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串流大人物】專訪《四樓的天堂》導演陳芯宜、演員謝盈萱:我們經歷了角色的脆弱,進而從中修復自己

【串流大人物】專訪《四樓的天堂》導演陳芯宜、演員謝盈萱:我們經歷了角色的脆弱,進而從中修復自己
左起:王真琳、陳芯宜、丁寧、謝盈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四樓的天堂》由導演陳芯宜執導,並集結一票金獎演員,本篇文章透過導演與演員的專訪,試圖帶領讀者更加接近「天堂」。

療癒影集《四樓的天堂》由金像獎影帝黃秋生、金馬獎影后謝盈萱、金馬獎最佳新演員范少勳、金鐘獎影后黃姵嘉,及陸弈靜、太保、丁寧、潘麗麗、孫可芳等實力派演員共同主演,也是首部以推拿師與心理諮商師為題材的台劇。

《四樓的天堂》由導演陳芯宜執導,陳芯宜曾拍攝過《行者》、《山靈》等劇場、舞蹈、社會運動相關紀錄片,她的肩膀因為長時間扛著機器而不舒服,隨著年紀開始增長,也越來越關心身體的問題。

陳芯宜說:「我們的攝影師、剪輯師那些朋友,他們的身體也都有些肩膀、腰部及手腕的毛病,加上我拍攝的對象大多為劇場人員與舞者,從事肢體表演的人難免會受些傷,大家通常都是找推拿師解決問題,因此才會產生以推拿師為主角的想法。」

「每次被推拿師捧起那瞬間,我是真的可以秒睡,有種終於可以被放下去、可以去死,可以好好躺在棺材裡的感受。推拿過後不只消除身體的疼痛,讓身體感覺舒服很多,心理方面好像也跟著得到了安慰。」

陳芯宜發現身體與心理的微妙連結,於是決定創作一部透過推拿與按摩的方式,來治癒大家埋藏在內心的傷痛,讓我們可以重新正視自己的身體,幫助療癒自我的故事,並邀請多年的合作夥伴、金鐘編劇樓一安加入,才完成《四樓的天堂》這部作品。

陳芯宜透露,原先的出發點是拍成電影,陳芯宜與樓一安也寫好電影劇本,設定了推拿師、心理諮商師、塗鴉客(社會運動者)與劇場演員四個主要角色,有各自的故事,「四個主角,剛好代表四個領域。」後來他們認為,探討身體與心理相關的題材,似乎更適合發展成影集,陳芯宜還想以人體的12條經絡及任督二脈為中心,發展成為13集,每集敘述一則相對應的故事。但後來考量許多因素,最後調整為10集的影集。

台劇「四樓的天堂」北影首映  劇組演員出席
Photo Credit: 台北電影節提供
《四樓的天堂》劇組演員出席台北電影節首映。

「本來四個角色設定裡面是有相互辯證的部分,改成影集就變成以推拿為主,拉出推拿師這條主線。」於是陳芯宜與樓一安花了很多時間調整結構修改劇本,四個主角的主線除了要繼續發展,還要每集要添加人物角色,成為推拿師的故事個案,「而且每個案例的故事、他們與主角之間的互動平衡與情節呼應,也都有難度。」

陳芯宜常以日劇《深夜食堂》為例子,每集客人有自己的故事,店主只是配角,場景相對單純,但《四樓的天堂》的主角與客人的部份,個別都有比較多的故事內容,戲劇的命題完整而沉重,拍成劇集時卻必需顯得舉重若輕。

雖然拍過《流浪神狗人》、《台北工廠:豬》等電影,但《四樓的天堂》是陳芯宜第一次拍攝劇集,拍紀錄片的經驗也讓她成為一個重視真實、講求時機、不喜歡喊卡的導演,因此花費更多的時間、精力與等待。「拍劇集與電影很不同,我也還在學習中。電影只有單集,一次解決,相對來說拍攝時期也比較長;但劇集很多東西要說清楚講明白,不能有太多留白,其實最大的問題還是時間不夠。」

不過,倘若細看,《四樓的天堂》色調光影都很明亮清透,「我們是以電影的規格在拍電視,工作團隊都是在一起很久的夥伴,確實是有些刻意調光,讓畫面清爽光亮一點,真的有像天堂的感覺。」劇中角色的源頭是各種病痛、是身體與心理的病痛,再藉由推拿師的雙手理出一句話:「人必然有病,因病而完整。」藉由按摩療程的時間,帶來溫暖又撫慰人心的正向能量,這裡彷彿真的就是「天堂」。

四樓的天堂_導演陳芯宜_編劇樓一安照片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四樓的天堂》導演陳芯宜(左)、編劇樓一安(右)。

陳芯宜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做田野調查,訪問了十多位中醫師與推拿師,六、七位心理諮商師,塗鴉客、大提琴等各領域的專家。「以往拍攝紀錄片與劇場的經驗,就像為這齣劇做準備,是一場大型的田調。」她以國際級編舞家林麗珍為樣本,再加上日本編導櫻井大造為輔,完成了推拿師這個角色。

《四樓的天堂》描述黃秋生飾演的推拿按摩師天意,在巷弄老舊公寓的四樓開了一間推拿會所,無論是在市場看到肉販剁肉、走在路上經過的籃球少年、坐在公園休息的阿伯,或者是到推拿會所的顧客,他總能以獨特的方式碰觸客人不願面對的內心傷口,傾聽他們生活的各種困難,準確分析出他們的姿勢與可能不舒服的地方,試著從旁提供建議與解決的辦法,為他們對症下藥並解開病因。

但推拿師最後的結果,還要再加上黃秋生才算完整,因為他放進來很多自己的東西。「原先我們寫的推拿師比較嚴肅一點,是不苟言笑、高高在上的大師,秋生哥加入自己的東西,他以幽默手法詮釋,讓推拿師變得更加接地氣。秋生哥以極具生命力的方式輕聲地說著:『好好活著本身就是一場戰鬥』,那像是在表演,又不只是表演,他演出了自己的樣子,讓角色更有人味。」

「秋生哥在推拿師加入他的幽默感與過往的人生歷練,有些跳脫我的想像,他把『我只是個推拿師』演繹得很好,原本這句話只是出現在其中某一集,他完全抓住這句話的精髓,不斷地重複出現,好像變成了主題。」陳芯宜可以看見演員與角色融為一體,演員藉著角色敘述自己的生命經驗,再活成了角色的靈魂。

陳芯宜表示,劇中情節與台詞都先向心理諮商師及推拿師確認過後才放行。劇組並安排黃秋生觀摩推拿師的工作狀態,拍攝現場也有推拿師擔任顧問隨片指導,動作力求精確無誤。

自幼學習武術對黃秋生飾演推拿師也有很大的幫助。而黃秋生上戲前,推拿師都會先教他相關動作,此時需要有模特兒躺在按摩床,結果劇組工作人員都搶著報名。「秋生哥幫現場的人按摩拿捏的力道與準確度都十分標準,很多專有名詞的台詞也難不倒他。」黃秋生認為這個角色是「人生看得很透徹、凡事淡定」,坦誠比較擔心口音問題,「發音部份有找老師調整。」

黃秋生首部台劇四樓的天堂 詮釋神秘推拿師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黃秋生

“串流影音專欄”的相關議題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