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巴拿馬文件》《金錢密界》接近權貴的思考領域,中下階層的相對剝奪感很難不讓人糾結痛苦

透過《巴拿馬文件》《金錢密界》接近權貴的思考領域,中下階層的相對剝奪感很難不讓人糾結痛苦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人相輕與門戶之見是如此地惱人,就像發現超有錢的企業與個人透過離岸金融轉移財富,他們通常會因理財有道越來越富有,當貧富差距擴大,中下階級對於翻轉階級絕望,其中的相對剝奪感很難讓人不糾結痛苦。

「為什麼天篷人會希望下一代拿美國、英國或是瑞士這些國家的護照呢?」近期與一位留學生討論我在台灣頂層社會的採訪所得,他拋出很棒的問題:「實際在美國生活過,就會發現美國很多社會福利和公共建設做得不怎麼樣甚至沒有,而多數人心目中均富與民主社會的楷模是北歐國家,為什麼北歐國家不是他們用腳投票的首選呢?」

「或許是……權貴總是在尋找資本流通最自由、環境最鼓勵累積個人財富的地方。」身為市井小民的我也很欣賞北歐國家,注重人權、社會福利完備,國民相對應的義務是負擔高稅率,換成頂層人的角度思考,既然已經富有到自身資產能換來遠遠超過國家保障的生活條件,那何苦來哉成為均富社會中被「均」的那一群?此時有效管理財富、迴避資本利得稅就是重要考量。

擁有多少財產,會讓人有誘因利用離岸金融進行避稅?2018年一份針對斯堪地那維亞地區的研究報告指出,避稅者占當地總人口的3%,最頂端的0.01%擁有四千多萬美元的資產,避稅比例達30%,至於合法地讓資本利得享有低稅率或零稅率,到底要怎麼辦到?

這些常民難以觸及的高深金融運作,不只可以從近期的潘朵拉文件解密一窺究竟,呼應前幾年雷同的「巴拿馬文件」解密,目前市面上已經有兩本專書—參與解密的南德日報記者Bastian Obermayer、Frederik Obermaier撰寫的《巴拿馬文件》、美國記者Jake Bernstein針對同一事件、不同視角的專書《金錢密界》。

境外金融解密行動:巴拿馬文件

在潘朵拉文件解密之前,2016年的巴拿馬文件是世界上最大規模的解密案,國際調查記者同盟解析了總共2.6TB,計1150萬筆詳細資料,發動史上最大規模的揭弊行動,這些資料全部來自位於巴拿馬的莫薩克馮賽卡律師事務所。

為什麼是巴拿馬?這可以從二戰後德國納粹餘黨逃往中南美洲的歷史說起,事務所由德國後裔莫薩克與巴拿馬籍馮賽卡兩位律師合夥經營,莫薩克的祖父與父親都曾為納粹服務,這一點自然被《南德日報》記者大書特書。

另一位合夥人馮賽卡青年時期參與愛國運動,曾為巴拿馬脫離美國實質獨立奔走各方,雖然巴拿馬在1903年從哥倫比亞獨立,但因運河建設國政長期受制於英、法、哥倫比亞和美國,巴拿馬與列強們既依存又敵對,馮賽卡曾經到聯合國總部服務六年,試圖為母國進行政治遊說,嗣後他對媒體表示這段經歷讓他的「理想被粉碎」,意外的「收穫」則是同樣服務於聯合國的歐陸律師「啟蒙」他生財之道—全世界名流權貴對洗錢、避稅需求孔急,協助他們在低稅率、低管制的環境成立紙上公司,是一門妙不可言的生意。

知名避稅天堂如英屬開曼群島在1970年代中葉興起,莫薩克馮賽卡事務所可謂是關鍵推手,開曼群島的成功吸引了許多小國、欠缺天然資源的地區爭相投入離岸金融盛宴,這些地方有以下幾個特色:

  1. 零稅率低稅率
  2. 不許本地人用相同條件開公司
  3. 要求揭露的公司資訊很少
  4. 對境外查稅者保密,或是罰則很輕

莫薩克馮賽卡協助權貴們在避稅天堂創立公司,這些公司可以用以下方法隱匿金流:

  1. 空殼公司、名義基金會連環套,墊高金流去向的追查困難度。
  2. 人頭董事與名義基金會將金錢轉給隱密受益人,讓資產流向更加隱晦。
  3. 隱密受益人使用空殼公司帳戶、信用卡進行買賣交易。
  4. 假交易:以顧問費或是以違約罰金名義支付賄款、不便說明用途的款項。

媒體解密的國際政治,重案冰島總理下台、普亭的快樂夥伴、中國紅色權貴

這些盤根錯節的隱密交易,因為揭秘者將資料引渡給媒體進行解密而曝光,冰島總理被踢爆收賄與洗錢辭職下台,大眾也因此得知普亭與他的快樂夥伴們如何透過接掌蘇聯垮台後的國家財產,以及圍標政府工程成為鉅富,這串名單包含普亭長女的教父、名義上是大提琴家的羅爾杜金,以及與普亭一同練武麻吉們如何承包運動賽事的場館興建,在美國記者Jake撰寫的《金錢密界》中,另外揭露前總統川普與俄羅斯的親密關係,字裡行間完全不隱藏他因川普贏得總統大位深感崩潰。

另一個趣味點,是兩本書都有專章解析中國權貴的離岸金融行動,從習近平、溫家寶、李鵬的女兒李小琳,還有改變中國政局的海伍德死亡案,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他的妻子谷開來與外傳有特務身分的英國商人海伍德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

海伍德以引介外商投資中國的顧問工作聞名,在他的斡旋下,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進入英國貴族學校哈羅公學就讀,他也協助谷開來開設跨國公司、購置外國豪宅、轉移資產等隱密工作,兩造可謂脣齒相依。

後來薄家不滿海伍德收取的費用過高,以及海伍德放話公開雙方合作內幕,導致谷開來教唆部屬強灌海伍德氰化物劇毒,殺人後故佈疑陣,海伍德的遺體在未驗屍的情況下被火化,嗣後協力者擔心被薄熙來滅口尋求外國政治庇護,才讓比懸疑驚悚小說更懸疑驚悚的案情炸開,巴拿馬文件解密還原了谷開來開設境外公司的過程,而關於海伍德之死的更多真相,或許只能任憑想像了。

其它解密的案件還有阿根廷倒債如何槓上美國對沖基金經理人,阿根廷政府對其它債權人協商還款三成,但拳頭很大顆的美國可不允許外國欠錢不還,不只訴訟在美國境內開打,判決結果當然是阿根廷政府必須全額償債,阿根廷政府雙手一攤沒錢還,提告的對沖基金經理人便聲請法院假扣押,竟然把阿根廷軍艦從海港中拖走,美國公權力協助私人扣押他國軍事設施,完全可以定義為戰爭行為了,而阿根廷政府不敢對美國發難,唯有發動民間輿論在國內取暖,國際政治實力的落差是如此赤裸裸血淋淋,或許可以回答「為什麼權貴希望下一代拿美國護照?」這個叩問。

人類行為的哲學思辨

這兩本書對我而言的最大助益,是理解同溫層之外的社群如何思考,進一步拆解不可思議的大局正以怎樣的邏輯運作。

在國際重案連環爆之後,巴拿馬政府修改稅法,莫賽克馮賽卡事務所解散,對此兩位創辦人表示:「我不是天使,也不是惡魔。」

解密行動也讓許多人思辨:避稅與逃稅的分野要怎麼劃分?以法律劃分避稅與逃稅,在於避稅為政府所許可,通常在企業、律師或會計師操作下,會比普遍大眾可接受的界線再超過一些,逃稅則是違法行為,而法律該怎麼制定才合理?這個大哉問可以永久討論下去。

並非所有人都將解密行動視為正義,也有一種聲音認為:在合法避稅的前提下,解密侵害了私人財產權與隱私。這些疑問難以在非黑即白的世界觀下解答,因巴拿馬文件解密誕生的兩本書提供了不同視角,例如在《巴拿馬文件》中十分美化各方國際記者的合作,整個行動被視為媒體無冕王的勝利、大規模的英雄行動。

《金錢密界》則披露媒體生態的陰暗面,媒體需要獨家,也要承擔得起獨家帶來的反作用力,大媒體也不見得有膽識、願意投注資源解密國際重案。媒體人對於各自的業內位階有無窮的主觀標準,誰得過新聞獎、誰與獎項無緣,誰會說故事、誰總把好故事說到乾,誰跑了一輩子新聞、誰最近才入行嘴上無毛,誰拿得到經費、誰愛刷存在感但貢獻不足……

文人相輕與門戶之見是如此地惱人,就像發現超有錢的企業與個人透過離岸金融轉移財富,他們通常會因理財有道越來越富有,當貧富差距擴大,中下階級對於翻轉階級絕望,其中的相對剝奪感很難讓人不糾結痛苦。

鑽牛角尖對於理解世界的其他面向助益不大,這兩本書對我而言的最大助益,是理解同溫層之外的社群如何思考,進一步拆解不可思議的大局正以怎樣的邏輯運作、在互相理解的前提下,或許就能為社會進步的齒輪上一些潤滑油,而非卡死在對立中。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