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挪威賣國賊」看台灣未竟的轉型正義之路

從「挪威賣國賊」看台灣未竟的轉型正義之路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45年納粹垮台,臭名昭彰的奎斯林,進入奧斯陸治安法庭為自己辯解:「德國崛起是大勢所趨無法避免,一切作為都是為了讓挪威進步,不在歐洲被邊緣化,他是愛挪威的啊。」審判終結,挪威無法接受他在這國家的殘虐惡行,1945年10月24日執行槍決死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River

自1905年挪威千辛萬苦的脫離瑞典獨立不到40年,二戰時1940年4月9日德軍為了戰線擴張,發動威瑟演習作戰入侵丹麥與挪威,納粹無視於中立國的立場,通過丹麥舉兵攻佔奧斯陸,挪威國王哈康七世在英國的協助下,流亡倫敦建立臨時政府,直到1945年德國投降後,才能重新回到祖國挪威。

但他在英國的出現為抵抗運動提供了精神指標,讓祖國佔領下的人民帶來了一絲希望。德軍對挪威的鎮壓跟洗劫,第一時間反映在文化教育及民生上,挪威人民日常所需的奶蛋魚肉麥均成為配給制,積存與生產的所有食糧均投入德國戰場。

學童教育均採用日耳曼教材,電影院、收音機終日播放納粹的洗腦文宣,強掐人民一切自由,黨衛軍強硬手段查緝拘捕、毆打槍殺挪威人民,挪威陷入前所未有的黑暗。

讓挪威人民痛不欲生,是菁英背景、相貌堂堂、政軍一路順遂的奎斯林(Quisling,Vidkun Abraham Lauritz Jonsson),此人對納粹功不可沒。他自稱挪威人,心裡想的卻是「大日爾曼主義」,一切都要與德國大一統,更是德軍入侵生養故土的開路先鋒。

1940年初他即透過德國哲學家羅森堡,積極地向希特勒輸誠,對納粹表現出無比的景仰與嚮往,鄙視自己的窮苦的同胞與故鄉,並願意協助德國進行佔領的一切行動給予支援,只要確保當上挪威新政權的首相。

即使挪威國王哈康以退位威脅,堅拒任命奎斯林為總理,但在德軍強權支持下,奎斯林依舊當上卑躬屈膝的首相,挪威人民視此區長、魁儡首相為奇恥大辱,而奎斯林卻展現無比威風,自我感覺非常良好,十分不可一世。

在納粹指導下,奎斯林斯毫不掩飾自己的獨裁,仿效蓋世太保成立的國家統一黨黨衛軍,清算一切曾經反抗他的各階層政敵,甚至是法官與主教均遭監禁。他不斷賣力地逮捕自己的同胞並血洗鎮壓自己的故鄉,手段更甚納粹。

百姓在這樣絕望的環境中,如果得知有任何英軍戰勝獲德軍戰敗的好消息,也無法外顯在表情上,僅能夠用「171」刻印在木門、牆壁等地方,暗自呼喊吾皇萬歲 (171為 H與7的合體字,暗指哈康七世國王。)

不過奎斯林區長表現差到無以復加,傀儡政府因為國內聲望支持度極低沒有朋友,希特勒發覺無法透過這位無能的區長,推動任何法西斯政策;所以在挪威佔領後,短短一星期的時間內這位魁儡區長即被希特勒拋棄使用,僅謀得行政委員會一席專員。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在1940年4月15日頭條標題為:「Quislings everywhere」(到處都是奎斯林),該社論中寫著:「對一名作家來說,如果要發明一個新的字去形容叛國者,那麼,「Quisling」就是上天賦予的禮物。」

Quisling的解釋是:「如傀儡一般,協助敵人占領自己國家的叛徒。」這詞除了被收錄在世界各版本英文字典,成為賣國賊的同義詞之外,更被自己國家的挪威大百科Store norske leksikon (in Norwegian)收錄在內。

1945年納粹垮台,臭名昭彰的奎斯林,進入奧斯陸治安法庭為自己辯解:「德國崛起是大勢所趨無法避免,一切作為都是為了讓挪威進步,不在歐洲被邊緣化,我是愛挪威的啊。」審判終結,挪威無法接受他在這國家的殘虐惡行,1945年10月24日執行槍決死刑。

他在奧斯陸外島Bygdøy上的官邸,變成了二戰「大屠殺研究中心」,奎斯林也在世界納粹抗暴的歷程中,得到他所期盼無法取代的歷史定位。

一個偉大的國家,來自於人民真實地面對它的歷史,並且實踐正義的改變。

臺灣二二八事件至今最大的問題是未有任何的審判,以致公平無以彰顯,正義無法實現。在黨國體制的包庇中,政府殘殺臺灣菁英與百姓的手,依舊自由。反觀納粹曾經為加害方的所有兇手,至今仍然被通緝。二戰結束六十多年後,約翰˙德揚尤克(John Demjanjuk)於高齡89歲受審,被控在納粹死亡營擔任警衛時,協助謀殺27900名猶太人。

轉型正義所面對的基本法理問題是,加害者的生命比受害者更寶貴嗎?也就是說「除非刑法有規定,行為不罰;如果法律有規定,應該在犯行之前,否則不罰。」即使沒有違反實證法,這些行為其實是違反無時不存的自然法「雖無罪、卻又不能說是無辜的。」

因此,為了要處罰這些人,就必須有回溯性的立法、或是作回溯性的詮釋,二次大戰結束以後的比利時、丹麥、法國、荷蘭以及挪威,或是統一後的德國均採用回溯性處罰,為受害者追討正義。這樣的過程中除了是被害人及其親屬的真實療傷外,剖析真相本質,更透過這樣行為的本身,才能夠協助加害者真實的面對他的錯誤。

社會容許一個政黨或是當時的軍隊加害者去面對自己所曾經犯下的罪則,給予他們對受害者及歷史勇於面對真實懺悔的機會,協助他們走出良心譴責的傷痛,這也是心理治療最重要的完結。二二八事件後已六十餘年,國民黨似乎認知採取金錢補償就能夠撫平受害家屬的創痛,但這是絕不可能的。

不斷地多年宣導與教育去淡化血腥殘殺,除了欲蓋彌彰之外,在網路時代,只會讓更多的真相一一浮現。無論挪威或是德國等,轉型正義的過程都是無止境的現在進行式,對於過去做一個負責的交代,才是真實走向新的未來開端。

而真相無以大白,正義不得實踐,永無和解之日。期待我的故鄉母土,在二二八上能夠邁向真實的正義,追討一切加害者所為,停止受難同胞與家屬無止境的淚水,為臺灣的民主未來建立新的時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議誌 i-ts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