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工業革命發生在英國而不是中國(下):代議制避免政府巧取豪奪,但殖民地又是另個故事了

為何工業革命發生在英國而不是中國(下):代議制避免政府巧取豪奪,但殖民地又是另個故事了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工業革命的成因是複雜的,它夾雜了英國發明家們不懈的努力、本土寬鬆的資本環境、優越的資源稟賦、不斷上升的工資壓力、野蠻的對外掠奪、或許還有一點莫名其妙的運氣。

除了前文所說的區位優勢,工業革命的人力成本也是必須要考慮的。

英國學者羅伯特·艾倫(Robert C.Allen)在《近代英國工業革命揭秘:放眼全球的深度透視》(The British Industrial Revolution in Global Persperctive)一文中把問題聚焦在英國的高工資身上。

他比較了1833年法國與英國之間實際工資(Real Wage)的差異,英國男性工人一天的平均工資是35.1鎊,法國則是2.13法郎,經過通脹調整與匯率換算後,英國對法國的實際工資比是1.49,意思就是英國人的工資比法國人多了快一半。(R. C. Allen, 2015, p.10)

更要命的是由於紡織產業的迅速膨脹,到1770年時英國所需的女紡織工人數已經水漲船高,來到整體女性人口的62%。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很快英國的女嬰一出生就要開始學紡織了。種種跡象表明,英國的工業革命必須發生。如果不趕緊想辦法用機器的替代人工,整個英國的產業都會被持續上漲的薪資水準壓垮。

出於對燃料的需求,人類一直以來都非常樂於破壞生態環境。

煤礦大規模普及開來是工業革命以後的事,木材做為人類最重要的燃料資源。砍伐森林這件事在工業革命前人類已經做得非常駕輕就熟了,老練的讓大自然感到心痛。根據彭慕蘭在《大分流》(The Great Divergence)裡做出的研究,由於人類的竭澤而漁,世界範圍內,尤其是發達文明區內的森林面積在迅速萎縮。1550年左右中國華北地區的人均燃料供給量是每人2.31噸標準煤當量,1789年時剩下0.62噸,到了1800年左右這個數字降低到0.24噸,大概就只夠燒炭自殺。

凌大燮(1983)曾做出估計,中國廣西地區到1870年時只剩下39%的林地,在開發更完全的長江三角洲地區,這個數字只會更低不會更高。這意味著中國的經濟陷入到一種能源危機當中,陷入木材與煤礦的雙重短缺之絕境。

2048px-John_Wilson_Carmichael_-_A_View_o
Public Domain
1843年位於英格蘭東部的煤礦場

這影響了中國的生產模式。中國被迫走向集約型勞作,節省能源消耗,變成精耕細作的碎塊式經濟。

與此同時,英國的貸款利率持續下行

阿什頓(T. S. Ashton)認為工業革命有賴於融資成本的降低,根據克拉克(Gregory Clark)的資料,英國在18世紀的利率大約在4%-5%之間,中國則是10%-12%,但那可是皇權社會發展到頂峰的中國,標準差無限大。

那個時代的商人尊嚴,不會比廁所的衛生紙厚多少。所謂雷霆雨露,俱是君恩,皇上偶爾借錢不還也是商人的榮幸。明朝的沈萬三和清朝的胡雪巖都用自己的生命告訴我們:投資一定有風險,基金投資有賺有賠,申購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在工業革命時代的英國,試錯成本(try-and-error cost)相對較低,英國的發明家們明顯是更幸福的。

種種的英國優勢,可能與「王權難以任意伸張」有關

王國斌在《大分流之外:中國和歐洲的政治經濟與變遷》(Before and Beyond Divergence: The Politics of Economic Change in China and Europe, 2011)中就為這場世紀辯論做了一個很好的總結。他認為諾斯等人(North, 1981; North & Weingast 1989)的研究是最有說服力的。換句話說:

歐洲某些地區的資本成本不僅低於歐洲大陸的其他地區,甚至也低於全世界,是因為代議制政體減少了政府巧取豪奪的風險。由此可見,資本成本使中國經濟注定難有突破。

基本上可以說,英國因為有議會的限制,王權貪婪的魔爪不能亂伸,商人便不需要索取太高的風險對沖(Risk Premium),客觀促進了工業革命時期能工巧匠對產品鑽研的興趣。

這和所謂的「啟蒙精神」實際上沒有什麼關係。同時,我們也不能忽略英國在殖民地的巧取豪奪。這些幾乎零成本的原材料透過三角貿易大量進入英國,使得英國的產品更具有價格競爭力。

張夏淮(2007)也提醒我們注意英國的貿易保護政策。在經濟史上有一個非常怪誕的現象,就是當今大力鼓吹自由貿易的國家,它們都不是真正靠自由貿易發家致富的。張夏淮在《富國陷阱》裡形容這種行為叫做「上樓抽梯」(Kicking away the ladders),充分的把過河拆橋的行為藝術,提升到波特萊爾的悲劇審美水平。

1280px-Clive
Public Domain

1699年,英國頒布《毛紡織法案》(The Woolens Act),禁止自己的殖民地向外出售紡織品,一把牢牢抓住綿製品的採購權,還不許上游廠商討價還價。要是誰敢違抗,英國的紳士們會用滑膛砲幫助各位劣等人類走向文明。這不但摧毀了印度的工業,還一併打擊了愛爾蘭與北美殖民地。

英國不但盤剝殖民地,同時也是一個簽約魔人

張夏淮很好心的為我們複習了這段歷史:

「拉美國家獲得政治獨立後,英國首先與它們簽訂了不平等條約。1810年,巴西成為第一個與英國簽訂不平等條約的國家。在鴉片戰爭(1839~1842年)之後,英國於1842年同中國清政府簽訂了《南京條約》。隨後的幾十年裡,中國被迫簽訂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這些不平等條約使中國完全喪失了關稅自主權。1863~1908年,中國海關由英國人掌管長達55年之久。自1824年起,暹羅(今泰國)與英國簽訂了多個不平等條約,其中以1855年《英暹通商條約》最為徹底。 波斯先後在1836年和1857年與英國簽訂了不平等條約,奧斯曼帝國則在1838年和1861年與英國締結了不平等條約。」

阿姆斯登(Alice Amsden)在《The Rise of “The Rest”: Challenges to the West From Late-Industrializing Economies》(2001)中表示,殖民地國家通常都必須等到恢復關稅自主權以後,它們的工業才真正開始發展。

殖民主義暴力嗎?非常暴利。彭慕蘭在《大分流》裡引的數據顯示:「1760年至1810年之間,把奴隸輸入英屬西印度群島的花費,約相當於同時期蔗糖出口收益的四分之一。」(Mitchell, 1988)英國蔗糖貿易的凈利潤是成本的三倍,我們實在很難想象一旦英國龜縮一隅,不忍因一姓之尊榮,弗兆民之好惡,不努力向外殖民,笑瞇瞇的找其他國家簽不平等條約,他們工業革命的動力能夠維持多久。

The_Signing_of_the_Treaty_of_Nanking
Public Domain

工業革命的成因是複雜的,它夾雜了英國發明家們不懈的努力、本土寬鬆的資本環境、優越的資源稟賦、不斷上升的工資壓力、野蠻的對外掠奪、或許還有一點莫名其妙的運氣。

英國長期的死對頭法國,它的煤礦儲量就只有英國的1/10。如果法國也家裡有礦,它就不需要和德國爭搶阿爾薩斯-洛林(Alsace-Lorraine)了。這也是為什麼普法戰爭之後,德意志帝國強烈要求法國割讓阿爾薩斯-洛林,非拿到這塊肥肉不可。

畢竟在工業革命面前,沒有人會孔融讓梨。日後德國經濟騰飛,慢慢累積出能夠和英國掰手腕的資本,想想資源稟賦對工業革命的作用,應該能肯定加州學派的研究與結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