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安全飲用水的超簡單科技,烏干達陶瓷濾水器讓「非洲製造」進軍國際

製造安全飲用水的超簡單科技,烏干達陶瓷濾水器讓「非洲製造」進軍國際
Photo Credit: 小非象 / wowAfrica阿非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提供安全飲用水的工作中,我跟在烏干達陶瓷濾水器公司擔任執行長的朋友,我們都發現了當地人對飲用水的各種看法,其中不乏意想不到的發現。

文:小非象

從小到大我對安全飲用水的定義,就是把水龍頭流出來的水拿去燒開,便為之乾淨安全、可以飲用。在某些歐洲國家,有時候可以直接飲用水龍頭的水。在香港,我有些朋友家裡是安裝濾水器。

五年前,我初到盧安達鄉村地區。當時住的員工宿舍有提供陶瓷濾水器,第一次使用時我心裡便產生了疑問,因為乍看之下毫無科技可言,而且還不用燒開水就能喝了?直到我看見濾水器上有某些聯合國所提供的認證,心想應該是個挺安全的標準吧。所以沒有深究,就飲用了兩年半的陶瓷過濾飲用水。

現在來到烏干達工作,公司竟然打入了居家用濾水器市場,再加上我也有朋友在這個行業工作,這下我才慢慢發現原來陶瓷濾水器可講究了!我也從市場調查和銷售過程中,看見了本地人對飲用水的各種看法。

這篇文章結集了我在公司處理濾水器專案、烏干達陶瓷濾水器公司執行長的業內洞察,還有我對烏干達濾水器市場的見解。

烏干達的飲用水供應情況

已發展國家對於發展中國家的安全飲用水討論,過往一直都比較聚焦在挖水井或是大型基建飲用水項目等方面。其實提供安全飲用水,不一定要如此大費周章,一個簡單的家用陶瓷濾水器也可以解決問題。

首先說一下安全飲用水在烏干達的普及程度。截至2016年為止,烏干達只有20.7%的家庭從水龍頭取用飲用水。在我今(2021)年所做的市場調查中,發現62%受訪者從水龍頭取水,18%的受訪者是從河流、溪澗或者各種水井打來的水,其餘則是買瓶裝水。

另外,購買我們公司產品的顧客當中,有15%的人不作任何加工處理,直接飲用水龍頭水或河流水。這個調查數字已經比起整體國家情況來得好:在整個烏干達4000多萬人口中,有超過50%會經常飲用未經處理的污水!單單從以上數據已經可見,能為顧客提供安全飲用水的濾水器,應該是有市場的。

我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很多烏干達人會選擇使用多個水源,或者使用超過一種飲用水處理方法。

不同於我在香港或其他發達國家的經驗,烏干達人會根據外在環境、所得或者其他需要,使用不同方法取得安全飲用水。例如:人們通常在家裡用煮水壺燒開水龍頭水,停電時用木炭等原料燒開水或者直接購買瓶裝水。部分貧窮人士在負擔得起的時候會生火煮水,經濟拮据時、沒有閒錢購買多餘的木炭時,直接飲用觸手可及的水源。

看完烏干達整體安全飲用水的情況,你或許會以為貧窮人士才需要購買我們的濾水器,獲得安全飲用水。當我對產品和市場深入了解之後,赫然發現其中意想不到的賣點——無論家庭經濟狀況如何,陶瓷濾水器都能找到買家。

陶瓷濾水器:既簡單又複雜的科技

分析市場之前,需要先理解產品。正如我之前提及到自己第一次接觸陶瓷濾水器時,心裡想著「它看上去是如此的簡單,簡單到難以信得過的科技。」陶瓷濾水器使用方法非常簡單,把未經處理的水放進濾水器,讓濾芯過濾出可以飲用的乾淨水。該產品的靈魂和精粹在於那塊陶瓷濾芯,以陶瓷作為主原料,同時配合其他物料來製造。

現在,烏干達及東非國家市面上有各種陶瓷濾水器,陶瓷科技和選用物料大同小異,最刁鑽的就陶瓷濾芯的「最佳公式」。不同物料的使用比例、物料之間的配搭、最終濾芯成品有多大有多厚,這些都是做出最佳濾水器必須要考慮的。

濾水器的產品研發聽來複雜,其中最簡單和最易懂的原理就是濾芯的過濾孔非常細小,小到能過濾99.9%的細菌。就是如此簡單的方法,使過濾出來的飲用水可以安全飲用。

濾芯的厚度也在部份程度上影響著過濾後的飲用水的乾淨程度,比較厚的陶瓷有更大機會把細菌過濾掉。例如下面圖中所示,右邊是我朋友公司在烏干達本地工廠製造的陶瓷濾芯,左邊是市場上其他比較便宜的產品所製造的陶瓷濾芯。

陶瓷厚度只是其中一項影響因素,不同物料的配搭公式也會影響過濾效果。

tumblr_ed775f9d4b82f5dce6723df548437311_
不同陶瓷濾芯的厚度可以有很大的分別,雖然並非100%直接影響過濾出來的用水品質,但通常比較厚的濾芯比較有效|Photo Credit: 小非象 / wowAfrica阿非卡

烏干達人對乾淨飲用水的看法

在提供安全飲用水的工作中,我跟在烏干達陶瓷濾水器公司擔任執行長的朋友,我們都發現了當地人對飲用水的各種看法,其中不乏意想不到的發現。

不少受訪顧客都表示不願購買我們的濾水器,因為他們不覺得自己有處理飲用水的需求。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因直接飲用污水,染上腹瀉、霍亂等疾病。與此同時,比較有衛生和健康意識的受訪顧客,多數已經知道未經處理的飲用水會對健康帶來什麼影響。

另外,也有人提及:「如果因為飲用污水而生病,我去看醫生的費用比買濾水器還要貴。所以,如果為了省錢而直接飲用污水,可謂得不償失。」

雖然知道污水不能飲用,但是也有不少人誤以為在非洲熱帶國家肆虐的瘧疾是透從污水感染的。本地人對瘧疾見怪不怪,可是仍不完全清楚它的傳染途徑。

我的朋友告訴我:「烏干達政府其實在飲用水衛生教育這一塊做得很不錯,早年極力推廣的飲用水安全教育之中,非常重視燒開水這一環。這讓大部份烏干達人認為只有經過煮滾沸騰過的水,才是安全可以飲用的。」

對比起其他東非國家例如鄰國盧安達,烏干達人很明顯是比較傾向使用燒開水作為處理安全飲用水的方法。

人們有這個意識當然是好事,但也有可能直接影響陶瓷過濾器的銷售。不購買我們濾水器的人還說「我只相信燒開水」,他們信不過看上去什麼都不是的科技。有趣的是,即使是購買我們濾水器的人,有時候也會把過濾過的水再拿去燒開水,才感到雙重保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