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到《007:生死交戰》,細數丹尼爾克雷格時代令人揪心的龐德女郎們

從《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到《007:生死交戰》,細數丹尼爾克雷格時代令人揪心的龐德女郎們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就以丹尼爾.克雷格就任第五任龐德起始,分篇以片名為時間表,分別論述各有千秋,不時令人揪心的龐德女郎們。

《007:量子危機》大抵可看作為龐德任務外傳,交織薇絲朋.琳德身份解謎同時,仍確立龐德任務敘事主線:一是阻止玻利維亞獨裁者與偽環保組織頭子間的不法交易,二則是疏理龐德與動機存疑的線人卡蜜兒(由烏克蘭籍的歐嘉柯瑞蘭蔻(Olga Kurylenko)飾演)都想為愛人復仇的惺惺相惜。

高䠷纖瘦,黑髮褐眼的卡蜜兒,與硬派冷酷路線的龐德如出一徹,都強悍獨立地孤軍奮戰,卻也有不為人知的深層恐懼。當卡蜜兒在海地被幕後黑手劫為人質,昏迷不醒之時,龐德隨即駕船營救;募資基金會晚宴上,龐德又再次搶先偽環保組織頭子,千金一髮之際成功解救卡蜜兒;在玻利維亞沙漠旅館,獨裁者與偽環保組織頭子間軍火交戰之時,龐德三度攜手卡蜜兒安全撤離。

生性怕火,飽受驚嚇的卡蜜兒在淋浴間蜷縮發抖、龐德西裝筆挺安慰擁抱一幕,或許影迷、影癡們已經高度預期惺惺相惜的倖存者們來個警戒放鬆後的翻雲覆雨(古典龐德版本的情節大多如此),然而《007:量子危機》劇組們就讓出生入死的兩位硬派邂逅,親親額頭、蜻蜓點水、點到為止。

卡蜜兒既非蛇蠍美豔、也不是性愛伴侶、又排除代罪犧牲的領便當角色,倒是比較像是龐德有一位膽識過人、強悍卻哀痛的胞妹。

549967-movies-james
Photo Credit: 《007:量子危機》

而2014年飾演改編自法國文豪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情迷包法利》性感少婦的潔瑪.艾特頓(Gemma Arterton),在《007:量子危機》中,扮演英國駐玻利維亞領事館的「上班族」。她那杏眼、噘唇、細頸、香肩、蠻腰、翹臀的滑潤身型,自視甚高卻深陷為龐德性愛伴侶,倒是與情慾解放的包法利夫人形象不謀而合:不但在《007:量子危機》中滿足了龐德角色的精子危機,也補足了影癡、影迷們之於卡蜜兒這個關鍵人物的高度期盼。

潔瑪.艾特頓所扮演的「上班族」費茲,實則是編劇們參考了披頭四歌曲〈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而得的命名靈感——Strawberry Fields-。這位角色屬性既無至關重要,也絕非蛇蠍美豔,就好如一片片甜美誘人,綿延不絕的鮮紅「草莓園」,垂涎欲滴,青春可人,不嚐可惜,反而還給影迷、影癡們複習1960年代至90年前期古典龐德女郎的性感花瓶形象。

潔瑪.艾特頓為了這個性格毫無發展,卻讓龐德悔恨莫及的代罪羔羊「上班族」一角,必須在拍攝首日的一死亡場景,從頭到腳都得被無毒的黑色油漆完全覆蓋。其敬業無畏的演出,又讓龐德女郎一舉拿下2008年帝國獎最佳新人獎。

2012年,《007:空降危機》

《007:空降危機》中,丹尼爾.克雷格三度詮釋深陷英國軍情六處MI6內外風暴的詹姆士.龐德。聽命於上司M夫人(茱蒂丹契(Judi Dench)飾)的軍情六處現場探員伊芙.曼妮潘妮(Miss Moneypenny,由出身英格蘭的娜歐蜜.哈瑞絲(Naomie Harris)飾),左右為難之中在土耳其瓦爾達高架橋任務中失手誤傷龐德。

三個月後,卻在澳門碼頭邊上的浮龍賭場與龐德聯合建功,翻轉了古典龐德小說電影版本中曼妮潘妮可有可無宛如一便士(money penny一名也是小說作者有意無意貶抑揶揄龐德女郎的鐵證)、身無絕技、缺乏人性深度、稍嫌喜劇化的秘書一職。

或許編劇選角們有意融合大英締國多種族的文化元素,繼1985年葛雷絲.瓊絲(Grace Jones《007:雷霆殺機》)以及2002年荷莉.貝瑞(Halle Berry《007:誰與爭鋒》)後,再度賦予非裔龐德女郎的多重面貌,可惜娜歐蜜.哈瑞絲清新甜美的詮釋徒留笨拙尷尬,即使與詹姆士.龐德有一場手持刮鬍刀,本應為危險又激情的貼身接觸一場景,完事後,「幾乎不留有任何化學反應」。

原本伊芙.曼妮潘妮這個老班底設定,應該是在龐德周旋女郎之間,反反覆覆被拋棄、背叛、甚至被迫失去後的感情砥柱,但是娜歐蜜.哈瑞絲德的稍嫌呆板的語調與表情,無以達成與丹尼爾.克雷格那「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不明與堅定情誼。

xxx-skyfall-16_9
Photo Credit: 《007:空降危機》

反倒是中柬法混血的貝荷妮絲.瑪赫洛(Bérénice Lim Marlohe)飾演的神秘線人賽菲茵(Sévérine)的英式口吻與魅惑狐眼,以及與龐德的淋浴激情戲,倒是與伊娃.葛林在《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性感謎離、蛇蠍美艷、破案關鍵的薇絲朋.琳德多有神似之處。

不過最令不少影評批評之處,在於龐德於澳門酒吧得知賽菲茵遭受過性虐待,爾後卻色誘她,成為整個龐德系列普遍存在的性別歧視[3]。

原本從1995年《黃金眼》電腦工程師Natalya闖關奠定的新龐德女郎,在2012年卻開啟倒車程序,也令許多觀者失望憤慨地認知,即使相隔半世紀,在電影版本中,與龐德發生性愛關係的女性總是被用過即丟。

賽菲茵的角色設定,不但只是凸顯歐美文化霸權對於亞洲可憐、悲慘刻板歧視(在電影中幻化為亞裔性奴隸),其實是當今父權主導下的影視界,對於性交易和性暴力高度不負責任的呈現[4],以性感女演員的造型,進而攻擊女性受害者,甚至有挑起厭女文化之嫌。

tumblr_mdeuotR2Za1r1idojo2_1280
Photo Credit: 《007:空降危機》

從1995年《黃金眼》至2012年《007:空降危機》,獲獎無數的英國女爵士茱蒂丹契,七度飾演兩屆龐德上司M夫人。雖說無法蛇蠍美艷、激情四射,卻是有如堅強母親一般溫柔的存在,也是從小失怙、孤苦零丁的龐德的親情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