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料理兵法全攻略(十):笛鯛不太會因水溫與季節影響肉質,甚至天氣越熱越肥碩

魚料理兵法全攻略(十):笛鯛不太會因水溫與季節影響肉質,甚至天氣越熱越肥碩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和鯛科的鯛魚比起來,台灣周遭海域的笛鯛科的魚要多得多了。在全世界約105種笛鯛科的魚類中,台灣周遭有記錄的就有52種。而又由於傳統的俗名不像專業的學名區分得那麼細,因此很多不同學名的笛鯛科的魚都有著一樣的台灣俗名。

縦笛鯛(タテフエダイ),牠也是沖繩眾多被稱為「ビタロー」(bitaro-)的魚之一,叫「イクナビタロー」(ikunabitaro-)。

馬拉巴笛鯛(Malabar blood snapper)

分布範圍西起阿拉伯海,東至東南亞,南到澳洲,北迄琉球群島的馬拉巴笛鯛,在台灣北部及澎湖海域均有產。在台灣俗稱赤海,是體長達1公尺的大傢伙。

馬拉巴笛鯛的標準和名是橫笛鯛(ヨコフエダイ),主要棲息於沖繩列島,被稱為「イノーミミジャー」(ino-mimicha)。在沖繩常以其魚頭與木棉豆腐煮成「まーす煮」,魚身則以奶油煎,另外還會被炸成沖繩天麩羅。

勒氏笛鯛(Russell's snapper)

勒氏笛鯛在台灣各地海域均有產,而由於其尾巴側線上有一個明顯的黑點斑紋,因此俗名被稱為黑點魚和黑點仔。不過當這種魚長為成魚約1公斤以上後,黑點就會逐漸淡化。牠的脂肪組織為金橘色,十分少見,而如果其腹鰭、胸鰭、腮蓋帶黃的話,就是鮮美的保證。

在日本牠叫做黑星笛鯛(クロホシフエダイ),主要是西日本的魚種,不過近年來也可以在關東的漁港看到,主要產地有大分縣、宮崎縣、鹿兒島縣、神奈川縣。

不過在台灣,由於身體上有黑點而被稱做黑點的笛鯛不僅只有勒氏笛鯛而已,另外還有日本稱為黑斑笛鯛(カドガワフエダイ)的約氏笛鯛(John’s snapper,港澳則叫牙點);以及較為少見的單斑笛鯛(Onespotted snapper/イッテンフエダイ)和火斑笛鯛(Dory snapper )。

其中的火斑笛鯛在中國名為金燄笛鯛,在日本,則因為與黑星笛鯛近似,而被叫做偽黒星笛鯛(ニセクロホシフエダイ)。牠不管是在台灣或是日本都是產量稀少,日本的產區在鹿兒島與沖繩。

奧氏笛鯛(Spotstripe snapper)

台灣把前文提過的縱帶笛鯛與這裡的奧氏笛鯛都叫做赤筆仔。而事實上,兩者橢圓形的身體、弧狀彎曲的背緣、淺紅色的體色、體側上方多條的黃褐色至暗褐色斜線、側線下方的數條縱線、甚至是黃色的魚鰭,都讓牠們看起來難分難解。唯一不同的,是奧氏笛鯛的側線下方有一個顯著的卵形黑斑,而縱帶笛鯛沒有。

奧氏笛鯛分布於西北太平洋,包括日本南部、朝鮮半島、中國、以及台灣西部與香港等海域。在日本牠叫橫筋笛鯛(ヨコスジフエダイ),分布範圍在日本海部份由新潟縣一直到北九州,太平洋岸則從千葉縣館山灣一直到九州南部。其中尤以紀伊半島、四國、九州為多,大分縣是最具代表性的產地。

四線笛鯛(Bluestripe Seaperch/Bluestripe snapper/Blue-line snapper)

又稱四帶笛鯛,俗名四線赤筆、條魚、四線、赤筆仔。被稱為四線,正因為牠的體側條有著4條藍白色的縱帶。而整體而言,其體色為黃色,包括魚鰭,但腹部則是介於橘紅和粉紅色。此外,牠黃色的背鰭和尾鰭的邊緣是黑色的。

四線笛鯛在台灣各地海域皆有分布,在日本則主要分布於小笠原群島和沖繩,正式和名是四筋笛鯛(ヨスジフエダイ)。牠也是沖繩稱為「ビタロ」的魚之一,其牠在沖繩被稱為ビタロ的魚還有黃足笛鯛、火斑笛鯛、五線笛鯛、橫帶副眶棘鱸、藍紋姬鯛、交叉笛鯛、正笛鯛和縱帶笛鯛。

四線笛鯛與常出現在台灣南部海域的孟加拉笛鯛(Bengal snapper/ベンガルフエダイ)在外觀上幾乎是一模一樣,唯一能夠區別的是,四線笛鯛粉紅色的腹部上有著藍色點斑排列成的縱紋,而孟加拉笛鯛則沒有,是完全的粉紅色。此外,孟加拉笛鯛是笛鯛中體型最小的,體長平均約25公分。

紅紋笛鯛(Yellow-lined snapper)

又叫黃線笛鯛和赤筆仔,在台灣分布於東部海域,由於體側有九條淺黃色縱紋,而在日本叫九線笛鯛(キュウセンフエダイ),在日本分布於高知縣以南的海域。其成魚體長約30公分,前鰓蓋缺刻及間鰓蓋結極為顯著,身體則是整體呈粉紅色,而腹部是銀白色,鰭則皆為黃色。紅紋笛鯛往南的分布範圍一直到印尼與澳洲海域,向東則到約位於夏威夷與紐西蘭的中間的玻里尼西亞群島中心的薩摩亞海域與東加海域。

  • 魚料理兵法全攻略(十一):擁有雞湯一般膠質的「海雞母」,是極為高價的魚種
  • 魚料理兵法全攻略(十二):這種魚的日文名叫「姬鯛」,不過台灣俗名則是白肉蒜

本文經鞭神老師之食之兵法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