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正在毀滅葡萄:從栽種到裝瓶,葡萄酒產業其實還能更「永續」

全球暖化正在毀滅葡萄:從栽種到裝瓶,葡萄酒產業其實還能更「永續」
作者拍攝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暖化所造成到危機不僅只在於葡萄品種的改變,甚至會讓我們所強調與珍視的「葡萄老藤」於旦夕之間消失。假如我們希望未來幾十年自己以及下一代還有葡萄酒能喝,現在便是做出改變的時候。

2019年8月底,我在從台灣飛回英國的飛機上,看了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製作並擔綱旁白的電影《燃冰之急(Ice on Fire)》。

這是一部關於全球暖化的紀錄片,影片一開始就完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片中引用許多科學調查研究來強調全球暖化的事實,以及我們能做什麼來減緩全球暖化的速度。這也成為我第一次在長程飛機上為了看完一部電影,一邊打瞌睡、一邊硬撐著做筆記。即便之後再看當時自己做的筆記,不少地方簡直像是在讀外星語!

2019年9月底,16歲的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乘風帆兩週,穿越大西洋參加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會中她當著世界領袖的面眼眶泛紅地說:「我們正處於一場大滅絕的開端,而你們談論的只是錢,還有經濟永續增長的童話故事——你們怎敢?(How dare you?)」

2019年11月初,我在倫敦參加了一場名為「葡萄酒的未來(The Future of Wine)」的論壇,了解葡萄酒不同產業在面對全球暖化這個議題時該如何應對。會中對於不同產區在面對此危機時是否得做出任何改變有著深入的討論。

2019年12 月,澳洲森林大火從九月越燒越烈,截至聖誕節,南澳知名葡萄酒產區阿德雷德丘(Adelaide Hills)已經失去了至少三分之一葡萄園(1,100公頃)。全澳在撰文此時更已損失370萬公頃的土地。一向對「全球暖化」議題抱持懷疑態度的澳洲總理莫里森是煤炭行業的堅定支持者,但也不得不承認「或許」極端氣候是造成大火的因素之一。

2019年底,英國牛津字典宣布2019年度代表字為「climate emergency(氣候緊急狀況)」。英國《衛報》甚至指出,如今地球已不只是全球暖化,而是進入了「全球熱化(global heating)」的階段。

在進入2020新世紀的此時,「全球暖化」再也不是僅限於某個產業或某個國家才需談論的議題。因此,如今全世界幾乎每個產業都在談「永續發展(Sustainability/sustainable development)」。那麼,對於「永續」,身處葡萄酒產業的我們到底能做些什麼?

了解「全球暖化」對葡萄酒產業所會造成的影響

2015年,我在德國參加一場葡萄酒講師的研習營時,看到一張讓我極為震驚的投影片。

圖一
作者提供
全球暖化對德國葡萄酒產區所可能造成的改變

根據這張圖,2000年時德國葡萄酒產區還是目前我們所熟悉的,以種植冷涼產區白葡萄品種如麗斯玲(Riesling)與白皮諾(Pinot Blanc)等為主,但到了2040年,預期因著全球暖化的緣故,原本以麗斯玲出名的德國摩賽爾(Mosel)產區可能會熱到可以種植格納希(Grenache)與梅洛(Merlot)。

試想,我們現在所學、所教的全球葡萄酒產區資訊,不久後可能都會重新洗牌,這事可非同小可。而若你的職位是葡萄酒採購,那麼你的工作也將會變得更為複雜。而我在德國摩賽爾熟識的有機葡萄酒農,也從幾年前起種植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以及葡萄牙品種,開始對不可預期的未來做準備。

但全球暖化所造成到危機不僅只在於葡萄品種的改變,畢竟,改變品種意味著我們還是有酒可喝。但澳洲與加州森林大火越發頻繁的案例也讓我們了解,時常我們所強調與珍視的「葡萄老藤」也是很容易於旦夕之間消失。

此外,因著氣溫的上升,缺水也成為葡萄酒產區常見的問題。南美安地斯山冰雪溶化的速度加快,使原本仰賴雪水灌溉的阿根廷葡萄酒產區也面對了前所未見的缺水問題。更不用提南非的嚴重乾旱,2019年的採收量是14年來最少的一次。當然我們不能把一切天災都怪罪於「全球暖化」,但地球正在以人眼可見的方式改變這一點卻是鐵證如山。

或許,我們不能再說全球暖化與葡萄酒產業無關;或是說,台灣又不是葡萄酒產區,所以沒有我們的事。我們首先所能做且該做的是要去關心且了解這個議題會對葡萄酒產業造成的潛在或直接的影響。

了解「葡萄酒產業永續發展」的真實意義

或許,「永續發展」一詞已被過度濫用了;濫用到一種我們老實說根本不確定「永續」的定義是什麼。這一點從我在2019年六月在倫敦一場與葡萄酒業者的對談活動中便感受到。即便在英國,其實每個人對「永續」一詞都有不同的定義或根本不了解。由於定義模糊,使得葡萄酒業者要去跟餐飲界員工做教育訓練或與消費者溝通此一議題時,因此變得困難。

那麼,當我們在談永續時,談的到底是什麼?台灣環保署對「永續發展」的定義為:

  1. 要能滿足當代的需求,同時不損及後代滿足本身需求的能力,亦即在提升和創造當代福祉的同時,不能以降低後代福祉為代價
  2. 以善用所有生態體系的自然資源為原則,不可降低其環境基本存量,亦即在利用生物與生態體系時,仍須維持其永遠的再生不息。

簡而言之,目前的問題之一在於,如今我們為了滿足當代的需要,已經過度超用了下下幾代的天然資源,那麼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使地球上所剩下的天然資源繼續「源源不絕」?此外,由於導致全球暖化的主因來自二氧化碳大量排放所造成的溫室效應,因此如何「節能減碳」成為各產業的首要目標。

所以若要談葡萄產業的永續發展,首先便是要了解如何以實際的作為來達到減碳的目的。

AP_1930852588459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清楚葡萄酒產業可以如何做到「減碳」

方法其實不少,但較為容易達到的,我認為是以下三項:

  1. 選擇來自有機、自然動力法或採用永續農耕葡萄園的葡萄酒

一般來說,要談減碳,葡萄園所採用的農耕法可能是最容易被檢視的條件。

研究顯示,採用有機農耕法的土壤從大氣中吸收的碳含量是採用傳統農耕方式(噴灑農藥)土壤的八倍。因此葡萄園若能擁有健康、具生命力的土壤,便能吸收封存大氣中的碳含量,藉此達到減碳的目的。然而,在某些氣候潮濕的產區,採用有機與自然動力法的葡萄園為了消除霉病,會噴灑「銅與硫磺」藥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