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提高到25250元是一大進步,但仍不足以維持台灣勞工的基本生活水平

基本工資提高到25250元是一大進步,但仍不足以維持台灣勞工的基本生活水平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基本工資的調整,比例上雖然是歷年來最高的一次,但由於過往的國家領導人持續壓抑工資漲幅,讓現在台灣的基本工資與企業盈餘完全不能對比,但在勞團與在野黨的倡議之際,勞動部卻仍以「參考數據或指標等仍有歧見」搪塞修法。

相比之下,在蔡英文總統任內,基本工資自2017年以來平均每年僅增加3.95%。

按照時代力量和勞工團體的提議,台灣基本工資三年內可以達到新台幣30,000元,若按照蔡總統目前基本工資的增加速度,要到2027年——整整6年後——才能達到這個數額——或整整六年後。但如果基本工資繼續按照時代力量提出的增加率,到2027年基本工資將增加到新台幣40,844元,而根據勞團提出的增加率,台灣的基本工資會在2028年超過40,000新台幣,達到41,132新台幣。

然而,按照蔡總統目前的增加率,到2034年,基本工資才會達到新台幣4萬元——需要12年時間。

而且,40,000元是今天所需的基本工資,考慮到通貨膨脹,12年後勞工會需要更高的基本工資。

a
作者製作提供

再說一次,將基本工資提高到新台幣25,250元遠遠不夠。

若要符合其他已開發國家的水平,台灣的基本工資需要在40,000新台幣左右才能與其生活成本相稱,而台灣目前的基本工資與生活成本相比,更是人均GDP相近的已開發國家中最不足的。而只要基本工資繼續被壓低,就其他收入水平的勞工亦將無法獲得足夠的工資——事實上,一半以上的台灣勞工的工資都低於40,000元這個合理水平。

有鑑於目前基本工資增加速度的不足和短視,政府需要實施更大膽的計劃,使台灣基本工資更公平。

《最低工資法》自2018年起已在行政院審議,但台灣勞動部長許銘春表示,「由於勞資雙方對於參考數據或指標等仍有歧見,因此目前仍在蒐集意見中」。

許部長還表示,基本工資工作小組會議中,堅持基本工資法案條文「應給予彈性,不宜有過多限制」,但同意將「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入法《最低工資法》為應「參採指標」。但是,如果問題是出在參考指標,國際上其實早就有許多案例和模型,例如拉夫堡大學(Loughborough University)社會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in Social Policy)制定的最低工資標準,就詳細說明了如何根據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最低工資,計算基本工資的方法。

因此,勞動部應將國際公認的標準納入法案,用此當作藉口拖延法案的通過,只會延長台灣勞工因台灣商業團體和政客的政治遊戲下,不得不忍受的工資不足痛苦。

雖然台灣明年的基本工資可能已經確定,但我們今天仍需要認真討論,以數據為基礎,思考一個真正足夠台灣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基本工資——而不是根據政客和商界領袖的意願決定的基本工資。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