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到《007:生死交戰》,細數丹尼爾克雷格時代令人揪心的龐德女郎們

從《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到《007:生死交戰》,細數丹尼爾克雷格時代令人揪心的龐德女郎們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就以丹尼爾.克雷格就任第五任龐德起始,分篇以片名為時間表,分別論述各有千秋,不時令人揪心的龐德女郎們。

茱蒂丹契詮釋的M夫人的冷靜自持、淡然自若、卻又不失關懷的詮釋,俐落短銀髮外型與形象倒是揉雜了前英國首相鐵娘子柴契爾夫人,以及當今叱詫時尚界、充滿龐克前衛風格的薇薇安.衛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絕對是至關重要的「龐德女王」。

當M夫人偶有失誤,遭到情報安全委員會的強烈質疑,飽受內外威脅下,與龐德一貫神秘冷硬、對話尖銳的外型,也漸進地退冰解謎。而《007:空降危機》中隱密處理龐德的(或是更確切地說,是當年屆44歲的丹尼爾.克雷格)中年危機:不但拔除任何可以穩固發展親蜜關係的龐德女郎角色,甚至令人折服的M夫人(母性/家庭的象徵)都得命喪龐德眼下。

這無法預知的空前危機,從天而降,有如劇中龐德蘇格蘭宅邸(Skyfall)的著火殞落,主題曲原唱愛黛兒強烈淒美的女高音唱著:「let the Sky fall/When it Crumbles…」,龐德的世界(甚至是喜愛茱蒂丹契的影迷們),幾乎全天塌地陷了。

2015年,《007:惡魔四伏》、2021年《007:生死交戰》

《007:惡魔四伏》與延宕多時,終在今年9月30日於倫敦舉行盛大首映的《007:生死交戰》,是丹尼爾.克雷格再造龐德系列電影票房奇蹟。

延續《007:空降危機》M夫人因公殉職的後軍情六處時期,並回鍋《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薇絲朋.琳德拼死拼活而留下的神秘線索。龐德不但得面臨英國軍情處合併後中年失業的危機,又得直搗全球恐怖份子集大成「惡魔黨」的巢穴,還必須被迫處理崩壞邊緣的寄養家庭關係。

或許,焦頭爛額的情報特工,在高度壓力、母親角色缺席、還自毀老家宅邸的失魂落魄下,只好來者不拒,創造龐德原著小說與影史設定上的先例:與五十知天命、有義大利國民情婦之姿的莫妮卡.貝魯奇(Monica Bellucci)來段鰥夫寡婦之激情大戰。

雖然選角乍看之下,是龐德系列首度打破女郎年齡層限制,但是細看之餘,卻又不免起了之於龐德這個特工角色,對於女性受害後再度二次剝削的疑慮。莫妮卡.貝魯奇所飾演的大亨之妻之所以會一夜守寡,正是因為性誘惑的對象正是謀害親夫的殺人兇手,最諷刺的是,孤男寡女還是在女性枕邊人的葬禮上對上眼的呢。

tumblr_o3uauuGLk01rv7ev9o1_1280
Photo Credit: 《007:惡魔四伏》

五十知天命的龐德女郎用過即丟後,較令影迷、影評注目的龐德女郎一角,則以《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一名大噪的法國實力派蕾雅瑟杜(Léa Seydoux)再次詮釋。

優遊於商業與獨立製片的蕾雅瑟杜所飾演的心理學家瑪德琳.史旺博士,豐滿健康的白皙身形,媚眼小嘴散發神秘自信的獨立堅強,優雅微笑時,門牙縫隙間卻透露出一絲絲的天真親和,絕非蛇蠍美人,也跳脫代罪羔羊的悲劇,卻是延續龐德血脈的關鍵角色。

maxresdefault
Photo Credit: 《007:惡魔四伏》

戲路多變寬廣的蕾雅瑟杜也是除了第一代龐德女郎尤妮絲.蓋森(Eunice Gayson)之後,打破007電影57年的慣例,成為影史上第二位重登大銀幕的龐德女郎。

《007:惡魔四伏》之時,神秘成員白博士臨終前請託龐德守護獨女瑪德琳.史旺。龐德與瑪德琳各自從刺客黨中解救過對方一次後,恰恰好愛上了彼此。

或許這是編劇們對於龐德女郎戀愛史上首次的平等均勢,也是在母親角色過度缺席下(龐德從小失怙,中年危機之時又喪母M夫人,與龐德有過性愛關係的女郎們都無緣成為未來的母親),預伏了妻女與家庭的未來想像。

MV5BNmNkNzE3MGEtMDQ0My00NmRhLTkyNGEtODkz
Photo Credit: 《007:惡魔四伏》

到了2021年《007:生死交戰》中,瑪德琳一躍水面而瞬間時空推展的橋段,大抵是導演凱瑞福永(Cary Fukunaga)最令觀者最激賞的鏡頭剪輯。龐德前妻薇絲朋.琳德喪身威尼斯瀉湖,瑪德琳兒時差點葬身挪威冰湖底,也間接暗示龐德的妻子身份與性格,皆如流水般神秘莫測。

與瑪德琳駕車至義大利馬泰拉度蜜月時,龐德隻身前往薇絲朋.琳德的墓前祭拜,念念不忘,卻遭到惡魔黨刺客伏擊。或許從來懷疑自我與習慣速食愛情的龐德,再次選擇拋棄女性,以求得自我平靜。

《007:生死交戰》前段,龐德選擇退休的牙買加,恰恰好是原作小說作者伊恩.佛萊明二戰後的隱居之地,佛萊明還將其宅邸命名為「黃金眼」(Golden Eye也是1995年龐德電影的片名)以紀念在二戰期間參與的秘密行動。

拉莎娜.林區(Lashana Lynch)飾演的諾咪,則是沿用007代號加入的新探員,自信爆棚,武打超群,但是以毫無姓氏,Nomi又是英語發音No Me「無我」的諧音,與原作小說作者伊恩.佛萊明無倫如何貶抑好些龐德女郎,倒是個個都有名有姓。

以此看來,非裔龐德女郎一角的可有可無,或許只是劇組選角時,出於回應非裔演員群抗議影視界的薪資角色分配不均,或許也是暫時緩解「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陣痛期,但是拉莎娜.林區不免身陷取代龐德一角的性別與種族爭議。

雖說諾咪人高馬大,僵硬嚴肅的外型反映了在軍情六處的升職野心,但是相較葛雷絲.瓊絲《007:雷霆殺機》中的勢不可擋,以及荷莉.貝瑞《007:誰與爭鋒》裡的喜劇元素,拉莎娜.林區和娜歐蜜.哈瑞絲飾演的曼妮潘妮,雖然不至於淪為被龐德用過即丟的免洗碗筷,欠缺深度的表演風格卻也令觀眾們過眼雲煙,一看即忘。

Lashana_Lynch_James_Bond
Photo Credit: 《007:生死交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