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影響力債券不太像是「債」,但可能發揮意想不到的社會影響力

社會影響力債券不太像是「債」,但可能發揮意想不到的社會影響力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比NGO與慈善每年能獲得的捐款,「社會影響力債券」理論上可以面對更大的資本市場與資金量體,若能說服哪怕是1%的傳統投資人,願意開始把社會影響力項目和社會企業等納入投資組合之中,在賺取合理利潤的同時,同時也解決社會與環境的問題。

把私人資本,導入公(共)益領域(bring the private capital to the public good),這是一個十分令人嚮往的情境,也可以說是「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的核心價值,思考如何更有效地整合資本市場,投入在對社會與環境有幫助的項目上。

如果套用傳統資本主義的思維,這很會很困難,因為在股東利益至上的考量下,賺錢才是企業最重要的任務,而那些因為生產製造導致的「外部性」,例如環境污染與勞工權益的侵犯,只要法律沒管,通常企業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幸這種利益導向與追求線性成長的經營模式,已逐漸為市場所詬病,隨著永續發展(SDG),CSR與ESG等風氣的興起,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注重不僅要能盈利,更要負起社會責任,讓「做好事」也能夠「致富」。

當然,所謂社會企業(social entrepreneur),和具有社會責任的企業仍不盡相同,自然也與長期仰賴政府補助與外界捐贈的「非營利組織」,「非政府組織」和「慈善團體」,在本質上也完全不一樣。無論是社會企業還是那些納入CSR/ESG的公司,至少在財務上是得自付盈虧,自給自足的。為了解決社會與環境的問題,必須要透過企業手段,創新的商業思維,來打造一個可以永續經營(或起碼要能收支平衡)的模式。

不靠「有錢人的善意」,社會影響力債券有什麼特色?

這個概念其實不新鮮,早在1997年,由可持續發展的權威,英國學者埃爾金頓(John Elkington)就提出過三重底線(Triple Bottom Line)的說法,就認為企業要茁壯,必須要堅持營運獲利(經濟面),社會責任與環境責任等三個面向。

既然是以「企業經營」的角度去思考,我們當然希望借助龐大資本市場的力量,而非如NGO/NPO靠著「有錢人的善意」而艱困的生存著。想像一下,全球的資本市場高達數兆美元(包含股權和債權),若能有一定百分比配置在影響力投資,是否能夠解幫助到更多的人?不光是可服務到那些傳統上政府部門與社會福利難以延伸的領域,更有機會從社會創新的角度,建立解決問題的商業模式。

iStock-1283813790
Photo Credit: iStock

為了能夠鼓勵更多的社會企業,或既有企業投入在社會影響力的領域,資本市場也紛紛響應,從責任投資原則(PRI),金融界早期的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以及近年的ESG等諸多指標,都可以觀察到這股典範轉移,從股東式的資本主義(shareholder capitalism),移轉到利害關係人資本主義(stakeholder capitalism),相當令人振奮。

其中,社會影響力債券就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金融工具,畢竟從全球資本市場的規模來看,債權仍是遠大於股權的,故若能調整並應用在社會企業上,自然也比較容易讓傳統投資人理解並接受,這也是為什麼在最近幾年,特別是2019年以降疫情影響,社會影響力債券在很多地區,都有蓬勃發展的趨勢。

不過,雖說邏輯上很像,但社會影響力債券還是與一般的公司債,甚至是主權債券有所不同。除了必須嚴格符合國際資本市場協會(ICMA)所制定的「社會債券原則」(Social Bond Principles,SBP),針對特定議題提出商業化的解決方案,且在社會影響力的部分,也需滿足MVR——可衡量(Measurable),可驗證(Verifiable),可報告(Reportable)。

再者,社會影響力債券在方形方式與收段上,也與傳統的債券不太一樣。舉例來說,傳統發債其實就是借錢,當市場利率落在可接受的成本範圍時,符合資格的企業,透過金融機構發行普通公司債,用以籌措生產與營運的資金。

這邊的「債」,當然還可以玩出更多元的架構,例如可轉債(convertible bond),零息債券(zero-coupon bond),無期債券(perpetual Bonds),有無擔保品等,端看借款人與貸款人雙方的協議,以及是否適合公司或項目募集所需的資金,這裡就不一一論述。

募資來解決社會問題,而且還能獲利

社會影響力債券自然也可以視為特殊類型的債權之一,理論上也可以套用既有的金融規則,向資本市場籌資。

不過,社會影響力債券除了如同上述,必須符合SBP的規範,要能對應並解決既有的社會議題(例如偏鄉教育短缺,失業與貧富不均等)之外,在債券的架構上,還可以導入一個很有趣的設計:由政府或著大型機構,扮演最終支付者的角色,只要項目方能履行事前訂下,與永續發展或社會影響力有關的KPI,便能不只取回期初投入的本金,還能得到一定比例的「利息」。

比如說,一開始講好要降低某社區N%的犯罪率,發行100萬的社會債券,約定好達標後地方政府須加15%支付給投資人,假設經過三年私部門的努力後,達成目標也符合MVR——可衡量(Measurable),可驗證(Verifiable),可報告(Reportable),政府也就須按照約定,為這檔債券支付115萬,投資人名目上的年化投資報酬率為5%。

AP_24920828134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這樣做的目的,是希望藉此吸引更多的私人資本,願意透過適當的結構設計,投入在永續發展相關共益/公益項目上。


猜你喜歡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我們從四個面向帶你看台灣作為「智慧國家」到底有什麼實力!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自己說不如讓國際單位做的調查更客觀顯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每年9月公布的世界數位競爭力(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評比,最近一次報告2021年台灣在全球64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當中排名第8,獲得歷年來最佳名次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支持數位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也就是「科技」競爭力。IMD評比報告揭露台灣拿下全球第2的佳績,從2018年的第11名年排名持續上升,顯見台灣無愧於科技強國之名。

科技小百科: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是一個長期研究國家與企業競爭力,在國際上具盛名及公信力的評比機構,並自1989年起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其評比報告與調查結果更是各國政府擬定相關政策之參考。IMD每年會定期公布兩份競爭力評比報告,其一是「世界競爭力年報」,每年在6月公布,2022年台灣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全球第7名。另一份報告為「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每年在9月底公布,本篇文章引用的資料為這兩份研究。


也因為科技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有哪些技術是台灣不為人知的優勢?或是未來產業可大力投資布局的領域?我們找出其中四大項與智慧國家最有關的科技,展現台灣具備強勁的科技能量,或許你已經受惠,也或許你能從其中找到發展的機會。

關鍵科技一、融合海陸空領域的多維通訊

圖解_2_1

隨著國家管理範圍逐漸擴大,通訊範圍多元且彼此關聯,相關科技如低軌衛星、5G通訊、海底電纜等,形成環環相扣的多維通訊聯網。

仔細洞察2021年的IMD報告,台灣在「行動寬頻的用戶比例」這項指標,拿下全球第1的傲人成績。顯見台灣在通訊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普及率,是走在全球領先位置。

尤其5G/6G關聯科技更是未來多維通訊的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是5G衍生的價值鏈相當廣泛,舉凡從晶片、模組、終端、邊緣、系統、到應用服務,可形成完整生態圈。為了強健台灣5G專網的自主技術與供應鏈,從2018年先後成立5G產業發展聯盟、5G垂直應用聯盟、以及5G Open Networking平台,逐漸形成5G國家隊。

除了把5G領先國視為戰略目標,當創新技術落地,更能帶來龐大商機。根據工研院的預估,將5G的小基站、邊緣運算、網路虛擬化等關鍵產品、模組、元件加總起來,2025年的市場規模上看2,510億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其他國家還在積極推動5G聯網建設,顯見相關商機仍有相當大發展空間。

關鍵科技二、新型態數位經濟與網路服務

圖解_2_2

邁向Web 3.0的交叉點,元宇宙被視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的新機會,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6年全世界將有25%的人口,每天至少有一小時投入元宇宙虛擬世界,進行工作、社交、教育、購物、娛樂等活動,並藉由虛擬貨幣、NFT進行數位資產的交易,虛擬經濟逐漸成形。

所謂元宇宙,需要以5G/6G高速網路為基礎,透過VR頭盔/眼鏡作為進入3D虛擬世界的載體,在元宇宙的各種互動體驗則需仰賴AI運算、雲端/邊緣儲存、區塊鏈等核心技術支援。人們在元宇宙內可以滿足從現實世界做不到的事情,形成穿梭虛擬、現實之間的生活體驗與商業模式。

近七成投入元宇宙相關應用的企業,認為元宇宙在未來5年一定會蓬勃發展,虛擬音樂會、虛擬時裝秀、媒體及產品聯名展示活動,將是元宇宙優先發生的商業體驗。

那麼台灣要投入元宇宙有何利基?解析元宇宙供應鏈版圖,主要可分為晶片、光電、通訊、AR/VR裝置、內容以及AI技術,台灣科技可從硬體方面,包含晶片、感測IC、光學零組件、伺服器等擅長領域切入。像是大家熟知的半導體大廠台積電,對於相關晶片的供應就至關重要,另外光電產業也有揚明光、玉晶光、中光電等企業,讓投影技術更精緻,再來連接元宇宙的通訊技術,也有聯亞來支援,而裝置軟硬體、AI技術則是有創意、世芯、智原等企業投入,最後想到AR/VR集大成者,就不能遺漏宏達電在這一塊的耕耘,同樣威盛電、佐臻、未來市(XRSPACE)等品牌也積極佈局,可見台灣已有完整的供應鏈,接下來有志於加入元宇宙的廠家,不妨從自身的專長去思考,相信不論是哪個領域的企業,都能有更多的創新、應用內容投入,完善整個元宇宙生態。

關鍵科技三、疫後時代興起的智慧型代理人

圖解_2_3

近年因疫情持續延燒,越來越多領域開始導入「智慧型代理人」,像是零售業者引進半自動化機器,協助人力處理訂單、點餐;又或是醫院使用機器人,藉由AI辨識功能分擔部分醫護工作。

所謂智慧型代理人,以它所知的知識範圍內,自主完成人類所給予的指令任務。智慧型代理人發展至今,能協助人類的廣度、深度越來越多,主要是受惠機器學習的技術更為先進,加上其他的自動規劃、互相協調等演算法的成熟,讓智慧型代理人成為下一波產業發展重點。

世界先進國家紛紛把AI納為國家產業重要發展策略,台灣從2018年就推出「台灣AI行動計畫」,全面啟動產業AI化。發展至今,AI應用已從測試階段逐步應用於各式產業,資策會統計發現,掌握AI技術的新創企業在台灣有300家,逐漸摸索出不同的商業策略與獲利模式。

尤其資通訊、醫療照護是台灣兩大擁有頂尖人才的雙軸產業,在疫情之下,就可以看到醫療+科技所衍生的智慧型代理人應用。像是過去為了解決醫療量能不足,開發「5G智慧防疫機器人」,用來隔離病房消毒、運送餐盒及藥品物資,比傳統人力消毒方式有效節省50%時間,還能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讓醫事工作更有效率。

關鍵科技四、資訊安全網保護每個人數位資產

圖解_2_4

我國面臨網路犯罪、駭客入侵政府、機關,甚至竊取個人資料事件持續增加,如何保護國民安心使用數位科技、保障財產安全將是未來重要方向。隨著AI普及所衍生的龐大資料量之隱私及資安問題,成為棘手的挑戰。從國際AI資安發展現況來看,歐盟在2021年提出人工智慧規則草案(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ct),鼓勵值得信賴且道德的AI進行研發與應用。微軟更在今(2022)年禁止提供AI推測情緒技術,並制定「負責任AI標準第二版」、Google則停止AI機器人具有自我意識、能與人類溝通等爭議事件,這些做法也都反映美歐在立法之際,業者也在努力自行節制敏感AI技術。

AI資安,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台灣政府與企業也須密切關注美歐相關草案的立法動態,找出AI規範的共同點,以此界定使用AI產品與服務之要求;因此,AI資安不僅需透過科技來防禦,更需要治理與法規,降低AI所帶來的衝擊。

另外,針對5G資安議題,台灣有展開大型科技防禦策略,包含5G資安防護系統、跨機關資安聯防。5G資安防護系統致力確保業者使用的5G系統具備安全、可靠、信賴,與國內5G專網業者進行服務驗證,以強化國產5G系統的整體資安防護能力。跨機關資安聯防的目標放在建立政府與民間的資安聯防體系,藉由橫向整合跨部會,全面提供威脅情資,減少機關隱匿資安事件,降低事件誤報與漏報。

持續提升台灣的科技能量 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國家

圖片_1
圖片資料來源:IMD 2022 世界競爭力年報

台灣的科技能量持續提升,從2022年的IMD世界競爭力年報可發現,而且該報告還指出我國擁有高素質勞動力、經濟活力、企業治理能耐、高教育水準等優勢。上述四項與智慧國家高度關聯的新興科技,涵蓋「數位基盤、數位創新、數位包容」等元素,如何借助科技打造創新、包容的社會,在台灣強勁的科技應用產業鏈上,補強創新的能量,並延續發展優勢項目,將是台灣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