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世界都在「#BringBackOurGirls」,政治的現實卻讓219名被綁架的女孩無法回家

當全世界都在「#BringBackOurGirls」,政治的現實卻讓219名被綁架的女孩無法回家
圖片來源:Twitt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被綁架女孩的母親拉沃爾告訴德國之聲:「我已不把希望放在政治人物身上了,因為他們根本什麼都沒在做。只有上帝能繼續幫忙找到她們,不管她們是死是活!」

作者:David Francis|翻譯:呂佩庭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4月14日發佈的報告指出,博科聖地(Boko Haram)這個位於奈及利亞東北部的伊斯蘭激進組織,要為2014年初開始就陸續被綁架的2,000多名婦女負責。然而,即使全世界許多團體都共同表達了他們的哀慟,但要尋回其中最著名的200多名女學生,希望則是日漸渺茫,加上奈及利亞新總統現在又承認這些女孩可能永遠沒機會被救回了。

4月14日星期二,是博科聖地從北奈及利亞博爾諾州(Borno)奇伯克鎮(Chibok)公立中學擄走276名女學生的一週年紀念,在綁架案發生的幾週內,要求尋回女孩們的聲浪形成了廣大效應,第一夫人密雪兒‧歐巴馬也在推特發了一張照片,她手握標語牌,上頭標籤了「#把女孩還給我們」(#BringBackOurGirls),而好萊塢明星像是安‧海瑟威以及安潔莉娜‧裘莉也都同聲呼籲釋放女孩,這次事件讓博科聖地成為全世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稱號,雖然綁架活動在西非已行之有年,對西方世界的威脅也較小,但綁架上百名孩子的瘋狂想法,仍讓不管身在何處的所有父母與兄弟姊妹憂心忡忡,且深惡痛絕。

圖片來源:Twitter

圖片來源:Twitter

一年過去了,即便全球齊聲譴責十惡不赦的博科聖地,卻只有少數女孩被尋回,且非常可能的是,我們再也聽不到任何關於那219名女孩的消息了。

被綁架的學生,年齡多介於16到18歲,尋回女孩的行動不斷失敗,可以看出要將社群媒體的力量轉化為實際的成果有多麼困難,如同2012年,社群媒體催生了獵捕聖主抵抗軍(Lord ResistanceArmy)領導柯尼(Joseph Kony)的活動一樣,全世界上千萬的網友,包括百萬名美國人,都在使用推特以及臉書,試圖對政府形成強大的壓力,催促他們尋回女孩,但這次也跟獵捕柯尼的活動一樣,徒有氣勢卻無法真正影響實際的搜查行動。

(KONY 2012宣傳影片)

而尋找學生實際位置的失敗,也讓我們看到,美國要在奈及利亞這種國家執行任務是很困難的,尤其政治體系與軍隊中猖獗的貪汙腐化,可能蠶食了共同努力對抗恐怖組織的聯合力量,雖然美國國防部嘗試著協助搜查,但因為奈及利亞軍侵犯人權的行為,再加上前奈及利亞總統古德勒克‧喬納森(Goodluck Jonathan)試圖將責任推卸給美國,則破壞了兩國之間的關係。

喬納森在上個月底的奈及利亞總統選舉中被打敗,部分就是因為挑戰者-前軍事強人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成功地將女學生綁架事件的責任歸咎於他,但現今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也承認,這些女孩可能永遠都找不到了。

布哈里在上星期二的一場聲明中表示:「我們不知道這些女孩是否可以獲救,她們的去向也還不得而知,雖然我和大家都有共同的願望,但卻無法保證一定能救回她們,不過我的政府會盡一切力量把她們帶回來。」

在緬因州鮑登學院(Bowdoin College)從事非洲研究的教授沃恩(Olufemi Vaughan)告訴《外交政策》,他相信比起喬納森,布哈里更有能力起身對抗博科聖地,因為這位新的奈及利亞總統在全國擁有較多的支持,跟奈及利亞的執政階層關係也比較好。

「我想這是奈及利亞急需的改變,」沃恩說。「喬納森在任期間重要的安全問題一直無法解決,貪污問題不僅嚴重更是蔓延到政府各個層級。」

沃恩也補充:「博科聖地對政治階級來說是種危害,所以削弱博科聖地的力量符合執政者自己的利益。」

然而,布哈里的勝選並不代表會為奈及利亞及美國帶來新的合作關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哈夫(Marie Harf)之前表示,美國仍有派駐人員在奈及利亞協助當地政府,但實際人數「會隨當地政府確切的協助要求而增減」,對此奈及利亞大使館並未做出任何回應,凱瑞則承諾會繼續支持非洲國家努力尋回女孩。

然而,女孩們的家人都說:尋回女兒或姊妹的希望正逐漸消失。

其中一名被綁架女孩的母親拉沃爾(Hauwa Lawal)最近告訴德國之聲:「我已經不把希望放在政治人物身上了,因為他們根本什麼都沒在做。只有上帝能繼續幫忙找到她們,不管她們是死是活,至於政府的話,就算了吧!」

尋找女孩所在位置的主要挑戰在於她們被綁架的地區,是法律無法觸及的奈及利亞北部,甚至在已跨越邊境的查德(Chad)與尼日(Niger),博科聖地都在當地擁有主導權,而早先報導指出,在那些區域,女孩常會被賣掉作為博科聖地成員的妻子,也有報導說,某些人會被強迫參與博科聖地的恐怖攻擊。

搜尋女孩的行動,還因為奈及利亞軍隊的種種惡行而讓過程變得更加複雜,《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就曾報導奈及利亞軍人,正進行無差別屠殺或其它殘暴行為,這樣的情況破壞了北奈穆斯林對政府的信任,畢竟他們已很討厭喬納森了,因為他不僅是基督徒,又是來自擁有油田的富裕南方,很多人因而相信他對受貧窮威脅的北邊不毛之地不屑一顧,而雪上加霜的是,奈及利亞跟美國國防部的關係又已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