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已經從農業大縣變成汙染大縣,為什麼台糖還要再開發工業區?

彰化已經從農業大縣變成汙染大縣,為什麼台糖還要再開發工業區?
Photo Credit: Mark Kao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彰化一直以來是臺灣的農業大縣,是全台最大的蔬果產地之一,而彰化在農業上能有如此亮眼的表現,要歸功於夾帶大量肥沃土壤的濁水溪所孕育的良田。在過去重工抑農的經濟政策上,許多良田搖身一變成了工業區,彰化縣,也成為農田受污染最嚴重的縣份之一。

文:洪辰昊

看到故鄉的農田瀕臨工業污染威脅,感覺格外心痛。我在彰化的溪湖小鎮渡過了我的幼年,至今仍無法忘懷在田裡與土地親近的那份歸屬感與親切感。曾聽聞父執輩講述幼年於田間追逐嬉戲的回憶,例如在田畦旁的清澈水溝釣魚、釣青蛙,在田間果樹爬上爬下,利用隨手可得的自然媒材製作童玩。

如此令人嚮往、遨遊於田野之間的愜意生活,在經過所謂「經濟起飛」後,工廠林立,汙染良田。到了我出生的年代,原本清澈見底的水渠,築起了水泥岸,裡面流淌的是臭不可聞的家庭及工業廢水,許多生物根本無法生存,遑論魚蝦。

彰化一直以來是臺灣的農業大縣,是全台最大的蔬果產地之一,而彰化在農業上能有如此亮眼的表現,要歸功於夾帶大量肥沃土壤的濁水溪所孕育的良田。在過去重工抑農的經濟政策上,許多良田搖身一變成了工業區,彰化縣,也成為農田受污染最嚴重的縣份之一。

從沿海一帶的彰濱工業區,到八卦臺地下的田中工業區,甚至在這個原本純樸的農業縣份的各鄉鎮中,仍散布著零星的工廠。這些工廠有部份缺良好的污染控管能力,將未經處理的有毒廢水排入周遭農田,在如此環境成長的農作物自然吸收了各種「精華」,讓這種蔬菜成為我們的盤中飧,著實不知教人如何安心。

彰南工業區的預定開發範圍屬臺灣糖業公司所有,原係溪州糖廠的水尾農場,是目前稍未受污染的淨土之一。縣政府在數年前提出之開發計畫因土地問題已被擱置,而當將近開發期限時,臺糖公司董事會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通過了土地承租案,租期一年。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原本不在董事會議程中的承租案突然通過?不可思議的「租期一年」的開發案又是怎麼成立的?彰化縣境內已有多處工業區,也尚有閒置空間,為何縣政府以「現有工業區不足」作為新闢工業區的理由?以上各種疑點令人費解。

工業區的開發勢必破壞農地的原貌及其生態功能,除了無法耕作之外,開發所必須的人工構造物(包括地基、級配等)也會對土地造成難以回復的創傷。農地原本具有使地表逕流滲透至地底,涵養地下水層的功能,但在人工結構物覆蓋下,這個功能則完全喪失殆盡。

原本適合耕種的土壤在經過水泥的摧殘,縱使有幸能撤除地面建物,農田的功能也近乎歸零,無法恢復。在租期一年到期後,次年勢必繼續承租,就這樣年復一年,這片土地也將永遠失去它屬於農地,生養五榖的權利了。

到處遍布的工業區也一直是彰化人難以揮別的夢魘、無法忽視的創傷。我曾在某個晴朗的早晨領教到空氣污染物的可怖之處,遠方天際在春日的陽光下耀著蔚藍,但當我把目光漸漸下移,在近地面處的天空卻驟然變成一片灰撲撲。

隨著日影漸漸縮短,逆溫層(註)底的高度因地面加熱而上升,那片難看的土灰色的上界也漸漸上升,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故鄉的空氣如此污濁,而長居故鄉的親友和長輩,肺部中佈滿可能具有毒性的懸浮微粒,他們的健康竟成了工業發展下的犧牲品,讓我心疼不已。

當年的傷害已經造成,遺憾也早已鑄下,而如今卻還要在大片的良田樹立製造大量污染的工廠,令人難以認同。農業為臺灣相當重要的經濟與文化成員,甚至有資格稱為臺灣文化的根本,如今農業面臨嚴峻挑戰,工業卻又強力的入侵屬於農業的疆域,臺灣這片土地的將來又該何去何從?土地,是人們賴以為生的根基,犧牲土地換來幾個數字的經濟成長,我們失去的將多到難以名狀。

(註:逆溫層多起因於晴朗的夜晚,地表輻射冷卻造成地表附近空氣隨之降溫,形成下冷上熱,不易對流的大氣狀況,因此常造成污染物因無法對流,被困在地表附近而使空氣品質不佳。)

相關文章:

Photo Credit: Mark Kao @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