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事亦非朋友,而是心靈夥伴:協助大谷翔平「二刀流」名揚國際的翻譯水原一平

非同事亦非朋友,而是心靈夥伴:協助大谷翔平「二刀流」名揚國際的翻譯水原一平
大谷翔平(左)與翻譯水原一平(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走出日本球壇,遠赴美國大聯盟(MLB)洛杉磯天使隊來到第4年。在克服右肘韌帶損傷等傷勢後,大谷翔平的「二刀流」終於在本賽季開眼,驚豔球場。這一路上支撐他的最大功臣,莫過於經常在一旁協助的専屬翻譯水原一平。本文要介紹不單單只是翻譯,而是在公私兩面都勞心勞力持續支持的水原其真實面貌。

文:齋藤庸裕

首位參加全壘打大賽的日本翻譯

二刀流,光憑一己之力是無法達成的。效力洛杉磯天使隊的大谷翔平(27歲)之所以飛躍成長,背後是因為翻譯水原一平的存在。

在大聯盟反覆經歷了手術和受傷的大谷身旁,總是看得到水原的身影。他一直看著大谷努力復健,並且適時給予協助,而現在連自己也成為焦點,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今(2021)年的全明星賽,大谷是首位參加全壘打大賽的日本選手,而水原被指名擔任接球捕手。沒有打過棒球的水原,其穿上捕手護具的照片也被球隊上傳到官方IG上,不只是大谷,就連水原也成為球迷的關注對象。

大谷也對他寄予深厚的信賴。

「五年間一起在火腿隊,我就很信任他,由他來當我的翻譯,我真的很放心。」

水原在大聯盟球季開始前,於2018年2月1日和大谷一同赴美。在那之後,舉凡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和總教練、教練的溝通,與隊友的對話,甚至是作為練球時的夥伴,拍攝投球、打擊姿勢的動作,或是確認例行公事等一手包辦,在背後默默付出全力支持。

「第一優先考量的就是提供可以讓他專心打球的環境。平常也會一起玩手機遊戲之類的,但感覺也不像是朋友,很難用言語來形容(兩人關係)。」

這是水原留意到自身作為翻譯的定位和保持該有的距離感。在私生活上,會一起到安納罕郊區的燒肉店等地方用餐,2018年7月的全明星賽休賽週期間,到環球影城好好放鬆,養精蓄銳。在球場上,水原協助大谷與周遭的溝通能夠清楚明白且順利進行,盡守職責。在工作之餘,同時也能夠營造出融洽的氣氛。如此絕妙的平衡,讓兩個人成為「最佳拍檔」。

球隊裡受人愛戴、不可或缺的人物

2013年,水原進入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隊擔任洋將的翻譯,之後自大谷進入火腿隊後的五年間,兩人都在同一隊。他出生於北海道的苫小牧市,因為父親的工作因素從小移居美國,爾後就讀洛杉磯郊外的高中和大學。2010年,他為當時在波士頓紅襪隊打球的岡島秀樹擔任翻譯。實際上,天使隊是他第二次進入大聯盟的球團工作。

自從貝比魯斯(Babe Ruth,1895-1948)締造的傳奇以來,睽違100年的神技二刀流・大谷,成為話題人物,總是在一旁擔任翻譯的水原,人氣也自然地跟著水漲船高,經常出現在球隊的官方IG上,現在成為球隊不可或缺的存在,受人喜愛。

19年4月30日,天使隊在主場天使球場舉辦大谷的新人王頒獎儀式。水原身穿印有大谷頭像的T恤,坐在板凳上全程觀看紀念典禮,非常引人注意。他在隔天如此說道:

「我被惡搞了,昨天也是被套上奇怪的T恤,感覺自己好像成為愛出鋒頭的人,有點討厭。(笑)」

2018年,當大谷拿下MLB新人王時,他用左手抓住水原的右腕高高舉起,帶著一臉笑容,擺好拍照姿勢,彷彿是兩個人一起拿到新人王般。水原露出靦腆的表情說:

「我當時心裡想:『為什麼(把我的手舉起來)?』好像是我得獎了,覺得很害羞。很有可能是因為他覺得好玩才這樣做的吧。(笑)」

事實上,這個動作肯定是充滿了感謝之意,也許這是大谷的特質,以輕鬆、隨和和有點淘氣的方式表達,而水原也自然地接納了。

雖然,目前他的二刀流之路走得一帆風順,但是上一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尤其是生活步調變得一團混亂。在加州,從3月中旬開始發布外出禁令,就連練習時間和場地等都受到限制。

「真的就待在家,幾乎不太出門,只有練習時一起行動,這樣子而已。也曾一起騎腳踏車在球場附近繞,進行有氧運動,但我完全追不上大谷,他的速度超快的。」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兩個人也曾在球場的停車場練習投接球。即使身處全球性傳染病蔓延的狀態,他回顧道:「不安之類的,雙方都不會這麼覺得吧。」水源說自己在2018年結婚,但與大谷相處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

AP_2116000981612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經常受樂觀的大谷鼓舞

無論遭遇到什麼事,都把它當作是經驗,抱著正向思考不斷前進的二刀流・大谷。水原透露說:「並不是常常都表現出自信滿滿的樣子,也有謙虛的地方,但是沒聽過他講喪氣話。」正因為待在他身邊協助大小事,所以也遇過艱苦難熬的時刻,是大谷的樂觀救了他。那是在第一年的2018年9月5日,醫生建議大谷接受右手手肘韌帶重建手術(Tommy John手術)的時候。

「因為我是先在(由當時的天使隊總經理Billy Eppler打來的)電話中得知的,心情難免感到沮喪。之前他一面以打者出賽,同時進行手肘復健,終於回到了球場,過不久就聽聞此事,所以感到很震驚。然而,他本人倒是泰然自若,所以我自己也更不能意志消沉。即使如此,他在場上的表現依然非常活躍,果然厲害,原本的悲傷也跟著煙消雲散了。」

同年6月上旬,發現右手肘韌帶損傷,進行約三個月的復健後,成功回歸球場,過不久卻被建議接受韌帶重建手術。正是因為把大谷努力向前的身影看在眼裡,所以他當作自己的事而感到沮喪。可是,在那期間,當被告知手術消息後出賽,他以打者身分上場,敲出四支安打和兩支全壘打,大谷的精彩表現反而鼓舞了水原。

大谷在2018年接受韌帶重建手術,甚至在2019年動左膝手術,「首要就是希望他能夠恢復到手術前的狀態,甚至可以超越過去」,如水原所願,經歷兩次動刀後,恢復進展順利,而大谷的二刀流在本賽季完全復活,締造生涯最佳表現。

身為打者的大谷在全壘打數上,從一馬當先的狀態到差距被縮小,但目前依然保住全壘打王的位子,盜壘數也高達23次(9月5日為止)。在身為投手的表現上,也只差一步就能夠入手雙位數的勝投,看來極有可能獲得年度最有價值球員(年度MVP)。這不只是單憑大谷自身的實力,也因為有包括水原在內周遭的支持。

總教練梅登(Joe Maddon)在本季特別重視每天與大谷的日常對話,他表示:「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平就非常重要了,他在翻譯時,也能夠精準傳達語意背後的微妙語感,所以我才能夠正確地掌握翔平當下(對所處狀態)的感受如何。」在相互理解和溝通方面,梅登對水原翻譯的存在相當讚賞。

話雖如此,但是如果水原和大谷之間沒有建立起信賴關係的話,也應該無法充分理解細膩的語感,更別說要向第三人傳達心情或是感受,更是難上加難。所以,總教練梅登的這番稱讚,更是印證了是水原和大谷頻率相同,兩人默契十足的關係。對此,水原對此也曾謙虛地說道:

「要說支持著(大谷)嘛,應該怎麼說才好呢。老實說,我覺得不管是誰來做,應該沒有太大的改變吧。」

不刻意去強調兩人的信賴關係,始終以平常自然的態度來相處,從旁協助的水原。在大谷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時,也曾經完全忘了大谷的回答,還有在一旁開懷大笑的大谷。讓現場一片和樂融融,這種獨特的氛圍,只有互相信賴的兩個人才能夠散發出來的吧。

作者簡介:1983年出生於埼玉縣所澤市,就讀慶應大學時是硬式棒球野球部隊員,畢業後進入日刊體育新聞社。歷任巨人、樂天等職業棒球隊的專屬記者後,辭職遠赴美國,在聖地牙哥州立大學學習運動商業理論(Sports MBA)。2018年起開始採訪美國職棒大聯盟,擔任大谷翔平的專屬記者。現居美國洛杉磯。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