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有機會嗎?FinTech Hub(金融科技中心)全球軍備競賽的三大重點

亞洲有機會嗎?FinTech Hub(金融科技中心)全球軍備競賽的三大重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給想加入下一個獨角獸的求職者一點建議:放眼國際市場、分析各個FinTech Hub的競爭優勢,拿出你的畢生絕活,鎖定並拿到理想公司的入場券。

文:Neverlandseeker(畢業於英國Imperial College,曾在外商銀行打滾多年,同時是在世界各地尋找從右邊數來第二顆星的旅行家,目前正在努力從兔子的細毛往上爬,希望找到魔術師問對的問題。個人網站Second Star to the Right

你知道當紅的Fintech Hub(金融科技中心)在哪裡嗎?

最近時代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How London Became a Global Center for Fintech and What U.S. Tech Hubs Can Learn From It〉(倫敦如何成為世界金融科技中心,而美國科技中心可以從中學到什麼),內容探討倫敦作為FinTech Hub的競爭優勢。

文中的觀點固然是從歐美市場出發,但筆者認為也可借鏡到亞洲等地;在此總結以下三個讓FinTech Hub在各國軍備賽中脫穎而出的成功要素,不論你是有意進軍該領域的創業者、傳統金融從業人員,亦或放眼國際市場的求職者,希望能提供不同的思考方向。

政府支援:積極攬才,放手創新

首先,政府的支援當然是最重要的,過於保守的政策無助於好點子的萌芽。

你認為紐約的保險新創Lemonade若在6年前成立之初,就被禁止販售AI計算的線上保單,它還能成為市值達美金40億元(截至2021年10月1日)的成功企業嗎?而遠在倫敦Canary WharfLevel 39,在2013年若沒有政府和創業家的同心協力,它也無法成為現今歐洲最大的科技孵化器

在讓我們來看看亞洲吧!新加坡正在享受身為亞洲金融科技中心的甜美果實(新加坡單在2021上半年,就促成了72件總價值高達美金6.14億元的合作案);香港政府為了保持其在金融領域的領先地位,正在大灣區積極佈局;而成立已3年的台灣金融監理沙盒,目前還主要是既有金融業者的實驗場

另一個頗受政策影響的,是對外國高技術人才友善的就業市場;因為成功的FinTech Hub不可或缺的,正是龐大的人才庫。

過去幾年,新加坡政府逐漸緊縮其移民政策,在疫情爆發後更是如此;但日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發言表示,可能將對移民政策重新調整。而倫敦2020年2月起生效的Global Talent Visa(全球人才簽證),在脫歐後正大量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產業專才。

有鑒於現在FinTech產業對高技術背景的專家求才若渴,欲鞏固FinTech Hub地位的國家,已在積極檢視其外籍高技術勞工的移民及就業政策,好的人才庫可望產生群聚效應,提升國內產值,帶動產業集體升級,那麼,我們準備好了嗎?

問題解決者:你的創新能帶來怎麼樣的改變?

成功的FinTech Hub能聚集對症下藥的問題解決者,塑造不同的FinTech聚落。

總的來說,歐洲的FinTech公司大多發跡於提供客戶導向的問題解決方案:倫敦的數位銀行獨角獸Revolut從提供外匯和國際匯款服務起家、總部在斯德哥爾摩的Klarna開啟了「先買後付(Buy Now, Pay Later)」的風潮,而創立於柏林的純網銀N26則因能提供一系列無隱藏費用的銀行產品大受好評。

美國的FinTech新創就是另一個故事了,他們更注重打造金融生態圈。SquareRobinhood正加緊馬力建立強大的Super Apps,同時也不忘抓住近年來「去中心化金融(DeFi)」帶起的虛擬貨幣熱潮。

Fintech 金融科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FinTech滿地開花的時代,誰家的Super App會是最後贏家?

至於亞洲市場,儘管香港和台灣最早於2019年就發放虛擬銀行執照,目前大部分業者都還處於以高額利率爭取存款的階段。

目前要判斷這兩個銀行氾濫(overbank)的市場中,哪個玩家能成功開發出利基產品(niche product)贏走大批客戶還言之過早。然而,我們已經可以觀察到的趨勢,是這些FinTech新創對傳統金融業者施加莫大壓力,迫使後者不得不跟著擴大金融生態圈,於是整個產業聚落都在加速數位轉型的腳步。

接著來看新加坡,新加坡目前4家虛擬銀行都要到2022年才會營運;背後的原因是獅城的民眾早就習慣便捷的數位服務了,當地有跨境支付業者Instarem,和從叫車服務跨足支付應用的Grab,因此民眾對虛擬銀行的需求反而沒這麼迫切。

同一個FinTech Hub裡的業者當然各有千秋,他們先從抓住當地最迫切需要解決的使用者痛點開始,當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買單,就能產生放大效應,鼓勵更多新創加入並催生出可持續的商業點子。

對追求國際舞台的新創或求職者來說,可藉機思考你想創造出什麼樣的改變,並選擇適合的FinTech聚落出發。

成長動能:打造一個能長遠發展的FinTech Hub

最後,驅動FinTech Hub的動能是其永續發展的重要因素。

在歐洲,跨境金融的複雜性埋下創新的種子,百家爭鳴要打造無營運摩擦的架構,並放眼世界開疆闢土。英國的數位銀行Revolut不畏市場低迷,先後在2019和2020年進軍新加坡和美國;而從阿姆斯特丹發跡的支付新創Adyen則花費15年擴大版圖到全球18個市場。

那麼,美國的玩家又如何呢?Fintech產業的新星Square和Robinhood皆對拓展海外市場小心翼翼,主要營運還是集中在美國,他們在國內已有強勁營收,且成熟的資本市場完全足以支應其短期成長需求(Square2020年全年營收高達95億美元,同期Robinhood也有9億美元的成績)。

但也有例外,如美國的投資銀行巨頭們。JP Morgan睽違222年,在今年9月終於為了擴展個人業務再次橫跨國境,在英國推出數位銀行app。而Goldman Sachs則是總算要升級其在英國的業務並開放投資產品交易,同時還加碼投入6千9百萬美元給英國的挑戰者銀行Starling Bank。投資銀行挾其在財富管理的專業,想必會對既有數位銀行增添一些壓力,後續發展令人期待。

20150318-wall-street
Photo Credit:echiner1 @Flickr CC BY SA 2.0
JP Morgan在英國成立數位銀行的同時也在尋找下一個Fintech收購目標

而地球的另一邊,資金是帶動FinTech Hub成長的引擎。最近澳洲的FinTech新創紛紛踏上新加坡,因為後者在新的Fintech Bridge備忘錄框架下,提供充沛的資金和稅務優惠(這可是17% vs 30%的企業稅差異)。也有澳洲同業轉向大中華地區,跨境支付新創Airwallex在3年前就毅然決定將總部從墨爾本搬到香港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