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草根維修運動興起,挑戰線性經濟模式與資本主義「拋棄式文化」

全球草根維修運動興起,挑戰線性經濟模式與資本主義「拋棄式文化」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通過修理,串連喜歡動手做、並想為社區服務的維修志工,與有修理需求的市民,修復物件的過程也修復著人與人的社會關係,環保行動同時能強化社會團結與連帶。振興維修帶來技術分享、有機會繁榮在地經濟。

文:邱花妹(中山大學社會學系)

前言

2021年1月5日,我擔任共同主持人的中山大學大學社會責任(USR)計畫「城市是一座共事館」,與高雄旗美社區大學、高雄第一社區大學、台南新化社區大學齊聚,宣布啟動「南方修理聯盟」。以大學與社區大學的教學活動為基礎,在南台灣的城鄉社區舉辦維修活動,推廣以維修取代拋棄、負責任的消費與生產以及循環綠生活。

社會學者為什麼鼓吹社區居民拿起傢司、動手維修?透過這篇文章,我要談談過去十年在全球草根社區興起的維修運動,說明維修的環境與社會價值,維修運動如何挑戰浮爛的計畫性淘汰、走向維修權倡議,以及要求以循環取代線性經濟的發展模式。

英格蘭小鎮Farnham修理咖啡館(Repair Café)

2019年暑假,我終於有機會拜訪老友Martin Charter在英格蘭小鎮Farnham一手創辦的「修理咖啡館」。Martin是英國創意藝術大學(University for the Creative Arts, UCA)永續設計中心(Centre for Sustainable Design, CfSD)的創辦人兼執行長,在校方、鎮上教會與地方議會支持下,他自2014年起組織維修志工,每月在教堂活動大廳舉辦一次活動。

圖說:創辦Farnham-Repair-Cafe的Martin-Charter-
Photo Credit: 邱花妹攝影、提供
創辦Farnham Repair Café的Martin Charter 教授

活動動線是這樣:送修居民進到會場先由志工引導填寫物品使用年數、品牌型號、損壞情形等基本資料,秤物品重量並登錄;再至家電、3C、腳踏車、衣物、家具等不同修理區前的座位等待叫號。輪到修理時,居民帶著物品到工作檯與修理志工面對面坐定,維修志工一邊診斷修理,一邊不時與送修居民就著物品損壞狀況、使用慣習、物品運作原理、日常維護方法聊天對話。遇有維修難題,志工們彼此討論、互相支援、一起解決問題;過程中,有志工送上可颂、熱茶與咖啡,為這個社區志願性活動加溫。

我到訪前即被告知,Farnham修理咖啡館這天將誕生第一千件成功修理好的物品,地方議員、地方報因此都來了。就在交談聲、維修工具與物件碰撞聲中,歷史建築裡揚起了歡呼與掌聲。為什麼預測得到這天能修出第一千件物品呢?關鍵在Martin自成立修理咖啡館以來,即有計畫地通過基本資料表、秤重、問卷滿意度調查、導入碳排放計算器等方法,進行資料收集,再藉由統計資料呈現修理的環境與社會效益。

登入Farnham修理咖啡館的網頁可以看到,從2014年到2021年10月,中間因疫情中斷超過一年,Farnham修理咖啡館已組織64場修理活動,累計3144人次到訪、修理好1383件物品、修理率達66%。通過這些修理活動,社區成功阻止了3.98噸物件進到掩埋場、減少37.4噸碳排放,為居民荷包省下超過10萬5千英鎊,送修者的滿意度高達98%。[1]

Farnham-Repair-Cafe-的網頁以數字呈現維修的環境與社會效益。截
Photo Credit: Farnham Repair Café
Farnham Repair Café 的網頁以數字呈現維修的環境與社會效益。(取用日期:2021-10-10)

修理活動不僅回應社區需求,也讓具備技術能力的志工們得以為社區、為環保貢獻心力,Farnham的修理志工臥虎藏龍,許多是退休的專業人士。累積45年維修飛機經驗的志工John Pearce跟我說:

「我想對社區有所貢獻,而不是坐在家裡,當維修志工最大的滿足感就是避免很多東西進到掩埋場!」[2]

修理活動不僅帶來環境效益,也帶來凝聚社區人情的作用。馬汀跟我分享的經典案例是:一位中年男子帶著市面上早已不復見的舊式錄音轉盤來維修,當修理志工成功讓舊物重生、轉盤流瀉出中年男子兒時熟悉的搖籃曲,通過修復乘載記憶的物件,人們的情感得以穿越時空得到慰藉。馬汀說:「我因為環保投入研究、創辦修理咖啡館,卻意外發現,原來修理咖啡館修理的不只是物件,也在修復人的情感與記憶。」[3]

舊物得以新生,Farnham的維修活動,吸引其它社區居民遠道來送修或取經,英國國家廣播電視台《BBC》也來報導。[4]突來的COVID-19疫情蔓延,封城導致實體維修活動中斷,但疫情逼出社區的調適與創新能力。在封城一段時間後,他們發展出送修與維修者零接觸的模式、提供居家維修線上諮詢與教學、舉辦志工線上聚會,甚至有阿公級維修志工在線上巧遇因封城久未相見的孫子,而通過線上教學教會孫子修理燈具!

全球草根維修運動興起

全球修理咖啡地圖(取用日期:2021-08-22)
Photo Credit: Repair Cafe 授權方式
全球修理咖啡地圖(取用日期:2021-08-22)

事實上,截至2021年10月,全球各地已有2053個類似Farnham的修理咖啡館,[5]而啟動這波草根修理運動的是荷蘭記者Martine Postma。有感於廢棄物急速成長,Martine 在2009年創辦修理咖啡館,將具備修理能力與有修理需求的社區居民聚在一起。咖啡只是調劑,在修理咖啡館這獨特的社區空間裡,社區居民相聚、學習技術,透過維修挑戰了資本主義失控的拋棄式文化。

隨著更多社區也想動起來,Postma成立的「修理咖啡館基金會」(Repair Café Foundation),提供啟動修理咖啡館的方法、維修工具清單、募款與宣傳策略,網頁上的全球修理咖啡館地圖,讓造訪者可以輕易探找各地修理咖啡館的位置。

修理正轉變當前的拋棄式文化,Repair Revolution: How Fixers Are Transforming Our Throwaway Culture一書作者John Wackman與Elizabeth Knight問:假如圖書館、咖啡廳、社區中心、鎮公所大廳就可以維修;假如修理咖啡館、維修診所、(維修)工具圖書館就在你住的鎮上,事情會不會有所不同?他們認為,維修革命是對消費文化的反滲透,人們投入資源、分享資訊、學習不單單只是作為一個消費者。維修滿足人們的好奇心,用工具與雙手,搞清楚產品如何運作;維修榮耀、保留、傳遞修理的實用知識與技能;而送修者也不是把故障的東西丟給維修志工,而是在維修現場,一起學習如何保養,延長你在乎或依賴的物件的壽命。

簡單說,人們在維修中分享技術、發展創造力、找到樂趣、減少廢棄物、提高社區韌性以及交朋友。[6]研究澳洲DIY文化的Katherin Wilson認為:維修帶給人們深刻的關懷、自豪、歸屬感以及公民參與感,回歸維修經濟有助於創造一個更友善、更具包容性的社會。[7]

修理並非新鮮事,但在跨越社區與國界的互相學習與複製中,這波草根社區運動,賦予了古老的修理行動在當前氣候危機時代下的進步意涵。Martin曾與修理咖啡基金會合作,在2014年、2016年與2020年進行了三次全球咖啡館的基本調查。2014年同時調查修理咖啡館與黑客空間,梳理出志工動機,發現志工想幫助他人生活得更永續、想提供社區服務、幫助提高產品的可修復性與壽命,志工認為家電與電子廠商「計畫性淘汰」製造了問題。[8]

不同於前兩次調查聚焦修理咖啡館志工參與動機以及對未來的期待,2020年最新調查聚焦團體分析295個修理咖啡館的回覆後發現:修理咖啡館多由具強烈動機的個人或一群人組織而成,有的是轉型城鎮運動(Transition Town)的一部分;也有的由教會或公部門推動。減少廢棄物無疑是主要目標(96%),其他的成立目包括鼓勵修理、提供空間讓人們分享修理技術與知識、社區鄰里或志同道合者見面、幫助到訪者省錢,以及鼓勵公司提升產品的可修理性與壽命,乃至提供志工增進職能技藝的機會等,顯見修理咖啡館的運作在環境目標外也兼具社會目的。[9]

在全球追求永續轉型的草根創新行動中,維修咖啡館、修理診所(Fixit Clinics)也與黑客空間(hackerspace)、創客空間(makerspace)的興起有關。線上平台、社會企業、社區為基礎的組織,也助益了修理運動的發展,比如IFixit是維修電子產品與汽卡車的維基百科,維修者透過逆向工程整理出維修指南,在網路上免費共享。Restart Project 則是英國倫敦的社會企業,透過在社區與企業的「重啟」活動,分享維修技術,鼓勵人們延長手中電子產品的壽命。[10]

挑戰線性經濟模式與計畫性淘汰,拿回「維修的權利」(right to repair)

事實上,發動修理咖啡館的行動者,渴望透過日常維修行動帶來更大幅度的結構變革。面對修理咖啡館成功地遍地開花,Postma曾受訪強調:

「我們沒有什麼時間可以為此感到驕傲,因為修理不是解方,重要的是這些修理活動所傳遞出的關鍵訊息,那就是,人們想要他們的東西是可以修理的,生產者應該生產可維修的東西。」[11]

的確,第三次全球修理咖啡館的調查發現,受訪者最期待國際修理咖啡館基金會在未來扮演的前三大角色是:政策遊說鼓勵較好的產品設計(可修理、延長產品壽命)、提升消費者維修意識、與公司就更好的產品設計進行對話。[12]

資本主義為資本積累持續擴大生產與消費,主流「線性經濟」(Linear Economy)發展模式,在「資源開採→製造→銷售→使用→廢棄」各階段帶來環境與社會負荷。「計劃性淘汰」(Planned obsolescence)更進一步加速產品廢棄,造成地球嚴重的負荷。

什麼是計畫性淘汰?以手機為例,品牌商有計畫地讓消費者在更新系統軟體後出現手機降速或電池壽命減損的狀態,刺激消費者購買新一代手機,只為追求利潤最大化。計畫性淘汰造成顯著的環境衝擊,電子廢棄物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廢棄物,從富裕國家流入窮國,底層窮人徒手拆解廢棄物,污染河川與土壤,危害自身、家人與社區居民健康。

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指出,80%電子廢棄物未能妥善回收再利用,造成龐大的環境負荷、經濟損失與資源浪費,比如,一噸手機中的黃金含量比同重量的金礦高出100倍!從廢棄電子產品取得資源所產生的碳排放,遠低於從地球開採新資源;延長產品壽命、重複使用電子組件,可以帶來更高的環境與經濟效益。[13]

打開抽屜,每個人可能都有一堆小故障、速度變慢、甚至完全沒壞卻淪為廢棄物的電子產品。草根維修運動正是想解決電子家電產品等廢棄物急速增長的大問題。也在愈來愈多人想動手維修的過程中,發現了維修這利己利人利益地球的好事竟障礙重重:只能拿回原廠維修、貴又不方便、缺乏維修指南,廠商針對圖解說明書、設計圖、軟體和程式代碼清單保密,一體成形無法更換零件,保固期內不得自行維修,無法取得零件與維修工具等。Katherine Wilson即指出:「不過是幾十年前,電器製造商的包裝裡還附有修理說明,但今日檢附的都是危險警告以及威脅消費者若自行修理將造成保固失效。」[14]

也因此,日常的社區維修行動逐漸蔚為挑戰結構性問題的「維修權」運動(Right to Repair),而維修咖啡館累積的資料與數據,正能貢獻於公眾教育、爭取維修權、要求政策與企業做出改變。當人們透過合作、互助、共享的方式來維修,這些維修活動累積的資料,可以回饋到產品設計、維修與維修權立法等倡議。以修理咖啡館的調查而言,回應調查的修理咖啡館中,約40%的維修活動沒有收集任何資料,但有收集資料的修理咖啡館,其資料就成為消費者、生產者與政策制定者對話的重要基礎。[15]

ifix
Photo Credit: Smartphone Repairability Scores – iFixit
截圖自ifixit網頁的手機評比 (取用日期:2021-10-12)

修理咖啡館可以累積資料,而以維基百科原則共享維修know-how的線上平台,也能藉由拆解品牌大廠的智慧型手機,為其可維修性打分數、做評比,以透過消費者壓力,要求廠商從源頭設計就應符合生態設計、循環經濟中的可維修原則。[16]

拿回「維修權」近年在歐美蔚為重要運動倡議,並在維修權的立法上有所推進。在美國,維修者、消費者、回收商、環境倡議組織在2013年創立「數位修理權聯盟」(Digital Right to Repair Coalition, DRR),後更名為「修理協會」(The Repair Association, TRA)。目標即在遊說促成友善維修的立法、標準與規範,他們主張人們有權利維修、改造自己擁有的東西,認為維修活動可以連結人與人,維修工作有助於在地的就業與經濟。[17]

美國維修權立法在過去十幾年有些進展,麻薩諸塞州做為維修權立法的領頭羊,2012年最先通過全美第一個汽車車主的修理權利法案:汽車製造商須提供必要文件與資訊,車主有權自己或交第三方維修車輛。2021年7月,拜登總統簽署一項行政命令,要求聯邦貿易委員會制定法規保障農業設備的維修權,許多州在2021年提出了維修權法案。[18]

事實上,疫情期間也掀起了醫療器材的維修權問題,有美國民主黨的參眾議員提出「2020緊急醫療設施維修權法案」(Critical Medical Infrastructure Right-to-Repair Act of 2020),要求疫情期間醫院有權將醫療器材交予第三方維修,允許複製零件、取消解鎖軟體限制、要求原廠提供維修資訊與工具等。[19]

在歐洲,草根維修蔚為維修權倡議運動,來自歐洲16個國家40幾個組織在2019年9月發動「修理權運動」(Right to Repair campaign),在政策上訴求:好設計(易拆解、更換零組件與維修)、公平近用(修理可取得、負擔得起與主流化)、消費者知情(市民能有產品的可維修性資訊)。[20]

歐盟電子廢棄物回收率低於40%,很多電子產品難以修理、更換電池或升級。在強健的公民運動倡議下,歐盟在2020年公布的「循環經濟行動計畫」(Circular Economy Action Plan),承諾納入修理權,在既有的生態設計指令(European Ecodesign Directive)中新增電子產品得以維修及更換零件的技術標準。[21]

向消費者揭露產品的可維修性(repairability),也是保障修理權的重點之一。法國在2021年1月已率先推出可維修性指標,首波商品包括筆電、割草機、智慧型手機、洗衣機與電視機。消費者可以在網路與實體商店上,比較產品的維修難易度,指標包括能否取得備用零件與維修手冊、是否易於拆解、關鍵零件的價格等。製造須公佈相關細節,讓消費者與NGO得以查核相關資訊的可信度以及產品是否真的能修復。[22]

2021年3月,歐盟立法規範要求家電製造商,讓專業維修者均得以取得備用零件與維修手冊。不過這項立法僅有專業維修者受益,何為專業維修者,交由各國自行定義,而市民、消費者等最終使用者仍遭到排除。大體而言,歐盟目前立法仍著重在建立規則,以使產品透過設計具維修性、確保消費者取得產品可維修性資訊。[23]

除了修理權立法,有鑑於維修費用過高,一些國家也透過稅制或獎勵金鼓勵修理。以稅制而言,瑞典通過立法,自2017年起將維修的增值稅從25% 削減為12%,維修可用於抵免所得稅,每年至多抵免2萬5000克朗(約8萬台幣)。[24]這項稅制的改革除了具環保意義,也在回應共享經濟、自造者運動,並藉此扶持地方維修工作與經濟。[25]

直接補助維修也是方法。奧地利格拉茨市在2017年率先推出針對電器維修的獎勵計畫,消費者可申報至多 50% 的維修費用,每件維修或每年申報的上限為100歐元。格拉茨市不僅支持商業維修,也支持社區維修計劃,修理咖啡館每年可以申請1200歐元的補助。薩爾茲堡、維也納等地跟進了格拉茨市的維修獎勵辦法,這類措施甚至擴大到奧地利全國:2022年起COVID-19復紓基金將補貼每人至多200歐元的電器和電子設備維修獎勵金。除了奧地利,德國地圖林根邦也有類似的做法,根據Right to Repair Europe,德國有更多邦準備推出維修獎勵金辦法。[26]

整體而言,在氣候危機加劇、地球環境嚴重超載的情況下,大幅削減溫室氣體、改變線性經濟的發展模式已刻不容緩。不過,儘管美國維修權立法有所進展、歐盟「綠色新政」的循環經濟行動也納入維修權的保障與鼓勵,但維修權立法仍面臨廠商以智慧財產、商業機密、安全、使用者隱私保護等理由加以阻撓。

歐盟調查顯示,高達77%的民眾願意先維修而非購買新品,[27]人們對維修咖啡館的歡迎,顯示人們願意在日常實踐「負責任的消費與生產」(永續發展指標第12項,SDG12)。未來,市民與消費者的聲音、維修權及環境組織的倡議力道,將決定結構的變革能走多遠。

期待台灣維修運動勃興

從社區的草根維修活動到維修權立法,維修行動彰顯了豐富的環境、社會、技術與經濟意涵。推廣維修活動、在社區打造一個修理咖啡館的共享空間,有一魚多吃的效益。通過修理,串連喜歡動手做、並想為社區服務的維修志工,與有修理需求的市民,修復物件的過程也修復著人與人的社會關係,環保行動同時能強化社會團結與連帶。振興維修帶來技術分享、有機會繁榮在地經濟。透過日常的維修行動,我們有機會打破環境運動同溫層,甚至為未來維修權倡議等更大幅的結構性變革堆疊社會基礎。

BySigrid Kannengießer研究德國修理咖啡館即指出:修理並非新現象,但修理咖啡館卻顯得如此新穎,關鍵在於修理咖啡館賦予了修理公共性,這樣環境行動主義透過修理活動,創造了一個做為教育、組織與遊說環境保護的創新環境。[28]

那麼台灣呢?在修理盛行的年代,老一輩習慣了惜物愛物,東西壞了先修理再說。我們不時聽到修理師傅沿街放送著「修理紗窗、修理玻璃、修理雨傘……」,不費力地就可以在街區找到修理店家或委身騎樓的維修攤商。但曾幾何時,在資本主義拋棄式文化、計畫性淘汰持續擴張下,修理變得過時、黯淡、甚至不可得。在資本主義逐利、不斷擴大生產跟消費的邏輯中,我們習慣了一次性商品、計畫性淘汰。人類社會不斷製造廢棄物、對自然資源的過渡耗用,讓地球吃不消,氣候危機與各種生態環境問題早已反挫、嚴重威脅了我們安身立命的地球。

所幸,近年也出現了台灣版的社區草根維修行動。台北「古風小白屋」、「南機拌飯」、「城市修理站」、台南「白日夢工廠」的修理咖啡館,市民實踐惜物愛物的精神,互助共享,起造著日常生活的環境變革。

賦予「公共性」,讓維修活動的環境、社會、技術與經濟效益可以重新被建構與實踐,我在2019年暑假造訪Farnham修理咖啡館中,看到了更具系統性的方法。包括在維修活動中導入基本資料表、為物件秤重算出減廢重量、以簡易碳排放器計算潛在的減碳效益、統計維修為民眾省錢所帶來的經濟效益等。這也促使我嘗試與社區大學合作,將維修帶入教學與社會實踐場域,而有了「南方修理聯盟」的成立。

兩年間,藉由國際工作坊、大學與社大課程、講座等教育活動,我們師生與USR計畫團隊、社區大學以及維修志工組成的小家電診所共學共培,在實體與線上會議中形成共識,從而得以合作共事、舉辦維修活動。旗美社大推廣農機修理、新化社大將家電維修班學員帶到偏鄉高齡社區、小家電診所打造鳳山維修站、屏北社大的水電維修走向偏鄉、原住民永久屋。

我們USR團隊則與也立基旗鼓鹽的高雄第一社大緊密合作,在中山大學的旗津社會創新基地、第一社大位於河濱國小校區,輪流主協辦維修活動,在旗津的活動更擴大為2020年技工綠活節與2021年的循環綠活節。避免單打獨鬥而發展出的「大學—社區大學—城鄉社區協作」模式,透過「南方修理聯盟」,推播聯盟組織輪流主協辦的維修活動,也透過文字與影像紀錄修理活動、職人故事以振興修理文化;公告維修活動的減廢減碳數字所帶來的環境與社會效益。

圖說:2021年1月6日
Photo Credit: 盧韋丞攝影
2021年1月6日,中山大學USR〈城市是一座共事館〉計畫、旗美社大以及圓富社區發展協會共同辦理「在地國際的農村修理行動論壇」。邀請英國創意藝術大學永續設計中心執行長、Farnham修理咖啡館創辦人Martin Charter教授進行國際交流。

重拾維修、循環使用,修復人與地球、人與人、人與物的關係;創造修理活動的公共性以凸顯草根維修行動的環境、社會、經濟與技術價值,期待日常生活維修行動所累積出的數據與資料,能有助於以循環經濟取代線性經濟與計畫性淘汰,實踐負責任的生產與消費,在台灣撐起維修權、維修取代拋棄等相關立法倡議,帶來更大幅度的系統性變革。

(註釋請查閱原文)

本文經巷仔口社會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