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有機會嗎?FinTech Hub(金融科技中心)全球軍備競賽的三大重點

亞洲有機會嗎?FinTech Hub(金融科技中心)全球軍備競賽的三大重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給想加入下一個獨角獸的求職者一點建議:放眼國際市場、分析各個FinTech Hub的競爭優勢,拿出你的畢生絕活,鎖定並拿到理想公司的入場券。

文:Neverlandseeker(畢業於英國Imperial College,曾在外商銀行打滾多年,同時是在世界各地尋找從右邊數來第二顆星的旅行家,目前正在努力從兔子的細毛往上爬,希望找到魔術師問對的問題。個人網站Second Star to the Right

你知道當紅的Fintech Hub(金融科技中心)在哪裡嗎?

最近時代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How London Became a Global Center for Fintech and What U.S. Tech Hubs Can Learn From It〉(倫敦如何成為世界金融科技中心,而美國科技中心可以從中學到什麼),內容探討倫敦作為FinTech Hub的競爭優勢。

文中的觀點固然是從歐美市場出發,但筆者認為也可借鏡到亞洲等地;在此總結以下三個讓FinTech Hub在各國軍備賽中脫穎而出的成功要素,不論你是有意進軍該領域的創業者、傳統金融從業人員,亦或放眼國際市場的求職者,希望能提供不同的思考方向。

政府支援:積極攬才,放手創新

首先,政府的支援當然是最重要的,過於保守的政策無助於好點子的萌芽。

你認為紐約的保險新創Lemonade若在6年前成立之初,就被禁止販售AI計算的線上保單,它還能成為市值達美金40億元(截至2021年10月1日)的成功企業嗎?而遠在倫敦Canary WharfLevel 39,在2013年若沒有政府和創業家的同心協力,它也無法成為現今歐洲最大的科技孵化器

在讓我們來看看亞洲吧!新加坡正在享受身為亞洲金融科技中心的甜美果實(新加坡單在2021上半年,就促成了72件總價值高達美金6.14億元的合作案);香港政府為了保持其在金融領域的領先地位,正在大灣區積極佈局;而成立已3年的台灣金融監理沙盒,目前還主要是既有金融業者的實驗場

另一個頗受政策影響的,是對外國高技術人才友善的就業市場;因為成功的FinTech Hub不可或缺的,正是龐大的人才庫。

過去幾年,新加坡政府逐漸緊縮其移民政策,在疫情爆發後更是如此;但日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發言表示,可能將對移民政策重新調整。而倫敦2020年2月起生效的Global Talent Visa(全球人才簽證),在脫歐後正大量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產業專才。

有鑒於現在FinTech產業對高技術背景的專家求才若渴,欲鞏固FinTech Hub地位的國家,已在積極檢視其外籍高技術勞工的移民及就業政策,好的人才庫可望產生群聚效應,提升國內產值,帶動產業集體升級,那麼,我們準備好了嗎?

問題解決者:你的創新能帶來怎麼樣的改變?

成功的FinTech Hub能聚集對症下藥的問題解決者,塑造不同的FinTech聚落。

總的來說,歐洲的FinTech公司大多發跡於提供客戶導向的問題解決方案:倫敦的數位銀行獨角獸Revolut從提供外匯和國際匯款服務起家、總部在斯德哥爾摩的Klarna開啟了「先買後付(Buy Now, Pay Later)」的風潮,而創立於柏林的純網銀N26則因能提供一系列無隱藏費用的銀行產品大受好評。

美國的FinTech新創就是另一個故事了,他們更注重打造金融生態圈。SquareRobinhood正加緊馬力建立強大的Super Apps,同時也不忘抓住近年來「去中心化金融(DeFi)」帶起的虛擬貨幣熱潮。

Fintech 金融科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FinTech滿地開花的時代,誰家的Super App會是最後贏家?

至於亞洲市場,儘管香港和台灣最早於2019年就發放虛擬銀行執照,目前大部分業者都還處於以高額利率爭取存款的階段。

目前要判斷這兩個銀行氾濫(overbank)的市場中,哪個玩家能成功開發出利基產品(niche product)贏走大批客戶還言之過早。然而,我們已經可以觀察到的趨勢,是這些FinTech新創對傳統金融業者施加莫大壓力,迫使後者不得不跟著擴大金融生態圈,於是整個產業聚落都在加速數位轉型的腳步。

接著來看新加坡,新加坡目前4家虛擬銀行都要到2022年才會營運;背後的原因是獅城的民眾早就習慣便捷的數位服務了,當地有跨境支付業者Instarem,和從叫車服務跨足支付應用的Grab,因此民眾對虛擬銀行的需求反而沒這麼迫切。

同一個FinTech Hub裡的業者當然各有千秋,他們先從抓住當地最迫切需要解決的使用者痛點開始,當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買單,就能產生放大效應,鼓勵更多新創加入並催生出可持續的商業點子。

對追求國際舞台的新創或求職者來說,可藉機思考你想創造出什麼樣的改變,並選擇適合的FinTech聚落出發。

成長動能:打造一個能長遠發展的FinTech Hub

最後,驅動FinTech Hub的動能是其永續發展的重要因素。

在歐洲,跨境金融的複雜性埋下創新的種子,百家爭鳴要打造無營運摩擦的架構,並放眼世界開疆闢土。英國的數位銀行Revolut不畏市場低迷,先後在2019和2020年進軍新加坡和美國;而從阿姆斯特丹發跡的支付新創Adyen則花費15年擴大版圖到全球18個市場。

那麼,美國的玩家又如何呢?Fintech產業的新星Square和Robinhood皆對拓展海外市場小心翼翼,主要營運還是集中在美國,他們在國內已有強勁營收,且成熟的資本市場完全足以支應其短期成長需求(Square2020年全年營收高達95億美元,同期Robinhood也有9億美元的成績)。

但也有例外,如美國的投資銀行巨頭們。JP Morgan睽違222年,在今年9月終於為了擴展個人業務再次橫跨國境,在英國推出數位銀行app。而Goldman Sachs則是總算要升級其在英國的業務並開放投資產品交易,同時還加碼投入6千9百萬美元給英國的挑戰者銀行Starling Bank。投資銀行挾其在財富管理的專業,想必會對既有數位銀行增添一些壓力,後續發展令人期待。

20150318-wall-street
Photo Credit:echiner1 @Flickr CC BY SA 2.0
JP Morgan在英國成立數位銀行的同時也在尋找下一個Fintech收購目標

而地球的另一邊,資金是帶動FinTech Hub成長的引擎。最近澳洲的FinTech新創紛紛踏上新加坡,因為後者在新的Fintech Bridge備忘錄框架下,提供充沛的資金和稅務優惠(這可是17% vs 30%的企業稅差異)。也有澳洲同業轉向大中華地區,跨境支付新創Airwallex在3年前就毅然決定將總部從墨爾本搬到香港

從這些例子,我們瞭解要確保成長動能的穩定,才能打造一個能長遠發展的FinTech Hub。

結語

隨著5G、AI人工智慧、開放金融(Open Finance),甚至是Web 3.0的發展,FinTech產業的前景不可限量。越來越多政府單位積極建造自己的FinTech Hub和FinTech生態圈。

有趣的是,過去知名的Finance Center(金融中心)未必是當今成功的FinTech Hub,後起之秀如柏林和斯德哥爾摩正慢慢走到鎂光燈下。若你有興趣,可以參考FinTech HubFinance Center,和Startup Hub的最新排行榜。

過去一個成功的Finance Center要花費多年時間打造,但現在若能掌握上面3個致勝要素,即使是FinTech Hub的新玩家也有機會脫穎而出、成長茁壯,並帶動整個金融產業聚落成功轉型。

至於那些如火如荼地開發Super App的FinTech新創,誰知道呢?或許會出現一個笑到最後的人,贏家通吃!

也給想加入下一個獨角獸的求職者一點建議:放眼國際市場、分析各個FinTech Hub的競爭優勢,拿出你的畢生絕活,鎖定並拿到理想公司的入場券。

最後,讓筆者引用行銷大師兼暢銷書《紫牛》的作者Seth Godin近期在自家網站的分享作結:

But in many pockets of our economy, the new jobs and the best jobs aren’t task jobs. They are jobs of initiative. Work that’s taken, not simply assigned. Work that can’t be easily forecast, and work that thrives with a different sort of teamwork.

在很多經濟環境下,新的工作和最好的工作並不是任務型工作,他們是主動型工作。他們是被主動接下的工作,而不僅是被指派的任務。他們是無法被輕易預測的工作,而且這類工作會隨著不同的團隊合作成長茁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