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不執政也不違背理念,自民黨、綠黨將決定下一屆德國政府的樣貌

寧願不執政也不違背理念,自民黨、綠黨將決定下一屆德國政府的樣貌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人做事謹慎,小政黨與大政黨聯合執政,如果政見沒有得到實現的保證,那小黨寧可選擇不要一起背書執政,因為背棄選民的代價,就是下次大選過不了最低門檻的5%,將被排除在國會門外。

政黨競爭走向合作必須協商簽契約

看到德國大選結果,社民黨勝利的消息傳出,許多台灣媒體很快就下標說會變天。其實德國會不會變天,德國人自己都還不知道,因為一個政黨沒有過半已是數十年來的常態,聯合其他政黨執政就成了必然。

在德國政黨和政黨聯合執政,必須有過半以上的國會席次,才能組成聯合政府共同執政。因此德國大選過後的新政府需要一段時間,短則三個月、長則超過半年的時間協商,才能決定由什麼樣的政黨來聯合組成政府,新政府要走什麼政策都會在協商中談成。

在正式準備要與什麼政黨協商來組成聯合政府之前,各個有機會的政黨都會互相接觸,這段時間內黨內相互之間討論的內容,以及與他黨私下的接觸運作都必須保密,如有任何一方洩密,就是把對方政黨給出賣,因此也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信任基礎與聯合執政的可能。

近日自民黨與基民盟的接觸,嘗試運作是否可能組聯合政府的談話內容遭洩密,把雙方信任給打斷,就是明顯政黨相互背信的結果。政黨雖為政敵,但在國家利益的前提下,互相合作聯合組成政府,就逼得各個政黨除了有競爭關係之外,更要有互相信任的基礎。

德國人做事謹慎,小政黨與大政黨聯合執政,如果政見沒有得到實現的保證,那小黨寧可選擇不要一起背書執政,因為背棄選民的代價,就是下次大選過不了最低門檻的5%,將被排除在國會門外。

一旦執政的政黨兩黨不夠過半,而需要兩個小黨與一個大黨聯合執政時,此時三個理念完全不同的政黨就要協商運作得更久,因為兩個小黨都是社會的非主流代表,對於小黨而言不執政很簡單,但是有機會執政卻持續為了身段而不願執政,也會讓選民感到沒有擔當而厭煩。

2017年自民黨原本很有機會和綠黨與基民盟,共同組成牙買加(綠黑黃)三黨聯合政府,但因為自民黨在協商中不能接受綠黨提出的條件而破局,最後只好由兩大政黨基民盟與社民黨共同繼續執政。

當然要把未來四年執政的藍圖,全部要在協商中談到,確實不容易,也無法面面俱到。故合組政府的政黨會有正式十天的時間派代表來協商,磨合各黨的利益以達共識。如協商成功簽了契約,才能公諸於世,並且在未來四年既定的協商基礎中合作,不得翻案。

這也代表大黨不能吃定小黨的票數少,否則就不能怪小黨在關鍵提案中放大黨的鴿子,讓大黨要提的提案無法通過。而這也凸顯出小黨雖只有5%到15%的選票,但在聯合執政時卻具有關鍵性角色。

RTXHFPB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最被看好的紅綠燈聯合政府

過去以來,德國的兩大黨基民盟與社民黨取得的席次,多可拿到32%以上的得票率,因此只要和拿到10%到15%的小黨組成聯合政府即可以過半執政。現今因過去梅克爾(Angela Merkel)16年的執政之中,前前後後就有12年是兩大黨的聯合執政,把執政路線維持在不偏不倚的超穩定中間路線,梅克爾領導的政黨也在這16年中顯現權力的傲慢,完全不見創新,讓年輕選民多所失望。

因此這次大選基民盟支持度大幅減少了8.8個百分點。選民為了求新求變也多把票分散多投給小黨,造成這次黃綠小黨的增長。這次代表綠黨的得票率拿到14.8%,是有史以來國會大選中的最高,而以黃色為代表色的自民黨也拿到了11.5%,也比上次選舉增多一些。

而所謂大勝的社民黨,其實也只贏基民盟1.6個百分點。社民黨在大選中只有25.7%得票率,如果真要變天,就需要找另外兩個小黨來共同執政,才能過半。而這樣的三黨共同聯合執政,是德國史上沒有的前例,正是考驗三個政黨的智慧與勇氣,因為三方不同的意見要磨合,絕對比兩大政黨的磨合更不容易。

如果三方協商再度如四年前一樣破局,最後也只能再繼續走回過去兩大黨聯合執政的老路。而如果繼續兩大黨的大聯合政府執政,就完全沒有變天可言,因為這僅代表德國政府只是換了總理的人頭而已,所有政策都幾乎會延續梅克爾時代聯合政府的政策,毫無新意可言。

這也難怪代表社民黨的蕭茲(Olaf Scholz)在競選總理的手勢姿態都像極了梅克爾,因為他在梅克爾執政團隊中擔任副總理兼財政部長,要求過去舊政府的財政部長對未來執政提出重大改變,如果沒有更新合作執政團隊的新血,期待舊政府老臣來變天,將只是傳說中的神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