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銳戰士》:靠著伊賀忍者的保護,德川家康開啟265年燦爛的幕府將軍時代

《精銳戰士》:靠著伊賀忍者的保護,德川家康開啟265年燦爛的幕府將軍時代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曾是特種部隊一分子的作者,費恩斯找出25支縱貫超過2500年歷史的精銳部隊作戰史,揭露從斯巴達戰士到現代反恐特種部隊的歷史,融合作者在險地冒險犯難的探險經歷以及費恩斯家族史,敘說精銳戰士如何練就一身好膽,又如何在歷史留名。

文:雷諾夫.費恩斯(Ranulph Fiennes)

第十三章 忍者(一五六二年)

到一五六二年之時,日本困在已經超過一百年以上的內戰當中。過去曾經的和平國度,現在是軍閥和凶狠的浪人在鄉間橫行,進行瘋狂的毀滅。

這類的戰鬥中有一場是在圍攻上之鄉城長達一年之後才結束,該地位居的荒野,是今川氏的前哨基地,由鵜殿長持統領。之前,他的對手德川家康帶著龐大的軍隊圍在上之鄉牆外,卻不敢攻城。

幾年前,德川家康曾經同意送他的兩個女兒到上之鄉城,作為跟長持和平協議的一部分。在一個缺乏互信的國家,這是個尋常的方式,也是一種有助於保持忠貞的方法。如果每一個人都照規矩做,家族就不會有事。但是情況現在已經轉變。德川家康跟鵜殿長持再度成為敵人,德川家康很清楚,只要他走錯一步,他的女兒們就會被殺害。對方抓住了他的要害,要打破僵局,德川家康必須要有截然不同的手段才行。

不過,儘管他有能征善戰的武士,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本領派不上用場。建立在榮譽之上的武士道(所謂「戰士的規範」),並不容許他們採用欺騙或骯髒的陰謀作為工具。武士只能夠光明正大地跟敵人直接戰鬥。在一個需要非傳統突襲戰術的情況下,這個信念派不上用場。如此,德川家康開始把注意力轉移到另一個選擇:影子戰士,也稱為「忍者」。

忍者是日本戰國時代的特殊武力,擅長非傳統的戰爭。他們以欺騙、刺探和謀殺而知名,以小部隊的方式行動,利用速度、主動以及出其不意為手段,而且是殺人於無形之中。由於他們十分勇武,有些人視他們為超自然的另一種生命。即使都是忍者,但並非都是相同的產物。伊賀忍者就被認為是同行中的佼佼者。

在日本,伊賀幾乎跟其他地方與世隔絕。它位在一座高山的原野上,在那裡有河流穿過山谷,使其終年充滿霧氣,令人覺得是另一個世界。當地百姓也很不一樣。他們是凶猛、足智多謀的山區居民,以離世獨立為傲。他們沒有財富,但是懂得運用環境,把稀少的資源發揮到極大的功用。

就是在這些位於內地和高地的村落,忍者的技藝在歷經好些世紀以後達到成熟。大多數的男孩童年都在學習戰技,以及如何使用著名的武士刀、長矛和弓箭。根據忍者的歷史,後來還會學習用槍。他們也被期待要擅長騎馬和游泳。然而,最重要的修行,應該說是學習忍術,也就是隱身術,幫助他們融入環境、消失,然後再發動攻擊。任何一個初學的忍者,也必須學習諸如炸藥與調製毒藥的本事,成為野戰與求生的專家。

被送到野外時,這些年輕男孩被暴露在高緯度冰冷的氣溫當中,必須要學習讓自己活下去,但待多久不一定。在這種環境之下,伊賀忍者成為能夠有效運用食物來抗拒寒冷與飢餓的高手。訓練的技術當中,打獵也是很重要的一項。這讓忍者學會不聲不響地跟蹤、研究獵物的習性、行動,和一些慣常的動作,然後在獵物最為脆弱之時,發動攻擊。

雖然伊賀忍者被認為是全日本最優秀的,他們當中卻有一位要遠比其他的忍者更強——二十歲,正成為閃耀之星的服部半藏。過去曾是武士的服部半藏在忍術方面的能力遠超過任何其他人。據說他在行動時毫無畏懼,有些人還談到他的能力與日俱增,甚至說他會瞬間移動,會使用念力,還能夠預知未來。因為這個原因,他有了「鬼半藏」這個綽號。然而據說半藏有一項特別擅長的技能——穿透城牆並解救人質。德川家康曉得後,僱用半藏及其人馬去把他的女兒們從上之鄉城給解救出來。

首先,半藏必須蒐集情報以決定他的戰略。就像過去的阿薩辛,一抵達附近地區,他就安插忍者到當地的村落當中。在那裡,他們偽裝成吹奏尺八,為人祈福的虛無僧。這個策略在過去證明很成功,長持也同樣上當,邀請了半藏的潛伏忍者到他的城池,他們的真實身份並未曝光。

靠著他們所提供的情報,加上對城池無止境的觀察,半藏不久就確定了城內的防護措施及其日常活動。他決定採取鉗形行動,用他在城內城外的人馬,一口氣拯救德川家康的女兒們,並同時拿下這座城堡。

現在半藏必須等候適於攻擊的情況出現。為了避免被發現,忍者從來不會在滿月的時候行動。依據傳統,他們必須等到滿月後八天或前八天,以確保天色最暗的時候。就像大多數的忍者一般,他也信奉神道教,一個高度重視自然崇拜的宗教。

對行動中的忍者來說,跟自然合而為一,融入環境極為重要。他們利用偽裝和服裝的行動,就跟現代的海豹部隊和英國空勤團很像,他們還學會如何隱藏會被發現特徵,例如把前額和鼻子的油光去除,或隱藏武器上的光影等等,確保任何身影或側面輪廓能夠儘量不被發現。其他的技巧——譬如不要留下走過的痕跡,步履要輕——就像芭蕾舞者——不要造成絲毫聲響——這些也都極為重要。

半藏也使用了一個古老稱為九字護身法的手法,這是控制精神的做法之一,有助於專心,使人在心理上完全不會感到恐懼。忍者用手做出九種不同的手印,好使個人的心靈堅強,並且在這麼做時,可以掌控力量,擁有幹勁,感到和諧,能夠治癒,強化直覺,更能察覺,變得更強,有創造力,並且進入禪定。

一切準備就緒,半藏站立在城牆外的暗夜之中。一身漆黑,只有他的肉眼可見,他把一些鐵釘插入城牆,然後持續向上攀爬到頂端。但是悄悄地爬牆還算是簡單的部分。半藏現在必須要在布滿步哨的城池中移動,而且不能被發現行蹤。還好他的潛伏間諜已經告知他所有的巡邏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