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國慶110週年,中共對「中華民國」到底抱持著什麼樣的態度?

雙十國慶110週年,中共對「中華民國」到底抱持著什麼樣的態度?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上對於中華民國旗號的問題,長期以來就連中共本身都沒有一個堅定統一的立場,甚至在兩岸關係緩和的時候還保持相對寬容的態度。

今天是雙十國慶,也是武昌起義的110周年,其中一個最具震撼彈,但是卻不為人知的消息是香港特區政府依據去年頒布的《國安法》,嚴令香港居民舉辦慶祝雙十國慶的活動。

其實早在去年10月,香港親中華民國團體舉辦的雙十慶祝活動就遭到港府的「技術性」干擾,除神州青年服務社等少數團體前往青山紅樓升旗並高唱國歌之外,其餘民間自發活動都被迫取消。

比起去年台灣駐港機構還在不邀請特區政府官員出席的情況下,舉辦國慶酒會,今年則是索性連酒會都不辦了。考量到武昌起義爆發時,還沒有所謂中國共產黨的存在,且中共對孫中山領導的「資產階級革命」又持肯定的態度,長年都以紀念辛亥革命的名義紀念雙十節。10月10日這個日子,某種意義上是兩岸人民的最大公約數。

如果連做為特區的香港,都被嚴令禁止慶祝雙十節,那麼在更加以中共史觀為尊的中國大陸,就更不可能有歌頌110年前這場共和革命的自由了。如此「一刀切」的作風,有違中共傳統上針對港人、海外僑胞以及台灣泛藍陣營的統戰政策。事實上對於中華民國旗號的問題,長期以來就連中共本身都沒有一個堅定統一的立場,甚至在兩岸關係緩和的時候還保持相對寬容的態度。

比如馬英九時代,許多送往大陸販售的台灣商品,包裝上都有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就連在「馬習會」的時候,大陸中央電視台也出現了不以馬賽克阻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開明態度。

馬英九在完成與習近平的會議後,在新聞發表會上同樣展示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通通都沒有被對岸干擾。更別提那個時候大陸電視節目上撥放的抗日劇,國旗出現的場面如同家常便飯。

顯見中共對國旗的態度,與兩岸現實之間的關係有高度影響,雙方融洽的時候就採取寬容態度,對立的時候就轉而嚴厲。當然很多時候,關係融洽還是關係對立都是由北京拍板,中央與地方態度不同,首長與幹部的立場不一,自我打臉的情況時常發生。想要掌握這個標準,對台灣人而言尤其困難,就讓筆者利用慶祝國慶的機會,向大家解釋一下中共對中華民國到底是什麼態度吧。

RTXI82H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起初沒有想改國號

包括毛澤東與周恩來在內的中共早期領袖,都是孫中山先生「聯俄容共」時代的親身經歷者,也都曾以個人身份參加過中國國民黨。當蔣中正還在當黃埔軍校校長的時候,毛澤東已經在孫中山先生手下大將汪精衛的推薦下,擔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代理部長。要論在中國國民黨裡的論資排輩,毛澤東還不見得輸給蔣中正。

蔣中正下令「清黨」後,中共與國民政府正式決裂,一度將中華民國視為「帝國主義」列強在中國的代理人。為了與「反動派」鬥爭到底,毛澤東在1931年11月7日宣告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為民國創立以來第一個走「兩個中國」路線的分離主義者。毛澤東的「兩國論」比起李登輝的「兩國論」,可是早了整整68年。

直到對日抗戰爆發,毛澤東才遵循史達林的指示,撤銷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國號,打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旗號重新加入中華民國。雖然毛澤東對重新使用中華民國旗號是心不甘情不願,但是在蔣中正的重慶國民政府與汪精衛的南京國民政府都在爭奪孫中山繼承人道統的情況下,中共必須要把自己打造成中華民國的捍衛者,才能夠獲得「民族主義」話語權。

所以在淪陷區與華北綏靖軍、和平建國軍還有忠義救國軍等部隊周旋的8路軍和新4軍,更需要高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來確保自己生存的政治正當性。抗戰勝利後,中共為了爭取民意支持,持續將自己打扮成孫中山先生「民權主義」還有「民生主義」的捍衛者,也持續打著中華民國旗號。甚至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1952年,東北的一些偏遠地區都還懸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

毛澤東起初沒有變更國號的想法,而是與周恩來一樣,認為維持中華民國國號較有利於中共政權。他指出:

國號就用中華民國,現成的,國內國外都叫順了口,習慣了,我們取代了國民黨政權,我們才是真正的中華民國,把逃到臺灣的國民黨政府從國內政治、國際交往上除名。中華民國又是聯合國的五個發起國之一。中蘇美英法,五個常任理事國中的一個,擁有議案否決權,何樂不為?

蔣介石 毛澤東
Photo Credit: Daniel Ng @ Flickr CC By 2.0

變更國號當開國皇帝

如前所述,毛澤東與周恩來都當過中國國民黨員,和蔣中正之間的內戰不只有主義之爭,還有誰才是孫中山正統信徒之爭,所以對於是否要改國號其實是相當猶豫的。改了國號,就等於把正統地位「還」給在台灣的蔣中正,更何況中華民國還有二戰戰勝國和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的地位,只有延續這個國號才能讓大陸快速回歸國際社會。

不過還是有以朱德和任弼時為代表的強硬派,主張應變更國號,否則中共對中華民國的武裝革命將毫無意義。事實上,朱德與任弼時的意見才代表廣大基層黨員還有共軍的聲音。

為此毛澤東提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新國號後面,以一個「簡稱中華民國」的括弧的滿足雙方的意見,即所謂的「雙重國號」方案。另外毛澤東與周恩來還尋求黨外人士的觀點,以展現所謂的「民主風範」。

早年曾參加孫中山先生革命的廖仲愷夫人何香凝,身為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的元老,主張繼續使用中華民國國號。她認為中華民國是孫中山先生革命的成果,靠許多烈士用鮮血換來的,不應該將這個歷史資產讓給蔣中正。就在中共與民主黨派的代表們,為到底要不要改國號爭論不休之際,突然殺出了一個名叫周善培的民族資本家,強烈反對以任何形式保留中華民國國號。

原來周善培是清朝末年的四川省警察局總辦,主張改革卻反對革命,所以不只拒絕使用中華民國國號,還在軍閥混戰的年代就試圖與流亡中國的白俄將領以及日本關東軍相互勾結,扶持末代皇帝溥儀復辟。一生痛恨孫中山的周善培,於抗戰勝利後與中國共產黨走到一起,只因為他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中華民國的毀滅。

然而事實上,比其他黨外人士更懂帝王術的周善培,其實早已猜到了毛澤東有當「開國皇帝」的野心。如果延續中華民國法統,他永遠只能夠是孫中山的跟班,這對大獨裁者毛澤東而言才是真正不可忍受的。

中華民國的資產與聯合國的地位,都可以在未來靠實力爭取過來,但是當「開國皇帝」卻一生只有一次機會。於是在周善培的發言之後,主張變更國號的聲音成為了壓倒性多數。

毛澤東版畫見證兩個中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特藏室收藏的民國時期中共版畫書冊,可發現毛澤東是「革命舵手」用詞,甚至出現中華民國國旗與中華蘇維埃「偽國旗」並列。 中央社記者林克倫台北攝 108年5月15日

對舊國號態度內外有別

確認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新的,且唯一的國號之後,任何與中華民國相關的旗號與圖騰在中國大陸都成為政治禁忌。

尤其是在爆發鎮壓反革命以及抗美援朝運動以後,任何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或者使用中華民國國號的人,都會立即被當成「美蔣特務」遭到逮捕,嚴重一點者則可能會被當場處死。就連中共本身在北伐還有抗戰時使用中華民國旗號的歷史,也都遭到政治性抹煞。

所有拍攝於50年代到80年代的大陸主旋律電影、樣板戲以及通俗漫畫,都刻意將抗戰時8路軍使用過的青天白日帽徽移除,仿佛在1937年到1945年這段時間,中共完全沒有屬於自己的國號跟國旗一樣。在大陸內部嚴禁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是一回事,但是面對港澳還有海外僑胞的時候,周恩來還是展現了高度靈活的手腕。

原來中共早年「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直到50年代還是深植海外僑胞心中,認為中共是蘇聯的馬前卒。毛澤東在建政之初向蘇聯「一面倒」的政策,還有五星紅旗的外觀,似乎都坐實了海內外中國民族主義者對中共的這項指控。至於港澳同胞,則多數是在1949年後為了躲避中共政治清算,逃亡香港、澳門的反共人士。

這些人未必認同蔣中正的理念,卻極度痛恨中國共產黨,並持續以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為正統。由許崇智、張發逵、顧孟餘以及蔡文治所領導,既反蔣中正也反毛澤東的第三勢力,就自命要在大陸恢復真正的中華民國。他們每年雙十國慶仍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讓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任新聞宣傳戰線黨支部書記的中共黨員金堯如大感不悅,建議北京中央施壓港英政府撤除「偽旗」。

沒想到周恩來與何香凝的兒子,時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的廖承志,居然把金堯如召回北京狠狠教訓了一頓。周恩來表示:

你把他們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指為「掛偽旗」,要狠批他們,禁止他們。如果我們在香港的報紙上講話,寫文章,那樣做,那就會傷了他們的愛國心,民族情。這是錯誤的想法。這是個重大的政治問題。

fsa7jkuglc8oft4zn1toe0as8ef3bu
Photo Credit: iStock

「一個中國」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可見在50年代,中共的統戰還有外交系統人馬仍是以早年「國共合作」的親歷者為主,對青天白日滿地紅都還有相當強烈的情感歸屬。廖承志甚至還向金堯如介紹了周恩來在黃埔軍校任職時,為香港同胞紀念辛亥革命時大街小巷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場面所大為感動,因為孫中山帶來的這場變革,讓香港人在英國殖民統治者面前可是真正揚眉吐氣了。

然而隨著「第三勢力」的瓦解,尤其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與美國簽署《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被納入美國的核子保護傘之後,中共再也沒有以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統戰海內外人士的必要了。

在「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的所謂「一個中國」原則下,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海外華人都成為中共眼中的「階級敵人」。

尤其是在進入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之後,無論是中共的外交還是統戰體系都因紅衛兵的衝擊宣告瓦解,這讓北京駐外和駐港澳機關看待中華民國旗號的時候更是缺乏靈活性。70年代保釣運動爆發後,台灣留學生分裂成親共的左派及反共的右派,雙方各自舉著五星紅旗和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在美國街道上大打出手。

這段時間,兩岸的旗幟彼此之間存在著高度的對立性、零和性還有排他性。鑒於中共即將進入聯合國,在聯合國中華民國代表團工作的台灣留學生,為了害怕失去工作,更恐懼有天台灣會被中共統一,更是卯起來的向大陸表忠心。到了1971年,也就是半個世紀以前的10月25日,中共終於在非洲國家還有這群台灣學生的支持下,取代了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裡的中國代表。

只是外交上的勝利,不代表中共距離統一台灣更近了一部。文化大革命帶來的破壞,摧毀的不只是大陸的經濟、民生還有國際形象,還有共軍武力犯台的能力。再加上此刻中共實質上已經是美國共同抗擊蘇聯的戰略夥伴,而美國又反對中共片面以武力解決兩岸統一問題,迫使北京當局必須調整「打到台灣去,解放全中國」的過時戰略思維。

iStock-1213875596
Photo Credit: iStock

對誰代表中國持模糊態度?

生長在深藍家庭的筆者,從中學時代起就聽聞過一個流傳在台灣統派族群裡的傳聞,那就是鄧小平曾經向蔣經國方面表示兩岸之間什麼問題都可以談。甚至為了促進「祖國的統一大業」,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連國號都可以改。

這毫無疑問的能讓國共內戰到底誰贏誰輸這個糾結在雙方元老心目中的問題,以一個平局的方式收場,同時保住國民黨和共產黨的顏面。

筆者訪問的許多反共老兵,如打過八二三砲戰的姚雲龍先生,就認為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能夠各退一步,以雙方都可接受的新國號或者乾脆直接就叫「中國」的方式實現統一,是他所可以接受或者期望看到的。

事實上,即便是受兩蔣教育栽培的國民黨戰後世代,內心都知道蔣中正該為大陸的丟失負上最大的政治責任,並無意貫徹蔣中正以中華民國體制強行統一大陸的遺願。

然而身為中華民國新一代的領導者,雖然知道「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卻也不願意讓自己父輩乃至於自己捍衛了一輩子的法統輕易的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征服。

所以如果中國共產黨願意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蘇聯附庸國才使用的國號,並且逐步放棄極權統治的話,無論是外省還是本省的黨國政治精英都還是願意與大陸對等協商,讓兩岸統一在一個新的民主中國之下。

到90年代為止,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中華民國都自認為世界上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都有屬於自己的「一個中國」原則。所以兩岸能夠在這樣的高度默契之下,將「一個中國」的內涵究竟為何擱置,專注於推動有利於雙方人民交流的事務性協商。這便是所謂「九二共識」的由來,鑒於兩岸自李登輝時代以來確實開展了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接觸,說「九二共識」不存在毫無道理可言。

但是所謂的「共識」,其實只存在於雙方擱置了對「一個中國」的解釋,共同推動事務性協商這一點而已。大陸對「九二共識」的認知是「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台灣方面的認知則是「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

中共對台工作_1
Photo Credit: 國史館
中共福建省委對台辦公室宣傳處出版的《全黨都來做對台工作》

堅持台灣必須「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

從上面兩種解讀中,可以看出中國國民黨方面認為的「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擱置爭議是為了求同存異,中國共產黨方面認為的「九二共識」則是兩岸應共同謀求國家統一。

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角度來看,所謂的國家統一必須是台灣「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國共之間可以有「黨對黨」的平等協商,但不會有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對政權」的對等地位。

中共的終極目標,還是要維持中國共產黨永遠的一黨專制地位,而這個地位沒有辦法在由國共兩黨,甚至於民進黨還有其他海內外華人共同參與協商建立的新中國體制下實現。畢竟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才能夠開宗明義的「中國共產黨是全中國人民的領導核心」寫入憲法裡面。所以各退一步,建立新中國的說法從來就不在中共高層的考量之中。

所謂鄧小平「什麼都可以談」的說法,是來自香港《文匯報》在2001年一篇關於《鄧六條》的報導,並沒有史料的佐證。事實上鄧小平在1983年發表的《鄧六條》中,完全就沒有提及國號或者國旗問題。

倒是鄧小平當著華裔美國教授楊力宇的面,批評蔣經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主張不切實際。要瞭解中共官方真實的立場,還是必須要從中共官方的文獻中尋找答案。

1985年7月,中共福建省委對台辦公室宣傳處出版的《全黨都來做對台工作》文獻,裡面明確定義了中共官方對「一個中國」的立場。文獻指出:

台灣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政府,或者按我們的說法,叫做特別行政區,國旗必須是五星紅旗,外交大權在北京,所謂外交大權就是設使館、派大使、同外國簽訂大的條約,等等。在這個底下,屬於特別行政區的事務,你可以自己辦。

對於國旗問題,文獻則強調:

自治是有限度的,首先必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包括台灣在內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可以叫特別行政區,可以有些特別的權力,但必須要換國旗。有人曾提出,是否允許台灣有一個特別行政區的旗,他們說美國每個州都有一個州旗,意思是說他還打他的青天白日旗,但這是台灣省旗,或是叫特別行政區旗,代表國家是五星紅旗。

中共對台工作
Photo Credit: 國史館
中共福建省委對台辦公室宣傳處出版的《全黨都來做對台工作》

終極目標是消滅中華民國

換言之,雖然鄧小平「你不吃掉我,我不吃掉你」講得好聽,但追根究底還是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吃掉中華民國,這是為什麼國民黨主流派和民進黨至今不願意與中共觸及統一談判的真正原因。鄧小平無意與蔣經國討論任何除「一國兩制」以外的任何統一模式,因為「一國兩制」外的任何統一模式都會威脅到中國共產黨對大陸的直接統治。

如果蔣經國願意接受「一國兩制」,讓中華民國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特別行政區的話,鄧小平倒是願意讓國民黨在台灣維持50年的威權統治。首先鄧小平知道80年代的大陸沒有直接統治台灣的經濟條件,二來則是沒有推行政治改革的台灣相比起大陸毫無制度上的優勢。等過了50年,大陸經濟完全超越台灣之後,就能夠完全以大陸的制度實現兩岸統一。

不過即便是代表中共立場的《全黨都來做對台工作》,也明白80年代的中國大陸各方面都比台灣遜色,是不可能以居高臨下的態度逼迫蔣經國就範。文獻表示:

我們提出的口號是,國共兩黨對等談判,實現國共兩黨第三次合作,不是台灣地方政府同中央政府談判。這一點,小平同志曾經解釋過,為什麼我們認為是適當方式呢?

《全黨都來做對台工作》強調:

因為,如果我們用中央政府同台灣地方政府談判,那麼,很顯然的,照邏輯來講,照法律來講,我們就是中央,他們就是地方,蔣經國一時不好接受,為什麼要同蔣經國談判,很多人都沒有摸透這個意思,就是小平同志說的,要給他一點面子,不是首先要使他難堪,不是地方政府同中央政府來談判。

所以一切的重點,只是要在引誘蔣經國上談判桌前給的一點點面子而已,終極目標還是:

總而言之,黨的「和平統一祖國」的戰略方針的基本內容,就是要台灣當局取消「中華民國」的國旗、國號,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實行「一個中國,兩種制度」。六年來的實踐證明,中央的這個決策是完全正確的。

shutterstock_42554953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中華民國只是大陸的「前朝」?

蔣經國沒有上中共的當,最終以讓台灣民主化的模式破解了鄧小平推動「國共黨對黨談判」的局,將是否要與大陸推動統一談判的權力下放給了台灣的老百姓。後來無論是李登輝還是馬英九等國民黨領袖,在與大陸進行事務性協商時都依循此一原則,絕對不在沒有獲得台灣選民授權的情況下推動涉及海峽兩岸的政治性談判。

「九二共識」建立的只是事務性協商的共識,而且只是在國共擱置「一個中國」政治意涵的默契下達成的妥協,站在民進黨的角度來看這仍是「沒有共識的共識」。所以即便兩岸關係逐漸緩和,雙方經貿往來日益密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在大陸仍舊是政治禁忌。進入90年代以後,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逐漸成為「民主中華」的象徵,與代表一黨專制的五星紅旗形成鮮明的對比。

不過為了否定中華民國做為一個政治實體存在於台灣的現實,同時接收國民政府領導對日抗戰的歷史遺產,改革開放後的中共倒是願意承認1928年到1949年這段時間,中國是由一個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政府統治的。換言之中華民國做為一個歷史上的「前朝」,還是被允許在大陸的博物館以及影視作品裡出現的。

從1986年上映的電影《血戰台兒莊》開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不再只被大陸人視為「國民黨反動派」的圖騰,同時也是中國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象徵。畢竟不只是「正面戰場」上的國軍,就連「敵後戰場」上的共軍也是高舉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與日軍戰鬥的。沒有理由在介紹對日抗戰歷史的時候,可以出現代表日本的太陽旗,卻不出現代表中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

2005年連戰以中國國民黨主席身份造訪大陸,搭配中共當局推行「國共合作反台獨」的政治宣傳,還有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的需求,關於國軍英勇抗戰的內容被大量陳列於大陸的抗戰博物館內,或者被大量拍攝成電影還有電視劇。一時間,青天白日滿地紅仿佛在大陸翻了身,許多對岸青年為此成為了簡稱「國粉」的「國民黨粉絲」,給中共的統治帶來了新的問題。

RTXA2E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共也曾對「一中各表」鬆口

站在中共的既有立場,中華民國確實可以「前朝」的身份回歸到大陸人民的視野之內,但是「前朝」終歸是「前朝」,歷史終歸是歷史,不能對1949年後的革命成果提出挑戰。

如果膽敢提出挑戰,就不再是歷史問題,是政治問題,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人就會立即被逮捕下獄。然而中華民國依舊存在於台灣的現實,讓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終究無法與清朝黃龍旗還有北洋五色旗一樣單純。

所以即便是國共關係最為融洽的2006年到2008年,都還是有大量所謂中國泛藍聯盟的大陸青年,因為主張大陸回歸中華民國法統被逮捕、審訊甚至下獄。不過在立法院掌握多數席位的中國國民黨和親民黨,仍是中共在台灣遏止陳水扁政府走法理台獨路線的重要夥伴,所以胡錦濤和溫家寶當局沒有辦法對主張恢復中華民國的大陸人通通痛下殺手,這也使得「國粉」在大陸的效應越來越大。

尤其是在那個美國需要中共合作穩定中亞反恐局勢,中共又需要美國配合壓制陳水扁的情況下,北京方面也願意在「中華民國」的問題上放鬆立場。所以在2008年3月,北京新華社才在胡錦濤與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針對馬英九當選總統一事完成熱線通話之後,首度於英文新聞稿上承認兩岸對「一個中國」的定義各有不同。

這或許是歷史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方第一次承認有「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存在,無論這個承認來得有多麼間接,多麼微不足道。胡錦濤與溫家寶的相對開明政策,還有他們對韜光養晦政策的堅持,讓兩岸迎來了自李登輝上台以來第二波的熱烈交流。在擴大事務性交流的原則下,北京對進入大陸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採取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寬大態度。

也基於同樣的原因,習近平願意在2015年11月7日與馬英九在新加坡舉辦1949年以來首度的兩岸領袖級會面。由於兩岸在憲法上都堅持自己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採取「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態度,雙方在會談中不以「總統」和「主席」互稱,而是以「先生」取而代之,但這是屬於「政權對政權」的平等對話,算是台灣方面取得的一次重大勝利。

RTS5XK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打擊「歷史虛無主義」的時候到了

不過馬英九與習近平在新加坡的會面,終究只是一次性的會面而已,馬英九仍堅持不得到台灣人民授權,絕不與大陸就統獨問題進行談判的原則,最終下方沒有簽署任何決定兩岸根本政治走向的協議。「馬習會」結束後兩個月,蔡英文就在2016年的總統大學中擊敗朱立倫,實現了台灣的第三次政黨輪替。民進黨的二度上台,讓兩岸關係又跌到了谷底。

而習近平似乎也發現,過去8年來中共一系列對台灣在經貿還有政治上的「讓利」,非但沒有讓國民黨上政治談判的談判桌,還讓大陸年輕人對中共多年來塑造的「愛國主義」教育產生質疑。「國粉」現象一發不可收拾,許多本來就懷疑中共史觀的大陸青年來到台灣觀光讀書,體會到民主的美好之後,開始進一步懷疑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

甚至還有不少大陸來台學生受到「太陽花」學運刺激,產生不反對,甚至於支持台灣獨立的想法。大陸青年們從原本只是崇拜國軍抗日將士,到懷疑中共建構的歷史神話,進而發展到主張推翻中共和支持分離主義。此一局勢讓中共體認到,即便只是對歷史上的或者做為「前朝」的中華民國持開放態度,也會對自己的一黨專制造成威脅。

於是習近平決定收縮改革開放以來,大陸學界與民間對中華民國歷史給予正面評價的自由程度,並將之視為「歷史虛無主義」而予以打擊。再加上2019年香港爆發的「反送中」運動,同時獲得蔡英文和韓國瑜兩大候選人的支持,讓中共體會到中華民國對其統治香港的威脅實際上不下於台獨,這是為什麼今年香港特區政府打壓雙十國慶活動的根本原因。

無論是歷史的中華民國還是現實的中華民國,都已經成為了分離主義或者境外反華勢力對付中國的工具,這是當前中共方面對中華民國的真實立場。至今還有許多深藍統派人士,因為中共過去一些看似對中華民國旗號比較寬容,哪怕只是把中華民國當「前朝」的寬容,就以為中共願意在國號上有所讓步,筆者奉勸他們該去國史館網站把《全黨都來做對台工作》拿出來好好看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