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銳戰士》:真正令人感到恐懼的是,這些被選中的「阿薩辛」快樂地擁抱死亡

《精銳戰士》:真正令人感到恐懼的是,這些被選中的「阿薩辛」快樂地擁抱死亡
阿薩辛派的創立者哈桑・沙巴。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於他們為人所知的豐功偉業,精銳戰士充滿了神秘感,作者雷諾夫・費恩斯爵士梳理了所有精銳戰士的起源,研究他們的武器和戰術,最重要的,還有他們背後的秘辛和對歷史進程的影響。他們的組成與訓練,他們的秘技與戰略,都在本書一一細述。看看他們彼此如何一個勝過一個,成為地表最強悍代表的奮戰過程。

文:雷諾夫.費恩斯(Ranulph Fiennes)

第八章 阿薩辛(一一九二年)

在泰爾的十字軍據點,衣著耀眼的蒙特費拉的康拉德(Conrad of Montferrat)從友人波威主教(Beauvais)的家門口走了出來,快樂地沿著陰暗寧靜的街道行走。他是第三次十字軍東征裡的重要人物,是協調阿克里投降的主要談判官,並且在那座城裡升起了國王的旗幟。這一晚,有值得慶祝的事情在等著他。就在前一個晚上,耶路撒冷王國的貴族們不顧理查國王和居伊國王的抗議,一致決定選他為王。在幾年的爭執與流血事件過後,康拉德終於要成為聖地最有權勢的人了。

呼吸著夜間的微風,走下一條窄巷,康拉德開心地想著他的未來。就在這時候,突然前方出現兩個與他有深交的僧侶。這兩個人都是不久前才皈依基督教的——一件令他感到驕傲的事情,他希望一旦開始了他的統治之後,當地的每一個人都會像他們一樣遠離伊斯蘭教。不過,當他朝這兩個他認為是友人的僧侶微笑時,康拉德並不知道他們是來自尼查里.伊斯瑪儀(Nizari Ismaili)的臥底——也稱為「阿薩辛」(Assassins)——而且他們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好幾年。

阿薩辛的故事始於西元六三二年,當時先知穆罕默德的過世,導致伊斯蘭教面臨分裂的危機。由於領導階層陷入真空,很快形成兩個教派:遜尼派和什葉派。隨著時間過去,什葉派在新征服的非阿拉伯人地區受到歡迎,特別是在波斯,在那裡皈依的教徒發展出自己的傳統、習俗,以及對古蘭經的詮釋。不過,到了第八和第九世紀,一支新的什葉教派誕生了:伊斯瑪儀派。

雖然伊斯瑪儀起初只是個什葉派當中被邊緣化的小分支,哈桑.沙巴(Hasan Sabbah)加入以後卻大為改變了他們的命運。哈桑.沙巴的自傳後來遭到摧毀,史學家阿塔木勒克.志費尼(Ata-Malik Juvayni)在十三世紀有讀過它,也提供了不少今天我們所知道的資訊。

哈桑是一○五二年出生於現今德黑蘭南方的瑞伊(Ray),在什葉派環境中成長,後來到十幾歲時皈依伊斯瑪儀。他對伊斯瑪儀派很著迷,不久就接受訓練成為傳教士,先是前往開羅,接著再回到波斯。在那裡,他把大多數的力氣用在沿著裏海南岸的阿勒布爾茲(Elburz)山脈當中。藉由個人魅力,哈桑慢慢且穩定地吸收了更多人皈依到伊斯瑪儀派。他的其中一個手段,就是利用所有潛在皈依者所共有的一個特色:他們都極端厭惡由馬立克沙蘇丹(Malikshah)和他的大臣尼札姆.穆勒克(Nizam al-Mulk)所領導、信奉遜尼派的塞爾柱帝國。

雖然看起來宗教是唯一使哈桑敵視穆勒克的原因,有些人說他倆從小讀書時就已經認識,而且哈桑甚至曾經為穆勒克工作,在宮廷中有個一官半職。據說穆勒克似乎是對哈桑的驚人進展有了警覺,遂向蘇丹貶抑哈桑,結果害哈桑以不光采的方式離開宮廷。由於年代久遠,此事真假已不可考,但是我們可以確知哈桑視穆勒克為敵,並且想要消滅他。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哈桑認為應該為追隨者建立根據地,尤其這時候的塞爾柱人對他們的敵意日漸加深。一○八○年代後期,他找到了合適的地點。在現代德黑蘭西北方,崎嶇的阿勒布爾茲山脈當中,阿拉木城堡(Alamut)挺立在高聳的山上,只有一條道路深入,周遭是深谷。在那裡守軍可以三百六十度環視,那幾乎是銅牆鐵壁的據點。哈桑深知可以從這裡開始建立他的教派跟軍隊。只有一個問題:遜尼派的塞爾柱人佔領著阿拉木。如果哈桑要得到它,他必須想個辦法從他們手中奪過來。

基於兵力有限,哈桑無法強取。雖然欠缺人力,卻可以靠個人魅力跟創意來填補。他派伊斯瑪儀細作到周遭的社區傳教,之後再滲透城堡。就在塞爾柱人眼前,伊斯瑪儀派像野火般迅速傳開。沒多久,大多數的城堡駐軍都已經皈依。就這樣,一○九○年九月四日,哈桑兵不血刃拿下阿拉木城堡。

以此優異地點為基地,哈桑開始宣傳伊斯瑪儀教義,並且獲得更堅定信念、更願意奉獻的追隨者,這些人無法抗拒他如磁鐵般的魅力。曾參與十二世紀十字軍,泰爾的威廉曾提到過伊斯瑪儀派信徒對領袖的極端忠誠:

這些人對他們的領袖順從聽命,忠誠度極高。不論是多麼艱苦或危險的任務,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都絕對願意去執行。

哈桑對自己的信念投入甚深,甚至當兩個兒子觸犯了規定之時,還將他們判處死刑。其中一個兒子是被控謀殺了一位教長——之後證明是不實指控——另一個兒子則是因為飲酒遭到處決。甚至有一說,他將一位違反規定私下吹奏笛子的信徒給趕出教門。

隨著伊斯瑪儀派的成長,它的不動產也跟著增加,哈桑奪得及建造了更多的城堡。志費尼提到這一點:「不管是在哪找到一塊適當的岩盤,他就會在上面蓋一座城堡。」不久,魯德巴(Rudbar)的高山谷區,就變得像一個袖珍國家——在塞爾柱人的地盤上,一座防禦堅強的伊斯瑪儀島嶼。

雖然在哈桑初拿下阿拉木時,塞爾柱人並沒有回應,他們卻無法一再漠視伊斯瑪儀派擴張的這件事。尼札姆.穆勒克稱其為「叛亂的膿」,並且發誓要一次根除伊斯瑪儀派。

哈桑很清楚,要是正面對決,伊斯瑪儀信徒絕對不可能打敗三十多萬的塞爾柱帝國軍隊。這令他有了另一個想法。他可以切斷蛇頭,讓剩餘的部分萎縮死亡。因此,他設定以尼札姆.穆勒克為刺殺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