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婦女太餓偷汽水遭逮:逮捕因飢餓而偷竊的人,能解決什麼問題?

巴西婦女太餓偷汽水遭逮:逮捕因飢餓而偷竊的人,能解決什麼問題?
情境圖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OVID-19疫情加劇巴西貧窮問題,一名婦女因爲太過飢餓而在超市偷了汽水、速食麵和果汁粉,被告後以因飢餓竊盜價值微薄財物為由結案。但有了犯罪前科她很難找到正式工作,雖然獲釋、但她的問題並沒有解決,還有5名子女嗷嗷待哺⋯⋯

(中央社)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大流行,加劇巴西貧困問題,一名41歲婦女因飢餓在聖保羅市某超級市場偷汽水和速食麵被捕,掀起一陣對司法的討論。

9月29日,41歲的安娜(化名)被控在聖保羅市南區某超市偷了2瓶600CC汽水、2包速食麵和1包果汁粉遭逮捕,巴西高等法院(STJ)昨天下令釋放安娜。

安娜目前失業,有5名子女,她以現行犯罪名被捕承認竊盜,因為止不住飢餓感而偷取食物。這些食品價格總計巴西幣21.69元(約新台幣110.19元)。

聖保羅地方法院2次否決公設辯護人的人身保護令聲請,案子送達高等法院,昨天大法官帕希歐爾尼克(Joel Ilan Paciornik)判決釋放被告,以因飢餓竊盜價值微薄財物為由結案。

聖保羅州公設辯護人穆內拉提(Rafael Muneratti)表示,雖然安娜獲釋,但她的問題並沒有解決,她還有5名子女待養,其中4名未成年,但有了犯罪前科,安娜很難找到正式工作。

穆內拉提接受英國廣播電台巴西新聞網(BBC News Brasil)訪問表示,對社會來說,逮捕像安娜這樣因飢餓而偷竊的人毫無意義,只是讓他們陷入更大的困境。

穆內拉提認為,可以對盜竊小額金錢或食物的罪犯採取改服社會勞動的制度,同樣具有處罰性質。

10月7日,聖保羅地方法院否決釋放安娜的聲請,理由是她前科累累,包括2014年因盜竊電纜線被判罪。

自2004年起,巴西聯邦最高法院的理解是因飢餓盜竊價值微薄財物的案件應按照「微不足道的原則」予以結案,例如食物、廢料、洗浴用品和小額金錢,都被法院視為微不足道。

穆內拉提說,即使COVID-19疫情加劇巴西的貧窮問題,許多地方法院的法官仍然無動於衷,繼續對因饑餓盜竊價值微薄財物的罪犯判刑並逮捕入獄。

隨著辯護律師的上訴,這些在一審時很簡單可以解決的案件,最終擠滿上級法院,使司法進程更加緩慢。

穆內拉提說,法官不適用微罪不罰原則主要是由於被告累犯,意思是對認為加重刑期作為解決犯罪問題的司法機構來說,累犯加重了被告的罪行,因此維持拘留。

然而,公設辯護人和高等法院及最高法院的一些大法官通常認為被告的累犯並不能改變盜竊財物價值微不足道的事實,這也正是高等法院大法官帕希歐爾尼克在審理安娜的案件所持的論點。

穆內拉提認為,安娜此事正是許多巴西貧苦大眾正在經歷的苦難寫照:「不幸的是,這些事仍繼續上演,因為我們生活在社會危機中,把這些人都扔進已人滿為患的監獄,又有什麼用呢?我們需要採取司法行動,但逮捕並非最好的解決辦法。」

責任編輯:李芯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