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次用力擁抱,然後轉身遠行》:喜歡,本身就是一件膚淺的事情啊

《最後一次用力擁抱,然後轉身遠行》:喜歡,本身就是一件膚淺的事情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喜歡一個人,如同喜歡一朵花、一顆星星,原本就是件簡單的事情。如果非要把它邏輯化,那只能說,這樣的愛原本就算不得愛。

文:閆曉雨

喜歡就是一件非常膚淺的事情啊

水母先生

他相信,任何一種環境或一個人,初次見面就預感到離別的隱隱作痛時,你必定愛上她了。

#01

《小王子》真是一本神奇的書,這些年翻閱過無數次,每次都能在字裡行間收穫生活的新想法。除了老生常談的「玫瑰花」和「小狐狸」,有一個故事還蠻有意思的,是小王子在星際航行中遇到的一位商人。

他是小王子離開自己的星球之後,踏上的第四顆星球上的居住者。他是個天生的商人,整日都在盤算清點屬於自己的東西,他很忙:「我是個嚴肅的人!我有正經事要做!」他對來訪的小王子並不感興趣,因為他正在計算天上星星的數量。這讓他無比驕傲,卻讓小王子摸不著頭腦。

商人看著天上的星星,對小王子說這些星星都是屬於他的,但小王子堅持認為這些閃耀在夜空中的星星,不屬於任何人。固執的商人不理會小王子,仍然沉醉在自以為是的擁有之中。

小王子問:「你拿這些星星來做什麼呢?」

「我管理它們,我一遍遍清點它們。」商人如是說。

小王子聽過之後,沒多久便失望地離開了這個星球。在商人的眼裡,喜歡是統治,喜歡是占有,喜歡是一遍遍抽絲剝繭的正事,這太不符合小王子的世界觀了。

然而,在我們生活的社會裡,又有多少人扮演著故事裡的「商人」角色,內心有著一把秤,小心翼翼地衡量著自己所經歷的每份感情的重量。

喜歡一個人,如同喜歡一朵花、一顆星星,原本就是件簡單的事情。如果非要把它邏輯化,那只能說,這樣的愛原本就算不得愛。

不是所有的感情,都事出有因。

不必所有的喜歡,都追根究底。

談戀愛又不是做生意,大家沒必要掘地三尺,想著要等理清楚了對方的前世今生,才決定要不要一起「上陣殺敵」。

#02

珊瑚小姐和水母先生算是閃婚。

從認識到結婚,只有三個月。

珊瑚小姐原本是做高階投資理財的,整日接觸的商業專案都是千萬等級,但回家卻得用APP搶優惠券叫外送,落差感太大,著實打擊人。

於是珊瑚小姐打算拿著不多的存款,去泰國玩一圈,回來就辭職。

水母先生是在蘇梅島初遇珊瑚小姐。平心而論,珊瑚小姐長得不算漂亮,身材一般,但有雙迷人的笑眼,讓人很放鬆,情不自禁聯想到小時候夏日放學路上的舒暢感。水母先生也是被工作壓迫得無處可逃,才逃到了泰國。

在一家海鮮餐廳,他看到鄰桌的女生頗有皇家風範,不然,怎麼會一個人吃飯,吃出了滿漢全席的架勢。

他從來沒有見過吃飯可以吃得這麼精采的女生,剝起龍蝦,手起蝦落,一個仰頭就俐落掉進了嘴巴。再搓搓掌中透明的塑膠手套,隨著唇齒和下顎的咀嚼動作,整個生動的臉部表情能擠出一朵花來。

水母先生一下子就淪陷了,心想:要是天天看著一個人吃飯吃得這麼好看,日子應該很有趣吧。水母先生以併桌的名義跟珊瑚小姐搭訕。

珊瑚小姐原本對水母先生沒有什麼其他想法,只是單純地覺得,這個人還蠻有意思的。兩個人吃飯中間不會冷場,男生並不是那般油嘴滑舌會逗女孩子開心的老司機,相反地,水母先生還有點木訥。珊瑚小姐偶爾喜歡開玩笑欺負人,他有時候反應慢半拍,就落入了珊瑚小姐的陷阱。

當天晚上,兩個人互換了聯繫方式。之後幾天的泰國之行,兩人結伴,水母先生為珊瑚拍了很多照片⋯⋯能放上SNS的,卻一張都沒有。

不是嘴歪眼斜,就是完全暴露珊瑚小姐腿短的事實。回國之前,珊瑚小姐內心有絲小小的不滿,但一想到對方是個毫無構圖經驗的直男,且是異鄉陌路人,人家願意看自己搔首弄姿幫忙拍照片,也就罷了。

直到機場臨別,兩個人要飛向兩個不同方向。水母先生掏出手機,鄭重其事地把珊瑚小姐拉到一旁,說這幾天都沒有為珊瑚小姐拍出好看的照片,要再替她拍幾張照彌補一下。

珊瑚小姐選了一片空蕩蕩的背景,站在那裡,努力繃直雙腿,腳尖輕輕向前伸去。

水母先生在人群中央蹲下,仰視著拍。

那一瞬間,珊瑚小姐看著認真為她拍照的水母先生,突然心就怦怦跳,耳根子處,熱得都要燒起來了。腦子裡冒出個連自己都無法相信的可怕念頭:不如以後的照片,都讓水母先生拍吧。

#03

水母先生相信,任何一種環境或一個人,初次見面就預感到離別的隱隱作痛時,你必定愛上她了。

那天在機場,令珊瑚小姐沒想到的是,生性木訥的水母先生會突然向她告白。

不是多麼浪漫的橋段,就是上飛機前輕輕湊在對方的耳朵旁,說了一句:「這趟旅行我想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妳覺得呢?」

珊瑚小姐驚訝了一下,便臉紅了。

喜歡一個人,真是奇妙,時而初見山崩海嘯,時而久處燈火闌珊,時而又說不上緣由地墜入對方的溫柔眼眸,彷若命中注定。

如果愛有固定公式,為什麼我們每個人拿到的答案都不一樣?

聽過太多關於愛的深刻剖析,到如今,珊瑚小姐相信這是道送分題。越純粹的人越接近謎底,越聰明的人,反倒容易在權衡之中喪失觸碰靈魂的最佳時機,卻忘記喜歡不是精巧的邏輯推理,而是笨拙的頭腦發熱。

喜歡,本身就是一件膚淺的事情啊。

他們回國的第二週,水母先生飛去找珊瑚小姐,邀請她共進晚餐。兩個人就決定在一起了。甚至都沒有仔細打聽過對方的過去,兩個人只討論過,誰去誰的城市生活。

珊瑚小姐糾結了幾天,覺得自己剛好辭職了,索性就換個城市生活也不錯。

沒過多久,水母先生便趁著過節帶珊瑚小姐見了父母。

所有人為他們迅速的戀情感到意外,只有他們倆覺得理所當然,愛就是要在一起,想那麼多幹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