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耙子」逐漸水落石出,但威權首腦至今仍不願誠心道歉

「抓耙子」逐漸水落石出,但威權首腦至今仍不願誠心道歉
Photo Credit: C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行政院促轉會將這些「不義」揭露於世,罪魁禍首的主謀仍以「合法政黨」之姿寄生在民主體制之中,用「那是情治單位不是國民黨」和「政壇還有好幾個」等說法,粉飾過去威權監控的事實。

「抓耙子」一直是很負面的名詞跟形容詞,放在台語的語境裡更是一種隱含「背叛者」的代名詞,更不說放在政治場域裡,「抓耙子」就成了掌權者對敵對陣營的「間諜」,尤其是在專制政體中,透過安插「線民」來情蒐異論者的資訊,或是做為日後打壓異己之用。

威權政府會這樣做的目的,用現在的流行語就是「滲透」,一方面可以用來「掌握」反對者及其團體的動態,另一方面甚至還可以從中破壞、瓦解反對勢力。

背後的政府監控體系,比「線民」更可惡

一般來說,資訊封閉及政治保守的年代,「威脅利誘」當然是收買「線民」的慣用手段,再搭配明的軍警系統,這些在暗的內應只能順從來自「上意」的指揮,定期繳交「日誌報告」來證明自己有聽命組織安排,由時還得添油加醋來迎合窗口需要,有的人為了求得安身立命,也有人盼能從中獲得一定的酬勞,不分古今中外可以說是專制政體的標配。

原民進黨籍立法委員黃國書,被爆出曾是情治單位的「線民」,這故事坐落在1990年代的台灣,當時仍是黨國專制的時代,經濟快速起飛、民主種子正撥土待出芽的那個關鍵時期,此消息一出,引起國內各界譁然,一個在黨外抗爭中誕生的民進黨,如今也在民主深化的台灣獲得執政機會,竟然黨內有人曾是國民黨政府安插的「細作」,而且如今已是堂堂連任多屆的黨籍國會議員。

雖然黃國書委員相當負責的提出「三退」(退出民進黨、退出黨團運作、退出連任)以示負責,但這些年來努力推動的「轉型正義」,那些被揭開的黨國瘡疤,多少政治偵防見不得光的情勢一覽無遺,如今威權遺緒問題能開誠布公,接下來又該如何讓歷史及社會能進一步和解?

無論執行者是有心還是無意淪為「抓耙子」,但那些幕後的指使者、教唆者卻仍無究責要求,難道可以躲藏得過且過?

「威權政黨」套上「民主」,就能粉飾過去的不義嗎?

雖然行政院促轉會將這些「不義」揭露於世,水落石出的紀錄中讓多少「被害者」知道「加害者」是誰,那些熟悉又模糊的人名當中可能是共患難的同志好友,也可能到現在還是攜手合作的夥伴關係,這些情何以堪的糾結攪亂了社會的人情世故,恐怕也難以放下。

畢竟,罪魁禍首的主謀仍以「合法政黨」之姿寄生在民主體制之中,他們扛著「護台灣、保民主、拚未來」的假面來粉飾過去威權監控的事實。

事實上,國民黨就是整個監控體系的首腦,這已無需再強調,但這所做所為並不能因為民主化後而「被原諒」,更不用說他們也從來沒有反省之意,作為一個民主國家內的最大在野黨主席,朱立倫竟可以掩蓋歷史傷痕辯解「那是情治單位不是國民黨」,還有國民黨前政務官耍嘴皮表示「政壇還有好幾個」。也難怪乎這些人甘於跟隨曾是「職業學生」的前總統,以為用政治攻防就能混淆視聽,想要一筆勾銷恐怖統治的罪,令人感到不恥。

tz49q1e9dgs1m6e66bu9dffxiy4j2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持平而論,轉型正義並不是要把「過去的歷史」挖出來鞭屍,而是要讓「歷史的真相」擺在世人面前,目的是要讓「被害者」解開「歷史的疑慮」,同時讓社會從中能得到「歷史的反省」,有助於一個民主社會能往深化、進步的方向前進。

做為一個獨立機構的行政院促轉會,除了有責任透過公權力讓歷史真相得以曝在陽光下,也需要修復及和解政府過去所造成的歷史傷痕,鎖在密箱中的政府檔案終究是要「透明化」。這只是「轉型正義」的其中一個步驟而已,但事實上,除了那些被迫成為打手的「加害者」陸續浮現之外,真正醜陋無比的權力結構卻沒有得到該有的究責。

可悲的是,那股暗黑勢力依舊掛牌上市中,還可以藉由參政權來「嘴民主」,諷刺的是,現在的國民黨作為繼承者,卻一再利用民主自由社會的「善」行「不義」之事,「死不認錯」讓社會無法真正和解。促轉會是否能有對策,不再讓「轉型正義」無力空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