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提高到25250元是一大進步,但仍不足以維持台灣勞工的基本生活水平

基本工資提高到25250元是一大進步,但仍不足以維持台灣勞工的基本生活水平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基本工資的調整,比例上雖然是歷年來最高的一次,但由於過往的國家領導人持續壓抑工資漲幅,讓現在台灣的基本工資與企業盈餘完全不能對比,但在勞團與在野黨的倡議之際,勞動部卻仍以「參考數據或指標等仍有歧見」搪塞修法。

台灣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上週五召開會議,決定在2022年將基本工資提高至每月新台幣25,250元,但這個金額仍不足以維持台灣的基本生活水平。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由勞動部和經濟部官員以及勞方、資方與學者專家代表組成,每年在第三季度舉行會議,討論調整基本工資的幅度。今年,勞工團體主張將基本工資提高8%至10%,而企業團體則希望將基本工資增幅限制在3%。 委員會最終決定將基本工資提高5.21%。

雖然全國工業總會在會前發布了一項調查,堅稱大多數企業無法接受超過3%的漲幅,但其他企業領導人,如台灣鋼鐵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翁朝棟和台泥資深副總經理黃健強則出面表示,5.21%的增幅是可以「接受」的,對他們的經營「影響不大」。

鑑於台灣去年經濟成長率3.11%,是全球表現最強勁的國家之一,以及今年經濟預計增加 5.88%,將創2011年以來、近11年最高成長率,勞工團體因此呼籲將基本工資提高8%至10%。此外,台灣經濟表現強勁,相較起來去年基本工資僅增加0.84%,因此勞工團體也呼籲明年基本工資應增加8%至10%,以反映這兩年的經濟表現。

在本文中,就讓我們來探討5.21%的基本工資增加,是否足夠。

今年增幅突破過往紀錄,但仍無法彌補過往的過度壓抑

首先,我們看一下與過往相比的改進。

5.21%的增幅,實際上是台灣過去14年來基本工資幅度增加最高的一次。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蔡英文總統任內,台灣基本工資增幅也快於兩位前總統——至今已增加了26.2%,而前總統陳水扁和馬英九分別只達到了9.09%和15.79%的增加。事實上,蔡總統在6年內將基本工資提高的比例,比前任總統整個八年任期內做到的還要高。

a
作者製作提供

從1990年代中期的六年移動平均線來看,確實可以看到,在蔡總統的領導下,基本工資是過去六年累計增加最快的。

a
作者製作提供

但即便如此,新台幣25,250元的基本工資,仍不足以應付台灣的生活成本。

根據Yahoo奇摩新聞進行的一項調查,47,500名受訪者中,大多數受訪者認為基本工資還需要提高——45.6%的受訪者表示基本工資需要「應再調升」,只有17.2%的人認為基本工資「調得剛好」,17.5%的人希望維持在今年的2萬4000元。

a
作者製作提供

一如我之前所寫,與台灣的生活成本相比,台灣的基本工資遠遠不夠。根據Numbeo的生活成本指數,台灣的基本工資,其實和消費物價比台灣少20%至30%的國家差不多低。

然而——如我在前一篇文章中強調——台灣的日用品和房價卻是世界上最高的前幾位。

如下圖所示,若將台灣的最低工資和生活成本,與人均GDP與台灣相近(介於25,000美元至50,000美元之間)的發達國家相比,台灣的基本工資距離趨勢線的差距最大(紅點)。

a
作者製作提供

換句話說,在這些國家中,台灣的基本工資是最不能滿足生活成本的。

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應該與其他同樣富裕的發達國家的生活成本相當,那麼台灣的基本工資實際上應該在新台幣40,000元左右(綠點)。換句話說,台灣的基本工資需要比目前高三分之二。

基本工資調升,其實對各個階層的勞工都有好處

在Yahoo奇摩新聞的調查中,近半數(48.4%)受訪者認為基本工資上漲對他們的生活「完全沒影響」或「不太有影響」。

但實際情況是,若以滿足台灣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基本工資來看,台灣工業及服務業的私人企業勞工約有半數工資低於40,000元,這意味著其中一半的勞工,實際收入不足以維持在台灣的基本生活水平。

不僅如此,如果把台灣所有受僱就業者計算在內,有62.62%的台灣全時工作者月收入低於新台幣40,000元——低於台灣基本生活所需的水平。

a
作者製作提供

換句話說,基本工資調漲確實對台灣的大多數勞工產生了影響,因為只要基本工資保持在低(或不足)的水平,其他工資水平的勞工就會繼續賺取低迷的工資。

也因此,將基本工資提高到新台幣25,250元是不夠的。

另一個要考量的點,得參看台灣過往兩任總統對基本工資調漲的抑制。在陳水扁任總統的八年裡,台灣基本工資有七年根本沒有增加,馬英九任內則有兩年沒有增加。蔡英文執政時期是自2000年以來,基本工資首次沒有出現零增加的年份。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解釋過,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沒有從1997年開始停滯不前,應該平均每年增加4.11%。然而,在陳水扁和馬英九的領導下,基本工資的增加遠低於應有的水平。

a
作者製作提供

從圖中可以看到,相較於陳水扁的粉紅色虛線和馬英九的藍色虛線,台灣的基本工資只有達到黃色粗線,根據這個趨勢,只有蔡總統將基本工資提高到她任內應達到的水平(比較紅虛線和黃粗線)。

但這仍然不夠理想。

按照目前的增加率,還要12年才能達到「今天」合理的基本工資

由於台灣的基本工資在前兩任總統期間被嚴重壓低,今天台灣的基本工資需要大幅提高才能趕上台灣的生活成本,而且需要有一個明確的計劃來將基本工資提高到這個水平。

上週,勞工團體呼籲蔡總統在任期結束前將基本工資提高至新台幣30,000元,以符合她首次當選時的承諾。

其中,勞團提出台灣基本工資應在2024年提高至30,233新台幣。時代力量也提出類似建議,並呼籲在同年將基本工資提高至31,039新台幣。若要達成這些組織的倡議目標,需要在未來三年內每年將基本工資提高8%或9.27%,或每年增加新台幣2,000 至新台幣3,000元——考慮到台灣勞工去年平均加薪新台幣5,000元,這只是一個小數目。

相比之下,在蔡英文總統任內,基本工資自2017年以來平均每年僅增加3.95%。

按照時代力量和勞工團體的提議,台灣基本工資三年內可以達到新台幣30,000元,若按照蔡總統目前基本工資的增加速度,要到2027年——整整6年後——才能達到這個數額——或整整六年後。但如果基本工資繼續按照時代力量提出的增加率,到2027年基本工資將增加到新台幣40,844元,而根據勞團提出的增加率,台灣的基本工資會在2028年超過40,000新台幣,達到41,132新台幣。

然而,按照蔡總統目前的增加率,到2034年,基本工資才會達到新台幣4萬元——需要12年時間。

而且,40,000元是今天所需的基本工資,考慮到通貨膨脹,12年後勞工會需要更高的基本工資。

a
作者製作提供

再說一次,將基本工資提高到新台幣25,250元遠遠不夠。

若要符合其他已開發國家的水平,台灣的基本工資需要在40,000新台幣左右才能與其生活成本相稱,而台灣目前的基本工資與生活成本相比,更是人均GDP相近的已開發國家中最不足的。而只要基本工資繼續被壓低,就其他收入水平的勞工亦將無法獲得足夠的工資——事實上,一半以上的台灣勞工的工資都低於40,000元這個合理水平。

有鑑於目前基本工資增加速度的不足和短視,政府需要實施更大膽的計劃,使台灣基本工資更公平。

《最低工資法》自2018年起已在行政院審議,但台灣勞動部長許銘春表示,「由於勞資雙方對於參考數據或指標等仍有歧見,因此目前仍在蒐集意見中」。

許部長還表示,基本工資工作小組會議中,堅持基本工資法案條文「應給予彈性,不宜有過多限制」,但同意將「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入法《最低工資法》為應「參採指標」。但是,如果問題是出在參考指標,國際上其實早就有許多案例和模型,例如拉夫堡大學(Loughborough University)社會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in Social Policy)制定的最低工資標準,就詳細說明了如何根據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最低工資,計算基本工資的方法。

因此,勞動部應將國際公認的標準納入法案,用此當作藉口拖延法案的通過,只會延長台灣勞工因台灣商業團體和政客的政治遊戲下,不得不忍受的工資不足痛苦。

雖然台灣明年的基本工資可能已經確定,但我們今天仍需要認真討論,以數據為基礎,思考一個真正足夠台灣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基本工資——而不是根據政客和商界領袖的意願決定的基本工資。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