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警察強暴棄屍引燃人民怒火,強森的發言卻如同火上加油

英國警察強暴棄屍引燃人民怒火,強森的發言卻如同火上加油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在發生Sarah Everard因為信任警察反而被殺害的事件,以及之後延伸的各種荒腔走板狀況,政府繼續要求人民信任警察,似乎成了最大的諷刺,而首相強森之後在媒體上的發言,更讓人有種「何不食肉糜」的感覺。

想像一下這個情境:妳是一位33歲的女性晚上9點從朋友家散步回自己家的路上,被一位身穿制服、出示有效證件的警察攔下說妳因為違反疫情期間的封城政策,必須被銬上手銬逮捕,這個時候妳會怎麼辦?

一位在倫敦從事行銷業的年輕女性Sarah Everard,在今年3月英國還未完全解封的時候,就經歷了以上的遭遇,當時她不疑有他,直接上了這位警察的車,結果Sarah對公權力的信任,換來的卻是和家人與朋友天人永隔,因為這位當時現役的倫敦大都會警察(Metropolitan Police)的Wayne Couzens,不但將Sarah綁架、強暴,最後還用警察制服的皮帶將她活活勒死,並在棄屍後將屍體燒毀至面目全非。

類似案件不斷發生,英國人對警察的信任度也越來越低

這個案子發生後,引起英國女性的集體憤慨,在今年3月期間不顧疫情期間不得集會遊行的規定,自發性在Sarah出事的地點組織追思會,當時倫敦警方出面制止活動,和參加活動的女性發生衝突,事件還躍上所有媒體的頭條新聞。當時雖然部分輿論聚焦在疫情期間到底是否可以集會遊行,但主要討論的焦點,其實是指向人民對警察的不信任。

的確,在發生了Sarah Everard因為信任警察反而被殺害的事件後,繼續要求人民信任警察,似乎成了最大的諷刺。

時隔半年,就在犯下Sarah Everard一案的警察Wayne Couzens被判決無期徒刑前,倫敦又發生類似的案件。

一名28歲的女性國小老師Sabina Nessa在晚上獨自出門時遇害,雖然這次的兇手不是警察,但英國人民對警察的信心已經降至谷底,尤其是對發生在女性身上的暴力案件,一般普遍認為警方不夠重視。

事實上,早在Sarah Everard的案子發生以前,英國人對警察的信任度就已不是很高,根據YouGov在2020年的調查,大部分的案件包括攻擊、猥褻、強暴、跟蹤、騷擾、搶劫、盜取個資、竊盜、破壞等在內的犯罪,英國人民對警方的信心只有不到五成,其中民眾對破壞、搶劫、闖空門等案件破案的信心最低,分別為12%、22%和24%,名列倒數最後三名。

RTXAGZH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民眾對警方處理較有信心的案件,只有家暴和蓄意謀殺這兩件,分別有56%和74%的受訪者,認為警方能為這類案子找回正義。

會有這樣的結果,其實和英國警方長久以來破案的超低比例有關——根據調查,2020年在英格蘭和威爾斯地區,只有7.8%的案件最後有嫌犯被起訴,而2019年的比例也只有9.1%。

強森「發現苗頭不對要呼救」的發言,如同火上加油

Sarah Everard的案子發生後,原本聲望就已經不高的警察,這下又面臨更嚴重的挑戰,在曾經擔任警察一職的兇手Wayne Couzens於9月20日確認判刑後,10月3日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在接受BBC新聞節目《Andrew Marr Show》訪談時,就被主持人Andrew Marr問到,該如何建議在路上被警察攔下的女性。

當時,Boris Johnson的回答是:「如果女性朋友覺得苗頭不對時,應該想辦法使用當下眼前的資源,譬如向經過的公車招手、大聲呼救、敲附近民宅的門,或打999等。」他還強調:「 大家一定要對警察有信心,因為警察非常值得信任(overwhelmingly trustworthy)。」

這一番話聽在我的耳裏,真有種「何不食肉糜」的感覺:「你不是女性,不知道女性在受到男性壓迫下的精神狀態,卻只會說風涼話。」

當你被一個身穿警察制服,還出示有效證件的警察攔下,卻要當場挑戰他所代表的公權力,要能如此明快地採取行動,除了勇氣還需要智慧,我想即使是男性都不見得人人做得到。而且恕我直言,在發生警察故意打著職業名號,用威權犯罪的案件後,我自己身為女性,同時還是一位有女兒的母親,我其實很難認同首相的話——認為英國的警察是overwhelmingly trustworthy。

英國首相強森宣布脫歐協議達成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前幾天還有一則新聞指出,今年3月期間在Sarah Everard的追思會上,被警方因涉嫌違反防疫政策而被逮捕的其中一名參與遊行的女性Patsy Stevenson,因為其照片登上各大媒體的頭條,在她的樣貌曝光後,有人在交友軟體Tinder上肉搜出她的身份,其中有大約50位的警察與保全人員透過App與他互動,挑釁的行為令她覺得非常恐怖。

不可諱言,女性在當今社會很多時候還是比較脆弱的一方,無論是生理上的體型占弱勢,還是在心理上容易成為有心人士騷擾的目標。即使我們願意相信警察是人民的保姆,也知道大部分的警察都是善良且充滿正義感,但在這麼多針對女性的暴力事件發生後,不是一句簡單的「信任警方」就能改變社會大眾尤其是女性對警察的觀感。

就像所有已經被破壞的信任一樣,重新建立信任最好的方法,我想就是用實際行動取代言語,從實質上提高日常案件破案數的方式,先重新取得社會大眾的信任,再進行細部的形象重建,這應該會是英國警方接下來最重要的一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