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犯變成梁山好漢,中國基層政府擺爛養出替天行道的「張獻忠」

殺人犯變成梁山好漢,中國基層政府擺爛養出替天行道的「張獻忠」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夜之間,歐某彷彿從一位令人厭惡的殺人犯變成了行俠仗義、除暴安良的梁山好漢。這也讓人反思,中國的社會為什麽變成這樣?

2021年還剩下兩個月,這是怎樣的一年?雖然還未到年末盤點,卻已讓人刻骨銘心。新冠疫情持續肆虐,我們艱難地從中走來,這一年,中國和世界一樣發生了許多事,這一年註定也是網友口中的張獻忠年。

想必大家都知道大名鼎鼎的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張獻忠,他曾割據過四川,自封大西皇帝。他也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大惡魔,他的大軍所到之處,殺光、搶光、燒光,後世關於他兵敗後江口沉銀的故事,也被近年來的考古發現證實。

張獻忠的事蹟以我們現代人的視角來看,早已不是替天行道的正義化身,他將底層民眾內心淤積的憤懣,通過暴力和血腥來盡情釋放,讓整個社會置於持續地動蕩和不安中。

無獨有偶,今(2021)年中國發生多起隨機殺人事件,有持刀殺人,也有開車撞人,最後大部分以行兇者精神疾病或是報復社會為由結案。所以網友們不由地感概,今年是一個張獻忠年。歷史上的張獻忠多遭人唾棄,而今天的「張獻忠」們卻獲得外界的一絲憐憫和同情。

近日,福建莆田發生一起兩死三傷的兇殺案,據知情人稱,嫌疑人歐某作案動機或因房屋糾紛。2017年,歐某向當地政府申請了危房翻蓋,房屋新建手續批出後,歐某便將原有400平方公尺的房屋拆除,欲在原有土地上新建房屋。

死者為歐某鄰居,曾多次聯合附近居民阻撓歐某建新房,導致歐某一家無處可歸,在臨時搭建的雨棚居住六年。案發前,歐某居住的雨棚因颱風倒塌,雨棚殘片掉入死者家中,雙方因此發生爭執。

後續還有網友披露,歐某在當地是一位老實的好人。他在海裡救過落水兒童,還因救過兩隻海豚上過當地的報紙。但是當他遭遇不公,向上至福建省信訪局的政府部門,以及當地的主流媒體求助,最終都石沉大海。

作為一位文化水準有限的農民,他花600元買了一部智慧手機,自學上網發文,為了向網友求助,還主動發紅包,網路上至今有他在微博貼出的苦苦哀求政府部門,協助他解決建房難的問題的貼文,他甚至在一張破舊的煙盒上密密麻麻地寫滿了求助資訊,但是這一切在他拿起屠刀之前都無人問津,也沒有一個人是他的救命稻草。

網友們不禁感概:「為什麼一位救過海豚的好人,最終救不了自己?」、「我們如何才能不被人渣逼成罪犯?」

小說中的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曾經說過:「當法律無法給受害者帶來正義時,私人報復從這一刻開始就是正當甚至高尚的。」蘇聯劇作家馬雅可夫斯基(Vladimir Mayakovsky)也說:「當社會把你逼的走投無路的時候,不要忘了,你身後還有一條路,那就是犯罪,記住,這並不可恥。」

歐某行兇後,當地的鄉政府很快發出了捉拿嫌犯的懸賞通告,有意思的是,提供線索的獎勵2萬元,發現屍體的獎勵5萬元。不過很多人表示,自己臉盲,就算知道也不會舉報,還有人甚至說殺得好。再加上網路盛傳的一張圖片顯示,遇害者家的豪華小洋樓和一旁歐某家的低矮小破屋,形成鮮明的貧富對仗。

一夜之間,歐某彷彿從一位令人厭惡的殺人犯變成了行俠仗義、除暴安良的梁山好漢。這也讓人反思,中國的社會為什麼變成這樣?

一個歷來只講犧牲奉獻,不提公民權利的社會

最近熱播的主旋律電影《長津湖》,很多人看過之後,被冰雕連的犧牲精神感動地熱淚盈眶,深感祖國的偉大。但是很少有人敢反思,一個連的士兵在冰天雪地穿著單薄的衣服待命,最終被凍成冰雕,除了讚揚士兵的服從使命的優良品質,是不是要反思這樣的無謂犧牲是否值得?當你有這樣的想法,也許有人就會提醒你,你很危險了!這不,一位前官媒的資深媒體人因為一句「傻雕連」被刑拘。

和筆者一樣在中國成長的人都知道,當我們還是少先隊員的時候,學校的政教處領導就諄諄教誨我們,你們肩上的紅領巾為什麼這麼鮮紅奪目?那是因為用革命烈士的鮮血染紅的。然後Balabala,可以講半個小時以上,此處也要省去幾千字。

此外,學校裡的學生守則,映入眼簾地都是一連串祈使語氣,比如不准、不能、禁止,它們都有一個特點,將你的義務規定到事無巨細,但是從來沒有明確說你有哪些權利。不管從學校、職場還是社會,外界灌輸給你的政治正確都是「你要多犧牲奉獻」,所以義務加班成了馬老闆口中的福報,80多歲半身不遂、老無所依的長者,柱著拐杖拿出省吃儉用的「鉅款」丟在派出所就跑了的新聞,被當成正能量廣泛宣傳。

好像誰為了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的權利去抗爭,就成了刺頭、自私自利、格局小的象徵,當然也就是官媒眼中的負能量了,有誰會冒著丟掉烏紗帽的風險,去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呢?

基層政府和稀泥釀慘劇

再回到這次殺人事件的肇因,歐某在自己擁有使用權的土地上翻建新屋,本是一件無可非議的事情,也得到了地方政府的許可,建築面積還比以前縮小了,按照政府審批的規則,建築的面積、高度也應該是符合當地規劃的。

但是,近些年來,中國地方推進城市化,一方面大規模批地建樣品屋,另一方面嚴格限制農村居民新建和改擴建房屋,這樣做的目的當然是鼓勵農民進城買商品房,維持地方的土地財政,有些地方甚至大張旗鼓地為樣品屋去庫存。

為了限制農村居民建房,除了嚴格審批,一些地方還設置其他限制措施。比如,新建和改擴建住房,需要得到周圍鄰居甚至全體村民的一致同意。這一規定的法理來源是,農村的土地包括村民的宅基地都是屬於集體所有,村民只有使用權。這樣的做法也是基層政府化解矛盾糾紛的一刀切,看似每個人都不得罪,其實正在將基層的矛盾壓在高壓鍋之中。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