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後#MeToo時代:已故前總統裴瑞斯遭控性騷擾,死無對證的爆料是否造成反效果?

以色列後#MeToo時代:已故前總統裴瑞斯遭控性騷擾,死無對證的爆料是否造成反效果?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人質疑,阿維特發聲的時機點與真正動機,及她為何選在裴瑞斯過世後才站出來;但阿維特長期的噤聲是時代下的產物,當女性受到位高權重男性的性騷擾時,不僅往往投訴無門,如果說出來,還可能自斷大好的前途。

以色列《國土報》於今(2021)年10月7日,刊登一篇深度訪談,受訪者是前以色列資深外交官及國會議員科萊特・阿維塔(Colette Avital),訪談出刊後,最引起震撼的部分(註1),莫過於阿維塔首度爆料曾於上世紀80年代,在巴黎被已故前以色列總統西蒙・裴瑞斯(Shimon Peres)性騷擾。

Colette_Avital_in_2007_Amos_Ben_Gershom
科萊特・阿維塔2007年在大屠殺紀念會中|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Amos Ben Gershom)

以色列政壇曾流傳著這麼一則八卦:與已故前總統裴瑞斯曾在工作上有不少接觸的阿維塔,其實是前者的情婦。當年,在充斥男性荷爾蒙的以色列政壇及外交圈,阿維塔是如何以女性身份異軍突起,成為資深外交官?這則八卦儼然成為阿維塔成功故事的最佳解釋:美麗又單身的阿維塔靠著與裴瑞斯的關係,一步步往上爬。

阿維塔在訪談中間接否認了這樣的指控,她還交代了自己與裴瑞斯一些複雜的恩怨情仇;在當年的性騷擾事件發生後,阿維塔曾暗自決定,絕不再與裴瑞斯單獨共處一室,但兩人在日後仍多少有合作的關係(註2);阿維塔指出,自己向來就不是會記仇的人,且撇開性騷擾一事,她對裴瑞斯確實擁有一份敬重之情。

Colette_Avital_Peres_and_Gere_1996_Saar_
阿維塔1996年與裴瑞斯及美國演員理查・吉爾在美國紐約|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Saar Yaacov)

阿維塔在性騷擾事件後,仍與裴瑞斯有交集,這引起一些讀者與評論者詬病,有些人批評幾個月前才出版了一本自傳的阿維塔(註3),選在此時爆料只是想要打書;也有人批評,阿維塔選在裴瑞斯死後才爆料,讓裴瑞斯沒有反駁的餘地。

當然,也有不少支持阿維塔的聲音,撰寫這篇專訪的《國土報》記者,幾天後就在該報發表了一篇支持阿維塔的社論,其中指出,支持與批評阿維塔爆料舉動的兩個陣營,顯示了世代的差距:70歲以上的人、不論男女,多認為阿維塔的舉動不妥,而70歲以下者多能理解或支持阿維塔的舉動。

這篇社論還說,只有等70歲以上的這批世代逐漸凋零,「Me Too」運動才能逐漸成熟。

無獨有偶,在阿維塔的新聞仍鬧得沸沸揚揚之際,現任情報部長埃拉札爾・斯特恩(Elazar Stern)在廣播節目訪談中,承認自己當年任職國防軍人資主管時,把接獲的匿名舉報文件都放進了碎紙機裡,他表示自己這麼做,是因為他不認同這種匿名檢舉的文化。

但此番言論立即引發軒然大波,有退役女兵出面指控,當年自己舉報軍中性騷擾事件時,曾被當時的長官斯特恩恐嚇不得聲張,這也讓不少人懷疑,當年被斯特恩放進碎紙機的文件中,是否包括了性騷擾事件的匿名舉報;儘管斯特恩目前為止否認有這樣的事情。

Elazar_Stern_2014_Kobi_Gideon
前排著白衣者為現任情報部長斯特恩,2014年攝於以色列國會|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Kobi Gideon)

在後「Me Too」時代的今天,許多來不同政治光譜位置的政治人物,包括他的黨內同志、現任外交部長及下任輪值總理拉皮德(Yair Lapid),都紛紛跳出來譴責斯特恩,並呼籲開始對他進行調查;由於這場風波,斯特恩也黯然宣布退出以色列猶太事務局(Jewish Agency)領導的選舉。

以色列的Me Too運動始祖

以色列與全球多個國家一樣,在Me Too運動於2017年10月從美國正式開始後,就立即響應;但在那之前,以色列就或多或少有一些相關的事件或運動,可說是Me Too運動的前身。

2012年3月,旨在宣揚女性身體自主權的「蕩婦遊行」(slut walk)首次在以色列三大城市舉行;這個於2011年在加拿大多倫多首次舉行的集會,起初是為了反對認為女性必須注意其衣著以避免招來性騷擾的言論,參與遊行者,不論男女,多會以暴露的穿著現身,象徵活動的主旨:「性騷擾是加害者的暴行,而不能歸罪於受害者的衣著」。

至今,特拉維夫每年都會舉辦蕩婦遊行;2018年5月,在「Me Too」運動從美國傳開,席捲包括以色列在內的多個國家後,特拉維夫照例舉辦了「蕩婦遊行」,活動融入了Me Too運動的精神,著重在譴責性暴力、強暴文化及歸咎受害者等現象;不少參與者還手持近年來捲入性騷擾或性犯罪的名人,包括因強姦及性騷擾而辭職下台並入獄的前總統摩西・卡察夫(Moshe Katsav)、及被幾名女性指控性騷擾的以色列知名演員摩西・伊夫吉(Moshe Ivgi)。

  • 影片解說:2021年的特拉維夫蕩婦遊行報導

2013年4月,《國土報》的一篇報導指出,在第10號頻道任職超過十年的知名記者伊曼紐爾・羅森(Emmanuel Rosen),多年來曾對多位女同事有不當行為、甚至性騷擾的舉動;羅森反擊這些指控是子虛烏有的,但在報導刊出後不久,他便宣布無限期休假。這些指控最後進入司法程序,在約一年後因證據不足而結案,不過羅森至此再也沒有重回新聞工作崗位。

2013年,一名律師及一名女權運動者,創立一個名為One out of One的臉書社群,鼓勵受性騷擾者勇敢說出自己慘痛的經驗;截至2017年10月,Me Too運動正式開始之際,該臉書社群上已經有將近2500人分享了自己被性騷擾的經驗。

美國Me Too風吹到以色列

2017年10月15日,美國女演員艾莉莎・米蘭諾(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鼓勵曾被性騷擾的女性,以「#Me Too」響應,正式開啟了Me Too運動;10月18日,以色列媒體Ynet發表一篇報導,囊括了六位該國知名女性的性騷擾經驗;這些女性的經驗談被視為以色列Me Too運動的開端,各界許多知名的女性,都紛紛響應。