除掉。還有,這紙條證明他們有能力接近他。面臨這樣的威脅,薩拉丁同意跟伊斯瑪儀派對話,這正符合錫南的期待。

之後從邁斯亞夫來了個特使去薩拉丁的帳篷跟他見面,在那裡有龐大的護衛圍繞在這位遜尼派領袖的身邊。期間,特使告訴薩拉丁他有隱密的口信要給他。聽到這番話,薩拉丁遣走大多數的隨員,但依然留兩個他最信賴的護衛在身邊。特使再次告訴薩拉丁只有他才可以知道這個口信。薩拉丁回答,他信賴這兩個護衛,恍如是自己的兒子一般,並且不管特使要說什麼,他之後也都會轉告他們。

聽到這個回答,特使轉向護衛,說道:「如果我以我主人之名下令你們殺了蘇丹,你們會怎麼做?」突然間他們抽出刀子,瞄準薩拉丁的脖子,說道:「您想下令就說吧。」薩拉丁大吃一驚。他最信賴的護衛竟然是阿薩辛,這個人是錫南在幾年前安插在薩拉丁身邊的細胞。

特使的訊息傳達到了。如果像這樣受到信賴的人都可以是阿薩辛,那麼薩拉丁就無人可信了。薩拉丁立即解除圍城,而錫南的阿薩辛則可以自由離去。薩拉丁知道,要是他反擊,可能會有藏在隨從裡的阿薩辛隨時準備切斷他的喉嚨。但是阿薩辛的勝利維持沒多久。他們還是必須面對在中東的主要武力——基督教的十字軍。由於這個原因,他們把重心放在暗殺下一任耶路撒冷的國王,蒙特費拉的康拉德。

雖然宗教已經足以構成讓錫南去殺害康拉德的動機,但真正的原因卻沒人知曉。有些人認為,康拉德俘獲了一艘阿薩辛的船,殺了船長,把船員囚禁,取走船上的一切寶物。當錫南要求歸還船員跟寶物時,他被斷然回絕,所以下達了處死康拉德的命令。不過,也有其他的說法指稱這是要傳達給十字軍的訊息,甚至還有人認為這是送給薩拉丁的人情,畢竟錫南跟他越來越親近。

不管原因為何,到一一九一年時,蒙特費拉的康拉德是一個強大又充滿活力的人物。依照阿薩辛驗證過的方法,安插了一個細胞到泰爾(Tyre)去監視他的一舉一動。錫南的眼線發現康拉德熱衷於使穆斯林改信基督教,並且進一步成為僧侶。這些眼線等待時機,要慢慢親近康拉德和他的追隨者。但是當錫南獲知康拉德已經獲選為下一任的十字軍國王時,他就不能再等了。

一一九二年四月二十八日,當康拉德在巷道遇到兩個和善的僧侶時,他對著他們微笑致意。幾秒鐘之後,他躺在一灘血泊裡,而他們一再用刀刺向他。這絕對不是十字軍時代任何其他的刺殺行為所能超越的,這是最高調的暗殺行動。這事件的衝擊也撼動了整個基督教世界。

詩人安布魯瓦茲(Ambroise)寫到這次刺殺行動:

兩個沒穿斗篷、衣服內藏有匕首的年輕人朝他前去,並且一躍而過到他面前,把他怒推倒地,各自用刀插入他的身體。如此背叛他的這些卑鄙之人,是阿薩辛的爪牙。

在取得巨大勝利過後不到一年,錫南過世了。然而伊斯瑪儀派的信仰,以及他的阿薩辛繼續折磨著遜尼派信徒和十字軍。

毫無疑問,尼查里.伊斯瑪儀是史上最危險的精銳部隊之一。固然刺殺向來在歷史上扮演顯著的角色,但是這個刺客組織是最早把政治刺殺當作其一貫作為的特種部隊,但阿薩辛也是遍佈全球的恐怖組織的典型代表,特別是他們運用心理戰的獨特作風。

不過,阿薩辛在十三世紀被一群入侵者所消滅,他們摧毀了阿薩辛在阿拉木的城堡,連帶也毀掉許多他們的書庫跟文獻,這使得史學家很難確知有關阿薩辛的全部事蹟。征服他們的是蒙古人。在歐洲和中東,雖然宗教與野心是發動征服的目的,但蒙古人強暴與劫掠各國,卻似乎只是以此為樂……

相關書摘 ►《精銳戰士》:靠著伊賀忍者的保護,德川家康開啟265年燦爛的幕府將軍時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精銳戰士:從斯巴達到阿富汗戰爭的2500年歷史》,燎原出版

作者:雷諾夫.費恩斯(Ranulph Fiennes)
譯者:許綬南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少了他們,人類文明發展史上就會少了許多驚心動魄、流傳後世的精彩故事
若不是他們,我們今天所知道的歷史,也很可能有截然不同的進展
他們有很多名字,但人們都稱呼他們「精銳戰士」
在你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他們總是在關鍵時刻扮演扭轉情勢的角色
他們的事蹟橫跨超過2500年歷史,他們都是地表最強悍的戰士

人類的文明發展史總是與戰爭脫離不了干係。一個國家與另一個國家的交替、更迭,往往是戰爭在其中扮演了催化劑。在歷史長河的關鍵時刻,總會有那麼一支精銳戰士所組成的部隊挺身而出,為自己的生存與土地而戰,奮起抵抗,殲滅威脅。他們改變了歷史,形塑了我們的世界,他們英勇奮戰的故事,直到今天依然為世人所津津樂道,在歷史留下印記。

他們是精銳中的精銳,這些超級戰士的英勇事蹟經常現身於電影大銀幕或電玩世界中。精銳部隊的故事總是從默默無名的過程開啟,最後卻以石破天驚之姿告知世人他們的存在。無論是在戰場上戰鬥、衝入要塞和城堡、營救人質,還是暗殺敵方領袖,這些人都必須承擔最高風險。

不同於他們為人所知的豐功偉業,精銳戰士充滿了神秘感,作者雷諾夫・費恩斯爵士梳理了所有精銳戰士的起源,研究他們的武器和戰術,最重要的,還有他們背後的秘辛和對歷史進程的影響。他們的組成與訓練,他們的秘技與戰略,都在本書一一細述。看看他們彼此如何一個勝過一個,成為地表最強悍代表的奮戰過程。

作為曾是特種部隊一分子的作者,費恩斯找出25支縱貫超過2500年歷史的精銳部隊作戰史,揭露從斯巴達戰士到現代反恐特種部隊的歷史,融合作者在險地冒險犯難的探險經歷以及費恩斯家族史,敘說精銳戰士如何練就一身好膽,又如何在歷史留名。作者以其絕佳的說故事本領,帶著讀者了解人類發展史中影響深遠的一群戰士。

本書特色

  1. 作者從個人特種部隊及極地探險經驗,撰寫出一本氣勢磅礡,以精銳部隊為出發點,縱貫2500年的世界通史
  2. 述說25支,彼此的起落歷史環環相扣,一個勝過一個的精銳部隊發展史
  3. 文字簡潔易懂,引經據典,從古典時代談到現代,一本收錄最經典的世界戰爭史
getImage
Photo Credit: 燎原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