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眾籌千萬拍電影,導演趙羅尼欲為港產片覓出路

【專訪】眾籌千萬拍電影,導演趙羅尼欲為港產片覓出路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如何,《堅尼地道殺人事件》導演趙羅尼不欲賣慘情,「賣香港電影就死、賣自己付出好多錢、好慘呢啲無用㗎,做得一次做唔到第二次。」他始終將眼光放遠,視之為對港產片的實驗。

「你知唔知3百萬可以喺香港地做得啲咩,係連一間住得有尊嚴啲嘅樓都買唔起呀!」夜幕低垂,掛著「學」牌的客貨車徐徐泊在街邊,年輕人激動地說著。倏忽引擎聲由遠至近從旁飆速擦過,砰的一聲,一名爛醉男子被私家車撞得血流披面,奄奄一息。

黃秋生飾演的教車師傅,這時才不徐不疾地向身旁年輕人開口,講述聽起來荒誕莫明的一句句話。說甚麼自己是一名殺人中介,專門安排伏擊十惡不赦的有錢人;說甚麼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的刑罰不高……

「有冇興趣幫下我?搵架車撞死佢哋,我幫你免費補鐘,幫你一take ok ,事成之後再有2百萬。」

畫面一轉,教車師傅在地下室囚禁著不同「犯人」,被囚者如牲畜般呼救,如奴隸般哀號。一臉邪氣的秋生對鏡頭問:「想睇呀?」

想睇就要「課金畀錢」。

限定版電影海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港產片,眾籌覓出路

這十多分鐘短片,是港產電影《堅尼地道殺人事件》(簡稱《堅尼地道》)的宣傳影片。導演趙羅尼(Ronnie)欲眾籌一千萬港元開拍,並建立平台在網上播放。為期38天的眾籌計劃,至截稿時尚餘兩星期,暫籌得200多萬元(港元,下同),情況似乎並不樂觀。但他仍抱持希望,「本身都唔太樂觀,期望係可能籌到(目標的)五成,但依家只得兩成。不過未到最後一刻都唔知嘅,十幾日可以發生好多事。」

三十有多的Ronnie正職廣告導演,一邊工作賺錢,一邊「瞓身」這次眾籌計劃。他感恩父母和太太一直的支持,「佢(太太)話,除非賣埋層樓去拍電影啦,咁佢一定會反對。雖然我用嗰啲錢都唔細,但係唔係冇飯開就OK。」

不只因為想拍電影,他亦希望藉這次機會為香港電影尋求出路。「其實電影喺香港係好難搵食,我諗冇乜邊個年青世代嘅導演係可以拍戲當飯食。老啲嗰班就唔計啦,可能有啲都北上(發展)。」

IMG_7264
圖片由作者提供
《堅尼地道殺人事件》導演趙羅尼(Ronnie)

他表示,過往以劇本尋求投資者的方式比較被動,投資者往往會因口味、市場,或是政治等因素卻步,眾籌正好可以打破這個僵局。「如果眾籌畀觀眾去決定電影生死,導演嘅自由度就會較大。」猶其是《堅尼地道》這類題材小眾,又觸及社會議題的劇情片。

劇情片,離不開社會

觀乎Ronnie的作品,由網片到電影都會觸及種種社會問題。成名作短片《公屋・居屋・私樓》,改編自2014年網絡潮文《女朋友帶你返屋企食飯》,以「有私樓有雞髀食」為題,講述勢利伯母對不同居住背景男友的各種態度。又例如《我的生涯規劃》中,小朋友的人生目標,竟是謀求毒害父母。

荒謬的劇情,盡見對社會的不同觀察,這或多或少與他的出身有關。Ronnie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電影課程畢業後,先後在《有線新聞》及《蘋果新聞》擔任新聞剪接,工作期間每日接觸大大小小的社會時事,總是讓他有感而發,於是便拍片到網上分享,講社會不公、講雨傘運動……Ronnie其後創立「香城映畫」,轉行做廣告導演,2019年上映的《失蹤》,是他首部擔任導演及編劇的長篇電影作品。

他解釋:「做創作其實不外乎係由自己出發,或者係由一啲身邊見到嘅事出發。嗰個時刻覺得呢樣嘢觸動到我,覺得嗰樣嘢值得去講,咁我就會去做,所以係無可避免會攞一啲社會性嘅嘢去講。」然後用他擅長的方式切入,以黑色和荒誕帶出他想說的話。

eed11a01-1a78-4c4e-8359-7c7f04ef2a98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堅尼地,社會無進步

《堅尼地道殺人事件》亦是由一宗新聞衍生而來。

2009年1月23日農曆年廿八,落馬洲發生致命交通意外。5名紮鐵工人乘坐的士時,被一輛反方向行駛的貨車迎頭相撞,的士內6人當場死亡。42歲貨車司機僅受輕傷,後證實酒精超標三倍多。

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到場慰問死者家屬,有人情緒激動向曾蔭權下跪,「佢三年之後放監又車死過啲人咁點啊,啲法例要改㗎嘛……嗰個係我姪仔啊,你點樣賠返俾我啊?你點解決呀。」

曾蔭權闊佬懶理的態度,與家屬的無助成強烈對比,深深衝擊著在新聞剪接的Ronnie。「個畫面好觸動到我,幾年之後我睇返新聞佢點判,原來都係幾年就出返嚟。」6條人命,司機僅囚6年。為何危險駕駛車死人,刑罰大都較其他罪名輕?

對於種種拷問,Ronnie結合世代之爭等元素,劍走偏鋒以另類題材,在2016年寫成《堅尼地》故事藍本,而英文名「The Young The Old and The Rich」,正好講出當中矛盾。

「你仲有共鳴代表嗰樣嘢冇進步過。如果人人都買得起樓,就唔會有人睇我拍嘅嘢啦。呢套嘢仲要係我係四五年之前寫,所以根本成個社會都無進步過。」Ronnie無奈說,作品內容歷久彌新,是城市的悲哀。

電影宣傳片拍攝,黃秋生(右)飾演教車師傅,顧定軒(左)飾年輕人。(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電影宣傳片拍攝,黃秋生(右)飾演教車師傅,顧定軒(左)飾年輕人。

一千萬,All or nothing

更悲哀的是,這個城市的問題每況愈下。

Ronnie當初寫好劇本時,打算只眾籌2百萬,其餘資金就尋求不同投資者支持,「但係因為呢兩年嘅事,覺得咁樣仲困難。」困難,在於政治掛帥,自2019年起各種風風雨雨,無論是電影內容或是演員人選,投資者又再多一重考慮,一切都無可避免,又無可奈何。

倒不如另覓出路,以自己做實驗。

左計右計,再參考外國經驗,最後得出眾籌「一千萬」這個數字。這始終不是個小數目,有人就質疑他獅子開大口。Ronnie解釋,一切都要作最壞打算,他要確保即使無人與他合作,都能獨力完成拍攝直到放映,讓支持者能如期欣賞這部電影。在眾籌平台抽取約10%佣金後,他要分配資金製作及寄送紀念品,並建立網上平台,拍電影的金額大約只餘下600萬。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