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間諜活動》:身為1950年代中國最高維安官員,羅瑞卿最終的命運是諷刺的

《中共百年間諜活動》:身為1950年代中國最高維安官員,羅瑞卿最終的命運是諷刺的
1953年,羅瑞卿陪同毛澤東在雪中視察。|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瑞卿曾說過一句至理名言:「特情工作好像一把刀子,用得好可以殺害敵人,用得不好也可以傷害自己。」一九七四年獲釋,羅瑞卿於一九七八年八月在德國就醫期間,因心臟病發離世。

文:彼得.馬提斯(Peter Mattis)、馬修.布拉席爾(Matthew Brazil)

羅瑞卿(1906-78)

羅在今日極受推崇,他是忠誠的共產主義分子,也是革命時期相當有見地的軍事政委與國安官員,曾擔任第一任公安部部長(1949-59)與總參謀長(1959-65)。在毛思想逐漸高張成主流之際,他仍致力追尋軍隊的專業化。人們較少談論他在一九五○年代對於擴大反間諜運動的積極運作,以及他後來疏忽了毛澤東針對中共情報高層所發動的不公正起訴。一九六五年十二月,毛和國防部長林彪策畫對羅瑞卿公開譴責,指控他反對人民戰爭。羅瑞卿於是和北京副市長吳晗一同成為最早一批在文化大革命籌備階段便失勢的高階領導人。

一九二六年十一月,羅瑞卿為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第五期畢業生。他參加了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的南昌起義,於一九二八年獲准加入中國共產黨。羅瑞卿成為紅軍的第一批政委之一,最終加入朱德與毛澤東位於江西省井岡山的基地。

羅瑞卿在一九三二年受傷,被送到蘇聯進行治療,或許也在當時接受了維安事務方面的訓練。當羅回到江西,他成為林彪第一軍團編制下的政治保衛局局長。在長征後,羅瑞卿繼續擔任高階政委的職務。一九三七年,他成為負責鋤奸與政治保衛工作的五人委員會成員之一,同時也成為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的教務長。一九四○至四四年間,羅瑞卿在八路軍擔任高級政委,而後回到延安出席一九四五年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該次大會鞏固了毛澤東在黨內做為一名不容挑戰的領導者地位。

馬歇爾任務(1946)期間,羅瑞卿是葉劍英在北京的手下之一。一九四七年,該次任務失敗之際,羅回到第十九兵團擔任華北最高階的政委之一。當周恩來告訴羅,毛澤東即將任命他擔任新成立的公安部部長時,羅希望能回到他出生的四川省參加解放軍最後的一波攻勢,因此他回覆周恩來,當時領導社會部的人,如李克農,會是更適當的人選。周恩來警告道,毛澤東已經決定任命他了,並補充說:「各人有各人的事,李克農有李克農的事。」當天傍晚的晚餐上,毛澤東更進一步力勸羅瑞卿接受此一人事任命。

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建國,籌備公安部的工作也如火如荼展開,直到十一月一日終於正式成立。同月,公安部接受五名蘇聯顧問派遣至其總部,但仍維持本身的組織架構及運作方式。羅瑞卿一上任的工作重點就是確保中國疆界及新占領區,他尤其關注外國間諜的動靜。一週之後,上海市公安局逮捕了十七名國民黨特務,他們當時計畫要暗殺市長陳毅。

十一月十二日,北京當局又拘押了三名國民黨特務。接著在一九五○年一月和二月發生國民黨發動B-24轟炸機襲擊上海,造成超過五百人死亡。在北京與天津又有更多逮捕行動,而且隨著臺灣對岸有特務登陸的消息回報而來,各地公安局也投入了海岸巡防工作。

除了反間諜工作,羅瑞卿同時推動公安體制改革。為了達成大規模的警力置換計畫,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初便成立了大約三十五個公安學院。數千名在意識形態方面可靠的「革命派公安」取代了被逐出市級公安局的「壞分子」─也就是從國民政府時代遺留下來的人。

這波騷動的氛圍導致中國在一九五○年十月介入韓戰,而後續的政治運動就此展開,更是羅瑞卿日後調查上海市公安局局長揚帆的歷史背景。在人民解放軍於一九四九年五月進入上海之後一個月,揚帆身為中共高階情報人員,從已解散的社會部被調來擔任新成立的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一九五○年,揚被拔擢為局長,但是同年爆發了他手下的前國民政府特務向臺灣投誠,引起羅瑞卿注意到,揚帆手下另一名同為前國民政府時期留下來的高層官員胡均鶴。一九五一年十二月,羅前往調查胡的人事任命,並且開始批判揚帆,最終將他逮捕。

隨著韓戰停火且趨向和平,羅瑞卿繼續致力於反間諜工作。毛澤東開始更頻繁地旅行,羅瑞卿則和中央警衛局局長汪東興緊密合作,以確保毛主席的安危。為此,汪在一九五五年成為公安部副部長。毛澤東的維安小組所面臨的一項主要挑戰在於,毛主席喜好一時興起的計畫。這樣的個性在羅瑞卿、汪東興和其他高階官員陪同他造訪武漢時導致了黃鶴樓事件(1953.02)。當時有一群人認出毛澤東,以致引發了一陣短暫的失控,羅瑞卿深感自慚。

羅瑞卿當時領導公安部與地方上的公安局,也進行了他們自己的「大躍進」,大肆調查案件並逮捕、拘禁嫌疑者。這使得各地公安局想方設法地躍進,設定過度野心的目標如大幅減少通報火警,甚至是減少通報的家庭糾紛。蒐集情報和拘捕嫌疑者的權力被下放至較低階的派出所以及社區委員會。

一九五八年尾聲,羅瑞卿試圖懸崖勒馬,但是政治力很快介入:由於彭德懷元帥在一九五九年夏天的盧山會議上遭到整肅,羅瑞卿於九月被調回人民解放軍擔任總參謀長。公安部改由謝富治掌管。在謝的任期早年,有些地方公社透過勞改營安排自身的改革,營裡的囚犯被當作奴隸般強迫勞動。

羅瑞卿比起彭德懷更具優勢:他在一九四二至四四年延安整風運動期間曾批評彭德懷,並與毛澤東關係密切,而且身為公安部部長的他還同時握有人民解放軍公安部隊司令官和政委身分。擔任總參謀長(1959-65)期間,羅計畫和印度的邊境戰爭(1962),並協助越南對抗美國在印度支那的增兵行動(1962-65)。

然而,在一九六五年十一月,羅瑞卿遭譴責反對人民戰爭,因為他將軍事技能優先於政治訓練,使得他與國防部長林彪和毛澤東主席本人之間意見不合。羅瑞卿於同月失蹤,並在十二月遭拔除職位。在公安部,部長謝富治指向羅瑞卿的案例,斷言那是一場犯罪陰謀,導致後續在一九六六年初期於公安部內部引發進一步的肅清行動。一九六六年八月,公安部的文革小組接掌該部,並展開肅清市級公安局,整個國家的秩序就此瓦解。

那年三月,羅瑞卿試圖從三樓窗戶跳樓自殺。他雙腿骨折,但挽回一命,接著又繼續承受汙辱。儘管如此,這名將軍仍一心一意效忠毛澤東。即使在他於一九七四年獲釋之後,羅瑞卿還前往天安門廣場,對著毛澤東的巨大肖像真誠致敬。

羅瑞卿曾說過一句至理名言:「特情工作好像一把刀子,用得好可以殺害敵人,用得不好也可以傷害自己。」一九七四年獲釋,羅瑞卿於一九七八年八月在德國就醫期間,因心臟病發離世。

羅瑞卿最終的命運是諷刺的。身為一九五○年代中國最高維安官員,他毫不遲疑地聽從毛澤東指示,回應毛主席的妄想偏執而迫害了不達成千也有成百的忠誠情報員。羅逃過了潘漢年和其他人的命運,因為在他的情報生涯中不存在與敵人密切交流的敏感時期。因此,直到文化大革命之前,羅都得以倖免於針對忠誠度的質疑。一九六五年以後,毛澤東不再護著他,或許是因為他在毛主席和林彪試圖讓毛思想以及人民戰爭成為軍事教化的焦點之際,反而努力維持軍事專業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中共百年間諜活動:從建黨初始到競逐國際強權,剖析中共情報系統的歷史與組織,透視紅色情報員如何滲透、潛伏,在外交、軍事、經濟、科技上威脅全世界!》,麥田出版
作者:彼得.馬提斯(Peter Mattis)、馬修.布拉席爾(Matthew Brazil)
譯者:林詠心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若是沒有間諜活動,今日中國能夠成就多少軍事與經濟崛起?」
★從毛澤東到習近平,
審視近一個世紀中共間諜活動的詳盡歷史與現況剖析★

中國整體的情報能力已不容忽視或小覷,尤其,今日中國已展示出使用創新方法在國外蒐集情報,並封閉其境內的可能威脅。從二○○三年瞄準美國的軍事和企業網絡進行一連串干擾入侵的「驟雨計畫」,二○一○年大規模蒐集情資及盜竊智財權的「極光行動」,到始於二○○六年攻擊國防承包商與世界各地企業組織的「暗鼠行動」,無不含有中國企圖利用駭客掌控他國情報的痕跡。而中國藉由「監控」來達到未雨綢繆的防禦更是隨處可見,諸如嚴管新疆維吾爾族與西藏自治區、信息監看,以及全面實施著名的「社會信用系統」。

網際網路的運用改變了中國情報工作的一切,包括民間情報與軍事情報。
儘管如此,傳統的間諜活動並沒有消失,也永遠不會消失。

二○一一年冬天的一個早晨,在北京某政府部會的中庭,一名被揭發是中情局線人的黨員及其孕妻遭到殘忍殺害,槍決過程透過閉路電視播放出來,並下令該部會所有人全程觀看。然而,這只是中國政府在二○一○年末至二○一二年十二月之間所發出的十幾項致命警告之一。

比起其他國家的政權對類似的案件處以刑期,為何中國政府對付自家叛徒特別殘忍無情?這是因為中國共產黨很早就意識到「情報之於黨的安全和軍事行動的價值」,絕不會寬待那些握有機密且備受信任的人做出背叛行為。一九二七年四月,蔣中正下令清黨,以及四年後顧順章的叛變,讓創立不過幾年的中國共產黨險遭殲滅,損失慘重。也因此,自一九二七年開始,中國共產黨便視情報為專業活動,需要專責組織來管理,而黨、國及軍事情報單位之間的分工模式,也在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後愈來愈清楚,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更是以全球情報強權之姿浮上檯面。

情報部門是中國共產黨建立信任的主要堡壘。對於想要了解中國如何在外交、軍事、經濟與科技上影響全世界的人來說,本書無疑提供了一座橋梁,揭示了中共情報組織的轉變和改革、內部的矛盾和衝突、情報機構領袖、著名情報人員和重要行動,以及中國在其他國家的間諜活動有多麼地活躍而全面。

「你將會發現(中國)沒那麼神祕。
當你愈來愈熟悉,中國,將不會再如過去那般神祕。」

getImage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