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如何定價》:「福特平托案」對許多美國人來說,是首次清楚看到人命如何貨幣化

《人命如何定價》:「福特平托案」對許多美國人來說,是首次清楚看到人命如何貨幣化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福特使用的人命價碼,讓大眾更加關注人命的經濟價值。大眾知道及關注人命如何貨幣化及人命價碼如何被使用後,這個主題因此受到更多的審查與研究。

文:霍華德.史蒂文.弗里德曼(Howard Steven Friedman)

犧牲誰來追求獲利

一九六○年代末期,福特汽車決定在美國推出平價汽車「平托」(Pinto)。為了趕著上市,他們壓縮了設計到配銷的時間,匆忙上市導致紕漏百出。福特的碰撞測試顯示,平托不符合當時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Administration,NHTSA)為了減少交通事故所引發的起火意外而提出的安全標準。那些標準預計在一九七二年實施,隔年的安全標準還會再提高。碰撞測試也顯示,只要稍微修改平托的設計(例如在油箱中添加一個塑膠氣囊),就可以使汽車符合NHTSA的安全標準。

福特做了一份成本效益分析報告,提交給NHTSA。這份名為「福特平托備忘錄」(Ford Pinto Memo)的分析,目的是為了勸阻監管機構通過新的安全標準。這份分析把「修改平托以提高安全性」以及「不修改平托就上市,並納入增加的死傷成本」這兩個選項加以貨幣化。

業者(本例中是指福特)做成本效益分析時,會為人命設定一個價碼,以評估可能導致傷亡的商業決策。公司是在商業成本與挽救生命之間權衡,以追求獲利最大化。而勞力市場則是企業衡量生命價值的另一個觀點,因為員工的生命與金錢之間有明確的取捨關係。勞力市場的情境非常多元,一個極端是把勞工當成奴隸,另一個極端是把勞工視為有自由意志的員工。在各種情境下,每個員工的時間都有一個價碼,那個價碼可能很不公平。

以成本效益分析做商業決策

監管機構與營利公司都會做成本效益分析,但它們的分析方式顯然不同。監管機構是做社會的成本效益分析,那必須考慮社會的總成本,包括私人成本和外部成本。公司則是做私人的成本效益分析,重點是公司的淨利。一家公司的成本僅限於損益表上的成本,亦即所謂的私人成本,所以一家公司的成本效益分析是從公司的角度出發。由社會承擔、而非公司承擔的成本,稱為外部成本。公司做成本效益分析時,會忽略外部成本。

公司的決策過程中本來就有成本效益分析,分析者的任務是從不同的策略中,挑一個幫公司創造最大獲利的策略。假設你是一家汽車製造公司的高階主管。你手上的資料顯示,公司的某款汽車有設計缺陷,一般的交通碰撞很容易導致那款汽車起火燃燒。身為決策者,你需要在兩種選擇中二選一:召回那款汽車以修改缺陷,或者忽視那個問題,即使你明明知道那個問題可能導致一些傷亡。召回汽車會造成短期的負面影響,因為消費者不敢買你的汽車,那會損害公司的短期獲利。忽視設計缺陷則可能導致無辜者喪命,以及未來的訴訟風險和公司品牌受創。

認為營利公司主要是為了社會利益而存在,未免過於天真。這些公司提供商品或服務時,通常也提高了顧客的生活品質,但公司的根本目的是賺錢。這樣說並不是在詆毀營利公司,而是提醒大家企業的優先要務是什麼。由於企業的首要之務是獲利,期望公司做有關人命的決定時忽視獲利考量是不切實際的。這並不是說公司都是盲目追求獲利的無情組織。公司有時是根據其高階主管的倫理或道德標準來做商業決策,而不是純粹為了獲利。但一家做決策都不考慮獲利的公司,可能很快就會關門大吉。

雖然有些人可能希望汽車公司為了消除各種對駕駛、乘客、行人的潛在風險而投資,但這種理想主義既天真又不切實際。但雖然營利公司以獲利為優先的道理顯而易見,公司做成本效益分析的細節一經披露,往往會引發大眾及民事法庭陪審員的激烈反彈。對汽車公司來說,那些大幅增加事故、傷害或死亡風險的大問題是最關鍵的。但風險的增幅究竟要多大,才會促使公司採取召回汽車等行動?

如果汽車公司對所有可能出現的缺陷或問題都發布召回令,它很難繼續營運下去。汽車公司做出明智決定的一種方法是做成本效益分析,比較至少兩種情況下的淨現值:在本例中是指「召回結構上有缺陷的汽車」,或「忽略問題,等以後再解決訴訟及支付罰款」。當然,汽車公司知道消費者為安全裝置付費的意願,也可以掌握其他市調的資訊,這些資訊都可以拿來做成本效益分析。

比較這兩種選擇的步驟,與環保署審查廢氣排放法規的淨現值時所採取的步驟很類似,只有一個關鍵區別:汽車公司做成本效益分析時,關注的是自身的營收與成本——那反映了汽車公司比較狹隘的使命:為業主創造財務報酬。公司做成本效益分析時,有兩個重要的步驟:量化不同時間點的影響,把那些影響加以貨幣化。為了量化影響,汽車公司需要估計汽車的結構缺陷所造成的事故與傷亡的預期數量。

例如,該公司可能估計,這個缺陷可能每年導致十人受傷,五人死亡。接著,為了把量化的影響加以貨幣化,公司需要輸入每起受傷與死亡的成本。這些成本反映公司在民事案件中被判有罪時必須支付的賠償金。此外,公司也會把負面宣傳導致的銷售損失及聲譽受損的估值納入考量。

公司可以雇用研究人員來耙梳類似的案件,以找出在汽車公司導致不當致死的訴訟案中,人命價碼的合理估計值。但很多和解協議是保密的,所以只能瞥見一小部分的例子。研究人員有理由擔心,這麼少的樣本估價可能有偏見。公司也可以舉行模擬審判,藉此了解預期的判決金額。模擬審判通常是在裝潢類似法庭的房間裡進行,有律師為雙方辯護,統計學家負責分析影響模擬陪審團判決的因素。模擬審判通常有助於找出影響陪審團決定的因素,但其財務判決可能無法代表現實審判中的判決金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