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戰結束40年,但這些照片提醒我們傷痛還沒到盡頭

越戰結束40年,但這些照片提醒我們傷痛還沒到盡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是越南戰爭結束40週年,越戰當時美軍的加入、戰爭的結束,迎來的是和平的紀念?還是難以抹去卻看不見的傷痛?

文:朱祉樂

記憶回到1955年,那個戰亂頻傳的年代……。

當時,反共的南越政權在西貢(現在的胡志明市)建立,與北越的共產政權抗衝。在冷戰的格局下,南北分裂的越南將要爆發內戰似乎已經無可避免。美國出於防堵共產勢力向東南亞擴張的心態,自然也竭盡所能支援南越政權。而甘迺迪那段著名的總統就職宣言:「不要問美國將為你們做些什麼,而要問我們共同能為人類的自由做些什麼。」也預示著美國將捲入越戰

現代化的美軍軍備不一定能送來民主和自由,有時候甚至連戰爭勝利也不能保證。1975年的4月底,美軍在越南展開史上最大規模的直升機撤僑行動。美軍直升機一架又一架的出現在南越首都西貢的上空,降落在美國大使館的樓頂上。攝影師拍下人們等候疏散的情境,把握時間捕捉戰爭的最後一幕。4月30日,北越共軍的坦克車開入首都,佔領總統府,標誌著長達十多年的越南戰爭,終於畫上句號。

2015年4月底,雨季按時來到越南報到,不一樣的是,如今大雨洗刷的不再是受戰火蹂躪的大地,而是從廢墟中重新崛起的越南。當年為了意識形態之爭而撕殺得你死我活,如今摩天大廈高聳入雲,形同資本主義重新征服這片土地的紀念碑,畢竟這裡已經成為世界最矚目、最具有潛力的新興市場之一。經歷了那麼的多風風雨雨,越南人有理由為此而驕傲,但世人卻不應該忘卻越戰所帶來的血與淚,那些隱藏在經濟數據背後,一雙又一雙空洞卻又發人深省、控訴戰爭禍害的眼睛。

越戰之所以受人非議,在於當年美軍為掃蕩一直躲在叢林裡神出鬼沒的越共軍隊,而用軍機大量噴灑落葉劑(又名橙劑),讓越共軍隊無所遁形。這種化學武器不但能使植物的葉片掉落,其主要成分劇毒戴奧辛更對人體造成了極大傷害。

落葉劑在運送期間封裝在中間帶有橙色條紋的墨綠色圓鐵桶中,因此又名橙劑。圖為美軍直升機在農田上噴灑橙劑的情況。Photo Credit: Wiki

落葉劑在運送期間封裝在中間帶有橙色條紋的墨綠色圓鐵桶中,因此又名橙劑。圖為美軍直升機在農田上噴灑橙劑的情況。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via Wikipedia

美軍在越南南部大量噴灑落葉劑,接近2,000萬加侖。Photo Credit: Wiki

美軍在越南南部大量噴灑落葉劑,接近2,000萬加侖。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via Wikipedia

戰爭結束後,橙劑的後遺症逐漸浮現。據越南政府統計,近百萬人因接觸橙劑而死亡或傷殘,還生下50萬名身體畸形或智障的嬰兒。當年參戰的越共老兵和他們的後代,固然是最直接的受害者,但當年受橙劑禍及的普通農民也不少。更可怕的是,由於這些毒素的半衰期很長,很多仍殘留在當地的土壤當中,危害至今。這些直接的傷害並不能單靠時間就能撫平,不少戰後出生的新一代仍然能夠感受到什麼是戰爭之痛。

住在廣平省的老兵Do Duc Diu有15個孩子,其中12個已經病死,醫生相信這和橙劑有關。Do在越戰期間服役於受橙劑嚴重污染的地區,但他直到1994年最後一個孩子出生時,才知道橙劑所產生的後遺症。他表示如果早點知道,或許就不會生孩子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住在廣平省的老兵Do Duc Diu有15個孩子,其中12個已經病死,醫生相信這和橙劑有關。Do在越戰期間服役於受橙劑嚴重污染的地區,但他直到1994年最後一個孩子出生時,才知道橙劑所產生的後遺症。他表示如果早點知道,或許就不會生孩子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吊床上的是Phan Van Lam,當地醫生診斷他的腦部已經嚴重受損。他爸爸是前越共軍隊的戰鬥員。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吊床上的是Phan Van Lam,當地醫生診斷他的腦部已經嚴重受損。他爸爸是前越共軍隊的戰鬥員。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歲的Nguyen Dinh Loc剛在一個關懷橙劑受害者的機構接受腫瘤手術,但仍有很多無法根治的精神和身體毛病。他的父親Nguyen Hong Phuc在1971年之後才服役,此時美軍已經停用橙劑了,但由於他居住在受橙劑污染嚴重的地區,因此化學副作用也遺傳到兒子身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歲的Nguyen Dinh Loc剛在一個關懷橙劑受害者的機構接受腫瘤手術,但仍有很多無法根治的精神和身體毛病。他的父親Nguyen Hong Phuc在1971年之後才服役,此時美軍已經停用橙劑了,但由於他居住在受橙劑污染嚴重的地區,因此化學副作用也遺傳到兒子身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Le Van Dan的兩個孫兒都受橙劑所折磨,但他本人當年並沒有在越共軍隊服役,相反他服役於與美軍並肩作戰的南越軍隊。他稱早在他服役前,他所居住的村子已經被美軍飛機噴灑橙劑。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Le Van Dan的兩個孫兒都受橙劑所折磨,但他本人當年並沒有在越共軍隊服役,相反他服役於與美軍並肩作戰的南越軍隊。他稱早在他服役前,他所居住的村子已經被美軍飛機噴灑橙劑。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位於今天越南首都河內附近的友誼村,成立於1998年,是專門收容橙劑受害者的機構。這裡住著120位小孩跟60位退伍軍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位於今天越南首都河內附近的友誼村,成立於1998年,是專門收容橙劑受害者的機構。這裡住著120位小孩跟60位退伍軍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越戰結束33年後出生的Nguyen Van Tuan Tu仍深受戰爭之苦。他的父母並沒有參戰,但他爸爸1997年時曾經在峴港國際機場工作,這個機場是當年美軍的基地,醫生相信這位爸爸是在機場附近捕捉並食用受橙劑污染的水產,因為他家裡唯一健康的小孩出生於1995年,這是他還沒到機場工作。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越戰結束33年後出生的Nguyen Van Tuan Tu仍深受戰爭之苦。他的父母並沒有參戰,但他爸爸1997年時曾經在峴港國際機場工作,這個機場是當年美軍的基地,醫生相信這位爸爸是在機場附近捕捉並食用受橙劑污染的水產,因為他家裡唯一健康的小孩出生於1995年,這時他還沒到機場工作。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裡就是當年美軍在峴港用來存放橙劑的基地,土壤中戴奧辛含量超標400倍,數十年來當地居民仍使用當地湖水耕種、養魚、沐浴,導致畸形兒出生的比率很高。2012年,美國首次與越南聯手清除橙劑的行動,正是從這裡開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裡就是當年美軍在峴港用來存放橙劑的基地,土壤中戴奧辛含量超標400倍,數十年來當地居民仍使用當地湖水耕種、養魚、沐浴,導致畸形兒出生的比率很高。2012年,美國首次與越南聯手清除橙劑的行動,正是從這裡開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從1961年到1971年,美軍在越南使用了接近2,000萬加侖的橙劑,不但沒辦法贏得越戰的最終勝利,反而使自己遺臭於世。今天的越南重新崛起,吸引了全世界投資者的目光,加上在台的越南配偶數量逐年上升,越南議題值得我們更多的關注。

在越戰結束40年之際,重新思考越南,要了解我們這個陌生的鄰居,只看他們能提供的商業機遇似乎並不足夠,更應嘗試體會他們曾經面對過的痛與淚,或許會讓你對這個國家和她的人民,有另一番的感受。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