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諾貝爾經濟學獎】美國學者扭轉「最低工資提高會降低就業率」誤解,「關連性研究」推進社會科學實用性

【2021諾貝爾經濟學獎】美國學者扭轉「最低工資提高會降低就業率」誤解,「關連性研究」推進社會科學實用性
截圖自Twitt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卡德驗證了1990年代以來「最低工資提高,就會導致低就業率」的理論,運用「自然實驗法」於賓州和紐澤西進行研究,證明兩件事情並無直接的連結,他的許多研究也證明許多勞工市場看似「有關聯」的變因,其實並沒有「因果關係」。

2021諾貝爾經濟學獎於台灣/香港時間10月11日揭曉,由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卡德(David Card)與麻省理工的安格瑞斯(Joshua Angrist)和史丹佛大學的因本斯(Guido Imbens)共享獎項。

負責評審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瑞典皇家科學院表示,卡德因為其「勞工經濟的前瞻研究」——特別是其對於最低薪資、移民和教育對勞工市場影響的研究而獲獎;安格瑞斯和因本斯則是因為他們「在『關連性研究(causal relationships)』中的研究方法貢獻」,證明社會科學的「自然實驗法(natural experiment)」能夠推導出精確結論,而得殊榮。

扭轉「最低薪資越高,就業率越低」的誤解、推進社會科學實用性

根據頒獎典禮中的展示舉例,在一般狀況下,要研究「就學」對個體產生的影響十分困難,「自然實驗法」則會挑選在除夕夜和新年第一天的學生作為研究對象——因為他們出生時間極為接近,但會在研究地的不同學年入學——搭配疫情下的停學狀況,即可做出教室學習對學生影響的精確研究。

而在卡德的實驗中,為了驗證1990年代以來「最低工資提高,就會導致低就業率」的理論,他選擇在賓州與紐澤西的邊界,挑選數家速食店進行研究,最後發現雖然相較與賓州,紐澤西調漲了基本工資,但並沒有出現就業率降低的情況,因此證明兩件事情並沒有直接的連結。

除了最低工資之外,卡德的相關研究,也證明移民對勞工市場的部分影響,雖然「有關聯(Correlation)」但非「因果關係(Causation)」,也讓學界對勞工市場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三位得獎者將共享1000萬瑞典克朗(約3200萬台幣)的獎金,其中卡德將分得50%,安格瑞斯與因本斯平分剩餘的半數獎金。

諾貝爾獎季結束,「氣候科學家得物理獎」成為最大亮點

事實上,諾貝爾獎原本沒有經濟學獎,1968年時瑞典中央銀行為了慶祝創行300年紀念,捐款給諾貝爾基金會並在次年新增並首度頒獎,該獎項與「其他諾貝爾獎」規則相同,也由瑞典皇家科學院擔任評委,正式名稱為「瑞典中央銀行紀念諾貝爾經濟學獎」(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RTXIEEW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本次典禮,也是諾貝爾基金會董事會副主席漢松(Göran K. Hansson)最後一次主持

隨著諾貝爾經濟學獎公布,也為今年的諾貝爾頒獎季畫上休止符。

今年和平獎得主為菲律賓記者瑞薩(Maria Ressa)以及俄羅斯《新報》(Novaja Gazeta)總編輯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文學獎由坦尚尼亞作家古納(Abdulrazak Gurnah)摘冠;醫學獎由美國學者朱里雅斯(David Julius)獲得;化學獎則由德國化學家李斯特(Benjamin List)以及美國化學家麥克米倫(David MacMillan)共獲殊榮。

值得一提的是,諾貝爾物理獎今年首次由氣候科學家奪下,日本氣象學家真鍋淑郎、德國物理學家哈塞爾曼(Klaus Hasselmann)以及義大利物理學家帕里西(Giorgio Parisi)共享獎項,讚揚他們在地球的氣候、人類如何影響氣候上的瞭解基礎,以及相關的理論貢獻。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