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政權啟動:疫後重建是關鍵、參院改選是變數,台日關係明年有一個重要關鍵

岸田政權啟動:疫後重建是關鍵、參院改選是變數,台日關係明年有一個重要關鍵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岸田政權可以走多遠:一是疫情的發展。二是月底的眾議院改選及明年7月的參議院改選,之後岸田文雄若能長期執政,台日外交空間相信仍會持續擴大,台灣可以多利用政黨外交,國會議員外交來補足無邦交下所需的對話與交流。

文:謝文生(日本研究網路作家)

總裁改選:安倍支持高市的「鯰魚效應」

這次自民黨的總裁選,相信台灣許多關心台日關係的朋友大概都看得很嗨,這大概是第一次,台灣以及台海議題頻頻地成為總裁選舉的焦點、甚至蔡英文總統還以執政黨黨主席的身份、用「擦邊球」的方式參與了這場外國選戰。

這場總裁改選,不僅是一場選舉,時間上接在其後約一個月的還有更重要的眾議院改選;也就是說,這場總裁改選,對自民黨來說,實質上是大選的一部份,也可以說是「大選的序曲」!

這場選戰中,四位候選人枱面上、枱面下的攻防;派閥之間勾心鬥角的凶險、合縱連橫的激烈程度,遠遠超出去年菅義偉、岸田文雄及石破茂的總裁之爭。

當中最受我囑目的,反而是不在候選人之列的前首相安倍晉三。

這場選戰可以說安倍晉三藉由對高市早苗的支持,讓立場最右翼,保守派的高市成為這場選戰中的「鯰魚」,並且藉由這條鯰魚所抛出的議題,將整個選戰的主軸及輿論,成功地導向安倍想要的方向。

我們看到的是:安倍晉三在9月14日開始公開支持高市早苗,並將其參選定位為「國家主權」、「國家觀」的路線;接著又成功地在9月20日藉由高市與蔡英文總統的對話,引爆日本國民對台好感的情感;自此修憲、戰備、反中、友台、人權等議題在他的操作下完全主導了選戰的走向,讓原本以「黨內改革」、「國內改革」為訴求的河野太郎陣營完全失去主導選戰的機會。

前日相安倍籲中國讓台灣參加WHA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另一方面,安倍又成功地利用高市早苗的鯰魚效應讓鴿派的岸田文雄在這場選戰中,再度重申他曾在今年4月,針對外交及安保議題提出的「三個覺悟」:守護人類的基本價值之覺悟、守護自己國家之覺悟、主導國際社會之覺悟;當中包括日本要有能阻止敵方基地的飛彈、應加入「五眼聯盟」、持續推進自由且開放的印太戰略、維護台灣海峽安全等主張。其內容簡單講就是繼承安倍路線,甚至岸田文雄還跟進高市的主張,加碼演出也要在內閣中成立「人權事務官」。

事實上安倍晉三也從9月20日到投開票的29日之間,其臉書就均未曾對總裁選發文。

所以就結果來說,這場選戰,安倍晉三達成二項目標:一是安倍政權下所執行的日本外交.國防路線得到確保,二是成功地阻止了河野太郎上位,也就是阻止了自民黨的世代交替,這樣便保留了他假以時日擬三度回任首相的空間。

所以未來台日關係,要放入這樣的背景脈絡中來理解。

疫後重建是關鍵

對於岸田政權可以走多遠?短期內有二項變數是我們觀察的指標:一是疫情的發展。二是月底的眾議院改選及明年7月的參議院改選。

最近日本武漢肺炎感染人數在10月3日已降到在968人,大約只有一個月前、菅義偉政權最艱難時期每日2萬5千人感染數的25分之1;也只比去年9月16日菅義偉接任首相時多出400人而已。

因此可以說,接下來日本疫情的好壞,就都是岸田首相的責任了。

要在這裡提疫情,是因為冬季即將來臨,日本防疫專家相當擔心疫情是否會爆發第六波?而疫情的好壞將會影響到日本國內經濟重整的腳步,這是至關緊要的難關,連續兩位首相都栽在武漢疫情之下,岸田首相自然不會輕忽這點。

可以說,岸田政權目前在安保、外交路線大致會遵循安倍—菅義偉路線,但這將不會是他上台後的首要之務。

如何提振受疫情打擊而千瘡百孔的國內經濟,以及解決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才是岸田政權在選後的第一要務。

因此,要談「台日關係」的發展,首先還是要理解會影響岸田政權能量的日本國內最重要的變數:疫情的發展。

由於疫情目前明顯受到控制、日本國民的接種普及率也相當的高,甚至已在規劃第三劑的接種,因此大環境讓自民黨的選情已從紅燈轉黃燈,由於總裁選舉的熱鬧登場,自民黨的政黨支持度又爆昇10%左右,因此在新首相、新內閣甫上場通常會有「慶祝行情」的加持下,月底眾議院改選,對自民黨的選情可以說是利多;自民黨公明黨聯盟繼續執政不成問題。

日本自民黨黨魁選舉 談及中日關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參院改選是變數

比較大的不確定會出現在明年7月的參議院改選,如果輸掉參議院選舉,參眾議院朝野易位,成為「ねじれ國會(較勁國會)」那就會政爭不斷、甚至岸田政權有提早下課之虞。

為什麼參議院選舉會有敗選的可能呢?要從經濟面來談。日本國內經濟在安倍執政以來,整體經濟及國民生產毛額固然都有亮眼的成長,但是這些成長並沒有下到受薪階級來,也就是日本國內的「貧富差距」正漸漸加大之中,岸田首相看到這點,政見中也提出要解決,但是「所得重分配」的工程,要讓受眾有感,需要一定的時間。

再者,由於武漢肺炎肆虐了近2年,大部分國家都近乎鎖國狀態,日本也是。特別是日本因為少子化及都市集中化的原因,地方的發展遭遇極大的困境,其原本的藥方是要藉由「地方創生」與「國際觀光客」來作為復甦的動能,但由於疫情的打擊,別說是外國觀光客引進計劃完全破功,連原本很強韌的國內旅遊也受到重創,其周邊產業也是只有一個慘字。

然而,從10底月眾議院改選完後,到明年7月參議院改選,岸田政權只有8個月的時間來交出成績單,當中還包括6個月的通常國會,這其實是很嚴峻的考驗。

如果岸田政權順利度過這參議院改選,我們又要如何觀察呢?

這次岸田政權的黨政名單攤下來看,身為執政派閥的宏池會,內閣部份只有3位大臣,黨職八大役全部分給其他派閥,因此宏池會內不滿的雜音不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