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看見臺灣的力量》:國合會副秘書長談甘比亞、查德、史瓦帝尼、索馬利蘭援外經驗

《在世界看見臺灣的力量》:國合會副秘書長談甘比亞、查德、史瓦帝尼、索馬利蘭援外經驗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1987年起,國合會副秘書長李栢浡代表臺灣踏訪超過100個國家,見證臺灣從「接受」國際援助的年代,到如今向外「給予」他國援助的篳路藍縷。透過投資融資、技術合作、人道援助及國際教育訓練等方式,致力協助非洲、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亞太、中東歐與中亞等開發中國家,改善經濟且提高人民福祉。

文:李栢浡

台灣援外的起點——非洲

(六)被塞內加爾環繞之國——甘比亞

甘比亞共和國(英語:Republic of the Gambia) 通稱甘比亞(英語:The Gambia),是位於西非的國家,陸上被塞內加爾環繞,面積11,295平方公里,是非洲大陸最小的國家。甘比亞河貫通國家中央,流往大西洋。1965年甘比亞脫離英國獨立。甘比亞人口191萬(2014年),是世界上最低度開發國家之一。

甘比亞資源貧乏經濟較落後。主要以旅遊業為主,其次為轉口貿易和農業,僅有少量的工業零星分布在塞爾昆達市至班竹市的公路兩側。旅遊業是本國的支柱產業,但隨著近年來周圍國家的關稅不斷降低,甘比亞本國關稅不斷提高已失去了低稅港的優勢,貨物轉運量嚴重萎縮。農業主要以種植水稻和玉米為主。土地利用率很低,大片土地空閒荒蕪,有限的耕地也僅在雨季種植,糧食不能自給自足,主要依靠進口。

1965年甘比亞與中華民國建立外交關係,隔(1966)年派遣駐甘比亞農耕隊,1974年台甘兩國斷交農更對撤離,1995年7月13日,甘比亞和中華民國恢復外交關係,我國再派遣農技團前往甘國協助稻作與蔬菜之生產,2013年斷交,技術團撤回。

1. 乾扁四季豆

1995到2013年期間,我國派遣技術團(農技團)協助協助首都班竹(Banjui)拉明(Lamin)地區婦女團體從事蔬果生產,以供應大班竹地區市民所需要的蔬果消費,其中以四季豆、番茄、高麗菜、南瓜及西瓜為大宗。

2000年8月前總統陳水扁率領經濟部長、農委會主委、立法委員及企業領袖等重要人士之龐大訪問團,前往甘比亞、布吉納法索及查德等三個非洲友邦,進行「民主外交、友誼之旅」,參訪我協助該等友邦完成之各項合作建設,並與各該國元首會晤,簽署聯合公報,對增進我與該等國家邦誼、宣揚我民主成就及提升我國際能見度極有助益。

訪問團抵達甘國時,由甘國前總統賈梅親自接待,甘國官方安排陳前總統一行視察Laming蔬菜專業區,由當地婦女準備中式餐點來歡迎陳前總統及訪問團,其中有一道菜最為有名,那就是「乾扁四季豆」。

2. 栗達銅像

甘比亞的經濟除仰賴轉口貿易外,觀光旅遊業為主要收入來源之一,1969年11月,我國前農耕隊隊長栗達終年為公務繁忙導致肝癌過世,甘國為表彰渠對農業的貢獻,為栗達立了一個銅像以茲紀念,銅像下並有中英文之說明,目前栗達銅像已成為甘國重要的觀光景點之一。

3. 獨特的觀光產業

首都班竹靠海濱區域開發有數間六星級的連鎖酒店如Novotel、Marriot、Hayatt等,主要的旅客係來自北歐與西歐的旅行團,另有一些自由行的尋芳客,他們會在甘國旅館停留一個禮拜,經由某個管道找來18~25歲的男孩或女孩陪他(她)們過著一星期非常逍遙的生活,並給予男孩或女孩一筆可觀的報酬,此中獨特的旅遊型態已行之多年,絲毫未曾退色。

(七)因石油而經濟逆轉——查德

查德共和國,通稱查德,是非洲中部的一個內陸國家,北接利比亞,東接蘇丹,南接中非共和國,西南與喀麥隆、奈及利亞為鄰,西與尼日交界。該國以查德湖的名字命名,國內最高山峰是位於撒哈拉的庫西山,首都和最大城市是恩加美納。查德國內共有超過200個民族,法語和阿拉伯語是官方語言,伊斯蘭教是最多人信奉的宗教。面積為1,284,000平方公里,人口估計為10,146,000人,聯合國公布的人類發展指數查德排名倒數第三,國內80%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

2005年,該國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只有1,500美元。查德是中非國家銀行和中部非洲關稅和經濟聯盟的成員國之一,法定貨幣是中非法郎。超過80%的查德人靠自給耕作或畜牧維生,查德最南10%的土地是該國最肥沃的可耕地,主要農作物有高梁和小米。查德是世界上最貧窮、貪汙情況最嚴重的國家之一。2000年,外資開始大規模投入查德的石油業,這有助推動該國的經濟發展,自2003年起,石油已取代傳統的棉花工業,成為查德最主要的出口收入來源。

1. 農業與石油的合作

1964年,兩國簽署《農業發展技術合作協定》,1965年,中華民國派遣農耕隊、獸醫隊、搾油技術隊前往查德,其中農耕隊至1972年兩國斷交後撤離。1997年8月12日,兩國恢復外交關係後,根據所簽署《經濟暨技術合作協定》、《醫療合作協定》立即展開合作計畫。農業技術考察團赴查德考察,並決定派遣農技團,協助該國發展稻米與蔬菜作物,以增加農業產量;另派遣醫療人員進駐首都恩加美納的自由醫院,展開技術援助工作,2006年兩國斷交後,農計與醫療團撤回。

台灣中油公司赴查德探勘石油,自2006年1月25日起透過轉投資子公司OPIC(海外石油及投資公司)與查德政府正式簽署礦區合約及聯合經營合約,取得查德BLTI、BCSII、BCOIII共3礦區的探勘專屬權,並由中油擔任礦區經營人,查德政府則為合夥人。

2011年1月,中油在查德礦區發現重大油藏,是近40年來日產量最多的油井。2015年,中油為分散風險將持股70%探勘權益出售一半給中國企業華信能源子公司的海南華信國際控股公司,交易案在2016年9月完成交割後公告。2020年3月5日,該礦區產出第一桶原油,首批95萬桶於12月運抵台灣。

2.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查德湖

1997年8月,我國與查德復交後,本人隨即率領由外交部、農委會與國合會人員組成的評估團前往查德進行設立技術團與醫療團之規劃與評估工作,最後選定南部Bongor地區設立技術團,在首都恩加美納(N'Djamena)自由醫院設立醫療團。評估團抵達中部查德湖地區,當地省長率領一個駱駝隊到機場來迎接我,在飛機即將降落前在機上看到駱駝隊的景象實在非常壯觀。飛機降落後,省長在機艙門口迎接我,立即將指揮刀遞交給我由我來指揮這個駱駝隊,這是我第一次騎駱駝且要指揮一個駱駝隊,實在是非常刺激。

晚間接受省長款待並下榻省長寓所,臨睡前我對著窗戶看到一個雄偉的清真寺,可是當我早上醒來時再對著窗戶一看清真寺不見了,此時,我感到非常的神奇,早餐時,我跟省長提起這件事時,他解釋說他的房子是蓋在查德湖上,房子會跟著湖面游動,因此昨天所看到的景象自然會今天不一樣了。

在一陣驚訝聲結束智慧的早餐後,隨即在省長的陪同下在查德湖附近參訪,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查德湖的某一個區塊將之劃分井字型,他們將1及5相對的兩個區塊的水以虹吸原理排入其他區塊,以這養區塊原來湖底肥沃的土壤來種植小麥,具省長說明這是由義大利的灌溉專家所設計,全世界有許多有名的李灌溉專會及在查德湖從事一些令人佩服的水利灌溉計畫,真可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八)非洲小瑞士——史瓦帝尼

史瓦帝尼王國(Kingdom of Eswatini),通稱史瓦帝尼(史瓦濟語:eSwatini,英語:Eswatini;舊稱Swaziland),是位於非洲南部的一個內陸國家。史瓦帝尼北、西、南三面均為南非所包圍,東北面則與莫三比克接壤。該國舊英語官方國名為「Swaziland」,其拼寫與歐洲的瑞士(Switzerland)相近,且同屬內陸國,因而有「非洲小瑞士」之稱。

然而,也因為拼寫相近的關係,英文國名已經於2018年4月19日改為現名。史瓦帝尼面積17,364平方公里,人口1,087,200,恩史瓦帝三世自1986年執政至今,境內幾乎皆為同一種族的住民。與南非經貿關係密切,南非是史瓦帝尼主要的進口國,史瓦帝尼半數以上的出口亦皆銷至南非。境內偶有糧食匱乏之事發生。

史瓦帝尼於1968年獨立建國時即與中華民國建交至今,未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自布吉納法索在2018年5月24日與中華民國再次斷交後,史瓦帝尼成為中華民國在非洲唯一的邦交國,使館位於墨巴本。

1. 全世界最幸福的國王

1986年4月25日現任國王恩史瓦帝三世即位,依照史瓦帝尼的習俗有三大傳統節日,勇士節(Incwala)、馬魯拉節(Marula Festival)和蘆葦節(Umhlanga)。

勇士節是屬於男人的節日,也是屬於國王的節日。每年的十二月中到一月,全國男性都會遵循傳統進行活動慶祝,日行近百里只為了祈禱國王的身體強健及福壽安康,男人會多在身上加一層毛草披肩,右手持長矛武器、左手拿牛皮盾牌,就跟史瓦帝尼國徽如出一徹。

二月中馬魯拉節則是慶祝豐收以及已婚婦女的節日,全國婦女都會獻上新鮮蔬果給王母,並且跳舞祈禱王母一切安康。蘆葦節大家可能有點陌生,「選妃節」相信大家就多少有些印象了,對吧?蘆葦節可以說是史瓦帝尼最大的慶典活動,每年的八月底舉行,由王母與國王共同主持。

一連八天的慶典活動,來自全國各地的未婚少女會齊聚在王母皇宮的大草原上,事實上根據史瓦濟蘭的習俗,未婚女子在結婚前一定得保持處女之身,因此所有參加這一個盛大節日的女孩必須是未婚的處女,而剛好這個季節也是蘆葦花開的時節。

節慶的最後一天是慶典的高潮,也是唯一對外國遊客開放的一天,這天全部的少女們會穿著特別的傳統服裝,五顏六色的下擺,上身則毫無遮攔全裸著,並隨著音樂與歌聲跳舞入場。

通常第一支隊伍都是國王的女兒或皇室成員,頭上會有鮮紅色的羽毛,頭上插的羽毛愈多,代表和國王的關係愈近。少女們右手持劍、左手拿盾牌,拿的盾牌是女生專用,尺寸大概跟一個盤子差不多大小。

國王恩史瓦帝三世目前已有16個妃子,此種傳統習俗還會再持續下去,您覺得國王很幸福嗎?聽說他爸爸的妃子超過100個。

2. 史瓦帝尼愛滋病情況嚴重

史瓦帝尼的首宗愛滋病毒感染/愛滋病個案於1986年被報告,後來開始廣泛感染,很大原因是由於當地文化並不鼓勵安全性行為。再加上高結核病感染率,人均壽命在西元2000年後的第一個十年已減半。在2016年,史瓦帝尼的15至49歲人口愛滋病患病率是全世界最高,達27.2%。根據統計,約有40%人口感染愛滋病毒,平均壽命為32歲;每四個史瓦帝尼人中,僅一人可活到40歲。

史瓦帝尼19至49歲的人口中,超過四分之一對HIV呈陽性反應,是全球愛滋病問題最嚴重的國家。而當地所有愛滋病患者中,有83%同時患有肺結核。結核的死亡率為18%。2009年6月4日,美國和史瓦帝尼簽署了史瓦帝尼夥伴關係,框架愛滋病毒和愛滋病(2009~2013年)。該總統愛滋病緊急救援計畫將有助於史瓦帝尼的多部門實施愛滋病毒/愛滋病國家戰略框架。

(九)非洲新希望——索馬利蘭

索馬利蘭共和國(Republic of Somaliland),通稱索馬利蘭,是位於非洲之角東北部的一個未受國際普遍承認的國家,1991年獨立,該國東部和索馬利亞邦特蘭州接壤,西部和南部與衣索比亞接壤,吉布地在其西北方,北面隔著亞丁灣和葉門相望。面積176,120平方公里,人口約390萬,首都哈格薩(Hargeisa)。

1. 未受承認的國家

索馬利蘭是世界上實際控制領土面積最大的未受國際普遍承認的國家,國際間與索馬利亞有官方關係的國家因索馬利亞的反對而仍將索馬利蘭視為索馬利亞的聯邦成員州之一,但事實上索馬利蘭政府的運作是一個「獨立政治實體」。索索馬利蘭與一些國家有政治上的往來,包括英國、衣索比亞、比利時、迦納、南非、瑞典以及吉布地等,索馬利蘭目前未被任何聯合國會員國承認,僅得到同為未受國際普遍承認國家的中華民國的正式承認(AFROL News, 2021)。

索馬利蘭和索馬利亞比起來,因為政治較穩定,所以經濟的情況也較好,但是依舊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索馬利蘭先令雖然穩定但卻不是國際間認可的貨幣,目前還沒有官方匯率,由作為中央銀行的索馬利蘭銀行調控,對外貿易在索馬利蘭經濟中占有重要位置,還擁有位居交通要衝的良港柏培拉(Berbera),但連年逆差。

其中最大宗出口貨物是家畜,估計可達2,400萬頭。單在1996年就有300萬隻家畜出口到中東地區,其他的出口商品包括牲畜皮,皮革,沒藥,乳香,農業被認為是一個前景光明的行業,特別是糧食和園藝的生產。礦產業也很有潛力,雖然目前只包括沙石場,但是各種礦產儲量豐富(WebCite, 2012)。最近一次在索馬利蘭附近的調查顯示,該國擁有豐富的海上和內陸石油及天然氣儲量。在過去幾年中已經有一些油井被開採,但是鑑於該國不被承認的現狀,外國石油公司尚未與索馬利蘭交涉。

2020年2月26日中華民國外交部部長吳釗燮與來台訪問的索馬利蘭共和國外交部部長穆雅辛,在台北賓館共同簽署「中華民國政府與索馬利蘭共和國政府雙邊議定書」,6月30日,索馬利蘭媒體報導其總統繆斯・比希・阿卜迪將向中華民國派遣代表。7月1日,中華民國外交部正式宣布雙方互設代表處。2020年10月,技術團薛團長烜坪在我駐索國羅大使震華之見證下,與索國農業部秘書長簽署「技術合作架構協議」,我駐索國技術團正式成立。

2. 以索馬利蘭做為我國前進非洲的踏板

2020年2月,國合會接受外交部的委託,由本人率領三人評估團前往索馬利蘭從事設立技術團之評估與規劃,經拜會索國副總統、外交、農業、衛生及科技部長,現地評估雙方可行的合作項目與地點,最後選定農業(蔬果)、孕產婦與嬰兒保健功能提升及電子化政府等三項計畫。

經由與索馬利蘭建立的外交與技術合作關係,再度勾起了我國與其他非洲國家恢復實質關係的一線希望,我們會將台索雙方的合作計畫做到最好,充分展現台灣經驗並以此為模板,再拓展至鄰近的非洲國家。近幾年來,中國在非洲地區所執行之「一帶一路計畫」,非但沒有帶給非洲地區國家任何實質的利益,反而使非洲地區國家徒增外債壓力,對人力建構也沒有幫助,凡此對我國而言應屬一項利基。

四、結論與未來展望

以目前全球的發展趨勢而言,21世紀是亞洲人的世紀,您會相信22世紀是非洲人的世紀嗎?您會相信到西元2100年整個非洲大陸的人口將達60億,其中奈及利亞人口將超過25億,亦即將會超越中國成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嗎?

從各種跡象顯示,有些非洲國家的發展與進步的確讓人刮目相看,1996年,塞內加爾實現了網際網路的全部連接,創造了信息技術服務的繁榮發展,私營經濟現在占塞國GDP的82%。

1. 如果我說非洲很進步,你會相信嗎?

2019年2月,在巴塞隆納的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南非的電信公司Rain發表了商用5G通訊網路,並承諾今年底正式上路。這消息讓在場媒體一片譁然。第一世界的國家都還沒有正式迎接5G網路的時代,非洲憑什麼站上這個舞台?大家心裡都在納悶,非洲國家的行動網路普及了嗎?他們有4G網路嗎?又為什麼需要用到5G呢?

現在積極推動5G網路部署的國家,除了南韓、美國和瑞典以外,大部分的國家都還在觀望,等技術成熟,等市場需求出現。號稱比4G網路快上百倍、下載一部高畫質電影只需要1秒鐘……聽起來華麗的新科技,除非真的有物聯網、工業4.0等需求,若只用在手機通訊上,豈不是太浪費了?而這些工業不發達的非洲國家,怎麼會用得到5G呢?

其實,非洲國家過去20年來,一直都是「跳躍式」的發展,在市話線路還不普及的時候,就跟上了手機的潮流,家庭裡幾乎沒有人有裝室內電話,卻是人手一支手機。就連公司行號、政府機關也都是使用手機。你要跟市政府某承辦人員聯絡,就是打他的手機,要跟醫生預約,也是打醫生的手機。如果打公司的總機呢?就是總機小姐的手機。

非洲在3G網路都還未完全普及的時候,直接挑戰5G技術,是很大膽。但從這些年來的發展軌跡看來,卻又不那麼意外。非洲正在用快速跳躍的方式迎頭追趕第一世界,然而第一世界卻渾然未覺。歐美國家對非洲的印象仍然停留在落後與貧窮,這樣的認知偏誤,可能會讓人低估非洲的發展潛力,錯失了未來跟著非洲起飛的機會。

2. 真實的非洲,不是只有貧窮、飢荒與恐攻

Hans Rowsling寫的《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一書就直接指出:由於我們對事實的不解,而時常對現況產生認知的偏誤。作者生前也常駐非洲多年,對於這塊大陸有著深刻的體悟,寫這本書想要扭轉大家對於黑色大陸、未開發國家的刻板印象,透露未來的機會,其實非洲的發展不像我們想的這麼悲觀。

不僅僅是對於非洲,我們生活的周遭,充斥了假新聞、情緒性散播消息、網路瘋狂轉發的影片,名嘴的談話……在在影響了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這些大量的資訊,在事實難以一一求證、無法一窺事件全貌之下,左右我們接收訊息方向的就是主觀的感受,大家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版本,卻都自認為自己是最客觀公正的一方,生活在同溫層裡面卻又都不承認。2016年德國的年度詞彙是「後事實時代」,到了即將邁入2020年的今天,我們看事情的角度,依然常常把事實放在後面,把自己的主觀認知放前面。

一般閱聽大眾對於非洲的感受,如果一直停留在貧窮落後的印象,加上新聞版面的文章都是糧食危機、疾病、戰爭和恐攻,自然在心中形塑了一個強化的認知,就是非洲仍然處於黑暗落後的年代,是一個發展停滯,現代化程度極低的地區。非洲國家也許自身也有意無意地散發著這樣的訊息,如此比較容易向西方國家請援;或許媒體也偏向報導這些負面的新聞,因為這些內容符合讀者對非洲的認知,這樣才會有人看,才會有人相信。

新聞報導許多戰爭、疾病等各種非洲的問題,這些資訊並非不是事實,但卻不是非洲現況的全貌。這些新聞讓我們對於非洲的認知產生偏差,無助於大眾更加了解非洲的發展狀況。在台灣,我們對自己生長的環境,都會產生認知偏誤了,更何況對於一個遙遠且生活沒有直接相關的非洲大陸?我們的認知與實際情況,時常出現很大的落差。

3. 只把非洲當作一個地區,就無法真正認識它

然而,要清楚闡述非洲的真實發展現況,卻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非洲實在太大了。北非比美國的領土要大,西非比阿根廷大,中非和東非加起來比整個西歐連同英國的面積大、南部非洲經濟發展共同體(SADC)16個國家加起來比中國還要大……。

當西非發生伊波拉疫情的時候,很多旅行社收到客戶的電話,要求取消去東非看動物大遷徙的行程,這樣的擔憂,就是源自於將非洲視為單一地區的偏誤。賴比瑞亞和獅子山(伊波拉疫情發生處)與肯亞、坦尚尼亞(東非大草原)的距離,比法國巴黎到俄國莫斯科還遠,但應該不會有人因為巴黎發生恐攻,而取消去俄羅斯的行程吧!

大家把非洲視為一個地區,就永遠無法真正認識它。好比早些年,台灣習慣以「東南亞」泛指印尼、越南、泰國等各個國家,在這種語彙之下,各國的差異性就被抹平了,我們一直很難分得清楚每一個國家、種族特有的語言和文化。直到近年來,台灣對於東南亞國家的認識逐漸提升,大家的言語中,才逐漸減少了「東南亞」一詞的使用,而是直接說出那一國家名字,我的朋友是緬甸人就說是緬甸人,不會說他是東南亞人;我要去馬來西亞出差就是去馬來西亞,而不會說我要去東南亞。

所以當有人問我為什麼要去非洲?我覺得這題很難回答,因為我去的是史瓦帝尼等這些國家,不是整個非洲。又有人問我是不是會說非洲話?這題更難回答了。根據不同學派對於語言與方言有不同的分類方式,非洲語言的數量以最嚴格的定義來說,超過1,200種,寬鬆一點的認定,則超過3,000種,南非光是官方語言就有11種,奈及利亞的方言將近500種……在看好萊塢電影時,有時出現黑人交談的場景,下方字幕打出「非洲土語」時,我不禁覺得莞爾,因為這樣寫並無任何意涵,跟打出「他們正在交談」的字幕是一樣的。

4. 他們可能對你瞭如指掌,你卻連他們在地球哪個角落都不知道

我們對非洲國家的連結,大多來自於電視節目或觀光旅遊,即使真正到了當地,眼見也不一定是真實的全貌。探索頻道上播出的草原動物,大象、斑馬、羚羊,的確是非洲的野生動物沒錯,但卻不是當地人生活中的重要動物。如果你去非洲買了大象、獅子的雕塑藝術品,那是做給觀光客的。如果你要挑一種象徵在地的動物,你問當地人送禮都買什麼藝品,或是他們生活中有沒有吉祥祝福之意的圖騰,他們的回答會讓你意外,不是那些大型的野生動物,而是蜥蜴、壁虎、變色龍。

的確,要取得非洲的資訊不容易,在2015年之前,想用Google的街景瞧瞧非洲大城的市容,幾乎是不可能的。直到這三、四年間,街景服務才擴及到一些觀光比較熱門的國家,例如南非、波札那、坦尚尼亞、肯亞、埃及、摩洛哥等;兩年前才進入西非沿海國家:迦納、塞內加爾、奈及利亞……至今不過10多國的部分城市有街景。

整個非洲的Google地圖資料量,比一個東京市的資料量還少。你認為是他們落後,我認為是我們吃虧。因為一個非洲的年輕人,有了網路之後,可以輕易地搜尋到東京的所有資料,大街小巷一覽無遺;而我們,即便有發達的網路,卻仍然對非洲一知半解。

或許是非洲地理位置太過遙遠,或許是媒體報導非洲的篇幅太有限,讓我們難以一窺廣大非洲的全貌。但若能保持探究事實的好奇心,用多方角度看新聞,同時去除閱聽時的直覺偏誤,認識非洲就像是拼一幅巨幅拼圖一樣,收到每一個資訊時都能不偏頗地保留下來,就可以慢慢建構出一幅完整的畫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在世界看見臺灣的力量:超越三十載國際援助路 李栢浡親證回憶錄》,時報出版

作者:李栢浡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集結台灣軟實力,在世界綻放感動!
——連台灣人都不知道的30年國際援助路

自1987年起,國合會副秘書長李栢浡代表台灣踏訪超過100個國家,見證台灣從「接受」國際援助的年代,到如今向外「給予」他國援助的篳路藍縷。

為因應台灣在國際社會處處受掣肘的困境,「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國合會)」以非官方且非營利組織之姿,在國際場域大顯身手。

透過投資融資、技術合作、人道援助及國際教育訓練等方式,致力協助非洲、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亞太、中東歐與中亞等開發中國家,改善經濟且提高人民福祉。

【援助合作項目隨時代轉變,不停精進】

  • 農業領域:傳統農業的生產與推廣→農企業、智慧農業、精準農業、數位農業
  • 公衛醫療領域:派遣醫療團隊→公衛醫療專案計畫
  • 資訊通訊領域:縮減數位落差計畫→運用地理資訊系統進行城市防災、森林病蟲害防治、建置醫療資訊系統、智慧公車管理監控系統
  • 教育領域:短期訓練班→推動高等教育與專業教師之派遣
  • 中小企業發展領域:顧問諮詢、轉融資貸款計畫→深度輔導、微額貸款及農企業貸款
  • 環境議題領域:廢棄物處理、堆肥製作→提升氣候變異調適能力、天災應變能力、城市韌性防災、氣候高影響力、綠色能源計畫

台灣雖是彈丸之島,仍低調但堅定地在國際公益領域中持續努力。
關注國際議題、關心國際援助,一起重新發現台灣感動力!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