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造成全球2.55億全職人口失業,零工經濟的彈性能給台灣政府什麼啟發?

疫情造成全球2.55億全職人口失業,零工經濟的彈性能給台灣政府什麼啟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疫情爆發期間開始做自由接案工作的人,有96%會在未來做更多自由接案類型的工作,正因為零工經濟的就業吸引力一開始就和傳統法律框架相違背,喪失彈性的零工經濟也會產生衍生問題,業者、平台、消費者需要在市場中摸索一套三贏的經濟模式。

COVID-19疫情帶來號稱1930經濟大蕭條以降最嚴重的經濟劇變,全世界在2020年有8.8%全職工作者失業,換算成人數的話高達2.55億,是2019年的四倍。

有調查指出,疫情造成的裁員可能有42%是永久性的,為全球經濟留下疤痕,產業資源重新配置、升級轉型等必要性昭然若揭。傷口不會這麼快結痂癒合,國外統計資料顯示,美國不管是休閒醫療、零售交易或是倉儲業,2020年投入的人力平均還是比2019年少了8-9%;其中只有外送業逆勢增長42%,外送員的收入增幅也是各產業從業人員中最高,和金融業不相上下。

疫情對人類社會的破壞尚未停歇,美食外送、司機代駕、代辦跑腿等「零工經濟」的復原速度卻遠勝過其他產業,到現在仍不間斷地成長。世界各國對零工經濟的依賴日益加深,其重要性早已不置可否,也因此我們現在討論時,可以聚焦在更進階的問題:為什麼這種新型態經濟模式能減緩疫情衝擊?其中的關鍵是什麼?有沒有可能讓這樣的價值能穩定延續下去?

問題的答案,或許可以從埃森哲(Accenture)的報告看出端倪。

零工經濟的彈性,足以協助政府構築社會安全網

埃森哲報告調查美、加、英、法、澳和巴西六國共4941名零工經濟者,有近七成的失業人口,無法獲得該國失業救濟,2020年零工經濟從業人數驚人增加的背後,有六成的比例被原公司裁員,或是被迫放無薪假、或是工時減少收入降低而不得不選擇轉換跑道。

轉職當外送員、代駕司機等成為失業人口的就業首選,有趣的是,不只是享受便利服務的民眾對零工經濟發展深具信心,成為零工經濟者後,這群人對產業也普遍樂觀視之。

對此樂觀的原因並不複雜,報告指出有79%的工作者贊同在支撐財務方面,零工經濟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81%的人表示,彈性的工作型態和伴隨而來的收入,是他們願意繼續跑單、喜歡這份工作的主因。

疫情造成全球解僱潮,企業為了平衡經營成本,減少僱用全職人員的機會,讓這批失業人口找到下一份工作的難度大幅提高。與此同時,不同於朝九晚五傳統關係的受僱形式,自由安排上班時間地點、卻也能維持生計的零工經濟,確實為這些無法被政府規範援助的人,在不同的需求面向,都構築好了一面社會安全網,有65%的比例認為零工經濟幫助自己保持在勞動市場的競爭力、有助未來求職,更有82%的人肯定這份工作。

RTX13N5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疫情中最不缺的是突發狀況,更多是迫使我們得習慣隨時暫停、調整、再出發的生活步調。眼下是否能就市場動向快速地重整腳步成了生存的要素,而零工經濟的本質是彈性,在整體社會面對突發狀況時能靈活應變,並允許產業中的人據自身狀況調和工作狀態,正好能讓人在疫情籠罩下得以安身立命。

喪失彈性的零工經濟,會發生什麼事?

國外結果正好和台灣零工經濟者的就業圖像相互呼應,本會會員Uber Eats曾針對外送員勞動議題,做過目前國內最具規模的調查,結果顯示72.4%的人表示全職工作不符合生活型態或已有其他全職工作,加入平台是希望能自行決定是否接單、彈性選擇工作範圍、自由安排上下班時間,彈性、自由、自主性高、受最小化監督指揮,正是這些人選擇工作的原因。

這是顯而易見卻時常被遺忘的事實,導致台灣零工經濟發展至今依舊曖昧模糊。

本會多次呼籲政府,應該重視零工經濟的特質與從業人員的需求。他們可能是被放無薪假繳不出房租水電的社會新鮮人、被公司裁員待業中的上班族、也可能是課堂間趁空檔打工的大學生、或趁孩子上學時間想賺外快的家長,把這群工作者當成傳統勞工,試圖用最高工時、固定時間、請假打卡、加班證明規範,並不符合他們選擇零工經濟的初衷,打擊從業意願。

零工經濟的就業吸引力一開始就和傳統法律框架相違背,喪失彈性的零工經濟造成的衍生問題包括,僱傭公司人事成本提高,成本被轉嫁在服務和產品上,影響消費者;規範自由工作者勞動上限,改變原本零工經濟者既有工作模式、獲取薪資方式,間接造成工作機會銳減等,讓平台營運上產生極大的不確定,形成發展阻礙。

全球趨勢指出,在疫情爆發期間開始做自由接案工作的人,有96%會在未來做更多自由接案類型的工作。從業者、平台、消費者尚在市場中摸索一套三贏的經濟模式,如果用現行法律框架干涉,絕對是揠苗助長。

pb0uu1hp1rcqyanf3h29oifr8hpfmq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保有零工經濟價值的雙贏作法

零工經濟的兩難是在保有自營工作者彈性自主的核心價值,並同時讓平台和獨立承攬人的權利義務關係貼近實務需求。

美國商會提出意見,是在立法或增訂勞動關係中,明定特定行為或狀態「不會違背既有的法律」,以「安全港條款」將規範明確化,例如政府個別認定零工經濟者的契約,並承諾不用合法的行政管理措施,作為勞動關係中的不利認定依據,排除從業者落入僱傭關係、面臨失去從業初衷的風險。

即使全職勞工仍是台灣勞動市場主力,也不該被奉為圭臬,我們需要一套以數位經濟為核心的勞動基準,新時代的勞動關係不會是二元對立,在零工經濟彈性自主的架構下,也能透過溝通和協商,讓從業人員得到應有的保障,逐步鋪出有利產業發展的道路,而非固執用僱傭關係涵蓋所有工作者。

埃森特的報告展現零工經濟在疫情裡扮演的角色和提供的轉機,協會期許政府能參考國內外的調查、零工經濟者的需求,綜合評估訂定法規的方向,讓零工經濟成為台灣防疫的一環,確保在保存其彈性自由的價值時,也能保障產業發展空間。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